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r Design

電影海報演進史:為什麼好萊塢電影來到日本後,都會被設計得很俗?

電影海報演進史:為什麼好萊塢電影來到日本後,都會被設計得很俗? Photo Credit:《ランボー》、《ブレードランナー》,來源:Yahoo映画

《第一滴血》日本版海報裡,那隻拿著機關槍的手,其實是檜垣紀六自己拿著模型槍拍攝而成的「合成圖」。

「為什麼好萊塢電影來到日本後,都會被設計得很俗。」幾年前,日本網友的發言在推特上引發熱議,儼然讓「日本版海報」這5字變成一種嘲諷。的確,綜觀近代多數日本的電影海報,儼然已經走向公式化:斗大且又暴雷的文案是一點,更別提標準的演員排排站與九宮格的「日式風情」,以及被演員齋藤工戲稱的演員大頭「花椰菜」排版。

一切都是為了商業考量,必須讓「所有人」都能一目瞭然的海報設計,成了日本電影海報的特色,在設計美感和商業利益中,往往先選擇後者。甚至有人笑稱,日本好看的海報只存在於國際版和前導海報中。然而,一顆「花椰菜」壞了一鍋粥的情形並非常態,經典日本版電影海報設計,有時是只有日本人才設計出來的「藝術品」。

2yd7ravkbntcdf977s5gufg79ed47x
Photo Credit: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提供
電影海報的匿名性與演進

在早年網際網路還不發達的時代,印刷而出貼在街頭、電影院,甚至是刊登在報章雜誌的的「海報」,曾經是觀眾們主要接受電影資訊的管道。海報,就像是能代表一部電影的「臉」,但海報設計師的名字,卻不會印在任何一張海報上。

他們的工作,是要在可能還沒有字幕翻譯時,看完一部國外電影,再用圖像設計「翻譯」給觀眾;抑或是電影開拍前,就要和導演或製片討論海報的風格,在拍攝現場捕捉或是擷取最能代表電影的畫面。不管是設計國外還是國內的海報,這些設計師都可能要面對來自經紀公司、發行商、導演等人提出的各式要求,而如何將這些「眉角」轉化為一張完美的電影海報,全憑設計師的功力。

二次大戰後,相較於歐美將攝影圖片應用在海報的技術逐漸普及,日本電影海報的風格仍是以主演群的臉、名字與宣傳文案塞滿整張紙,一點空間都不浪費的手繪海報為大宗。

當然其中也有一些不按主流風格出牌的設計,以強烈的個性化將個人特色融入至電影海報設計中:例如繪製超過一千多部歐洲電影海報、橫跨日本戰前到戰後、電影期黃金期的野口久光,以栩栩如生的畫風精準捕捉電影角色的神情與氛圍,將電影海報變成精彩的「一幅畫」。

1960年在日本上映的《四百擊》,野口久光的海報設計受到導演楚浮的大力盛讚,更親手寫了一封信給對方,答應將其設計作為日後電影的道具。1962年楚浮編導、收錄在短片輯《二十歲之戀》的〈安東與柯蕾〉(Antoine et Colette),楚浮也兌現了他的承諾,將野口久光繪製的四百擊》海報裝飾在男主角的家中。

圖片1
Photo Credit:《四百擊》《安東與柯蕾》,來源:IMDb
(左圖:野口久光設計《四百擊》日版電影海報;右圖:短片《安東與柯蕾》電影劇照

西方電影有野口久光,日本和風美學則有昭和時代插畫界第一人之稱的岩田專太郎,以美人畫著稱的他,筆下的《雨月物語》展現勇於追求情慾且妖豔的女鬼樣貌。經典的浮世繪畫風,也賦予溝口健二《お遊さま》、吉村公三郎《源氏物語》影像之外的日式風情。

當然,也有日本國產電影的海報以西畫的形式呈現,當時早已享譽國際的黑澤明導演,1952年的《生之慾》邀來同為世界級的日本西洋派畫家猪熊弦一郎擔任海報設計,相較於後期的宣傳品多以主角一人盪鞦韆的特寫作為主視覺,猪熊弦一郎筆下《生之慾》多了一份結局之外沒有的生氣蓬勃。

提到黑澤明,當然不能不提他的御用海報設計師益川進。從海報設計、片名題字,再到文案宣傳都一手包辦的他,一生拿過不下三十幾座設計獎,早年黑澤明的《七武士》、《蜘蛛巢城》、《椿三十郎》,甚至是大島渚《愛的亡靈》都是由他設計而成。

IG貼文-04
Photo Credit:《雨月物語》、《生之戀》《淘金記》《七武士》,來源:IMDb
由左至右:《雨月物語》岩田專太郎設計;《生之慾》猪熊弦一郎設計;《淘金記》、《七人武士》益川進設計)

當然,也有些極具才華的電影導演,拍電影、寫劇本之外就連電影海報也會一手包辦。黑澤明的存在,即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天才型創作家,曾經夢想成為畫家的他,就連電影分鏡草圖,都細緻到像是一幅幅畫,而1970年黑澤明第一部彩色電影《電車狂》便是由他自己繪製而成,細看其中也能發現黑澤明的親筆署名。2021年台灣電影《瀑布》更將《電車狂》的海報作為象徵符碼。

ATG的電影海報革命

來到60年代,海報設計開始有了大幅度的改變,印刷與照相製版技術的進步,日本手繪電影海報逐漸式微,尤以當時席捲全球的反叛新浪潮,加上日本國內桃色電影的興起,日本電影海報從這個時候,才開始進入真正的個性化時代。

其中,最大的功成不能不提,將「藝術電影」一詞真正帶入日本,致力於發行國內外極富獨立、實驗性質的作品,影響日本近代電影史的傳奇獨立電影製作發行公司——ATG(Art Theater Guild)。

ATG不僅在培育新銳導演方面不遺餘力,提供大島渚、吉田喜重今村昌平全新的創作舞台,更秉持著「追求海報本身的設計與藝術性」的精神,啟用一批包括粟津潔、横尾忠則朝倉摂、大島弘毅等擅長不同領域的設計師,一場全新的海報革命隨著ATG的設立揭開序幕:

螢幕快照_2022-08-01_下午5_18_27
Photo Credit:《去年在馬倫巴》,來源:IMDb
「1962年ATG發行的第一部電影,描述中世紀的修女被惡魔附身的《尼僧ヨアンナ》(Mother Joan of the Angels ),由師承野口久光的大島弘義設計。而他也陸續為ATG設計《去年在馬倫巴》、《とべない沈黙》的電影海報。」

ATG的海報設計在色彩上的運用,不會刻意選用鮮豔的色彩吸引觀眾注意,即便是一部彩色電影,在海報上也會以黑白基底再現電影獨特的世界觀。

但相反的,鮮豔大膽的用色同時也是ATG的海報革命相較於大型電影公司或地方電影院會提出「不要用插畫,而是直接用明星合成照片的海報」的要求,ATG不僅給予設計師極大發揮的空間,1967年由ATG開設的地下電影院「蠍座」,這些前衛的電影海報,也成為當時新宿令人難以忽視的街角一隅。

作為獨立電影大本營的ATG,60年代後期以「千萬日圓」低成本製作費為日本電影打開一道全新的創作大門,在海報設計上他們也邀來許多知名人士「跨刀」參與設計,包括有「昭和浮世繪大師」的漫畫家上村一夫、以黑色幽默著名的動畫導演久里洋二、知名舞台美術朝倉摂,都曾經為ATG的海報設計歷史增添新的篇章。

1974年寺川修司第二部劇情長片《死者田園祭》,更是找來平面設計界的傳奇羽良多平吉、異色漫畫家花輪和一、粟津潔題字,設計出2款風格截然不同,卻極具不同個人特色的電影海報。

IG貼文-05
Photo Credit:《薔薇的葬禮》《死者田園祭》,來源:IMDb
由左至右:《蔷薇的葬礼》朝倉摂、《田園死神》花輪和一與羽良多平吉設計
超現實迷幻和風——粟津潔、橫尾忠則

而在60年代這波海報革命中,包括日本平面設計的先鋒橫尾忠則、粟津潔與插畫家和田誠,都曾以他們獨特的設計風格,為ATG甚至是許多日本導演的電影海報,設計出與眾不同的藝術品。

早在1955年就憑藉日活歌舞伎劇院設計《海を返せ》宣傳海報一舉成名,甚至榮獲當時設計界最高榮譽「日本宣傳美術協會」大獎的粟津潔,在ATG創立初期也將他擅長的和式美學,轉化為超現實設計的設計,發揮在ATG首度發行、勅使河原宏執導的日本電影《陷阱》,與新作《他人的臉》之上。而1969年於日本上映,尚盧・高達導演的《週末》與《中國女子》,粟津潔更是在電影海報上展現相似的排版與設計。

IG貼文-05
Photo Credit:《他人的臉》《中國女子》《週末》,來源:IMDb
由左至右:《他人的臉》、《中國姑娘》、《週末》日版電影海報,粟津潔設計

作為日本普普風領導者之一的橫尾忠則,則偏好將各式流行文化與民俗藝術拼貼、混合,他所設計的電影海報同樣展現他強烈的設計風格。早年將日本第一男兒高倉健化為普普風;用色極為大膽融合超現實主義和達達主義的《新宿泥棒日記》;以攝影照片結合繪畫呈現強烈死亡色彩,為大島渚的遺作《御法度》畫上完美句點。

電影海報設計大師——檜垣紀六、小笠原正勝

電影海報,大多都是電影公司委託設計公司或是知名的平面設計師製作而成,而真正靠這行吃飯的職人,便不能不提設計超過三千部電影,有「電影廣告設計師」之稱的檜垣紀六,以及對日本與法國電影海報有極大貢獻的小笠原正勝。

作為好萊塢海報設計第一把交椅的檜垣紀六,秉持著「沒有照片,那就自己生一張」的原則,檜垣紀六曾為了製作《煉獄》的電影海報,找了幾位剛好在公司的東寶女員工,幫忙客串海報裡的女子剪影。

師承益川進的檜垣紀六,其傳奇事蹟莫過於他的「神之手」。1982年,日本發行席維斯史特龍主演的《第一滴血》,發行公司不僅沒有使用原著小說原名,而是直接以主角的名字「藍波」當作電影片名。

但最令人意外的,莫過於日本版海報裡那隻拿著機關槍的手,其實是檜垣紀六自己拿著模型槍拍攝而成的「合成圖」,就連背景那片被紅色夕陽渲染的背景圖,也是檜垣紀六參加熱海員工旅遊時,使用他部下拍攝的照片。

Screenshot_2022-08-05_at_09_16_32
Photo Credit:《ランボー》,來源:yahoo映画

之後,檜垣紀六開始將他的「魔手」伸進各大電影海報中。1984年,對於Bill Gold設計的美國原版海報《黑色手銬》不太滿意的檜垣紀六,再次大膽地拍下自己右手握住手槍的照片,在沒有電腦繪圖的年代,用土法煉鋼的方式在印刷廠完成這張自行合成、加工過的日本版《黑色手銬》海報。

而這隻魔手,也隨著檜垣紀六偽裝成《銀翼殺手》海報裡哈里遜福特那隻手握Blaster的手,被歐洲國家選用作為宣傳海報。可以說是被「好萊塢」認證的手。

IG貼文-06
Photo Credit:《銀翼殺手》,來源:作者提供
由左至右:《銀翼殺手》日版海報與西德上映海版

如果說檜垣紀六的創作,是用最少的資源與素材,將國外的電影海報昇華成一部貼近日本當地風俗民情的作品;同為近代電影海報大師的小笠原正勝,則是為70年代後的日本與法國電影,注入全新的「看海報」的視角。

「即便現在的電影和海報,和過去我們所接觸的有著明顯的差異,但是我認為只要電影仍存在,電影海報就有它生存的價值。我想做的,只是提煉並發揮每一部電影真正的本質。」——小笠原正勝

畢業於商業設計學系的小笠原正勝,早在進入東邦美術局(現為TOHO東寶行銷株式會社)時,就十分懂得如何將電影藝術與商業設計,結合成一部能吸引觀眾進入電影院的海報。70年後,小笠原正勝開始為ATG設計電影海報,而他的第一個作品是同為首次為ATG拍電影的市川崑

當兩人在討論《股旅》的海報設計時,市川崑導演拿出他當時還是國中生的女兒舞子所畫的畫,一張表現出年輕人無處可去、極富深意的作品,備受震撼的小笠原正勝,便決定使用這張畫的概念,同時融合市川崑欣賞的平面設計師Saul Bass(以《驚魂記》、《北西北》聞名美國著名平面設計師)風格,以融合童心的手繪風,表現電影裡三位從農民轉為俠客的年輕人,遺世獨立的留白。

Screenshot_2022-08-05_at_08_58_34
Photo Credit:《股旅》,來源:IMDb

國內海報與國外海報設計的差別,在於後者是要從成千上萬的鏡頭內,擷取可以作為海報的畫面,前者則是必須將導演或製片的意見和想法,中和成眾人都滿意的答案。《股旅》海報成功後,小笠原正勝再度為ATG設計海報。

設計1976年長谷川和彥執導的《青春的殺人者》時,ATG的企劃表示希望設計成類似法國電影《二十歲之戀》的全身遠景,因此在電影開拍時,小笠原正勝在片場待了五天,從一百多張照片挑出兩人獨自漫步的畫面。最後刻意營照出兩人表情和視線皆不同,令人無法集中的曖昧不清感,與電影裡因衝動而弒親最後走向毀滅之路的情感不謀而合。

而後不管是森田芳光《家族遊戲》抑或是新藤兼人的《絞殺》,小笠原正勝總是能抓住最能代表電影裡的「臉」,後者更是大膽地將劇本裡的文字,直接作為海報設計,忠實地呈現新藤兼人鏡頭下改編自真實事件的家庭悲劇。

新生代電影海報設計師代表——大島依提亜三堀大介

時間快轉到21世紀,電影海報正式走進電腦時代同時也趨於分工、複雜化的時代,海報不再只是貼在電影院門口的宣傳媒介,網路的發達也讓海報多了前導版、國際版、正式版等各式各樣的種類。

此時,歷經商業導向的日本純愛電影、漫改真人化的推陳出新,日本電影海報也正式進入「公式化」的時代。好在,當多數人在詬病日本版海報設計時,也有另外一群海報設計師,也試圖扭轉大眾對於日本版海報的偏見,用他們獨特的風格為電影設計新的一張臉。

「與其說這是我設計的電影海報,不如說當電影交到我手裡時,它本身就已包含許多人的想法。而我只是接收並將這些元素以最好的形式在地化。」——大島依提亜

現今時下最受歡迎的,莫過於日本電影手冊設計第一人,同時也活躍於電影海報設計的大島依提亜。不管是是枝裕和《小偷家族》還是大森美香《南國樂活之宿》、吉姆・賈木許《派特森》與《喪屍未逝》,大島依提亜的設計是在「實體」與「平面」之間,懂得玩電影且尊重電影的日本設計師。

IG貼文-06
Photo Credit:《小偷家族》《派特森》,來源:IMDb
由左至右:《小偷家族》、《派特森》

對大島依提亜來說,「關於海報設計,有時候『自己的』設計並不是優先或正確的選項」,電影海報只是宣傳的一部分,必須讓海報維持在最好的狀態才是重點,因此,有時候直接使用國外原本的海報封面,也是讓「不設計」成為好設計的一種方式。

另外一位為日版海報帶來新氣象的,還有以情感作為訴求,秉持將電影的世界觀,濃縮在一張海報設計裡的SIREN Inc.設計公司。

「電影海報設計師的工作,並不是從零開始創造一個全新的東西,而是『翻譯』讓觀眾覺得『這就是我想看的電影』。」——三堀大介
IG貼文-05
Photo Credit:《海岬上的兄妹》《老師!你會不會談戀愛》《死侍》,來源:IMDb
由左至右:《海岬上的兄妹》、《老師!你會不會談戀愛》、《死侍》電影海報,SIREN Inc.設計

「不做過度的解釋」,是SIREN Inc.執行者兼設計師三堀大介設計電影海報的原則,即便是不同國家的「語言」,好的設計也能將其翻譯成大眾都能接受的訊息。例如設計大型商業片《死侍》時,三堀大介堅持去蕪存菁原則,直接使用原版電影海報並使用淺顯易懂的文案;而《海岬上的兄妹》則是刻意迴避電影裡極具爭議性的設定,改為加入流行的視覺效果,與電影形成絕大的反差。

套用Netflix宣傳設計上的1.7秒理論,使用者在Netflix上平均瀏覽與點擊一部電影標題的時間,平均只有1.7秒,因此在網路媒體發達、資訊量龐大的時代,唯有簡單與強而有力的文案,才能抓住觀眾的眼球。

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這些隱身在電影海報背後的「無名」設計師,都試著讓這些「日本版海報」擁有一張最好看的臉。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陳仲廷
核稿編輯:林君玶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投幣式置物櫃,就只是想致敬伊坂幸太郎。表面上是電影評論,其實就只是個愛看電影的追星族。與其說是影評人,不如說是追星族,追著喜歡的電影和演員,納入自己的後宮,然後用文字記錄下來。

更多此作者文章

《2222未來選擇地》第一個由200年後未來人舉辦的展覽,虛實交錯的沉浸式體驗,2023/1月登場

11 Nov, 2022
《2222未來選擇地》第一個由200年後未來人舉辦的展覽,虛實交錯的沉浸式體驗,2023/1月登場

由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綠屋共同創立的品牌—2222,結合科幻與想像,是第一個由未來人視角出發的主題倡議科幻故事,訴說身處當下的我們,每一次的選擇都可能開展出一條全新的故事線,牽動著未來人的世界,藉由故事的想像與生活態度的推廣,期許2023的人們換位思考:「生活中是否有更好的選擇呢?」期許共同創造出 200 年後更迷人的世界。

洪水、霧霾、森林大火…極端氣候的災害頻繁發生在全球各地。「永續」不該只是一個口號,而是每一個人的生活行動指引。但聯合國倡議的永續發展指標、企業的ESG推動、學校的環境教育等,如何讓更多人知道呢?

由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綠屋共同創立的品牌—2222,結合科幻與想像,是第一個由未來人視角出發的主題倡議科幻故事,訴說身處當下的我們,每一次的選擇都可能開展出一條全新的故事線,牽動著未來人的世界,藉由故事的想像與生活態度的推廣,期許2023的人們換位思考:「生活中是否有更好的選擇呢?」期許共同創造出200年後更迷人的世界。 

《2222-未來選擇地》每一個當下,都造就未來!

《未來選擇地》是2222作爲永續品牌跨出的第一步,由未來人故事作為鋪陳,運用四個展區空間,以電影敘事手法打造一場沉浸式體驗、低碳乾淨展場為永續目標,透過從2222到2023時空的穿梭,展演一場未來與選擇的故事。

展場概念圖1
|展場簡介|
  • Zone 1:歡迎光臨廢棄城市,這是我家-2222

動植物絕跡的機械世界已是200年後未來人的日常景象,2222是對生物多樣性充滿渴望的世界,孩童只能透過文獻、博物館認識生物,參展者將探索未來人的居所:廢棄城市,捕捉污染源機械獸,守護最後的生機。

  • Zone 2: 選擇的門:跨越海洋廊道-2122

通往2023的旅程中,我們聽見海洋生態的三種聲音,但那並不是出自海底生物的優游、也不是海水浪潮的拍打,那是什麼聲音呢?在充斥廢棄塑料的空間,透過三道門不同的選擇結果,思考人類如何與海洋共存共好。

  • Zone 3:重新選擇:永續生活美學-2023

就如蝴蝶效應,要刮起改變世界的颶風就起於你日常的小選擇,所以成為擇善固執的永續公民吧!未來人邀請大家進入他們的餐桌,從感受、互動到行動,體驗永續的生活美學。理解實踐永續行動其實不必訴諸政府高層,從你待會選擇消費的晚餐就可以開始。

  • Zone 4:歡迎光臨綠色聚落,這是我家-2023

你所花的每一分錢,都在為你想要的世界投票。走進未來人2023的居所,我們邀請認同永續理念的品牌一起展演未來人在使用的現代產品,現代人生活離不開消費,但如何消費不浪費,未來人邀你一起透過綠色消費共組永續家園。

展場概念圖2
《2222-未來選擇地》名人與永續團體共同倡議。

永續,已是世界倡議的普世價值,本次《2222-未來選擇地》展覽獲得與Celebrity Icons名人Sid Maurer紐約藝術大師的合作,推出與李奧納多狄卡皮歐及安潔莉娜裘莉的藝術作品,此次網羅全球各個關注氣候變遷的單位,傳遞永續發展的理念,透過藝術創作與意象空間,引發參展者省思。

《2222-未來選擇地》串連國際名人,共同推出亞洲永續展,並不斷向世界傳遞迫切的訊息,氣候變遷已成為許多生命的威脅,每個人都有責任即刻行動。 

「李奧納多迪卡皮歐:你們是最後的希望。」

「伊隆·馬斯克:我們越快採取行動,傷害才會越少。」 

LDF配圖


展覽亮點:

第一個「由未來人視角出發」的沉浸體驗故事。

第一個「與國際名人、永續團體單位」共同合作的國內永續展。

第一個滿足科幻迷、生態、親子教育、綠色聚落的藝術展。

展覽詳情:
  • 2222-未來選擇地
  • 日期:2023年1月6日 - 4月5日
  • 時間:10a.m. - 18p.m.
  • 地點:華山1914文化創意產業園區 西4、西5館
  • 共同主辦: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綠屋
  • 策展單位:為美學有限公司
  • 捐贈單位:李奧納多迪卡皮歐基金會
  • 名人倡議:Celebrity Icons

售票資訊詳洽活動官網:https://www.2222future.com



關於 2222
關於2222

2222不僅是一個天使數字,4個重複的2也隱含多重選擇的二元性,像是「未來」與「現在」;選擇「行動」或是「無作為」。

「為了更好的現在,你是否曾想要改變過去?」

某個宇宙,某個地球,某個2222年,一個高度文明發展,但動植物幾乎消逝的世界。人們運用科技裝置,穿越蟲洞看見多元宇宙。每一個孩童都有機會認識不同世界的樣貌,當有了比較,人們開始思考身處的世界是否有機會,不一樣?

「只要誠心想做一件事,整個宇宙都會幫忙達成。」人們遇見孕育時間的大樹,找到穿越時空方法,一群被選中的人決定從2222年回到過去,用行動,改變命運!

行銷合作

TNL行銷是關鍵評論網集團行銷團隊的核心部門。聚焦於集團各品牌的獨特價值,希望以品牌力量聚集內容的愛好者,一同參與社群與實體活動,進而達到品牌的口碑效應。TNL行銷同時也是集團的聚合中心,與其他優質媒體、品牌一同合作,提供最新、有趣的資訊於市場,達到品牌與讀者雙贏的效應。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