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keleton

剝了一層皮,美人也只是骨頭:躲藏在浮世繪裡的幾具骷髏

Art
05 Aug, 2022
剝了一層皮,美人也只是骨頭:躲藏在浮世繪裡的幾具骷髏 Photo Credit:勝川春章,來源:シカゴ美術館

沒有外皮的骷髏,不管在東方還是西方,都是創作者很喜歡拿來應用的元素,而在日本浮世繪當中,也有許多雜揉日本獨特美學與骷髏材料的畫作。

文字:kimiko

說到骷髏頭,你的腦中會浮現什麼樣的意象呢?在日本,骷髏頭稱之為髑髏(どくろ),相關的俗語有像是「一皮剥けば美人も髑髏」的用法,意思是「剝了一層皮,美人也只是骨頭」,傳達人不可貌相,外表不過就是一層皮而已,內涵才是最重要的。

而這架沒有外皮的骷髏,不管在東方還是西方,都是創作者很喜歡拿來應用的元素,而在日本浮世繪當中,也有許多雜揉日本獨特美學與骷髏材料的畫作。

#01:歌川國芳〈於岩ぼうこん〉

上圖當中的歌舞伎演員正在台上演出《東海道四谷怪談》,背後的靈體是原本故事當中的女主人翁阿岩(お岩)。通常說到骷髏頭,應該會想到是屍體腐爛過後存留下來的骨頭,在這幅畫當中,歌川國芳讓骷髏頭以靈體的方式呈現,附身在演員身上傳達阿岩的怨念。

你可以注意到,阿岩的骨頭臉歪嘴斜、不成人形,看似恐怖,但其實都是因為她有著一段悲慘的過去,即便看到的第一眼會覺得害怕,但想到阿岩的故事,又令人一陣鼻酸。


#02:葛飾北齋〈百物語 こはだ小平次〉

著名繪師葛飾北齋這張畫的主角——小幡小平次(こはだこへいじ),是一名不怎麼有名的歌舞伎演員,命運乖舛的他不僅事業不順,還慘遭妻子以及其外遇對象毒手。

死後,他化作怨靈,帶著怨念回到原本應該擁有幸福回憶的房間,卻也只是拉下床簾看看妻子與外遇對象正在做什麼。沒有人可以確定他懷抱著什麼樣的心情,眼神中透漏的又是悲還是恨?


#03:歌川國芳〈国芳もやう正札附現金男 野晒悟助〉

除了上述兩個悲慘的故事,骷顱也出現在浮世繪中的其他地方。在歌川國芳的這幅圖當中,繪師把骷髏應用在主角的衣物上,讓圖中主角變成了潮男代表,就算現代品牌出現類似的衣服,或是致敬的廣告,也是完全不意外。另外,仔細看會發現木屐上也有骷髏圖樣,簡直細節滿滿。


#04:月岡芳年〈新容六怪撰 平相国清盛入道淨海〉

平清盛為源平合戰當中帶領平氏陣營的大將,在壇之浦合戰當中敗給源氏,然而他驍勇善戰的形象讓他成為了一名悲劇英雄,即便打了敗仗、爭權失敗,卻還是深受日本人民的尊敬。

傳說中,平清盛生氣起來連骷髏都會害怕,而月岡芳年在此圖中將自然景色描繪成骷髏頭,象徵外在的威脅,加上呈現拔刀姿勢的平清盛、慌亂的宮女,都襯托出平清盛的勇猛無懼。


#05:勝川春章〈岩井半四郎と市川団十郎〉

這幅由勝川春章所畫的骷髏頭,很明顯跟其他浮世繪有很大的不同,造型的線條流利、圓滑,骨架上感覺也特別對稱,彷彿失去了靈魂,就像是骷髏形狀的機器人或是殭屍。他的右手臂上有個看起來像打過疫苗的貼布,雖然不確定是什麼,但可以推斷這幅畫應該是在描繪歌舞伎演出的畫面,而那是一個小道具。


#05:小林清親〈清親放痴 東京谷中天王地〉

被視為最後一個浮世繪師,小林清親的創作年代在時間線上已經趨近於現代,因此我們可以看到右方的骷髏身著制服,而非傳統的日式和服。在做畫細節方面也不馬虎,除了人物外,連地上的小動物也不忘畫成骷髏樣貌,非常細緻。


看了一些來自浮世繪的骷髏意象,是否讓你對骷髏有新的認識呢?結合了日本的古典美,甚至加入一些現代感,激發出雖然矛盾卻又新奇的浪漫火花。

本文經透明翻譯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BnCtrans

透明翻譯認為語言翻譯是一種跨文化的溝通活動,並以成為專業透明的翻譯公司與翻譯社自詡。除了專業的翻譯服務外,我們同時以分享世界為目的,分享我們喜歡的各種內容。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