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ide to Hells

《地獄地圖》:從路西法、梅菲斯特到蒼蠅王,惡魔的長相到底是誰決定的?

Art
07 Jun, 2022
《地獄地圖》:從路西法、梅菲斯特到蒼蠅王,惡魔的長相到底是誰決定的? Photo Credit:創意市集提供

早從史前時代開始,人類就相信惡魔的存在,還把惡魔擬人化。如此哲學的問題,打從一開始就一直都在——該如何解釋這世界上同時有善與惡的存在呢?為何全能、慈善的神會讓惡魔存在呢?

文字:愛德華.布魯克希欽

路西法(Lucifer,源自拉丁文,意指「帶著光」)、撒旦(希伯來文中「對手」的意思)、摩洛(Moloch)、别西卜(Beelzebub,意指「蒼蠅王」)、黑暗王子(the Prince of Darkness)、梅菲斯特(Mephistopheles)、反基督者(the Antichrist)、謊言之父(the Father of Lies)——惡魔(希臘文diabolos,指「毀謗者」)如此享受地擁有多個不同名字,少有能與之匹敵者。

不過,英國或許算是有個特例,這位既是作家又是密探的丹尼爾笛福(Daniel Defoe),出生時的名字其實是丹尼爾福(Daniel Foe),他可是擁有最多不同筆名的作者,約計有198個不同的名字。

笛福的父親反對長老會,他自己則是對惡魔十分著迷,1726年還出了本著作《魔鬼的政治史》(The Political History of the Devil)。書中,笛福不諱言表示自己相信撒旦真實存在,也深信撒旦積極操控包含十字軍東征在內的各起歷史事件,並認為撒旦與歐洲天主教的官方有密切往來關係。當然,羅馬天主教會立即禁了這本書。

p_93_出自《魔鬼的政治史》
Photo Credit:創意市集提供
「我看見他的偶蹄和圓圓大眼!」五幅插圖出自《魔鬼的政治史》。

早從史前時代開始,人類就相信惡魔的存在,還把惡魔擬人化。如此哲學的問題,打從一開始就一直都在——該如何解釋這世界上同時有善與惡的存在呢?為何全能、慈善的神會讓惡魔存在呢?

綜觀全世界多種不同的信仰,給出的解答基本上都是一樣的—善與惡兩方相對立的力量一定會並存,且將持續不斷戰鬥;又或者在講述故事時,都會這樣說:有支持者,就也要有對抗的角色,接著惡魔就登場了。

中世紀時期,猶太教徒、穆斯林、基督徒都相信惡魔存在,其野獸般的形象各有所不同。西歐的手抄本藝術家,深受到伊甸園裡那一條蛇的故事影響,因此把惡魔畫成了像蛇一樣捲曲的形象。不過,這幻想出來的形象混雜了人類和野獸的特質,且可追溯到更早之前的宗教影響。

古埃及人物的影響甚大,像是埃及神話裡邪惡之神阿佩普(Apep,或稱為阿波菲斯)便是一例;阿佩普是光的對立、也代表混亂,每當太陽神拉(Ra)的駁船在夜間航行時,都會定期遭受阿佩普的攻擊。中王國時期的藝術創作裡,阿佩普都是被繪製成蛇的模樣,且總是會與讓人懼怕的自然現象有所關聯,地震、大雷雨等皆是。古巴比倫人則是幫其人形惡魔莉莉斯(lilitu)裝上了翅膀,這惡魔會在深夜裡為害人類,誘惑男人、謀害孕婦和孩童。

隨著基督教在羅馬世界佔有一席之地後,信徒被要求杜絕以前的異教天神,並視之為邪靈。其中,最廣為人知的是希臘神話裡掌管野地的「潘」(Pan,相對於羅馬文化裡的「法烏努斯」),其有著令人感到相當熟悉的特徵:半羊半人,羊角、偶蹄,具有罪惡的肉體慾望。

截圖_2022-05-31_下午6_07_49
Photo Credit:創意市集提供
此圖出自1382年出版的《撒旦聖經》,內容描述路西法和地獄使者對耶穌提出控訴,指控神的兒子擅自闖入地獄、造成損壞,隨後回到地獄得意地揮動著傳票。

不同的宗教信仰,對惡魔也有不同的擬人化特徵。舉例來說,撒旦在猶太教裡,並非是個特別重要的角色,但希伯來文聖經有時也會出現惡魔特質的描述,其中最出名的一段是落在《約伯記》裡,當「敵人」或是「誘惑者」問約伯,要是神讓他和家人離異,還摧毀掉他的資產,那他是否還會繼續稱頌神,這是神認為合理的試探。在這則故事裡,神是強大的角色,但敵人能夠挑起如此行動,也顯示了即使不是對手,其能力也並非微不足道。

在《創世紀》裡,誘惑夏娃的那隻蛇常會與撒旦畫上等號,不過有許多神學家認為《創世紀》應比惡魔觀念還要早出現才是。福音書裡的惡魔在沙漠裡誘惑耶穌四十個晝夜,這段描述出現在《馬太福音》、《馬可福音》、《路加福音》,但卻都沒有交代這隻蛇的來歷,也沒有詳加描述其外貌。

《彼得前書》曾示警過:「務要謹慎,要警醒。因為你們的仇敵魔鬼,如同咆哮的獅子,走來走去,尋找可吞吃的人。」到了《啟示錄》的時候,撒旦就搖身一變成為世界毀滅等級的妖怪,一心要摧毀神與天堂。

神的這位故敵,也就是邪靈王子,擁有多個名字,路西法只是其中一個,不過大家可能會問:哪一個路西法?

p_99_出自《耶拿手抄本》
Photo Credit:創意市集提供

因為有許多人物和物品都被標上「路西法」的拉丁原文,即「帶著光」的意思。最一開始的時候,路西法是用來指金星,一顆明亮的晨星。382年,依據教宗達瑪穌(Pope Damasus)的要求,耶柔米(St Jerome)翻譯了拉丁文聖經武加大譯本(Vulgate Bible)。

耶柔米在《約伯記》11章17節裡,用「路西法」指早晨的亮光,也用在同卷書中表示星系,並在《詩篇》中用以表示晨光。在《以賽亞書》中,可見到「路西法」是用來比喻巴比倫王從天上墜落,卻還是比同伴閃耀;《德訓篇》裡則是用來比喻敖尼雅(Onias)的兒子大司祭息孟(Simon)崇善美德的光彩;在《啟示錄》中,則是用來比擬天上的榮耀。

此外,即便是在形容耶穌基督是屬靈帶領的明燈時,也是用「路西法」一詞,即《彼得後書》與《啟示錄》。另也使用於復活節聖週六當天,傳統會唱的《逾越誦》(Exultet)長篇內容之中。

歐洲基督教對惡魔的觀點後期發展之中,《以賽亞書》中的隱喻描述確實發揮了關鍵作用,因為5世紀的作家開始把聖經武加大譯本裡《以賽亞書》的「路西法」,與《啟示錄》裡的叛逆大天使結合一起;而《舊約》裡的敵人與《啟示錄》的邪惡野獸結為邪惡力量,並與這位叛逆天使是一起從天上被打入地坑。

到了中世紀時期,有關惡魔的藝術創作才開始附加上邪惡的形象,不過有資料指出這種形象並不是一直都很受到歡迎。舉個例子來說,義大利拉芬納省的新聖亞坡理納聖殿(Basilica Sant’Apollinare Nuovo)裡,有個6世紀關於最後審判的鑲嵌馬賽克精美之作,據傳是描繪撒旦的創作之中,年代最久遠的作品,且作品裡的撒旦一身輕飄優雅的藍袍,一點也不比一旁的耶穌和神的天使遜色。

p_96
Photo Credit:創意市集提供
義大利拉芬納省的新聖亞坡理納聖殿內的馬賽克之作。一般認為圖中站在耶穌旁邊的藍衣天使正是惡魔,且此幅作品是基督教藝術主題中,與惡魔有關的作品中,年代最久遠的一幅。

後來的藝術家,像是耶羅尼米斯波希、阿布雷希特杜勒(Albrecht Dürer)、亨德里克戈爾齊烏斯(Hendrick Goltzius)等人,希望完整展現出撒旦巨大又醜陋的一面,但卻發現聖經沒有相關的細節描述。因此,這幾位藝術家便混雜其他舊傳統觀念和自己的想像,讓撒旦有了野地之神潘的偶蹄、東方異教神明的頭角、近東神明與惡魔又似蝙蝠又似蛇的各樣特徵、以及許多會讓人心裡忐忑不安的的圖案。

喬托(Giotto)和安吉利科(Fra Angelico)等藝術家受但丁影響,常在其最後審判的畫作之中,把惡魔繪製成地獄裡一隻極為飢餓的巨怪,開心啃食叛徒的靈魂。其實,就中世紀文學對路西法闡釋的影響而言,影響最大者當屬14世紀的《神曲.地獄篇》,一隻有三張臉的黝黑生物潛伏在地獄的最深處。「每張嘴裡的牙齒,都在嘎吱不停地咬嚼/罪人……/他們三個就此磨難。」撒旦的外貌「有大大的翅膀……/跟蝙蝠一樣無毛。」

隨著惡魔的外貌逐漸發展成形,也漸漸地開始出現在大眾的日常生活裡,成為製造混亂的滋事分子,也是作家笛福相當懼怕的一個角色。

由於當時歐洲深陷黑死病、飢荒與戰爭之苦,大家都親眼看到惡魔折磨活人靈魂的邪惡影響力,這時惡魔不再只是個得小心應對的騙子,而是個無可救藥的墮落天使。恐慌獵巫的主要恐懼也是惡魔,人們認為——女人因為較為軟弱,也不比男人聰明,所以易被撒旦說服一起共謀推翻神的國度。

p_97
Photo Credit:創意市集提供

16世紀,有關地獄和黑暗統治者的文學主義原是蓬勃發展,但後來被好奇心給取代,改去追求該如何用大自然來解釋一切。於是,藝術創作裡的撒旦形象,也從恐怖的野獸漸漸轉變成充滿傳奇色彩的人物形象。像是在1667年,波斯詩人約翰米爾頓(John Milton)在其著作《失樂園》(Paradise Lost)中,把惡魔形塑成會讓人深深著迷的魅力人物,這應該是惡魔首次擁有的形象。

一開始時,惡魔就不再是個尾隨人後的怪異角色,而是個昂首闊步的誘人英雄;就外貌來說,恐怕只有臉上的閃電傷疤,才能揭露出他內心其實是個惡魔。米爾頓煞有其事地打造出非正統派的主角,「他相當出眾/無論是外型,還是舉手投足,都非常有自信/站起來就像是座高塔」;接著,米爾頓又點出他其實是個充滿怨念的理想主義者,伺機尋求報復,而其動力來源就是「執著的驕傲與根深蒂固的仇恨」。

1790年,時值肅清宗教迷信的風氣,湯瑪斯史托德(Thomas Stothard)繪製的作品《撒旦召喚軍團》(Satan Summoning His Legions)延續了米爾頓的撒旦風格,也就是可憐的悲劇角色。

到了19世紀,惡魔又回到原本狡猾欺詐的身分——可見到歌德(Goethe)著作《浮士德》(Faust)中的梅菲斯特、馬克吐溫(Mark Twain)之作《神秘的陌生人》(Mysterious Stranger)——惡魔不再是中世紀的驚駭之鎚,再次被形塑成陰陽怪氣的性格,喜愛黑暗的誘惑與欺詐。

這形象可能與現代流行文化中的撒旦寫照最為相近,從1959年播到1964年的美劇《陰陽魔界》(The Twilight Zone),一路到1987年的電影《天使心》(Angel Heart)等都是出了這樣的惡魔。有什麼比把惡魔擬人成為你我的模樣,更能傳遞出他們老是在暗中作惡的形象呢?

同場加映

本文摘錄自《地獄地圖:天堂、煉獄、生命交界,靈魂歸處的終極解答》,創意市集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書籍介紹

創意市集《地獄地圖》立體書封

逝者的靈魂該歸於何處?
天堂和地獄是否真實存在?
收錄258幅珍貴歷史圖畫,首次揭開死後世界的神秘面紗

本書將指引你探尋世界各地信仰文化的天堂、地獄和死後世界,
藉由精緻華美且富有想像力的畫作和地圖,帶領你一同踏上未知的後世旅程,
一窺裡頭那神祕的地理環境、神話傳說,以及超自然界的住民。

古埃及的死後審判、希臘神話的冥界黑帝斯、阿茲特克文明的十三層天堂、
中國道教的餓鬼、日本佛教神話的噴火公雞地獄、維京文化的諸神黃昏……
《地獄地圖》收集了人類歷史上,對於死後世界的各種新奇想像和表現,包羅萬象且難得一見,
包含罪人所受的虐刑手法、善人所享的夢幻樂園,以及古怪離奇的魔鬼、天使和死神,
是一份精彩豐富的研究,亦是眾多幻想與恐懼的紀錄圖冊。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楊士範

精選書摘

TNL精選書籍,讓你站上文字巨人的肩膀,遠眺世界。

更多此作者文章

從古至今都將頭髮視為美之象徵的國度:日本百年品牌KOIZUMI告訴你如何養護秀髮

21 Jun, 2022
從古至今都將頭髮視為美之象徵的國度:日本百年品牌KOIZUMI告訴你如何養護秀髮 photo credit:可易家電

可易家電即將引進將造型、梳理、潤澤、按摩等各項功能集於一身的好梳──日本知名百年美髮品牌KOIZUMI天然鬃毛負離子美髮舒吧梳,為臺灣愛美的消費者帶來SPA級的極致享受!

日本人非常重視個人外在形象,尤其願意花許多心力在頭髮保養及造型整理上,也覺得打理好自己的外觀是件療癒生活也療癒自己的事,真正將「美」這件事日常化。

因此,在日本已擁有近300年品牌歷史,且連續10年成為日本市佔前三大美髮品牌的KOIZUMI,將消費者追求的理想具體化,積極推廣各式滿足消費者的美材產品,不僅訴求產品價值,也提供新生活型態的觀念,以溫柔、療癒貫徹品牌核心價值。

此次的KOIZUMI新品──天然鬃毛負離子美髮舒吧梳是業界最強唯一有9合1功能的美髮梳,推出時風靡全日本,截至目前在全球銷售超過150萬支。這次終於要引進臺灣上市,正式席捲全台!

03
photo credit:可易家電
對比圖-柔順度+200_
photo credit:可易家電
梳子的重要性體現在解決髮絲問題

KOIZUMI舒吧梳擁有每分鐘4,500次音波振動及雙重負離子補水功能,在每一次梳髮的過程中,輕易梳開髮結及潤澤髮絲,大大減少髮結造成的斷髮問題,並同時達到髮絲的保養效果。

04
photo credit:可易家電
梳子不再只是用來梳頭

現代人一身的文明病,其實都是壓力所致。KOIZUMI還特別與日本知名毛髮診斷師本山典子合作推出「七步按摩法」,藉由KOIZUMI舒吧梳及獨家按摩法,在梳髮過程中釋出強力磁氣來按摩頭皮、舒緩疲勞並放鬆緊繃感,讓梳頭也能成為一種舒壓的管道。

05
photo credit:可易家電
每根髮絲都梳到才是對的梳頭方式

KOIZUMI舒吧梳以獨家首創技術,由天然豚鬃毛結合金屬鋼針設計成W型的梳齒,使每次梳髮都能觸碰到頭皮,從髮根至髮尾,讓頭皮至髮絲每一處都能被照顧到,保持水潤、提升亮澤度。

02
photo credit:可易家電
小小的梳子其實蘊含著日本匠心工藝

KOIZUMI舒吧梳的梳齒以金屬鋼針與天然鬃毛相互交錯設計、搭配菱形格紋的氣墊,加上流沙珠光感的梳身及金屬流線型的描框,使典雅韻味油然而生。在獨具匠心的設計背後,一支便於隨身攜帶、又能展現時尚美感及多種功能的好梳,正是其風靡全日本的重要原因。

「日本KOIZUMI天然鬃毛負離子美髮舒吧梳」結合梳理、造型、按摩舒壓的功能,給每位使用者帶來SPA級的極致享受,這也是舒吧梳名稱由來。除此之外,還有抑制靜電及便攜式USB充電的設計,不論功能還是外形都讓人感受到滿滿的用心及貼心。

KOIZUMI舒吧梳超早鳥優惠這裡看

點此認識更多可易家電代理的產品。 

01
photo credit:可易家電

本文章內容由「可易家電」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