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History Of Wine

在黃金時期,羅馬人每天都會喝掉整整一瓶紅酒:關於葡萄酒,不可不知的5個歷史事件

在黃金時期,羅馬人每天都會喝掉整整一瓶紅酒:關於葡萄酒,不可不知的5個歷史事件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在對葡萄酒歷史有更多瞭解之後,無論是從不一樣的角度去欣賞各類葡萄酒,抑或以更輕鬆、開放的心情嘗試新的選擇,相信都能帶來別於以往的風味體驗。

無論喝不喝葡萄酒,勃根地、波爾多、香檳——這些法國葡萄酒產區的名字大家都耳熟能詳,但你可知道,這些產區背後藏著歐洲各國征戰、聯姻、各種檯面上下的秘密?而教會甚至曾是葡萄酒生產世界中的佼佼者?

葡萄酒的歷史與人類文明發展史高度相關,即便是品酒初學者的你,一定也能從其中勾起自己或近或遠的生活記憶。本次,就讓我們一同從它的起源開始,探索葡萄酒的大千世界。

釀造、起源與傳播:功不可沒的羅馬帝國

雖然現今對葡萄酒的印象大多以西方為中心,但目前最早的葡萄釀造紀錄其實位在西元前7000年的中國,後來在東歐和中東地區也有出現一些零星的釀造紀錄,但要說到真正將葡萄酒融入生活並發揚光大的國家,絕對非羅馬帝國莫屬。

對羅馬人而言,葡萄酒像是生活必需品般的存在:舉凡宗教祭祀、社交宴客、醫療用途,普及程度乃至於家家戶戶都開始釀製自己的葡萄酒。也因龐大的需求量,葡萄產地在此時期也有十分顯著的擴張,我們所熟悉的歐洲葡萄產區大都是在此時期開發出來的,而相關的農業、釀造、貯存等技術也在羅馬人的精進下隨之進步,使葡萄酒在當時已發展為一專門產業。

那麼普遍對葡萄酒和上層階級的聯想,又是從何而來的呢?其實這也可追溯至羅馬時期的飲酒文化:一方面它高度融入各階層人民的生活,在葡萄酒發展至巔峰的「黃金時期」,估計每位羅馬人平均一天會喝掉整整一瓶紅酒的量。甚至有人提倡讓奴隸喝葡萄酒,以增強體魄、提升工作效力。另一方面,承襲古希臘人喜於宴客的文化,葡萄酒也是上層階級主人們展現財富和權貴的象徵。

中古世紀:征戰劃分下的葡萄產區

到了西元五世紀,西羅馬帝國逐漸衰敗,葡萄酒在中古世紀歐洲的發展,開始逐漸與各國之間的征戰關係扣合。另一方面,由於葡萄酒在天主教的彌撒中代表耶穌的聖血,是祭祀的必需品之一,使得天主教會的教士們也多半具備葡萄種植與釀造的技能。

同樣在此時期,各個產區的葡萄酒開始蓬勃發展。例如:大家所熟悉的波爾多葡萄酒,是拜十二世紀時,法國的亞奎丹女公爵艾莉諾(Eleanor of Aquitaine)和英格蘭國王亨利二世聯姻所賜,得以外銷至英格蘭各地,打響在歐洲各國間的知名度。

十八世紀初,英法間的官方波爾多葡萄酒貿易又曾受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影響被迫中止,然而有不少數量經由私掠船運至倫敦,讓波爾多葡萄酒的外銷達到第二個黃金時期。

除此之外,還有勃根地公爵致力推廣自家的葡萄酒給各國皇室,使勃根地葡萄酒在各地擁有良好名聲;波特酒在英格蘭的竄起則歸功於十八世紀初葡萄牙與英國間的貿易條約簽訂,以及英法戰爭開打後,法國葡萄酒無法進口而得利。

外來種浩劫:葡萄根瘤蚜蟲事件
shutterstock_1535345708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葡萄酒在歷史上的發展也並非一帆風順,十九世紀曾發生規模遍及整個歐洲的「葡萄根瘤蚜蟲事件」。當時,原生於美洲的葡萄根瘤蚜蟲隨著航海貿易被帶至歐洲大陸,對當地葡萄園造成嚴重侵害,估計至少三分之二的產地在當時被摧毀。

若是現今熟悉西班牙葡萄酒的朋友,應該對於某一派別的葡萄酒有份熟悉感,正因為西班牙也是葡萄根瘤蚜蟲災區之一,但部分品種天性對根瘤芽蟲病菌免疫,加上有些葡萄農透過嫁接美國原生葡萄的方式研發出新品種,進而吸引法國波爾多地區的葡萄農帶著工藝技術來此另謀生路,出產的葡萄酒因而和波爾多風味相似。

新舊世界的翻轉:巴黎大審判

不少人在選購葡萄酒時,會落入新舊世界的窠臼,認為舊世界(歐洲大陸)的酒支較為正統、高貴,而新世界(美洲)的葡萄酒口味則較為單一、平價。事實上,這樣的觀念也曾深植於二十世紀的歐洲人心中,直到1976年這個迷思才被徹底翻轉,使葡萄酒的生產與品味進入全新的紀元。

1976年5月24日的「巴黎大審判」(Judgment of Paris),是由英國商人Steven Spurrier主辦,邀請11位評審盲飲法國和美國兩地的紅、白酒,兩項目的評比結果,意外地皆由美國葡萄酒拿下第一,顛覆了法國葡萄酒數千年來在眾人心中的崇高地位。

其實,「新舊世界」兩大酒種素來不是價格之爭,而是定位不同:「舊世界」的葡萄酒較複雜、纖細,有時會被視為一種包袱;「新世界」葡萄酒採大量生產的模式,酒標資訊統一透明,每年差不多的品質,相對「舊世界」葡萄酒來得平易近人。

34e13450-d4b7-11eb-9dd7-23fee81e97ea-239
Photo Credit:Académie du Vin Library,flavor提供
1976年的「巴黎大審判」品飲現場。
返璞歸真的風潮:自然酒

自工業革命、全球化以來,大規模標準化的生產模式被運用在各行各業中。然而,在科技急速發展的同時,近十幾至二十年也吹起一陣懷舊、復古、強調獨特性的風潮,就像流行時尚每隔一段時間總會繞一圈,褲子寬了又窄、窄了又寬,這樣的回溯風潮也吹到了葡萄酒的新舊世界,帶來「自然酒」的興起。

一般人聽到自然酒、自然動力法(Biodynamie)或有機葡萄酒,第一印象通常會想到「返璞歸真」這個詞,其實,自然酒乍看之下什麼都沒做,反而是門「什麼都做了」的藝術。會說藝術,是因為我們可以比喻為畢卡索的抽象減法藝術,他的化繁為簡是奠基於專精多年的扎實傳統畫派技巧,而並非真的如同孩童般直覺式地隨意塗鴉。

自然酒相較於工業化生產的葡萄酒,保留了更多雜質,在現今反思工業化的風潮中,更粗糙、原始的風味質地成為被少部分人推崇的特色。無論是否接受自然酒獨特的風味,「在感官上不愉悅就不是好的酒」仍然是品酒不變的原則。

在對葡萄酒歷史有更多瞭解之後,無論是從不一樣的角度去欣賞各類葡萄酒,抑或以更輕鬆、開放的心情嘗試新的選擇,相信都能帶來別於以往的風味體驗。

本文經flavor 風格美食指南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Flavor 風格美食指南

致力於發現飲食中的精緻風味、文化探索;嘗試紀錄亞洲風味產業的策略軌跡、職人日常; 盼望將餐飲之中的味覺歷史與時代因果,透過深入報導、專題企劃、大型展演,建構「飲食即是生活美學」的橋樑,論述風味的文化傳承,描繪我們在世界飲食地圖中的座標。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