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mper Yourself

為了追尋白馬王子而踏上旅程的公主,發現自己原來可以成為女王——《惡女》

為了追尋白馬王子而踏上旅程的公主,發現自己原來可以成為女王——《惡女》 Photo Credit:《惡女~誰說工作不帥氣?》,來源:日本電視台

《惡女》已經是30年前的歷史,2022年版的《惡女》有更多現代職場特有的新議題,等著麻理鈴一一解決。但是,現代職場的女性地位,真的比起30年前有著飛躍式的提昇嗎?

4月,日本電視台週三晚間推出了新日劇《惡女》,有一個長長的副標題:「誰說工作不帥氣?」宣傳圖上飾演女主角的可愛今田美櫻拿著大聲公,好像要向世間放送她的不平之鳴。她的背後印上了大量現代日本的職場問題名詞,包括了「熱情剝削」、「老舊社風」、「男尊女卑」等等標語。

《惡女》看來是一齣描述現代女性在當今職場面對各式問題的上班族日劇,回到30年前,《惡女》這套漫畫就改編過一次日劇了,但是,這部今年慶祝播映30週年紀念的舊版《惡女》,卻仍然可能是最帥氣的一套《惡女》故事。

漫畫家深見惇的作品《惡女》乍看之下淺顯易懂,從標題就讓人聯想,應該是脾氣惡劣、心機深沈的「惡女」女主角,如何在豺狼虎豹環伺的環境下爭得一片天。但當我們翻開漫畫,這位理應是蛇蠍美人的女主角,卻僅有名字充滿性感意味:田中麻理鈴的名字「麻理鈴」取名由來,是因為爸爸非常喜愛性感女星瑪麗蓮夢露,因此將瑪麗蓮(マリリン)作為女兒的名字。

但是麻理鈴其他地方不像夢露那麼鶴立雞群,她的長相身材平凡、學歷很不妙、很會喝酒、常常一副樂天大剌剌的模樣。與其說她是「惡女」,不如說她是無法更普通的「普女」。

但是普女的麻煩來自於她身上這個小缺點:不合時宜、又不懂看臉色。麻理鈴根本是個自帶獨立小宇宙的時代逆行者。《惡女》是一套1988年開始連載的少女漫畫,而1988年正是日本泡沫經濟時期的正中之年,在那個日本錢淹腳目的年代,社會追求的是豪奢浮華的風格,人人都要計較自己美麗的羽毛是否比別人少一根。

但是在這個活著就要踩著別人頭頂往上爬的時代裡,麻理鈴卻宛如初生嬰兒一般不識善惡,別人的帶刺話語,她當作好心提醒;別人的冷嘲熱諷,她反而像沒事人一般覺得大家都好會講話。

《惡女》開場,麻理鈴平庸人生遇上了罕見的好機會,她進入了世界一流的流通業龍頭企業上班,而且還對偶然相遇的帥氣高挑西裝帥哥一見鍾情,卻僅僅知道對方名字的縮寫是「T.O」,無法將戀情更進一步,如同《灰姑娘》裡只撿到玻璃鞋的王子一般。

而她很快就在這個令人稱羨的職場裡,遇見更多工作與戀愛上的敵人。單純的麻理鈴,受到這些牛鬼蛇神的歧視與百般刁難,卻天真地認為「好事一定會發生,只是現在還沒來」,而且相信這些磨練都會讓她成為「笑臉迎人、衝勁十足的上班新女性」,麻理鈴倒真的把自己類比成《灰姑娘》的女主角了。

麻理鈴是天真,不是蠢笨。她聽到「名字比本人美多了」、「去倒垃圾,這樣對公司還有點用處」、「退休前一直幫同事泡茶就行了」等等這些惡毒冷言,心裡也會受傷。

但她只要坐到深夜公園的無人鞦韆上,抽根菸(80年代大家都吞雲吐霧的)、喝罐啤酒、做做童話般的小妄想,內心立刻一片晴朗,也許還要加上一些無害的惡作劇反擊。書名的《惡女》,似乎指的是那些麻理鈴牛鬼蛇神般的女同事們。

讀者第二次被騙了,這些冷言冷語、故意陷害、居心不良的「惡女」同事們,漸漸被有著天使心靈的麻理鈴感染了,她們心中的冰霜被天真無邪的麻理鈴笑容融化了,讀者才能看到隱藏在「社會底層」心靈的真實傷口。

1985年,日本政府頒布了「男女僱用機會平等法」,明定企業在招募、錄用、決定職位與升遷等等方面,不能因為員工性別而有差異待遇。聽起來女性的社會地位確實抬頭了,結婚生子不再是女性的唯一未來。但是,如同麻理鈴沒有意識到的是,女性其實仍然是被矇騙的社會底層。

男女僱用機會平等法聽來美好,但是,除了平等法當時的制定細節缺乏強制性措施,以致對違法企業沒有實質上的嚇阻效用之外。這套法律也無法保證能夠進入職場的女性,就不需要幫全辦公室同事泡茶倒垃圾;也無法保證女性不會在職場受到有形無形的騷擾與霸凌。

這個工作環境,沉默地繼續壓迫一心出人頭地的「好女」,直到她們理解人上人的夢想,只是虛幻的泡泡糖。被壓到階級底層的好女們,漸漸轉變成了「惡女」,而她們也加入了凌遲好女的行列之中,這些職場霸凌裡,隱藏著惡女們內心過去經歷的懊悔憤怒與羞恥,她們以痛苦的方式要其他菜鳥不要心存僥倖。

但《惡女》不是激烈的社會批判劇,它仍像麻理鈴的微笑一般無害。《惡女》是80年代中期日本社會女性的群像圖,年輕女性懷抱著麻理鈴那樣對未知未來的天真樂觀態度;在燒烤店辛勤工作的女夥計,一到週五夜晚也要打扮得光鮮亮麗,到歡樂街享受自由。

不管她們的職業或夢想是什麼,她們都是現實日本社會的灰姑娘,覺得只要努力認真,有一天都能等到夢想實現、王子降臨。但在那之前,她們可能是惡女、可能是還沒變成惡女的好女、或像是漫畫裡照顧麻理鈴成長的峰岸前輩說的:「好女人偶而也得當個惡女」。

要找美女演員來當日劇女主角很簡單,藝界多得是如花似玉的年輕女星。但是要找誰來飾演外型平凡、只有陽光氣質照得人眼花的傻大姐麻理鈴?在《惡女》漫畫還未連載完結的1992年,日本電視台找到了他們所能找到最有陽光氣質的女星、首次主演長篇連續劇的石田光

這位幼時曾住過台北、與姊姊一樣擅長游泳的20歲女星,在之前的洗髮精廣告裡,微笑地坐在地中海畔的陽光下、或是阿爾卑斯山的青草山坡上,解開長髮,開心地讓微風吹動柔絲。石田光的陽光笑容比麻理鈴完美太多了,但她身上的潔淨透明感,確實是當代最適合演出職場天使的女星。

剪去長髮的石田光,看起來更像麻理鈴了,但是日劇《惡女》與漫畫《惡女》卻有更多差異,角色性格與劇情上都因為改編而有許多改動,當然背後還有許多經紀公司為了捧紅年輕演員所進行的操作。。但是,日劇《惡女》的改編卻沒有背上「魔改」的惡名,也許最主要的原因是:1992年日劇推出時,日本的泡沫經濟已經正式破滅了。

1992年,距離男女僱用機會平等法頒布已有7年之久,這套法律日後重新增補更多新定義與罰則,還要等到遙遠的1999年。對曾經滿懷出人頭地夢想、在社會上與男人一樣抬頭挺胸自立的女孩們,這7年來早已夢想破滅。

而在1991年初日經股價一瀉千里,正式宣告長年好景氣的泡沫經濟破滅之後,全日本(無論男女)的發達夢想也一併破滅了。對觀眾來說,1988年麻理鈴為了找到王子、成就戀情、進而立志成為全公司最有成就上班族的夢想,僅僅過了4年就已經令人唏噓。 1992年已經默默進入「失落十年」的日本,不再相信虛無飄渺的愛情。

在漫畫裡,麻理鈴奮鬥成為人上人的努力依據,是出自她對T.O先生的戀愛幻想。這個幻想一直支撐她跨越種種難關、解決派系鬥爭、甚至克服發現戀愛勁敵比自己還美的自卑感。最終,漫畫結局是圓滿的,麻理鈴成功鼓起勇氣告白,而T.O先生也真的與她成為戀人,真是可喜可賀。這場經歷9年、37本單行本的大冒險,終於以甜蜜的兩情相悅結局作收。

不要誤會,漫畫《惡女》原本就不只是單純的戀愛故事,只是時代變了,1992 年的日劇版本減少了漫畫許多傻愛成真的部份,它更加單純,強化了漫畫裡的職場生存部份,沒想到,卻使《惡女》成為了罕見描繪現代職業女性生活的職場日劇。

不是1998年的《庶務二課》、不是2007年的《派遣的品格》,而是沒有比這2齣日劇更火紅的1992年《惡女》,成為了第一部證明女性也有能力與資格在工作裡頂天立地的作品。

《惡女》意外地降低了大多數麻理鈴對T.O先生朝思暮想的描寫,她一樣天真無邪、一樣衝勁十足,石田光飾演的麻理鈴一樣思念著遙遠的T.O,但是工作在《惡女》裡卻不僅僅是接近T.O的墊腳石,在這裡的麻理鈴胃口明顯更大:她要在戀愛上成功,她也要在職場上成為全社第一OL。愛情與工作不是二選一,老娘通通都要。

儘管漫畫裡的麻理鈴也在第十集裡說出了名言:「我能不放棄愛情又兼顧前途,我絕對做得到。」但在電視螢幕上,看著可愛的石田光做出這麼大膽的宣言,這還是令當時的電視觀眾感到新奇——她的勇敢不只是針對戀愛而已,她還要在工作上勇於進取。

漫畫《惡女》是描繪 80 年代新女性在惡劣環境裡的轉變與生態,日劇《惡女》更進一步,在 1992 年這個誰都不相信夢想的年頭,它清楚描繪出女性應該如何確實地享受人生,人生當然包括了賴以溫飽的工作與情感支援的戀情。那時「不過只是個OL」是許多年輕OL掛在嘴邊的喪氣話。

泡沫經濟時代聽來時尚的單詞「OL」,這麼多年後被發現它不過就是個名詞,並不代表女性真的成為了「新女性」。但是《惡女》告訴大家,麻理鈴不過只是個OL,但OL也有屬於OL的自豪,只要妳跟著石田光這樣做。

快速地踩著登山車上班、在員工餐廳不顧「女性矜持」地豪爽用力拌著納豆、在居酒屋痛快地灌下冰涼啤酒,笑起來更迷人的石田光教導女孩們,自爽一下並無罪;每天開心地跟同事道早安、對流言蜚語一笑置之、那些對妳惡劣的混蛋同事慢慢地都成為了妳的知心好友。

《惡女》這些描述確實不全都寫實,它仍然是一部太過樂觀的職場奇幻劇,但這些卻是真實每天在職場戰至遍體鱗傷的OL們,所需要的奇幻夢想。但《惡女》的主旨卻是真實無誤的:如果女性進入職場代表著社會地位提昇,那麼不用等到爬上全社第一OL,我們現在就能在日常裡提昇自己的生活地位。

《惡女》的結局與漫畫不同,麻理鈴的成功並不是成為白馬王子的戀人,而是歷經百戰的麻理鈴,終於有資格與精英幹部T.O先生在同一個職場工作。戀愛當然也是《惡女》的主題之一,但這個結局證明了這齣日劇的野心,戀愛誠可貴,但是在職場獲得成功,是更難能可貴、同時也更重要的事情。

這代表妳不是單單擄獲了一個男人的芳心,妳是證明了自己的實力、人和、甚至是運氣,都高於身邊的夥伴與勁敵,妳會享受經濟上的餘裕,與非關愛情與裙帶關係的敬重和友誼。

石田光因為《惡女》的成功,順利站穩日劇女主角的位子,她在隔年的大熱群像劇《愛情白皮書》裡,更是坐穩女主角寶座。寫出《惡女》劇本的新人編劇神山由美子,更是自此開展事業,日後執筆了包括深田恭子《Fighting Girl》水野美紀《初體驗》、與米倉涼子版《黑色筆記本》等等許多女性導向日劇作品。

而《惡女》的成功,更是催生了其他高唱女性自主議題的日劇。90年代日劇仍是戀愛劇的天下,但《惡女》仍然打下了日後女性職場劇的重要基礎。

《惡女》已經是30年前的歷史,2022年版的《惡女》有更多現代職場特有的新議題,等著麻理鈴一一解決。但是,現代職場的女性地位,真的比起30年前有著飛躍式的提昇嗎?許多地方有,但有些地方卻仍然如故。《惡女》在30年後一樣閃閃發光,那是個曾經似乎太過美化的幻想,但它不會永遠只是幻想。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陳仲廷
核稿編輯:古家萱

龍貓大王通信

龍貓大王報導你從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 報導已經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 報導失敗的、被嘲笑的、瘋狂的、奇怪的人們。 報導日本偶像、好萊塢動作、飛車與劫盜電影、70~90年代物

更多此作者文章

從古至今都將頭髮視為美之象徵的國度:日本百年品牌KOIZUMI告訴你如何養護秀髮

21 Jun, 2022
從古至今都將頭髮視為美之象徵的國度:日本百年品牌KOIZUMI告訴你如何養護秀髮 photo credit:可易家電

可易家電即將引進將造型、梳理、潤澤、按摩等各項功能集於一身的好梳──日本知名百年美髮品牌KOIZUMI天然鬃毛負離子美髮舒吧梳,為臺灣愛美的消費者帶來SPA級的極致享受!

日本人非常重視個人外在形象,尤其願意花許多心力在頭髮保養及造型整理上,也覺得打理好自己的外觀是件療癒生活也療癒自己的事,真正將「美」這件事日常化。

因此,在日本已擁有近300年品牌歷史,且連續10年成為日本市佔前三大美髮品牌的KOIZUMI,將消費者追求的理想具體化,積極推廣各式滿足消費者的美材產品,不僅訴求產品價值,也提供新生活型態的觀念,以溫柔、療癒貫徹品牌核心價值。

此次的KOIZUMI新品──天然鬃毛負離子美髮舒吧梳是業界最強唯一有9合1功能的美髮梳,推出時風靡全日本,截至目前在全球銷售超過150萬支。這次終於要引進臺灣上市,正式席捲全台!

03
photo credit:可易家電
對比圖-柔順度+200_
photo credit:可易家電
梳子的重要性體現在解決髮絲問題

KOIZUMI舒吧梳擁有每分鐘4,500次音波振動及雙重負離子補水功能,在每一次梳髮的過程中,輕易梳開髮結及潤澤髮絲,大大減少髮結造成的斷髮問題,並同時達到髮絲的保養效果。

04
photo credit:可易家電
梳子不再只是用來梳頭

現代人一身的文明病,其實都是壓力所致。KOIZUMI還特別與日本知名毛髮診斷師本山典子合作推出「七步按摩法」,藉由KOIZUMI舒吧梳及獨家按摩法,在梳髮過程中釋出強力磁氣來按摩頭皮、舒緩疲勞並放鬆緊繃感,讓梳頭也能成為一種舒壓的管道。

05
photo credit:可易家電
每根髮絲都梳到才是對的梳頭方式

KOIZUMI舒吧梳以獨家首創技術,由天然豚鬃毛結合金屬鋼針設計成W型的梳齒,使每次梳髮都能觸碰到頭皮,從髮根至髮尾,讓頭皮至髮絲每一處都能被照顧到,保持水潤、提升亮澤度。

02
photo credit:可易家電
小小的梳子其實蘊含著日本匠心工藝

KOIZUMI舒吧梳的梳齒以金屬鋼針與天然鬃毛相互交錯設計、搭配菱形格紋的氣墊,加上流沙珠光感的梳身及金屬流線型的描框,使典雅韻味油然而生。在獨具匠心的設計背後,一支便於隨身攜帶、又能展現時尚美感及多種功能的好梳,正是其風靡全日本的重要原因。

「日本KOIZUMI天然鬃毛負離子美髮舒吧梳」結合梳理、造型、按摩舒壓的功能,給每位使用者帶來SPA級的極致享受,這也是舒吧梳名稱由來。除此之外,還有抑制靜電及便攜式USB充電的設計,不論功能還是外形都讓人感受到滿滿的用心及貼心。

KOIZUMI舒吧梳超早鳥優惠這裡看

點此認識更多可易家電代理的產品。 

01
photo credit:可易家電

本文章內容由「可易家電」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