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odstock '99

沒有愛與和平,只有三天三夜暴民的憤怒:演變為世紀災難的傳奇音樂節Woodstock '99

15 Aug, 2022
沒有愛與和平,只有三天三夜暴民的憤怒:演變為世紀災難的傳奇音樂節Woodstock '99 Photo Credit:Netflix

這個迎接30週年的傳奇音樂節,又創造了另一個傳奇——它是音樂節史上最大的一場災難。

文字整理:林君玶

1969年,距今已超過半個世紀的8月15日,象徵愛與和平、迷幻、搖滾、嬉皮精神的胡士托音樂節(Woodstock Music & Art Fair),在紐約伯利恆鎮白湖村附近的牧場舉行,當時吸引了超過40萬人參加,被譽為世界流行音樂最重要的事件之一。

RTRQMME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Woodstock '99 吸引了美國各地的人們前往

雖然聚集了如此多各地的年輕人,在那個偶下小雨的週末裡,整個音樂節是在非常和平的狀態下進行,就連唯一的兩起死亡事故(一起海洛因過量,另一起是牽引機碾過了睡倒在牧草地的遊客)也都是在很peace的氣氛下發生。當時反戰的氣氛與波希米亞精神,不僅在音樂史上,在服裝史、甚至整個文化史上,都寫下了重要的一頁,Woodstock一詞成為一個具有象徵性的詞彙,這個音樂節也成為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傳奇。

就在胡士托音樂節過後30年的1999年,當初元老級的主辦人Michael Lang重新募集新的團隊,想要重現當年的盛況,不過,如果你在1999年時已經夠大,應該多多少少會聽到這個迎接30週年的傳奇音樂節,又創造了另一個傳奇——它是音樂節史上最大的一場災難。

舉辦一個成功的音樂節,現在來看或許不是什麼太困難的事,不過在90年代晚期的這場Woodstock '99,已經不是泥漿、毒品、群交這麼單純、這麼「愛與和平」而已了——它是三天三夜暴民燃燒的憤怒。

90年代晚期的青少年,多少耳聞了他們父母那一代說著Woodstock的美好故事,因此當Woodstock '99決定舉辦的時候,所有人都興奮不已,紛紛準備好錢(和毒品?)與燃燒的搖滾魂踏上旅程,終於要成為傳奇的一部分。所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在紀錄片《全面失控:1999胡士托音樂節》裡,你可以看到整個災難發生的經過。

首先,這次的音樂節並不辦在30年前的牧場,而是在沒有草地、沒有遮蔽物、只有柏油地面、攝氏38度高溫曝曬的空軍基地停機坪上。另外,昂貴的門票、食物與飲用水,也在試圖榨乾年輕參與者的每一分錢,小小的憤怒情緒在炎熱天氣、藥物、酒精,或許還有一點Nu Metal的催化之下,漸漸升級,最後演變成火燒現場、暴動、垃圾糞水滿地的超級災難。

Trainwreck_Woodstock'99_Season1_Episode3
Photo Credit:Netflix

除了紀錄片以外,Rolling Stone也在事後分析了整個災難,我們綜合了這些資料,整理出以下幾個Woodstock '99的災難事件:

#01:無水可喝

Woodstock '99大約有22萬人參加,加上1萬左右的工作人員,在活動舉行的週末三天,這裡成為紐約州人口第三多的城市,可以想像水的需求有多大。活動最初似乎也呼籲參與的人們,要隨身攜帶足夠的水,不過應該是被當成耳邊風了——直到他們看見攤位上礦泉水每瓶4美元的價格,到第三天甚至喊到一瓶12美元。雖然現場提供了飲水設備,不過管線相對簡單,一下子就被憤怒的年輕人破壞,不但造成了小型的洪水,飲用水還被流動廁所的污水所污染。

Trainwreck_Woodstock'99_Season1_Episode3
Photo Credit:Netflix

#02:鳥不生蛋,如鐵板般炙熱的場地

與30年前一望無際的草地大相徑庭,Woodstock '99就算再有愛,人們也無法在高溫的柏油地上做愛——是的,這場音樂節在空軍基地舉行,無邊無際的人造地面,在直曬的陽光下完全無遮蔽物可躲,在紀錄片中,可以看到疲累的年輕人們在正午的陽光下,擠在裝置藝術極小的影子裡休息。受訪的醫務人員也表示,當時約有超過1000人中暑脫水。不僅如此,周圍的住宿房間極為不足,許多人是沒有準備之下,直接在現場露宿,根據在現場採訪的Rolling Stone工作人員回憶,有人當時睡在一個白色的披薩盒上。

Trainwreck_Woodstock'99_Season1_Episode2
Photo Credit:Netflix

#03:「秀出你的長輩!」

在音樂節中當然不乏穿著清涼的女孩,尤其是夏天、尤其是Woodstock——一個原本裸體應該不奇怪的音樂節。在舞台下常見一支獨秀的Shoulder ride(將女伴扛在肩上),總有女孩在表演高潮處拉下自己的比基尼甩出去,這也不足為奇。不過在Woodstock '99,卻開始有一些男子對著隨機的女子大叫「露出你的乳房!」、「脫掉衣服!」,到後來甚至對台上的女性演出者大喊。

不僅如此,連當時負責現場直播的MTV電視台女記者,也遭受到莫名的騷擾。而後更傳出在Limp Bizkit演出時的混亂暴動之中,有不止一位的女性遭受強暴,卻無法及時阻止,而主辦方也不需為此負責,事後有人評論這簡直是「文明的倒退」。

Trainwreck_Woodstock'99_Season1_Episode3
Photo Credit:Netflix

#04:燃燒吧,音樂節?

髒亂炙熱的場地,加上人們不滿的情緒,Woodstock '99在演出當中發生了許多大大小小的騷亂。Limp Bizkit演唱〈Break Stuff〉時台下高亢的情緒而演變成暴動,人群推倒了塔台,演出一度中止,主辦人之一的John Scher將暴動的原因歸咎於主唱Fred Durst煽動觀眾情緒,不過究竟誰該負責,至今依然有爭議。

Red Hot Chili Peppers在音樂節閉幕式上翻唱Jimi Hendrix的〈Fire〉,這是為了向這位吉他英雄,在1969年音樂節上的傳奇表演致敬。然而,人們在經歷了許多不滿後,「火」點燃了人群。舞台後方開始燃燒,車輛被翻轉、點燃,小販攤位和帳篷被摧毀,一起被丟進火推。雖然最後紐約州警察和當地執法部門平息了騷亂,但這個空軍基地,最後看起來就像被炸彈擊中一樣。

Trainwreck_Woodstock'99_Season1_Episode3
Photo Credit:Netflix

#05:超薄弱維安警衛

主辦單位本著當初「愛與和平」的理想,並未準備專業的維安警衛,而是雇用了一群未受專業訓練的年輕人,穿上統一寫上「和平巡邏隊」(Peace Patrol)的黃色T-shirt在場內走動。但是當騷動開始發生,許多人在擁擠的舞台下需要幫助時,這些巡邏隊當然無法發揮「和平」的使命,許多「隊員」甚至將他們的制服高價賣出,因為憑著制服可以自由在場內走動。

另外,現場大約有500名紐約州警察和當地警察,不過人群的數量遠遠超過了執法人員,雖然紐約市招募了許多志願安全人員,但其中許多人卻毫不客氣地混進觀眾裡,因此當事態失控時,警察嚴重人手不足。


在網路通訊發達、到處都在直播的現在,或許難以想像「受困」在一個極度難以生存的音樂節,會是什麼樣子。關於1999年失控的胡士托,若是你沒在現場,只能說你做了一個相當明智的決定,而除了以上對這個世紀災難的描述,其實還有更多更「傳奇」的故事,若有興趣,不妨打開Netflix看看紀錄片。

資料來源

同場加映

核稿編輯:楊士範





eld editor

每個物件都因為各種細節的差異而有著截然不同的樣貌呈現,我們是一個在意細節的編輯團隊,想好好地說出屬於生活風格的醇厚故事。Every little detail matters.

更多此作者文章

Have a Good Vibe——跟著設計師林波用 PS+AI 畫出自在的靈魂

03 Oct, 2022
Have a Good Vibe——跟著設計師林波用 PS+AI 畫出自在的靈魂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熱愛音樂的設計師林波經常以歌曲為靈感,為不同產品畫下生動的Logo或包裝。林波自己的插畫又像哪一首歌呢?這次我們和他聊創作、聊音樂,也請他分享平時打造畫面good vibes的PS與AI祕技!

定睛細看林波的作品,很難不被他的幽默與奇想打中:鯨魚背上的女人飄逸著長髮、有人在老虎的嘴裡衝浪、牛仔對幽浮上的外星人說別帶走我的馬!設計師林波畫下腦裡奔放的想像,也跟觀眾分享他的生活哲學,靜下心聆聽自己內在的聲音。

跳躍!鮭魚般的活力與自在

原先在台灣從事設計工作的林波,幾年前給自己一段時間到澳洲轉換心境,「工作休假時間很無聊,住在偏僻鄉下沒什麼娛樂,上網甚至還要去速食店連Wi-fi!」那段日子他在工作之餘,開始以Salmo Works為名發表插畫作品,也承接一些設計案,他笑說大家都是去澳洲賺錢,自己帶回來的錢比帶去的還少,不過也意外開啟了新的人生篇章。

Salmo取自他喜愛的鮭魚(salmon),這個字根有「跳躍」的意思,就如同他的畫作中充滿了如鮭魚迴游般的生氣。作品中常出現的曠野、海洋、星辰等大自然元素,讓人聯想到澳洲的開闊自在,不過林波說自己的靈感來源常常是音樂,「我都會請客戶提供一兩首貼近他們品牌氣質的歌,然後一邊聽一邊做設計」。

☞ 靈光一閃,立馬用Photoshop ipad畫下來!

PS+AI是最好的繪圖夥伴

從小喜歡畫畫的林波,大學分發到美術相關科系,當年看著同學們都在用Adobe軟體,而自己「大一還在用小畫家做作業!」,那門課被當掉之後只好慢慢摸索,自學了Photosop和Illustrator就一路用到現在。

林波習慣手繪畫出畫面構圖,再使用Adobe軟體做精細的完稿。手繪固然有相當特殊的手感,但隨著技術發展愈來愈成熟,電繪也能模擬許多筆觸,而且修改、上色、設定輸出都更方便。「以印刷來說,圖檔邊緣需要比較明確,我會用Illustrator製圖;要製作暈染或其他質感,就會用 PS筆刷來完成。」這些是林波平時搭配Adobe兩個軟體的分工。

靈魂也需要補充能量

回台灣後林波持續他的創作和事業,合作的對象橫跨戶外用品、餐飲旅宿、服飾美妝、樂團周邊等不同領域,透過他的設計讓這些品牌的形象變得更鮮明。「雖然很多客戶是戶外運動品牌像衝浪、露營等等,那些活動我平常都沒有參加。」林波自稱是「一個indoor咖」,除了畫畫也常宅在家研究瑜珈冥想與神秘事物。

大家平常會想到要用這些產品來維持身體的機能,但可能會不小心忽略掉,靈魂也需要補充能量。林波分享他最鍾愛的一首、也是最能代表Salmo Works歌,是The Cave Singers的〈Dancing on Our Graves〉,歌詞中唱道「在我的墳上跳舞吧,我們無所畏懼」,如同他的畫也帶有某種魔力,讓人直視自己的內心。

☞ 你也是indoor咖嗎?讓Adobe陪你宅家畫畫!

用PS+AI讓畫面充滿good vibes

Photoshop和Illustrator是林波在工作和創作上都不可或缺的工具,PS與AI各自的特性幫助他在作品的不同階段實現最好的效果。究竟要怎麼讓畫面充滿good vibes呢?

林波首次公開了他最常使用的PS+AI技巧,不妨下載Photoshop與Illustrator跟著設計師一起動手畫,給自己一個滋養心靈的放鬆時光。

「我今天想示範的是結合AI和PS做出類似網版印刷的效果。在紙張或平板上手繪完之後翻拍或掃描成圖檔,我會在Illustrator裡開一個圖層,用鋼筆工具精準描出圖片線條和色塊,如果是比較簡單的圖片可以用『即時描圖』讓AI幫你描出邊框。

描好之後我會將顏色分層,先全選所有物件,用『路徑管理員』的『剪裁覆蓋範圍』。假如要選某一個顏色,點工具列『選取』選單中的『相同』填色顏色,就可以選到整塊相同顏色的物件,多操作幾次之後,就能把所有顏色都分成不同圖層了!

其中米色的部分我想用其他質感替換所以先刪除。這時候我會在Photoshop開一個新檔案,用牛皮紙的圖檔當作底圖。圖片從AI貼上之前要用『粗糙效果』處理一些邊緣,模擬紙張印刷的感覺。

0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接著依照各個顏色的圖層拉進PS,不過從AI直接拉進來的會是『智慧型物件』,記得先將它們點陣化才能做一些效果。接下來步驟都是PS的功能,我會先用『色彩增值』讓圖層顏色跟牛皮紙底圖融合,然後再細調色階與透明度,讓畫面看起來比較自然。

再來用橡皮擦,選擇比較粗糙的筆刷,流量調小、不透明度調低,在畫面上擦出印刷質感,每一個顏色的圖層都要做。然後我會用『濾鏡效果』加入雜訊,一直嘗試出最好的效果。網版印刷對位不會那麼精準,所以圖層之間可以稍微做一些錯位。

最後加入一些事先找好的污點素材,直接將他們拉到PS裡,旋轉、縮放到想要的位置就完成了。」林波特別提醒大家,畫好別忘了存檔呀!

☞ logo設計、卡片設計、雜誌排版,通通都在 Adobe!

02
Photo Credit:Salmo

看完林波的示範是不是也想來試試看呢?現在就訂閱 Adobe Creative Cloud,用PS和AI做出屬於你的good vibes!


生活特務

生活特務為合作品牌與eld讀者溝通品牌形象及表達企業社會責任的內容專區,內容全部由合作品牌提供或由業務部品牌內容團隊製作。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