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J Didiling

電影配樂與歌手音樂的製作,最大差別在於心境:「水哥」李英宏談電影音樂製作

08 Aug, 2022
電影配樂與歌手音樂的製作,最大差別在於心境:「水哥」李英宏談電影音樂製作 Photo Credit:避風港出版 提供

必須拋棄原先想渲染整部電影方向與氛圍等主觀想法,將信任及主導權交予導演、理解故事後才能做出好作品。

文字:陳律融

提及李英宏、DJ Didilong,許多人腦海會出現穿著花襯衫、身形高挑、彬彬有禮的「水哥」形象。2017 年,英宏的首張專輯《台北直直撞》猛烈衝進金曲獎,入圍三項大獎,更在隔年以單曲〈峇里島〉奪得最佳原創電影歌曲,這個名字反覆被媒體轉載。擅長將生活場景融入於創作的他,舉凡社會角落、日常街道、小人物生活細節,皆能伴隨獨具個人色彩的台式浪漫,成為一首首膾炙人口的歌曲。

談及認識英宏的過程,就要說到春艷在某一次活動契機與英宏兩人閒聊《大男孩主義》EP製作過程,英宏不吝分享自己對音樂製作的觀點,讓春艷讚譽有加。2015年,英宏參加「Triggerman Beat Battle」,那是我第一次看他的現場演出,他穿著花襯衫、頂著一席靦腆的笑容,帶著MASCHINE MK2和一台microKORG,手指高速在MK2 上跳躍,對於有著「多數嘻哈音樂人不太會彈奏樂器」想法的我,靈活彈奏著鍵盤的英宏更令自己印象深刻。

同年迪拉提出找Leo王與春艷合作「夜貓組」的點子,在發行三首單曲後,迪拉表示希望我統籌首張專輯《健康歌曲》,並邀請英宏作為整體製作人。《健康歌曲》這張風格非常多元的作品,集結多位優秀音樂人,包含rgry與李權哲等人編曲、萬志軒錄音混音、國蛋合作演唱;由於製作期與英宏的《台北直直撞》宣傳期有著高度重疊,他忙得不可開交,上通告、電台節目、拍攝廣告、電影、巡迴演出,加上〈什麼時候她〉的音樂影片以飛快速度突破百萬點閱率,廣告代言隨著飆高的網路聲量接踵而來,從旁參與其中的我亦明顯感受到英宏與他的音樂事業,正步伐踏實地前進。

回到夜貓組專輯,英宏汲取《台北直直撞》的製作經驗帶入《健康歌曲》,他花了大量心力,將自己關在錄音室埋頭修改,不厭其煩地與歌手、樂手溝通,討論專輯方向,每聆聽他更新的歌曲版本,感受往往更往上攀一層樓,不是加入器樂讓聲音條理更豐潤、就是替換音色質感使氛圍更加細緻,讓個人風格分明的Leo王與春艷完美融合。

訪談前,我對英宏的音樂學習之路並不瞭解,只覺得他是個學習能力極強、對聲音格外敏銳且擁有音樂天賦的人。訪談後,才發現為了使興趣成為維生之計,他花費無數日夜鑽研音樂,直到現在,終於得以讓大眾看見他的才華 ;令人敬佩的是,他澎湃的熱情未曾因此怠懈,從被視為「藝人」到近年來積極參與音樂製作,英宏奮力地往音樂技術鑽研,同時朝全方位製作人發展,如今無論在時尚界、戲劇圈、電影業都能見到他的身影。

與英宏的對話,往往能從他豐富的人生哲學與永不放棄的態度中,獲得不少能量,也期望透過本書的對談,將英宏的創作意志與思維,完整地分享給讀者們。

  • 當時的音樂影片是否影響你在宣傳與形象的設定?

原本設定了那樣的方向,但從沒想過自己會如此投入。尤其在拍攝時,所有人都進入到故事氛圍中,彷彿真的活在音樂影片架構的時間與空間中,是滿有趣的體驗。

  • 音樂產業相關事務繁多,有些工作事項中音樂創作可能不為首要目標,你會排斥非音樂創作的工作與執行嗎?

不會耶,工作內容好玩就有動力,無論服裝、廣告電影與宣傳對我而言都是同樣的事,只是用了不同形式表達。

假如我設計一棟房子,自己設計、自己蓋,也許完成三層樓就已經很厲害了。但若我今天負責設計、請別人蓋,也許能蓋得更大更好,或者出現更棒的想法;其實,我曾把這樣的想法放到音樂上,也許未來自己能與技術更好的人合作,由我提供想法、共同編曲、讓對方執行,或許會有更好的結果誕生。這樣的合作模式並非不再製作音樂,而是換一種作法做音樂。

電影音樂製作的奇幻旅程

這部電影配樂是受到導演徐譽庭邀約。譽庭很喜歡〈台北直直撞〉和〈什麼時候她〉的音樂與影像風格,籌備期間,她找了智彥擔任共同導演,也到顏社表示希望我能接下配樂的製作。我從沒做過正規電影配樂,原本擔心無法做好,會遇到許多瓶頸與挫折,但譽庭導演用充滿智慧的方法引導,慢慢將這部電影配樂成形,對我而言也是非常難得的體驗。

  • 你認為製作電影配樂與以往製作歌曲,創作思維上是否需要作任何轉化?

電影配樂與歌手音樂的製作其最大差別在於心境,必須拋棄原先想渲染整部電影方向與氛圍等主觀想法,將信任及主導權交予導演、理解故事後才能做出好作品。接下配樂工作初期,經常陷入所謂技術與理論的迷思,不經意在製作階段,讓自己卡在過於華麗的構想,單純地想做比較實驗、充滿華麗風格的音樂。

直到細看劇本內容,聽譽庭姐描述場景、瞭解故事中所有人物結構、畫面的隱喻及其影像瞬間的情感,原本抽象的文字才漸漸鮮明起來;甚至出現聲音,慢慢感受到導演在每個文字細節所下的功夫,才發現愈簡單的道理,愈不需要透過天花亂墜的辭藻表現,簡單幾句話就能貫穿理念核心。我的任務即是讓文字、視覺等活躍起來,轉化成音樂語言,與這部電影交互相織。

  • 工作程序與流行音樂製作有任何不同嗎?

製作電影配樂的時間軸與做音樂編曲完全不一樣。我的方式是一直做給導演試聽,他們可能會先嘗試將影像搭配音樂,剪接成雛形,再將整段含音樂的影片交給我。接著我再將整段梳理成一個完整的音流,因為在修剪與搭配影像的過程中,可能會有某些部分漏拍,必須來回修整。

  • 配樂獲得金馬獎的肯定後,是否帶來任何後續效應?

《誰先愛上他的》的合作比較特別,因為譽庭姐在這部電影裡想表現的影像與我的音樂搭配是成立的,也完整塑造出屬於這部電影的風格。金馬獎過後收到許多肯定與鼓勵,也收到不少電影音樂相關的邀約,由於我不是專職配樂者,認為還有許多磨練空間,無法像專業電影配樂人那般多元地掌握每一部電影的個性,後來接的多是電影主題曲而非配樂,例如2020年《馗降》的主題曲。 

創作的具像化,來自腦內的無限想像追逐

  • 前面聊到你腦海中有些音樂或想像,通常會是以什麼樣的形態出現呢?譬如說畫面、顏色、感覺或旋律?

這真的很難形容,大多數都不是畫面,而是顏色或者音樂。我會在腦海裡想一段旋律或節奏,在腦海裡播放,那種想像是非常真實的,彷彿真的能感受到聲音,又如同資料庫般不斷湧現、將我所聽到的音樂匯集整合,因此也能感受到與某個時期相符的記憶、氣味、季節與畫面。雖然音樂已經在身體與腦中,但要如何做出來才是最難的,往往實際做出來也無法呈現與腦袋裡完全相同的效果。

  • 如果將音樂比喻成一件事,你覺得音樂像什麼?

食物!世界各地有不同環境與氣候特色,人類也有自然結構上的先天條件,不太可能被人為強硬地改變。談及台灣的傳統小吃和經典食物,會想到珍珠奶茶、滷肉飯,他們都是由台灣的氣候、亞洲人先天適合的飲食方式與生活記憶,經過傳承與進化產生的,音樂也會在這樣的環境中被催生。

  • 在你的觀察與推敲下,你是否發現大眾的音樂喜好有任何共通特點?

華人對於情感的表達是壓抑的,所以我們特別需要卡拉OK這樣的場所,也需要非常多的情歌去闡述「感情」這件事,因此出現「愛得死去活來」、「火燒寂寞」這般壯烈的歌詞,這是屬於台灣文化對於感情表達的特殊方式,其影響來自民族特性、成長背景、氣候環境、社會氛圍、生活型態等等,由於出生在亞熱帶島嶼,我們的創作很難出現如冰島歌手的冷峻氣息,但在夜市聽著情歌就會覺得近乎合理。 

流行音樂與生活的連結,屬於在地氣味的創作養成

  • 提及流行音樂,二十年前的嘻哈在台灣算是小眾音樂,當嘻哈在近年逐漸躍入主流市場後,對此,你是否有任何想法?

2000年時,市場出現許多樂團與節奏藍調音樂,接著流行一陣子輕快的民謠小品,現在正好輪到嘻哈音樂。我認為流行就只是不停地變換,風水輪流轉,每次流行的曲風又會比以前多一些改變。

  • 你也會為了跟上流行而調整自己嗎?

其實自己的下一個目標就是做出大眾流行音樂。以前討厭被影響,會選擇刻意無視流行,現在則渴望跳脫同溫層,拿掉偏見地瞭解熱門歌曲暢銷的原因。自己希望拋棄對音樂的框架,回歸小時候對音樂沒有偏見的狀態,去聽聽周遭的聲音。譬如逛夜市時,攤販店家喜歡放什麼歌、手搖飲料店員都在聽什麼、洗車店的背景音樂、鬧區常聽到哪些歌曲、現在最紅的歌是什麼,單純地放任感官去悠遊,想像歌曲與人們的生活背景、成長環境有何關聯。

  • 透過日常觀察融入生活的音樂,是一件很浪漫的事!

對,我一直在思考外來文化對本土文化的影響,要如何有接地氣又與原生習慣融合得巧妙,就像來自西方的義大利麵,引入台灣後成為台式義大利麵、或者鐵板麵,每天在早餐店吃得到,甚至成為台式早點文化的其中一個特色。

  • 至今在音樂製作上是否有想突破卻尚未達成的目標?

籌備《台北直直撞》時,因為自己的音樂與周遭其他人比起來,相較小眾一點,於是非常想突破同溫層;現在則是希望找到兩個處於完全不同生活的人,卻有著相同共鳴的音樂或故事,藉由音樂跨越並連結與自身不一樣的世界。

  • 最後能否請英宏給在音樂創作路上遇到迷惘的朋友一些建議?

我在每個階段都曾反覆迷茫,有時一天過去了,身體完全沒力氣做任何事情,腦袋想的總是懷疑自己,被「想要更多」的慾望填滿。我常想起發片前的自我狀態,從來不去與人比較,只想好好做完一張專輯,單純地抱著真誠的心學習一件事情,我認為這是自己現在最需要面對的課題,如今時刻提醒自己:不要想太多,不要和別人比較,更不要想著證明給誰看。既然這些迷惘停止不下來,那就停止去想,好好處理眼前看似微小的目標,某天回頭就會發現,其實自己真的很不錯。 

同場加映

本文摘錄自《躍上主流:創作心流X創造主流——金曲背後的13位音樂製作人》,律森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書籍介紹

博客來2

一張專輯的產生需經過多道工法,若非特別研究,攸關音樂製作過程與種種細節也較難一言蔽之。音樂製作沒有所謂「最好的結果」,憑藉的是各個製作人本身的創意、美感、技術及經驗。一首好歌不一定得編製出繁複的段落、放入五花八門的招數,如何做到精簡又能明確表達其音樂性,必須經過一段時間的內化與經驗的累積,得以精確掌握和表現心中想像的純粹聲貌。  《躍上主流》以「音樂製作人」為主角,深度訪談了十三位影響作者製作音樂思維至深的音樂人,本書挖掘了製作人們製作音樂心態上的轉變從複雜華麗到純粹的精簡創作心法。

其中八位以幕後歌曲製作為主軸的音樂人:像是鼓手出身、新樂園嘻哈音樂廠牌主理人的米奇,大方分享他與ØZI前往韓國、美國體驗不同的音樂製作文化;同是新樂園創辦人、自地下嘻哈音樂攻入主流市場的金曲製作人剃刀;做音樂就像打電動般如魚得水的RGRY;以DJ身份轉戰製作人、加入荷蘭電子廠牌巴龍家族(BaronFamily)的RayRay;好威龍創辦人之一、與頑童MJ116一起成長的製作人TeN;Trap風格執事、分享自身前往中國發展嘻哈音樂的JO$HBEAT$;熱愛華語流行音樂成癡、遠從西雅圖至台灣發展,成功製作高爾宣、陳芳語等人代表作的背後操盤手陶山;歌曲製作擁有豐富音色層次的怪才StarrChen。

還有五位在台灣歌壇各據一席之地並投身音樂製作領域的歌手,像是從土法煉鋼到專業製作、在玖壹壹團體裡擔任製作人與歌手的洋蔥(陳皓宇);善於寫詞的文字遊戲專家並身兼製作人完成個人概念專輯的熊仔;滿是台客精神其音樂之路直直撞的李英宏;將黑樂結合電子音樂、與荒井十一憑《vavayan.女人》專輯共獲第二十八屆金曲獎「最佳專輯製作人」獎項的阿爆;以及啟蒙自己對嘻哈與饒舌的熱愛、音樂充滿有機感的蛋堡,個個都是別具強烈音樂風格且以不同武器闖蕩產業的音樂製作人。

責任編輯:林君玶
核稿編輯:古家萱

精選書摘

TNL精選書籍,讓你站上文字巨人的肩膀,遠眺世界。

更多此作者文章

Have a Good Vibe——跟著設計師林波用 PS+AI 畫出自在的靈魂

03 Oct, 2022
Have a Good Vibe——跟著設計師林波用 PS+AI 畫出自在的靈魂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熱愛音樂的設計師林波經常以歌曲為靈感,為不同產品畫下生動的Logo或包裝。林波自己的插畫又像哪一首歌呢?這次我們和他聊創作、聊音樂,也請他分享平時打造畫面good vibes的PS與AI祕技!

定睛細看林波的作品,很難不被他的幽默與奇想打中:鯨魚背上的女人飄逸著長髮、有人在老虎的嘴裡衝浪、牛仔對幽浮上的外星人說別帶走我的馬!設計師林波畫下腦裡奔放的想像,也跟觀眾分享他的生活哲學,靜下心聆聽自己內在的聲音。

跳躍!鮭魚般的活力與自在

原先在台灣從事設計工作的林波,幾年前給自己一段時間到澳洲轉換心境,「工作休假時間很無聊,住在偏僻鄉下沒什麼娛樂,上網甚至還要去速食店連Wi-fi!」那段日子他在工作之餘,開始以Salmo Works為名發表插畫作品,也承接一些設計案,他笑說大家都是去澳洲賺錢,自己帶回來的錢比帶去的還少,不過也意外開啟了新的人生篇章。

Salmo取自他喜愛的鮭魚(salmon),這個字根有「跳躍」的意思,就如同他的畫作中充滿了如鮭魚迴游般的生氣。作品中常出現的曠野、海洋、星辰等大自然元素,讓人聯想到澳洲的開闊自在,不過林波說自己的靈感來源常常是音樂,「我都會請客戶提供一兩首貼近他們品牌氣質的歌,然後一邊聽一邊做設計」。

☞ 靈光一閃,立馬用Photoshop ipad畫下來!

PS+AI是最好的繪圖夥伴

從小喜歡畫畫的林波,大學分發到美術相關科系,當年看著同學們都在用Adobe軟體,而自己「大一還在用小畫家做作業!」,那門課被當掉之後只好慢慢摸索,自學了Photosop和Illustrator就一路用到現在。

林波習慣手繪畫出畫面構圖,再使用Adobe軟體做精細的完稿。手繪固然有相當特殊的手感,但隨著技術發展愈來愈成熟,電繪也能模擬許多筆觸,而且修改、上色、設定輸出都更方便。「以印刷來說,圖檔邊緣需要比較明確,我會用Illustrator製圖;要製作暈染或其他質感,就會用 PS筆刷來完成。」這些是林波平時搭配Adobe兩個軟體的分工。

靈魂也需要補充能量

回台灣後林波持續他的創作和事業,合作的對象橫跨戶外用品、餐飲旅宿、服飾美妝、樂團周邊等不同領域,透過他的設計讓這些品牌的形象變得更鮮明。「雖然很多客戶是戶外運動品牌像衝浪、露營等等,那些活動我平常都沒有參加。」林波自稱是「一個indoor咖」,除了畫畫也常宅在家研究瑜珈冥想與神秘事物。

大家平常會想到要用這些產品來維持身體的機能,但可能會不小心忽略掉,靈魂也需要補充能量。林波分享他最鍾愛的一首、也是最能代表Salmo Works歌,是The Cave Singers的〈Dancing on Our Graves〉,歌詞中唱道「在我的墳上跳舞吧,我們無所畏懼」,如同他的畫也帶有某種魔力,讓人直視自己的內心。

☞ 你也是indoor咖嗎?讓Adobe陪你宅家畫畫!

用PS+AI讓畫面充滿good vibes

Photoshop和Illustrator是林波在工作和創作上都不可或缺的工具,PS與AI各自的特性幫助他在作品的不同階段實現最好的效果。究竟要怎麼讓畫面充滿good vibes呢?

林波首次公開了他最常使用的PS+AI技巧,不妨下載Photoshop與Illustrator跟著設計師一起動手畫,給自己一個滋養心靈的放鬆時光。

「我今天想示範的是結合AI和PS做出類似網版印刷的效果。在紙張或平板上手繪完之後翻拍或掃描成圖檔,我會在Illustrator裡開一個圖層,用鋼筆工具精準描出圖片線條和色塊,如果是比較簡單的圖片可以用『即時描圖』讓AI幫你描出邊框。

描好之後我會將顏色分層,先全選所有物件,用『路徑管理員』的『剪裁覆蓋範圍』。假如要選某一個顏色,點工具列『選取』選單中的『相同』填色顏色,就可以選到整塊相同顏色的物件,多操作幾次之後,就能把所有顏色都分成不同圖層了!

其中米色的部分我想用其他質感替換所以先刪除。這時候我會在Photoshop開一個新檔案,用牛皮紙的圖檔當作底圖。圖片從AI貼上之前要用『粗糙效果』處理一些邊緣,模擬紙張印刷的感覺。

0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接著依照各個顏色的圖層拉進PS,不過從AI直接拉進來的會是『智慧型物件』,記得先將它們點陣化才能做一些效果。接下來步驟都是PS的功能,我會先用『色彩增值』讓圖層顏色跟牛皮紙底圖融合,然後再細調色階與透明度,讓畫面看起來比較自然。

再來用橡皮擦,選擇比較粗糙的筆刷,流量調小、不透明度調低,在畫面上擦出印刷質感,每一個顏色的圖層都要做。然後我會用『濾鏡效果』加入雜訊,一直嘗試出最好的效果。網版印刷對位不會那麼精準,所以圖層之間可以稍微做一些錯位。

最後加入一些事先找好的污點素材,直接將他們拉到PS裡,旋轉、縮放到想要的位置就完成了。」林波特別提醒大家,畫好別忘了存檔呀!

☞ logo設計、卡片設計、雜誌排版,通通都在 Adobe!

02
Photo Credit:Salmo

看完林波的示範是不是也想來試試看呢?現在就訂閱 Adobe Creative Cloud,用PS和AI做出屬於你的good vibes!


生活特務

生活特務為合作品牌與eld讀者溝通品牌形象及表達企業社會責任的內容專區,內容全部由合作品牌提供或由業務部品牌內容團隊製作。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