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lero

他拿著書局買的觀光地圖,騎機車到處尋找適合表演的場地:周書毅與「波麗露在高雄」

Art
23 Jun, 2022
他拿著書局買的觀光地圖,騎機車到處尋找適合表演的場地:周書毅與「波麗露在高雄」 Photo Credit:周書毅 提供

2021年,「波麗露在高雄」的計畫正式啟動,身為編舞與計畫發起人,周書毅開始騎著機車,拿著一份書局買的觀光地圖,開始騎遍整個大高雄,去尋找適合讓這齣舞作演出的場域。

在跳舞的當下活著,在活著的當下跳舞——衛武營駐地藝術家 周書毅

2022年4月開始,我像個Groupie(追星族)似的,開始了一段旅程,追的不是搖滾樂團或是明星,而是跟著一齣舞作走。我跟著走遍高雄各個地區,從海線的彌陀,到山區的六龜,甚至到高屏溪旁的大樹,跑遍了高雄14個區域,這個計畫總共演出28場次,舞作的名稱叫做 「波麗露在高雄」

這個戶外演出的作品,所有的設備只有一對喇叭,以及一座工業用電風扇,不搭台、不架燈的極簡方式呈現。表定時間一到,舞者從場域四周翩然起舞,像是風的流動進入場內,在〈布蘭詩歌〉的〈哦,命運〉樂章音樂聲下,大量的尖叫、哭鬧、伴隨著瘋狂、驚恐等各種情緒充滿整個空間場域。

舞作的主題曲〈波麗露〉(Bolero)的旋律響起,小鼓聲重複著敲打,下半段的舞作展開,每一個環節都有情節,每個舞姿都有優美的畫面,短短半小時的舞作,每個舞步都像是葉子從樹梢飄落,旋轉之後稍縱即逝的姿態,令人目不轉睛,深怕錯過任何一個細節。

我一場接一場看著,在每一場表演中連結著自己生命經驗及情感連結,在高雄每個不同的歷史場域裡觀看,每一場都留下深刻的旅行記憶。

image4
Photo Credit:下港女子
波麗露舞者在高雄市立美術館

在高雄旅行中發想的舞蹈作品

2006年,編舞家周書毅在前往高雄的火車中,在隨機播放的歌曲中,正好輪播到印象樂派時期作曲家拉威爾的樂曲〈波麗露〉,這首在1928年首次演出的作品,在三拍子節奏的基礎下,打著相同節奏的小鼓,主旋律不斷重複、不斷堆疊,直至樂曲終了。或許是樂曲的節奏與火車行進的感覺切合,當時周書毅被這首曲子深深打動,決定要把這份感動發展成舞蹈作品。

2009年,周書毅帶著編好的「1875 拉威爾與波麗露」,到英國沙徳勒之井劇院舉辦的舞蹈比賽,並得到了大獎。而回到台灣的他,便在2010年由板橋車站出發,在全台展開了「旅行舞蹈計畫」,不搭臺、不架燈、因地制宜的隨性方式,在各城市的公共空間表演。

跟著舞蹈去旅行——波麗露第一次在高雄

2011年周書毅帶著這齣舞蹈作品來到了高雄,舞者們搭著火車巡迴,來到衛武營以及美麗島捷運站,當時衛武營藝術文化還沒開始蓋,還沒有雄偉的場館,他們在榕樹和路燈底下跳舞。那時美麗島捷運站剛蓋好第3年,「我是被美麗島捷運站光之穹頂的美麗所吸引來的,想要在這裡跳舞,但這是舞蹈旅行演出中,觀眾最少的一場(笑)。」周書毅回憶起第一次在高雄的演出。

當時巡迴的回顧影片上寫道:「這是第一次、是個開始,我們會繼續這樣走下去,繼續帶著舞蹈旅行去……」而經過10年後的現在,周書毅回來了,並帶著這齣舞作巡迴全高雄。

image5
Photo Credit: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 攝影/羅仕儒

衛武營的首位駐地藝術家

2020年初因為疫情爆發,原先在國外巡迴的周書毅,取消了所有的工作回到台灣,因緣際會成了衛武營首位駐地藝術家。不同於其他館舍的駐館藝術家,衛武營總監簡文彬希望「駐地」藝術家能深入在地,創造藝術與生活的連結。於是周書毅不只在衛武營的館舍內,與不同形式的表演藝術碰撞,他也期待能到各地辦工作坊,希望能讓表演藝術走出場館,讓現代舞演出能讓更多人知道並看見。

而在2021年,「波麗露在高雄」的計畫正式啟動,身為編舞與計畫發起人,周書毅本來想要跑完大高雄共38區,但礙於資源、人力與時間,最後選擇了14區,總共跳28場舞。他開始騎著機車,拿著一份書局買的觀光地圖,開始騎遍整個大高雄,去尋找適合讓這齣舞作演出的場域。

周書毅在選擇場地時,決定要以新舊場域的交替作為主軸,例如保有過去記憶的文化資產,以及對他而言帶來希望的圖書館,就這樣穿插著成為表演場地,讓舞者用身體去認識這個地區,並感受這裡的文化脈絡。

從2021年的9月舞者開始排練,到2022年4月高雄火車站下沉廣場的演出,直到6月回到衛武營,整整兩個月,每週六日不間斷地把波麗露帶給民眾。高雄的波麗露由兩批舞者合力完成,一是全國徵選來的獨立舞者、另一群則是左營高中舞蹈班高中三年級的學生,在地徵選舞者被稱為「大波麗露」,而左營高中高三生則是「小波麗露」。

DSCF1296
Photo Credit:下港女子

歷史場域和表演藝術的交織

這一天,波麗露來到高雄鹽埕,第一場在大家熟悉的駁二藝術特區,這個高雄港區藝術文化交匯的地點,吸引了遊客的注目,大家站著又或是席地而坐,在港邊的裝置藝術以及指標建築——大港橋旁觀看這齣舞作。

而第二場是高雄市歷史博物館,因為不在觀光熱點,一直到演出前,現場都還不見觀眾的蹤影,直到演出十分鐘前,一批批高雄人騎著摩托車現身,不一會就把表演的廣場團團圍住。(很有高雄人的風格)

高雄歷史博物館前身為高雄市役所,日本人治理高雄時於1939年建造完成,戰後被國民政府沿用為高雄市政府,而後市政府於1992年搬遷後成為博物館,是台灣第一座由地方政府經營的歷史博物館。

舞作中有一橋段,所有舞者手拉著手前進,突然集體尖叫後倒下,起身後驚恐並無所適從,最後止不住哭泣,接著發狂式的大笑及狂吼。表演現場這般極端的情緒與強大的能量,讓我聯想到,在1945年,軍隊在壽山上的要塞司令前往此處進行鎮壓,那是二二八事件中,高雄死傷慘烈的「三六屠殺」。

image1
Photo Credit: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 攝影/ 陳長志
高雄市歷史博物館前

往山裡海線走 到不同地方跳舞給你看

當周書毅與波麗露走到了高雄六龜,一個絕美的山城。原先預定表演的場地,是日治時代建造的「池田屋」,原為旅館建築,後來改建為六龜客運總站,近年才剛修復完成。

不過演出在即,忽然暴雨襲來,只好臨時改到雨備「洪稇源商號」表演,這裡是當地傳承四代的老屋,也是當時六龜的首富宅邸。

因為場地的更替,表演也呈現了截然不同的畫面,舞者沿著迴廊跳舞,頻繁穿梭在老屋內外,將肢體的延展和老宅的空間產生了連結,是所有演出中極為特別的一場。

「雨季期間都要為每個場地準備不同版本編排,有時一週有兩個場地,就要編排四個不同的版本,以對抗說來就來的降雨。」周書毅在面對變化極大的表演場地時,也有自己的一套策略。

image7
Photo Credit: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 攝影/ 陳長志
洪稇源商號  

波麗露巡迴一路前往海線,來到了養殖業的重鎮彌陀,其中一場在1857年建立的彌壽宮前廣場演出,原本是會因為天氣太熱,而擔心沒有人來觀看的場次,不過下午三點半的演出,三點出頭就湧入鄉親前來觀看,許多家長牽著小孩前來。原來這樣的現代舞表演,在地方是一件大事,連學校和家長的通訊中,都直接公告演出訊息了。

我在人群中依稀聽到鄉親們的耳語:「原來他的孫女長這麼大了喔!」、「這麼熱在廣場上跳舞好辛苦,手摸到地板不知道會不會燙到。」原來其中一名舞者蔓婷的老家就在彌陀,而台下的觀眾正巧是認識他們家長輩的鄉親。

image8
Photo Credit:郭志暉
演出舞者蔓葶

表演結束,周書毅一一讓舞者自我介紹(但他總是忘記介紹自己,讓很多人都以為他是主持人),輪到蔓婷時,她興奮地跟大家介紹:「這是我爸爸的老家,我的家人們今天都有來!」台下一片歡呼,瞬間感受到彌陀鄉親的滿滿的熱情。

周書毅在編舞時,總希望讓和當地有關連的舞者,能演出舞作中的角色。從聲嘶力竭的吶喊者、不受霸凌干擾的獨舞者,到戴著安全帽難以融入群體孤立的人,讓因為這位舞者特別來觀看的人,能直接給予回饋,並在結束後好好介紹自己來自哪裡,還有與在地的連結。

image6
Photo Credit: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 攝影/ 陳長志
 彌壽宮前廣場

最終場回到衛武營 兩團舞者激盪的火花

《波麗露在高雄》走出衛武營,到各地跳舞給各地的民眾觀看,這個計畫的最終日在6月26日,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榕樹廣場演出,而之前分開接力的兩批舞者,也會在這一天回到衛武營共同演出。

對於數字觀察十分敏銳的周書毅說:「1875年拉威爾的出生,與1928年創作樂曲〈波麗露〉首演的年代,與這次表演的文化資產建立年代,幾乎是重疊的。而現代場域之一的高美館,在巡迴時正值28週年,這次巡迴的場次也剛好是28場。」書毅接著說:「每個人出生都帶著自己的數字,而後會遇見不同的人事物,他們又帶著不同的數字,和這個世界產生連結,然後這些數字就對你產生了意義。』

無論你是專程來高雄看這齣舞蹈表演,或單純只是路過的遊客,被吸引駐足,我們相遇的那一瞬間,被這場轉眼即逝的演出感動,於是,此刻我們就產生連結,在同一個當下,同一個城市中,遇見周書毅的波麗露帶給我們的美好。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林君玶
核稿編輯:楊士範


黃祺瑋

《港都認識王》導覽品牌創辦人,規劃導覽行程及串連高雄各地的旅行提案。工作經歷橫跨NGO組織與旅行業,曾是帶領遊客出境的領隊導遊,最後扎根在高雄,長期關注地方創生及環境永續議題;喜歡在在城市散步閒晃,出沒在在咖啡店、小酒館以及快炒店。

更多此作者文章

從古至今都將頭髮視為美之象徵的國度:日本百年品牌KOIZUMI告訴你如何養護秀髮

21 Jun, 2022
從古至今都將頭髮視為美之象徵的國度:日本百年品牌KOIZUMI告訴你如何養護秀髮 photo credit:可易家電

可易家電即將引進將造型、梳理、潤澤、按摩等各項功能集於一身的好梳──日本知名百年美髮品牌KOIZUMI天然鬃毛負離子美髮舒吧梳,為臺灣愛美的消費者帶來SPA級的極致享受!

日本人非常重視個人外在形象,尤其願意花許多心力在頭髮保養及造型整理上,也覺得打理好自己的外觀是件療癒生活也療癒自己的事,真正將「美」這件事日常化。

因此,在日本已擁有近300年品牌歷史,且連續10年成為日本市佔前三大美髮品牌的KOIZUMI,將消費者追求的理想具體化,積極推廣各式滿足消費者的美材產品,不僅訴求產品價值,也提供新生活型態的觀念,以溫柔、療癒貫徹品牌核心價值。

此次的KOIZUMI新品──天然鬃毛負離子美髮舒吧梳是業界最強唯一有9合1功能的美髮梳,推出時風靡全日本,截至目前在全球銷售超過150萬支。這次終於要引進臺灣上市,正式席捲全台!

03
photo credit:可易家電
對比圖-柔順度+200_
photo credit:可易家電
梳子的重要性體現在解決髮絲問題

KOIZUMI舒吧梳擁有每分鐘4,500次音波振動及雙重負離子補水功能,在每一次梳髮的過程中,輕易梳開髮結及潤澤髮絲,大大減少髮結造成的斷髮問題,並同時達到髮絲的保養效果。

04
photo credit:可易家電
梳子不再只是用來梳頭

現代人一身的文明病,其實都是壓力所致。KOIZUMI還特別與日本知名毛髮診斷師本山典子合作推出「七步按摩法」,藉由KOIZUMI舒吧梳及獨家按摩法,在梳髮過程中釋出強力磁氣來按摩頭皮、舒緩疲勞並放鬆緊繃感,讓梳頭也能成為一種舒壓的管道。

05
photo credit:可易家電
每根髮絲都梳到才是對的梳頭方式

KOIZUMI舒吧梳以獨家首創技術,由天然豚鬃毛結合金屬鋼針設計成W型的梳齒,使每次梳髮都能觸碰到頭皮,從髮根至髮尾,讓頭皮至髮絲每一處都能被照顧到,保持水潤、提升亮澤度。

02
photo credit:可易家電
小小的梳子其實蘊含著日本匠心工藝

KOIZUMI舒吧梳的梳齒以金屬鋼針與天然鬃毛相互交錯設計、搭配菱形格紋的氣墊,加上流沙珠光感的梳身及金屬流線型的描框,使典雅韻味油然而生。在獨具匠心的設計背後,一支便於隨身攜帶、又能展現時尚美感及多種功能的好梳,正是其風靡全日本的重要原因。

「日本KOIZUMI天然鬃毛負離子美髮舒吧梳」結合梳理、造型、按摩舒壓的功能,給每位使用者帶來SPA級的極致享受,這也是舒吧梳名稱由來。除此之外,還有抑制靜電及便攜式USB充電的設計,不論功能還是外形都讓人感受到滿滿的用心及貼心。

KOIZUMI舒吧梳超早鳥優惠這裡看

點此認識更多可易家電代理的產品。 

01
photo credit:可易家電

本文章內容由「可易家電」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