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ademy Award for Best Picture

頂上對決|1995年的奧斯卡最佳影片獎,究竟該頒給《阿甘正傳》還是《黑色追緝令》?

23 Jul, 2022
頂上對決|1995年的奧斯卡最佳影片獎,究竟該頒給《阿甘正傳》還是《黑色追緝令》? Photo Credit:《阿甘正傳》,來源:IMDb

奧斯卡不是判定一部電影是否優劣的唯一標準,但它確實是好萊塢從業人員心目中的最高榮耀之一,這讓許多人對此必須斤斤計較,也讓《阿甘正傳》與《黑色追緝令》的頂上對決,在未來的日裡持續下去……

文字:龍貓大王通信

留著山羊鬍的勞勃狄尼洛(Robert De Niro)與艾爾帕西諾(Al Pacino)走上舞台,他們不是來宣傳這一年即將上映的《烈火悍將》(Heat),這兩位好萊塢男神來此宣佈,1995年第67屆奧斯卡最佳影片獎究竟獎落誰家。

帕西諾小心翼翼地拆開信封,說出了裡面的答案,但是這麼多年來,仍然有很多人對這個答案不甚滿意——為什麼是《阿甘正傳》(Forrest Gump)獲得年度最佳電影?而非讓昆汀塔倫提諾(Quentin Tarantino)一炮而紅的《黑色追緝令》(Pulp Fiction)?

史蒂芬史匹柏(Steven Spielberg)這個晚上很開心,這種興奮之情甚至似乎從去年一直延續到現在:一年前的1994年奧斯卡頒獎典禮上,他執導的《辛德勒的名單》(Schindler's List)獲得了最佳導演、最佳電影等7項大獎。

而今年,由他監製的《阿甘正傳》,入圍數更超越了《辛德勒的名單》。而當他上台頒發年度最佳導演獎時,任何人都能感受到史匹柏的欣喜之情——當他拆開信封時,第一句話這樣說:「亞歷斯,你爸拿到奧斯卡了!」

亞歷山大辛密克斯是《阿甘正傳》導演勞勃辛密克斯(Robert Zemeckis)的兒子,他也在這部電影裡演了一位在校車上的學生。對史匹柏而言,他不只為亞歷斯感到開心,更可以說他是以身為「勞勃辛密克斯父親」的立場為榮。

史匹柏確實對辛密克斯有再造之恩,初期事業非常不順的辛密克斯,執導了一部山寨版的《法櫃奇兵》電影——《綠寶石》(Romancing the Stone)。這部電影拯救了辛密克斯在好萊塢的壞名聲,也讓觀眾記住了這個年輕導演的名字。

但是,《綠寶石》不是單純的山寨史匹柏電影,辛密克斯與史匹柏事實上氣味相投,他們都喜歡熱鬧動作喜劇、其中還要帶點恐怖氣氛、數位特效幾乎天衣無縫、而結尾總是讓主角在隆重的銅管配樂下奔向夕陽(也許還要抱著女主角)。

辛密克斯執導的《回到未來》(Back to the Future)、《捉神弄鬼》(Death Becomes Her)等早期作品,要騙人這些作品其實都是史匹柏執導的,似乎也說得過去。想當然,辛密克斯在好萊塢成為了「史匹柏族」(Spielbergian)的一員,而好萊塢天皇史匹柏當然要與自己的私淑弟子,合作一部能夠100%彰顯史匹柏精神的電影——於是,《阿甘正傳》就此誕生。

說真的,至今很多人也許會誤認為這是一部史匹柏電影。這部電影充滿著濃厚的懷舊之情,一口氣介紹了美國50年代至90年代的社會變遷史,戰爭、創傷後症候群與性解放等等議題,衝擊著一名性格溫柔、但有點遲緩的好人阿甘。

許多歷史時刻,在這部電影裡以逗趣、嘲諷或悵然的角度呈現,沒有任何嚴厲的批判、也沒有任何強硬的立場,連描繪那些美國近代最黑暗的時刻時,《阿甘正傳》也只用隱喻或暗示的方式輕輕帶過。

不需要奧斯卡,《阿甘正傳》就已經獲得最大的勝利:這部電影當年全球票房高達6.7億美金,是僅次於《星際大戰》(Star Wars)、《侏羅紀公園》(Jurassic Park)、《E.T.外星人》E.T. the Extra-Terrestrial)、與《獅子王》(The Lion King)的影史最賣座電影——看看前幾名裡有幾部史匹柏電影?

而1995年奧斯卡典禮更像是在為《阿甘正傳》錦上添花,最佳電影配樂沒得獎?沒關係;最佳音效沒得獎?沒關係;這屆奧斯卡也只有23個獎項,入圍13項超過一半獎項數量的《阿甘正傳》,分些小獎給其他人是很正常的。

在《阿甘正傳》不可能入圍的少數獎項「最佳原創劇本」(因為《阿甘正傳》是小說改編電影),獲得此獎的是1995年的好萊塢風雲兒昆汀塔倫提諾,連他的獲獎致詞裡,都可以聽出當年《阿甘正傳》強壓全場的氣勢——他並不覺得今晚《黑色追緝令》與自己,有辦法拿下年度最佳電影與最佳導演的殊榮:

「我想這座獎大概是我今晚唯一會獲得的獎......」昆汀自嘲地笑著:「所以我覺得......也許我現在應該先感謝《黑色追緝令》的一大堆工作同仁,現在就先感謝他們,把我想到的人都先說出來。」

事實真的如此,當史匹柏在台上忘情地恭喜無血緣兒子的兒子時,昆汀的臉上仍然掛著他有點嘲諷氣味的招牌微笑,他在最佳導演之爭敗給了辛密克斯,而且他毫不意外。而在帕西諾念出今年最佳電影的得主時,攝影機甚至沒有順帶拍一下昆汀的表情,而本來有機會上台的《黑色追緝令》監製勞倫斯班德 (Lawrence Bender),只是同樣露出了無奈的笑容。

誰能扳倒史匹柏?內容有吸毒、爆頭、不可思議的長篇台詞、還有一根插進咪咪大針筒的《黑色追緝令》,方方面面都是《阿甘正傳》的反面作品。山繆傑克森(Samuel Jackson)忙不更迭地連發MDFK、布魯斯威利(Bruce Willis)差一點點就要後庭開花、而約翰屈伏塔(John Travolta)也在他的馬桶時光中被打擾。

簡單來說,這不是你會闔家觀賞、小學也不會集體包場觀賞的優良電影。

小報《每日郵報》那年在報導《黑色追緝令》時,批評昆汀到底是否有意把故事說清楚?還批評他請來動作明星威利演出,結果卻是大配角,明顯就是在沽名釣譽。

事實不是如此,就在1995年奧斯卡頒獎典禮的10個月前,第47屆坎城影展將最高榮耀金棕櫚獎,頒給了不甚雅觀的《黑色追緝令》。很少年輕導演能獲選此等影史榮耀,更不用提,那年的坎城評審團主席與副主席,是德高望重的美國牛仔克林伊斯威特(Clinton Eastwood)、與雍容華貴的法國電影女王凱薩琳丹妮芙(Catherine Deneuve)。

丹妮芙的反叛性格,在她人生走來始終如一;但是一向是死硬保守派的伊斯威特,竟然也支持離經叛道的《黑色追緝令》?這讓這部電影因此名聲大噪——它甚至擊敗了波蘭電影大師奇士勞斯基(Krzysztof Kieślowski)的大作《紅色情深》(Trois Couleurs: Rouge)。

會場內的群眾激憤,有位女性尖叫著:「奇士勞斯基!奇士勞斯基!《黑色追緝令》去死!」而昆汀上台領獎時,給了遠遠的她一根長長的手指,他在台上表示:「當評審團在決定獎項得主時,我沒有預期會贏得任何獎座,因為我並不是在製作那種會讓觀眾齊聚一心的電影,我執導的電影會讓觀眾各有己見。」

不,全世界對《黑色追緝令》的反應並沒有太過分歧:這部僅以超廉價的850萬美金成本拍成的小電影,最終全球票房卻高達2.1億美金,同時拯救了約翰屈伏塔、鄔瑪舒曼(Uma Thurman)與布魯斯威利的星運,而昆汀本人更成為了世界影壇的明星,直到如今,他還是被公認為影壇當今最有想像力的鬼才導演之一。

1994年,《阿甘正傳》與《黑色追緝令》先後上映,一部是篤定觀眾熱愛、會在奧斯卡大有斬獲、還有好萊塢大神加持、且成本5500萬美金的主流電影公司強檔大片;一部是首映時有觀眾憤而離場、菸酒毒色蕃茄醬與髒話充斥每個鏡頭、對話台詞長到不可思議、新手導演的獨立製片電影(還有奪得一座金棕櫚獎)。

《黑色追緝令》的上映戲院數最多僅有《阿甘正傳》的6成,而兩者的行銷預算更是相差天南地北——當年,《阿甘正傳》分送首波上映入場觀眾每人一盒巧克力;還有寫著名台詞的宣傳車在舊金山大街小巷巡迴,極力討好它幅員廣大的客群(從10多歲青少年至75歲年長觀眾)。

但是,真正吸引到死忠支持者的卻是《黑色追緝令》。固然,不是所有觀眾都喜歡看到MDFK與屈伏塔滿身都是蕃茄醬,但是,對於不排斥蕃茄醬的種口味觀眾而言,《黑色追緝令》宛如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阿甘正傳》看起來精美無暇,甚至有點太過完美了。在一個由智能障礙角色主演的電影裡,它還要告訴觀眾:「會做笨事的才是笨蛋。」這句話一點都沒錯,但有點像是為無法變聰明的阿甘圓場,有種世人皆醉我獨醒的阿Q自嘲感。

可是,《黑色追緝令》不一樣。

觀眾可能不會喜愛這部電影裡的任何一個角色,他們不會媚俗、不會試圖討好觀眾、他們就是爛、會不小心把別人爆頭然後責怪彼此滿車都是血怎麼辦。昆汀的電影裡真正的正派,並不是做好事的萬世善人,而是那些最誠實的人,他們會做錯事,甚至殺人放火,但他們同樣不能忍受任何謊言,甚至以自己的性命賭上揭穿謊言的危險。

而主流電影卻正好是天下間最會編織謊言的能手:身為社會底層的阿甘,卻幾乎是全世界最幸運的人,他無欲無求,卻默默地擁有了財富、事業與自由......還有很多奧斯卡小金人。

那晚的奧斯卡典禮,正式引爆了1994年《阿甘正傳》與《黑色追緝令》上映數月以來的粉絲論爭。從另一個角度,這是好萊塢主流大戰獨立製片小蝦米;這是傳統正道價值觀對決劍走偏鋒的邪道;這是創立好萊塢商業電影公式的大神對上錄影帶店員出身、毫無科班背景的新手導演。

無論從哪一個角度,這場比拼看起來都甚至跟電影本身一樣精彩。這兩部電影截然不同,甚至是每顆螺絲釘都不一樣,但他們都是1994至1995年最熱門的美國電影——別算上《刺激1995》(The Shawshank Redemption),那時它還不受待見。

《阿甘正傳》與《黑色追緝令》同樣都是導演的野心之作,勞勃辛密克斯的《回到未來》與《威探闖通關》(Who Framed Roger Rabbit)都很傑出,但是《阿甘正傳》的拍攝更困難而且棘手。

看看那些透過數位特效將湯姆漢克斯插進真實歷史新聞片段的效果,直至今日看起來依舊非常震撼——阿甘急著告訴偉大的甘迺迪總統他想要撇尿,這個片段真實地彷彿甘迺迪總統是真的遇上這種尷尬時刻。但是除了這些逗趣時刻,《阿甘正傳》也點到水門案與越戰這些政府尷尬時刻,這種勇氣實屬不易。

《霸道橫行》(Reservoir Dogs)是昆汀的長片處女作,但昆汀到了《黑色追緝令》才算是真正成熟。你可以看到他將前者的許多橋段,在這部電影裡修整得更圓滑、更荒謬與更有戲劇效果。那些刻意絮絮叨叨的台詞也營造出更好的戲劇效果,同時更加精簡扼要,讓每句長台詞都很難找到挑剔之處。當然,《黑色追緝令》有更多支線劇情同時發生,它們增加了這部電影的複雜度,同時也在劇情交錯時製造更大的驚嚇/驚喜。

而主演《阿甘正傳》的湯姆漢克斯,最近在紐約時報發表了對這場27年前奧斯卡之戰的感想:他仍然堅定支持《阿甘正傳》獲獎。

「《阿甘正傳》得獎的問題,就是因為它的成本是一大筆錢,如果我們單純只是拿了這麼多錢製作一部成功的電影,那勞勃辛密克斯與我就是天才,但是因為我們拍了一部超級、超級成功的電影,所以我們就變成邪惡的天才。這是很糟糕的問題嗎?當然不是,但在《影史最偉大的電影》這種書裡,你就會找不到《阿甘正傳》,喔,因為這只是部悶騷的懷舊電影。」

「每年都會有文章這樣寫:『那部應該奪得奧斯卡最佳影片獎的作品』,然後這種文章都會提到《黑色追緝令》。當然,《黑色追緝令》是毫無疑問的傑作。但是你看看,我不懂,在《阿甘正傳》裡確實有著無法否認的人性感動元素。」

「當飾演丹上尉的蓋瑞辛尼斯,與他的亞裔妻子,在我與珍妮大婚之日來拜訪時......我看著他,我叫他『丹上尉』,我現在想到這一刻可能還是會熱淚盈眶。阿甘與丹互稱『丹上尉』與『神奇腿』,他們了解彼此經歷過什麼、體會彼此曾經歷的痛苦與悲劇、而他們都倖存下來了......他們之間真的有些該死的無形連結。」

「誰應該獲得奧斯卡最佳影片獎?」這個問題永遠不會消失——《真寵》(The Favourite)或《羅馬》(Roma)真的不如《幸福綠皮書》(Green Book)嗎?《搶救雷恩大兵》(Saving Private Ryan)真的比《莎翁情史》(Shakespeare in Love)還差嗎?《冰血暴》(Fargo)又為何輸給了《英倫情人》(The English Patient)呢?

奧斯卡不是判定一部電影是否優劣的唯一標準,但它確實是好萊塢從業人員心目中的最高榮耀之一,這讓許多人對此必須斤斤計較,也讓《阿甘正傳》與《黑色追緝令》的頂上對決,在未來的日裡裡持續下去……

本文經電影神搜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電影神搜

累積了眾多探員的支持能量,在電影內容這塊豐富迷人卻又充滿挑戰的環境下繼續往前破關!提供最新電影情報、新聞、影評、影片等,期望影迷們都能在這個網站找到你想瞭解的電影資訊。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