A Clockwork Orange

暴力畫面不敵動作電影、色情程度也不若新聞寫實——《發條橘子》為何成為經典?

05 Sep, 2022
暴力畫面不敵動作電影、色情程度也不若新聞寫實——《發條橘子》為何成為經典? Photo Credit:《發條橘子》,來源:IMDb

非黑即白的結論讓人舒適,但在觀看《發條橘子》時,無論站在哪邊都會讓人產生自我懷疑與批判,善與惡已互相染成灰色。

文字:電影虎蘭花

Queer as a clockwork orange,「發條橘子」一詞源自於英國俚語,意思就像橘子栓上發條一樣奇怪。是的,《發條橘子》(A Clockwork Orange)從電影片頭就沒在掩飾。正紅色填滿全銀幕與藍色交錯,畫面一轉,右眼黏貼下睫毛的男子,正用下三白(但又有點可愛)的眼神死盯著你——帶有惡意的那種。

史丹利庫柏力克傳奇代表作

《發條橘子》改編自同名小說,為史丹利庫柏力克(Stanley Kubrick)執導的傳奇代表作,由麥坎邁道爾(Malcolm McDowell)精湛詮飾作惡多端又一表人才的亞歷克斯,鉅細彌遺劃分三階段轉變:無惡不作的罪犯,經歷恐懼、壓抑成為「好人」,最後從「痊癒」得到解脫。

這部禁片要說「暴力」,並不敵線上随便一部動作電影;要說「情色」,社會版新聞都描述得更為怵目驚心,然而《發條橘子》像是把所有負面教材(從家庭乃至政府)都收進電影,以亞歷克斯為劇情中心,呈現自私利誘的虛榮假象,時而幽默風雅,時而勾心鬥角,兩者互相拉扯,平衡在一線鋼索,影眾堅守的道德也隨之搖擺不定。

以下內容有劇透可能,請斟酌閱讀。
誰在乎加害人或受害者:Ludovico療法

Ludovico是一種「厭惡療法」,將特定行為與特定生理反應做聯結,使其產生對應的懲罰感受。療法的確奏效,但亞歷克斯從此「轉正」了嗎?不,他只是想吐而已。

撇開「罪犯是否適用人道權益」這個適合辯論比賽卻得不到結果的議題,內政部長大力推行療法,儘管這將剝奪他的人權、並使他喪失判斷道德的自由意志,但又有誰真的在乎亞歷克斯?在連叛徒混混都能當上警察的世界,又有誰真的關心社會治安,或是受害者的將來?

「亞歷克斯」只是爭奪政權的手段,橘子如何腐壞都無妨,外表看似鮮嫩多汁就好,Ludovico療法究竟是消除一個惡人,還是增加一名受害者?但反過來說,亞歷克斯又在乎過誰呢?從三個伙伴到疼愛自己的神父,他只關心今晚有什麼樂子。自殺未逐後的重生,刻意強調自己「完全痊癒」,因為遵循本性——也就是惡性,才是真正的做自己。

所以哪裡出問題了?或是說,還有哪裡沒出問題?

亞歷克斯的優雅魅力

我很喜歡《發條橘子》的海報設計,橙橘底色搭配可愛字體,戴著高禮帽的男士讓人聯想到逗趣、幽默的個性以及查理卓別林,但這雙睜大的眼睛,卻如機械般空洞。

同樣的對比反映亞歷克斯的人格,狡猾、無情,暴力專制,擅長利用人性達到目的;同時,他也聰明、禮貌、品味高尚,擅於觀察且喜歡貝多芬(甚至有帥氣顏值和適中身材),只能用charming形容的特質讓影眾不齒惡行,卻無法心生厭惡,甚至一度給予同情。直到最後亞歷克斯邪惡尖笑,和內政部長間的爾虞我詐,剛才釋出的善意瞬間自我打臉。

讓瘋狂染上高雅,為電影演奏一曲「暴力美學」

從角色個性、服裝造型、場景到配樂,特立獨行的風格如今仍新鮮感十足,最令我意外的是配樂的手法。以亞歷克斯喜愛的交響樂為大宗,不只配合畫面,人物動作也因為節奏快轉放慢,不堪入目的行為甚至包裝成詼諧橋段。

劇情後段,亞歷克斯遭同伴毆打時,主題曲也隨打擊走音變調,同時造就視覺與聽覺的衝擊。也許這就是為何後代電影如《V怪客》、《樓下的房客》等,都想在瘋狂時刻選用交響曲作為配樂的原因。

演出精湛,震撼心靈的一代經典

比起霸凌欺侮、女性三點裸露與性暗示,對於看慣腥羶色的現代人而言,136分鐘的片長搭上舊式電影節奏,再穿插進冗長對白和口音的年代感,才是需要克服的元素。不過爛番茄93%的新鮮度與影眾91%的一致認可,《發條橘子》的影響力絕不是浪得虛名。

非黑即白的結論讓人舒適,這部電影無論站在哪邊都會讓人產生自我懷疑和批判,想仰賴某個正義角色,卻發現無論是人性本惡還是由恨至惡,善與惡已互相染成灰色。

本文經電影神搜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電影神搜

累積了眾多探員的支持能量,在電影內容這塊豐富迷人卻又充滿挑戰的環境下繼續往前破關!提供最新電影情報、新聞、影評、影片等,期望影迷們都能在這個網站找到你想瞭解的電影資訊。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