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ft Lipa

男生聚在一起唱歌,就喜歡把歌詞改得很好笑:從「歪歌」開始創作的蛋堡Soft Lipa

05 Aug, 2022
男生聚在一起唱歌,就喜歡把歌詞改得很好笑:從「歪歌」開始創作的蛋堡Soft Lipa Photo Credit:避風港出版 提供

好的歌手並不是歌聲最好聽,或是唱歌特別有技巧、很會轉音,也並非歌聲獨具藝術性,而是能擁有多種樣貌。

文字:陳律融

2016年,我參與拍攝英宏的〈什麼時候她〉音樂影片,收工後負責載蛋堡回家,從未與他交談過的我,面對將近四十分鐘的車程有些緊張。路途中,蛋堡先問了我經營廠牌與戰犯的事情,接著順勢聊起爸爸經,討論有了小孩之後如何影響生活與創作上的改變等。如今回想起來,那個夜晚我覺得自己是中文饒舌圈最幸福的人……。

高中某個暑假,班上同學介紹蛋堡的《收斂水》專輯給我,聆聽後深受其作品感動,進而萌生創作饒舌的念頭。剛接觸數位編曲時,我內心一直存在著一個疑問:曾在報導中看過蛋堡說他不會彈奏樂器,但像是〈收斂水〉、〈Hitthe Rhyme〉卻由爵士鋼琴的旋律組成,如果不靠彈奏,到底從何而來?後來花了一些時間研究才解開了箇中巧妙——「取樣」,一個完全打破我對於音樂製作認知與想像的技巧。當時我就讀廣告設計科,取樣透過拼貼的手法,感覺與平面設計的合成技術有種微妙的同工思維,這個發現讓我對嘻哈音樂創作更加地著迷。

對取樣與音樂製作有所掌握後,顏社舉辦的「種子講堂」中,我聽了蛋堡拆解他的代表作〈房間〉,並為學生示範完整的製作過程,從取樣港片《賭俠》的橋段配樂開始、再利用MPC1000將身體律動敲打成節奏,過程中沒有使用複雜的效果器,歌曲軌道數也不多,講述的內容就如同他的作品一樣簡單卻非常有料,讓我對取樣的美感有更深一層的體悟,啟發了我後續對推廣「取樣美感」的初心。

蛋堡總是為台灣音樂圈帶入新的音樂思流,當初在規劃書籍的訪問名單,蛋堡一直是我心中的主要人選之一,蛋堡的參與讓我既開心又感到無比榮幸。訪問結束的當天,我的內心充滿澎湃和對音樂的滿足,他毫無保留的跟我提及過去、現在與未來,就像他寫的〈史詩〉一樣,他的故事給予我強烈的動力,而我也希望能細細地與讀者們分享。

與音樂的第一類接觸:爸爸的床邊錄音帶

  • 爸媽以前會放什麼音樂給你聽?

爸爸自己喜歡拉丁音樂,他認為聽音樂對小朋友是好事。在我年紀很小時,他會在我床邊用卡式錄音機放古典樂給我聽,直到我睡著,這個習慣持續了好幾年。雖然我沒有因此變成古典音樂家,卻無形之中受到薰陶,累積對音樂與聽覺的養分,爸爸可以說是我的音樂啟蒙。

  • 你曾學過哪些樂器呢?

很小的時候,自己主動說要學鋼琴,後來不了了之;小學時也練過小提琴,當時真的對小提琴有興趣,但我媽覺得課業比學琴重要,也就因此中斷了。

  • 嘗試做音樂以前,你經常聽的音樂類型是什麼?

在我接觸饒舌及偏向都會感節奏的音樂以前,最常聽的是流行歌曲,買過劉德華的錄音帶,也非常喜歡L.A. Boyz與The Party,當時自己無法具體形容他們的音樂,卻十分著迷,他們的音樂錄影帶都會搭配很潮的舞蹈,看著他們跳舞會有躍躍欲試的心情。1994年L.A. Boyz《That's The Way》專輯以新傑克搖擺風格為主,是我特別愛的一張。我很清楚地記得他們的歌詞本寫了許多嘻哈專有名詞,但當時並無深入了解,直到高中之後才漸漸認識嘻哈的文化與精神。

  • 當時是如何得知這些音樂資訊?

由於沒有電腦和網路,小學都是透過電視上的新歌宣傳、MTV台、唱片行得知各種流行歌曲。國小三、四年級時,同學拿了一卷他哥哥收藏的MC哈默(MC Hammer)錄音帶給我聽,回家播放後覺得「幹,真的很酷耶!」整張專輯充滿經典嘻哈音色與節奏,那是我第一次聽到國外饒舌音樂。後來喜歡上籃球員俠客歐尼爾,特別到唱片行買了他的專輯,他的聲音很厚、很沉,當時聽不太懂這種純粹饒舌,自然也就忘了把專輯收去哪,如果那張專輯還在,我很想找出來回味。

改詞、寫歪歌、疊積木般的取樣軟體

  • 是什麼原因讓你開始接觸音樂製作?

從改寫流行歌詞開始,只要一群男生聚在一起唱歌,就喜歡把歌詞改得很好笑,變成俗稱的「歪歌」。也因為改歌的想法,我在高中時接觸eJay、Cool Edit等編曲軟體,當時有個同學叫做鳥正,他教我使用Cool Edit,這個軟體的視覺概念就像堆積木,將聲音疊起來,內建各種樂器的循環音節,像是風琴(organ)、鼓等音色,印象中它有固定的修拍(quantize),可以剪短與抽拍,但不能隨意將節奏一拍、一拍地修改,只能以小節為單位移動。當時我剪了探戈音樂(tango),搭配鼓組放進〈My Tainan City〉〈一中生活〉也用它製作。雖然無法做精細的處理,卻讓我對於如何剪輯聲音、將取樣放入曲子等作法印象深刻。

  • 創作初期,你是否曾受任何音樂人或音樂作品影響?

開始創作後,我常在「饒舌狂愛之家」、「OGC」、「台大嘻研社」等奇摩家族中看其他創作者與前輩切磋討論,當時尚未出現能夠分享音樂的平台,所以大家都把作品放到雲端空間供人下載。2000年左右,饒舌圈鮮少有人專注於製作領域,大多直接使用國外饒舌歌曲伴奏,再自行填入歌詞,而有一位叫做羊尾的前輩,取樣葉啟田的〈內山姑娘要出嫁〉做出〈Put Your Hands Up〉,他的作品讓我意識到原來老歌可以做出這樣的作品,進而啟發我對本土音樂取樣的靈感。

垮褲、熱舞、饒舌、竹幫與高校生活

  • 能否和我們分享你的高中生活?當時又是如何與RPG、國蛋組成竹幫?

高中時我加入熱舞社,當時流行穿垮褲,我的褲襠低到膝蓋,曾經被學生家長投訴,老實說垮褲走起路來實在超不方便,但自己覺得很帥。熱舞社時期,認識了一個學弟叫做廷ㄟ,我跟他特別聊得來,也都喜歡西岸的饒舌;我們一起聽音樂,還會研究歌手的節拍分配與唱法,純粹以歌迷的角度欣賞與討論,當時對中文雙韻也還沒有概念。

國蛋小我三屆,而RPG小我兩屆,高三時我留級了一年,大家一起組了竹幫,當時除了我們,還有RPG那屆一對喜愛收藏CD、玩滑板的雙胞胎兄弟,下課後我們常常去他們家聽歌。熱舞社的經驗讓我很習慣用身體對應節奏,儘管如此,卻無法掌握流韻(flow)的箇中巧妙,我知道什麼樣的聲音很酷,自己創作時卻抓不到竅門,即便試圖模仿,成果也不如預期。

  • 〈一中生活〉的錄製是由誰發起、如何進行?

那時對音樂分工沒有概念,只是單純想要做自己的音樂,用家裡的電腦試著做音樂。我和RPG寫完校歌〈一中生活〉後,偶然經過一間錄音室,經營者是台語唱片製作人郭一男老師,查了資料才發現他做過早期許多台語歌星,猜想可能是退休後,在那裡開設自己的錄音室、代客錄音。

錄音室前面是一間婚紗店,店內以和服為主,看不到任何西式服裝,穿越婚紗店即是錄音室,是非常老派的工作空間,映入眼簾的是滿滿的器材。郭老師看起來六十幾歲,我猜他可能也是第一次接觸我們這種類型的音樂,當下畫面充滿一種有趣的碰撞感。錄音過程不像現在一人一軌,當時是我跟RPG一起在錄音間裡對著麥克風,輪到誰就誰唱,副歌時就一起唱。錄完後我們在一旁看著郭老師做簡單混音,雖說也看不懂,只能粗略討論自己對音量、使用殘響(reverb)以及空間感的想法。

  • 音樂製作初期,常會有多一點殘響比較能遮掉瑕疵的感受,像是唱歌時就把殘響效果開大一點。你是否有建議能正在閱讀本書的年輕人,該如何使用殘響的效果?

好像會耶!早期製作時,因為蓋上殘響效果後聲音會和現實有所不同,容易覺得很酷,加上還不習慣自己的聲音,很容易就濫用這個效果,當然還是有好不好聽的差別,個人建議還是酌量使用就好,或建議想嘗試殘響效果的人直接在浴室錄(笑)。

  • 什麼時候你才意識到其實不需要那麼多殘響?

就像我們吃到重口味的食物可能會覺得比較好吃,有記憶點,不僅味覺如此,聽覺上也會自然而然被這種加重的效果吸引。對混音比較了解之後,有一陣子我也喜歡完全不加,我認為與其在聲音加上過多裝飾,不如故意讓成果顯得強烈而粗糙,表現出另一種感覺,比起殘響(reverb),我大部分的作品比較偏重延遲(delay)的效果。〈煙霧瀰漫〉作混音時,因為覺得TeN混得比較好,便是找他幫忙混音,而當時他也提到自己多以延遲來代替殘響。

投入視覺設計與音樂創作的大學生涯

  • 高中畢業後,為何你會選擇就讀視覺傳達設計?

高中志願分組時,填了二類組,但自己其實只對藝術領域感興趣,平常也會在自己的畫冊做圖文創作,決定要讀藝術相關科系時就選擇重讀一年。轉到一類組,原本只知道藝術科系有美術系、設計系,高中第四年時依照學測成績選填志願,才發現有視覺傳達系的選擇。課堂有影像處理、手作和包裝設計等等,印象深刻的是有一門展示設計的課程,教你如何做展品陳列設計;還有另一門課叫構成,整個學期老師只跟我們強調一件事:跳出框架去思考,我覺得這也影響了我後來創作的思考方式。

  • 那你會將音樂上的概念使用到視覺上嗎?像是視覺的拼貼創作,還是你是以手繪畫為主?

雖然學校有實體繪畫課程,但大多數時間都在做電腦上的操作,例如使用Photoshop做影像處理、而illustrator則是向量繪圖;對我而言,前者概念與取樣類似,後者則像以MIDI彈奏來創作。

  • 你認為視覺相關科系的美學培養,是否對升級個人作品有所幫助?

一般認知的升級,也許是量變多或變得更加精緻,但我認知的升級則是能通觀全局,例如你知道有Lo-Fihip hop這樣的低傳真嘻哈,也知道有4K、8K這樣高解析的視訊規格,而你能針對當下的狀況選出最合適的。我覺得學習視覺傳達的本質是幫助你了解這世界的全部,核心則是教會你如何做選擇,當看法還不夠全面的時候,你的選擇相對也會比較狹隘。

  • 能否和我們分享你使用的編曲軟體?

我在升大學的暑假認識了Nasty,當時在滾石可樂發佈饒舌作品的創作者都透過留言來交流,竹幫那時已經有兩三首歌,Nasty在作曲和錄音上比我們更早開始、更有概念,算是他教會了我如何使用FLStudio。竹幫後來的一些曲也是他幫忙製作,RPG和國蛋上來台北念書之後,我們也會一起去Nasty家錄音。

  • 當時你是否有習慣的錄音或編曲方式?是否會使用數位音源編輯與彈奏?

大學時,算是比過往更了解分軌、疊音(dubbing)的概念,接觸FL Studio初期,就發覺用內建音色彈出來的數位音源聽起來有種塑膠感,並不真實,同時間瞭解了掛效果器的邏輯與重要性。因為早先使用eJay已培養出了取樣的概念,這時就透過Gold Wave來剪輯取樣,再放進FL Studio製作,錄音則會使用Cool Edit。直到現在使用電腦製作時,我依然用FL Studio製作音樂,剪取樣的軟體則隨興,錄音用Logic,有時候也會用Logic來剪,主要依據當下的需求挑選使用的軟體。

  • 學生時期,父母是否曾支持你玩音樂?

大學時他們只知道我對音樂有興趣,有做饒舌音樂,但是並不了解我有多喜歡,直到2006年突然說要上台北做音樂,他們才恍然大悟原來我有比設計更喜歡的職志,他們心底可能有擔憂,但並沒有特別反對。

迪拉、顏社與〈煙霧彌漫〉

  • 大學時期,你是否對於流韻(flow)和雙韻有更深入的理解?

大學後期,已經有了雙韻的概念,當時聽到AP和宋岳庭的音樂,他們比較早在作品中帶入雙韻的技巧。

  • 你跟迪拉怎麼認識的?

迪拉當時創辦了淡江摩登音樂社,網路上也有同名討論區。我竹幫的好兄弟廷ㄟ念輔大時,認識一個叫阿達的學長,頂著一顆爆炸頭,刺青,穿白長襪,穿搭是非常老墨的風格,在校園裡非常顯眼,看起來很酷、很兇。阿達後來轉到淡江大學和迪拉他們一起混,某一次醉虎幫(Drunken Tiger)來台演出,我們在現場才透過阿達認識對方,但起初我們彼此並沒有特別交流。

大學有一段時間,我做了很多偏向西岸風格的曲子,正好阿達很喜歡西岸、拉丁、老墨類型的音樂,我就傳了幾首自己做的曲子給他聽,後來迪拉開始籌備顏社和NS-69時,阿達向他推薦了我的作品。升大四的暑假,我去杭州玩,在回上海的火車上接到迪拉的電話,問我有沒有興趣幫NS-69做音樂,當時自己躍躍欲試,認為作曲還能賺到錢是一件很棒的事。

大四的時候,每隔兩三個禮拜就會往台北跑,待在斗六的時間我會先把曲準備好,完成後傳到網路上跟他們討論,到了淡水工作室再把分軌輸入電腦,用迪拉的器材調整修改。這時期跟顏社開始有了合作關係,NS-69的音樂製作和專輯封面由我負責,其實內容準備得滿齊全了,但遇到了一些事情,最後沒有發片,只好將歌曲發佈在Street Voice,這個團也沒有繼續運作。

「歌手」與「製作人」

  • 2014年,你首開饒舌歌手入圍金曲獎男歌手的先例,當時台灣嘻哈音樂圈十分振奮,我也超級興奮。

在那之前饒舌歌手宋岳庭曾獲得「最佳作詞獎」,熱狗則得過「最佳專輯獎」,其實那年我最想得的是「最佳專輯製作」,會入圍「最佳男歌手」令我覺得滿意外。

就我的理解,好的歌手並不是歌聲最好聽,或是唱歌特別有技巧、很會轉音,也並非歌聲獨具藝術性,而是能擁有多種樣貌,能在各種情況下表現自己的聲音,不需要過度著重於旋律,而是打破旋律、打破音準、純粹專注於聲音表現。饒舌是打破這些歌唱形式的一種表現方式,也許不只饒舌,就連我們講話、甚至隨意地發出聲音,也都是不被旋律等框架綁住的時候。2019年,Leo王能獲得最佳男歌手的原因,我認為也是因為他懂得游刃有餘地遊走於聲音之間,可以饒舌、也能唱旋律。

  • 同時兼任創作及演唱,對於製作人與歌手的雙重角色,你自己是否有特別的偏好?未來是否會想替其他人製作歌曲?

這幾年比較少製作別人的作品,現階段的我,比較想要做自己的東西,並嘗試以歌手的身分再表現多一點。其實陸續有收到製作的邀約,但這些不是我的目標重心,除非是自己非常欣賞的歌手,我通常抱持的心態是「你能接受就合作,不能接受也沒關係」。像是Leo王的〈無病呻吟〉、9m88的〈最高品質靜悄悄〉,他們都是偏好於自由創作,比起歌唱更注重氛圍,他們十分了解自己聲音與形象的優劣,也對創作有所堅持,我只需要從旁稍微輔助,而不是帶領對方變成我想要他變成的樣子,我比較喜歡和這樣的人合作。

  • 與他們的合作是否有特別印象深刻的地方?

Leo王〈無病呻吟〉的主歌,其實是在他的房間錄的,回音超大,但他說自己比較喜歡那個版本,我覺得「幹,那就用啊」,那就是他的靈魂,保留在這一個版本裡,即使後面重錄的版本可能更乾淨,也不見得擁有最初版的氛圍和味道。他雖然玩樂團出身,創作概念卻更像饒舌歌手,不被框架或旋律束縛,表現聲音的方式也是如此。

9m88在合音時,比起嚴謹地去將聲音修到很細,我們可能比較偏美式作風,希望隨興而慵懶,讓聲音自然地擦出火花。不過這樣的合作方式,只要遇到完全沒有個人音樂品味、沒有想法的新人,我就完全無法應付了。新人適合與擁有完整工作流程,並有一定耐心的人合作,例如剃刀,他除了十足的匠人精神以外還擁有一套自己的工作流程,能夠引領歌手做出質感很好的作品。

  • 通常你傾向與志同道合的歌手一起創作,將依據歌手喜好調整既有的作品,或是製作初期就共同討論、共同製作?

每個案子的情況都不太相同,若是製作案,謝和弦算是早期合作的線上歌手之一。當時〈CRAZY FOR YOU〉的樣帶已成形,甚至有取好的歌名,也放在像是Street Voice這樣的平台上,而我則以他的樣帶為基礎,重新做一首曲子,再請他重新錄製。

  • 通常合作的模式是整首歌全權由你製作?錄製內容也都是由你決定?

對,Leo王的〈無病呻吟〉是他先從我現有的曲庫中挑選並開始創作,我再就他的創作做一些修改。9m88的案子比較特殊,她先傳了一段〈最高品質靜悄悄〉副歌的清唱給我,並告訴我她對歌曲的設想,但我後來的成品和她原先的預想完全不一樣,我有告訴她我的想法,正好9m88也能接受我的個人意見。通常我比較不會去細雕技巧的部份,也不會龜毛地深究某些地方一定要達到完美精準。

在東方人心中,大多數人覺得需要一間專業的錄音室,相較之下,老外就不太拘泥於這種既定印象,J Dilla的工作室就很居家,但他也能幫珍娜傑克森(Janet Jackson)做到水準非常高的曲子。記得有次和ØZI聊天,他到美國西岸和當地音樂人交流時,也發現他們根本超級不在乎我們所注重的這些細節,比如自動音準校正(Auto-Tune),都是在錄音的當下調整到他們覺得對的狀態後就直接錄進去,後期便不太做修改。自己覺得這樣比較接近直覺吧,而我個人也偏好這樣的方式。

把拔的手路菜:《家常音樂》

  • 《家常音樂》中,你試著做了格式上的變化,例如嘗試以更快的音樂速度寫歌,用舊靈魂樂搭新曲。為什麼會想做出這樣的嘗試?

當時並不是想要做一首陷阱音樂曲風的歌,也許是當了爸爸之後,不再那麼鑽牛角尖,很多事都想嘗試看看。陷阱音樂已經流行得夠久,久到它已經內化成為現在的嘻哈音樂,最明顯的影響就是音樂速度(BPM),現在很多嘻哈都是這種快節奏,我也會嘗試玩這樣的速度能玩出什麼不一樣的感覺,但並不是蛋堡要做陷阱音樂,而是做出來還是要是蛋堡的音樂。

我和國蛋有聊過,我們也不約而同地在做這件事情,想要嘗試這個速度來寫歌,因為它就是這個時代的速度,但還是可以保持boom bap的做法。我這次製作〈心不在焉〉,雖然用這種速度製作,但不想要很正的落在拍點上,絕對不用「自動對拍」,節拍一定都是自己敲,並且故意保留某些不那麼準的部分。

  • 除了音樂製作外,若以饒舌層面你個人覺得近年有哪些改變?

以饒舌角度,我覺得純粹是文字敘事上節奏的改變,當你只能在這樣的流韻(flow)填一定的字數,便要慎選文字,在有限的情況下,產生更多的意象或畫面,以〈心不在焉〉舉例,像是「躁的繁衍,草的盤點」。而唱得快的同時,還要讓別人知道你在唱什麼,就不能選唱起來拗口、容易忘詞的字。要在直覺和合乎邏輯之間做抉擇,達到完美的平衡點。

  • 你是否會針對特定音樂曲風,搜尋相關製作人以取得靈感呢?

我不會特別去搜尋,但如果在機緣之下聽到又覺得有趣,我會想去深入了解,細聽細節。比較遺憾的一點是已經很難用欣賞的角度去聽音樂,常常會不自覺陷入同行分析的狀態,不過偶爾還是會有覺得很驚豔的瞬間。

現在也許是音樂速度的原因,節拍上比較公式化,能做的變化大概就是那幾種,難以像1990年代或2000年時,每首歌風格鮮明,都有它們各自的樣子。現在做歌很難明顯感受到音樂製作人或曲子的獨具匠心,若要獨樹一幟,首要看重的都是歌手的個人風格和創意。但提供了公式,讓人能快速套入,也算是現在的趨勢。

  • 你曾經提過現在的作品不想加那麼多真實樂器,是什麼因素使你改變創作上的想法?

我現在想要追求嘻哈音樂初期發展的那個狀態。純粹的取樣、循環,在節拍和濾波器(filter)之間做變化,組織既有的東西來變化,而不是變動樂句。我沒有特別刻意和以前的作品做出區別,只著重當下的感覺。照著自己原本的個性走,就會有一些比較屬於自己的聲音印記吧,所以選擇自然會有特定偏好。

  • 新專輯《家常音樂》裡有這種作品嗎?

像〈大禹〉那首歌的取樣,是我大概十年前就剪好了,一直在我的取樣庫裡閒置,有一天就突然派上用場了。

  • 《你所不知道的杜振熙》用很多反轉的功能,但《家常音樂》這張相較好像沒那麼多,每個時期是否有不同的手法、想要玩的東西?你什麼時候開始加入MPC的成分在你的創作之中?

對,和使用的器材也有關係。我在《踩・腳・踏・車》之後的作品才真正使用MPC製作,在這之前僅用電腦軟體,而非類比器材。這之間的關鍵源自於Shin-Ski,與他合作《踩・腳・踏・車》時,用的器材就是MPC,雖然以前就曾注意過,但在親眼看到他使用之前,我還沒辦法建構整個操作的流程和純粹使用手指鼓(fingerdrumming)的邏輯。

  • 比較《家常音樂》和《內部整修》的製作過程,在細節上你是否覺得有任何改變?

現在做音樂比較不會針對小細節鑽牛角尖,比較是心態上有所轉變,倘若在《家常音樂》中聽到瑕疵,其實是我特意保留的部份。雖然不知道一般人聽不聽得出來,但〈心不在焉〉裡就有這樣的瑕疵感,如果是以前的我一定會把裡面的腳踏鈸(hi-hat)修到超精準。

  • 想聊聊你的工作流程,在做音樂之前是否有特定的起手式?

有一陣子作曲之前,我會點蠟燭或線香,把燈光調暗,讓這個空間充滿舒服的氛圍(vibe)。

  • 製作音樂的流程,會以哪個為優先?或是否有特殊習慣?

如果以寫詞和做曲而言,我喜歡先做曲,除非已經先定好主題,但即使先定好主題我也不會完全寫完詞才去做曲,過程中一定是交替進行。如果先想到鼓的節奏,就會先把它打出來,接著嘗試一些音色或是取樣,又或者偶爾聽到一個取樣,腦海已經有雛型概念,就會先從那個取樣出發做編輯。

偶爾我也會累積素材,把取樣剪下來,蒐集在資料夾裡,但近期比較常做的事情,是打開很久以前的檔案翻找聲音,突然發現我現在的能力、狀態或認知和我從前做曲子時又不一樣了,就想重新面對以前撞牆的作品,再繼續延伸下去。

同場加映

本文摘錄自《躍上主流:創作心流X創造主流——金曲背後的13位音樂製作人》,律森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書籍介紹

博客來2

一張專輯的產生需經過多道工法,若非特別研究,攸關音樂製作過程與種種細節也較難一言蔽之。音樂製作沒有所謂「最好的結果」,憑藉的是各個製作人本身的創意、美感、技術及經驗。一首好歌不一定得編製出繁複的段落、放入五花八門的招數,如何做到精簡又能明確表達其音樂性,必須經過一段時間的內化與經驗的累積,得以精確掌握和表現心中想像的純粹聲貌。

《躍上主流》以「音樂製作人」為主角,深度訪談了十三位影響作者製作音樂思維至深的音樂人,本書挖掘了製作人們製作音樂心態上的轉變從複雜華麗到純粹的精簡創作心法。

其中八位以幕後歌曲製作為主軸的音樂人:像是鼓手出身、新樂園嘻哈音樂廠牌主理人的米奇,大方分享他與ØZI前往韓國、美國體驗不同的音樂製作文化;同是新樂園創辦人、自地下嘻哈音樂攻入主流市場的金曲製作人剃刀;做音樂就像打電動般如魚得水的RGRY;以DJ身份轉戰製作人、加入荷蘭電子廠牌巴龍家族(BaronFamily)的RayRay;好威龍創辦人之一、與頑童MJ116一起成長的製作人TeN;Trap風格執事、分享自身前往中國發展嘻哈音樂的JO$HBEAT$;熱愛華語流行音樂成癡、遠從西雅圖至台灣發展,成功製作高爾宣、陳芳語等人代表作的背後操盤手陶山;歌曲製作擁有豐富音色層次的怪才StarrChen。

還有五位在台灣歌壇各據一席之地並投身音樂製作領域的歌手,像是從土法煉鋼到專業製作、在玖壹壹團體裡擔任製作人與歌手的洋蔥(陳皓宇);善於寫詞的文字遊戲專家並身兼製作人完成個人概念專輯的熊仔;滿是台客精神其音樂之路直直撞的李英宏;將黑樂結合電子音樂、與荒井十一憑《vavayan.女人》專輯共獲第二十八屆金曲獎「最佳專輯製作人」獎項的阿爆;以及啟蒙自己對嘻哈與饒舌的熱愛、音樂充滿有機感的蛋堡,個個都是別具強烈音樂風格且以不同武器闖蕩產業的音樂製作人。

責任編輯:林君玶
核稿編輯:古家萱

精選書摘

TNL精選書籍,讓你站上文字巨人的肩膀,遠眺世界。

更多此作者文章

從小打底美感力!babybabycool 100%有機棉童裝用愛創造安全永續新美學

10 Aug, 2022
從小打底美感力!babybabycool 100%有機棉童裝用愛創造安全永續新美學

「當你摸到、穿到面料好的衣服,身體會記住那種舒服的觸感。」孩子的美感力無須刻意培養,而是讓孩子有意識地沈浸在美的環境裡。

很多大人很早就遺忘自己曾經是個孩子,直到我們孕育出自己的孩子。

據幼兒教育研究者Petr G. Grotewell和Yanus R. Burton的書籍出版觀察,「嬰幼兒」比任何人類其他年齡層更能夠全面體驗生活。這歸咎於2歲前的孩子大腦正處於快速開發期,這階段同時也是兒童建構自我的關鍵時期。若能讓孩子處於探索和嘗試新事物的環境,不僅有益於孩子的身體發育,也有助於培養、形塑孩子的美感。

沈浸式教育,幫孩子的美感從小打底

「當你摸到、穿到面料好的衣服,身體會記住那種舒服的觸感;當你吃到美味的食物,嗅覺和味覺會記得那個味道;當你看見美的東西,你會用五感記住那種感覺。」魏羣芳於2016年創立有機棉童裝品牌寶貝友(baby baby cool,簡稱bbc),她擁有廣告造型師的身份,更是一位在意孩子美感教育的母親。 

創立bbc即是她的回答:「我們無須刻意培養孩子的美感,而是讓孩子有意識地沈浸在美的環境裡。」

bbc的設計理念相當簡單,就是健康、舒適及美。聽起來簡單,實際上做起來卻相當不容易,除了好看好穿,魏羣芳更在乎的是孩子的感受;不僅要讓孩子穿起來好看,更要同時穿得舒服又健康安全。

孩子的肢體語言,決定衣服是否生產

魏羣芳強調,「觀察孩子的表現非常重要,無論孩子是否會說話,都會用肢體語言和表情告訴你,他們喜不喜歡、舒不舒服。」她分享bbc的設計過程,每個服裝款式平均修改二到五次,因為必須讓每款設計都通過孩子的試穿考驗。

「試穿的目的是讓孩子忘記有穿衣服,而一件衣服的最終定案,經常是孩子穿上後喜歡到不想脫下來,才算是完成設計進入生產階段。」

她分析無論大人小孩,好的服裝版型穿起來就是有精神和有自信。bbc從打版到生產皆Made in Taiwan,在設計上運用成人時尚的拼接概念,呈現兒童服裝的玩味設計感,跳脫傳統卡通圖案或兒童內著感的設計。在實用性上,除了更符合身體曲線的立體剪裁,更以燙標取代車標,不傷害孩子稚嫩的肌膚,也在領口、褲口等處增加彈性織帶及皺褶設計,大幅提升嬰幼兒服飾的美觀及耐用度。

螢幕快照_2022-08-09_下午1_02_22
安心健康的第一道防線,來自母親的愛

服裝是接觸孩子肌膚的第一道防線,健康安全卻是最容易被忽略的環節。bbc特別採用安全無毒、100%日本進口的頂級有機棉作為面料,更通過全球公認最嚴格、符合歐盟最高標準的GOTS有機棉紡織認證;以確保bbc使用品質最穩定的有機棉,且無殘留農藥、落葉劑等神經毒,金屬副料如金屬釦、拉鍊和織帶,也同樣使用經過檢測安全無鎳、無重金屬的安心材質。

在商品面如此講究,就是因為魏羣芳同時也是一個母親的身份,讓bbc不單只是一件衣服,更象徵著一位媽媽如何愛孩子的實際行動。自創業初期,她從驚嘆布料分級的數十倍價差,一直到發現棉花農藥是一般農產品的8倍,布料上殘留的毒化物和化學藥劑,還會透過皮膚囤積在寶寶的肝腎肺腦,甚至引發皮膚過敏或氣喘症狀,從而決定以「100%有機棉」作為品牌面料。

螢幕快照_2022-08-09_下午1_02_57

然而少了化學纖維,100%純棉衣物容易變形;為解決支撐度的問題,魏羣芳最後決定採用相當費時耗工的「3D立體剪裁」工法製作。不僅讓bbc的衣服剪裁和比例更好,也連帶延長了衣物壽命,為孩子打造出舒適、立體且時尚有型的服裝。

螢幕快照_2022-08-09_下午1_01_13
一衣多穿,bbc創造精品童裝的永續價值

「很多媽媽跟我們說,小朋友很快就長大,衣服要一直買很浪費。」孩子成長速度快,買貴了怕浪費、買便宜又擔心品質,魏羣芳對於天下母親都有的隱性擔憂,提出的解法最令人激賞。bbc希望倡導「一衣多穿」的觀念:「一樣的錢不用買很多件,買三件不如買一件好的,好好的穿、在不同場合穿,而且可以穿很久,讓衣服發揮最大效益。」魏羣芳自己很多衣服都穿10年以上,與bbc品牌理念的交疊處,就是經典設計和耐用的優質面料。

經典設計和耐用面料,讓bbc的童裝創造出更多永續價值;其經典時尚的設計元素,讓孩子的同一件衣服擁有多場合搭配性,正式或休閒風格都可駕馭。甚者,以往孩子穿大一號衣服時容易顯得像在「穿布袋」,bbc讓大一號看起來像在穿洋裝,一直穿到看起來是件上衣。而新生兒的包屁衣,其他品牌只做3、5公分一段,bbc做到10公分一段;讓原本只有3個月至半年使用年限的衣服,拉長至一年或超過一年,兼顧美學與實用性。

螢幕快照_2022-08-09_下午1_01_49

bbc更將嬰幼兒的衣服效益發揮到最極致,「我常說我們的衣服要做到這麼好,就是大的穿完小的穿,小的穿完還可以送給別人穿。」bbc更與社福基金會合作,將顧客汰換的衣物捐給育幼院的孩子,顧客也能獲得購物金回饋。bbc真正打造出精品童裝的永續價值,且不造成資源浪費,讓每位父母都能一同守護孩子的未來,珍惜保護地球環境。

babybabycool 官網連結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