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y cocktail

不是每一杯酒都需要暢銷:調酒好喝與否的標準,到底是什麼?

26 May, 2022
不是每一杯酒都需要暢銷:調酒好喝與否的標準,到底是什麼?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為什麼要喝調酒?並不是為了要喝醉,而是要讓自己開心。

在寫第一篇專欄的時候,我就一直在想這個系列的切入點是什麼。怎麼點調酒?什麼酒吧值得去?調酒的奧義是什麼?但這些好像都有人寫了,為什麼我再寫讀者會想要看?這個時候,我又想起《王牌酒保》。

《王牌酒保》的關鍵是故事,調酒只是故事的引言,所以我猜關鍵還是我說了什麼故事?

我想起一件事,調酒的好喝與否,真的有絕對的標準嗎?

這10年吧,台灣調酒越來越多元和有意思。我大概從10年前開始學習喝調酒,然後大概從2014年起,我連續好幾年都因為不同的原因去美國,自然也都會找有意思的酒吧去喝一下。沒多久,我就有幾個體悟:

  1. 跟美國一線大城市(芝加哥、舊金山、紐約等等)相比,台灣的調酒價格差異不大。
  2. 同樣跟一線大城市比,台灣的調酒味道平均來說同樣差異不大(這是我個人標準)。

問題是,調酒好喝與否的標準,到底是什麼?或是說作為調酒比賽的評審來說,什麼是他們評分與決策標準呢?

我去問了AHA Saloon的調酒師阿凱—尹德凱。他曾經是「Diageo World Class 世界頂尖調酒師大賽」亞洲第一、世界第三,我相信他也一定當過很多評審,所以就跑去AHA找他問當調酒比賽評審的事情。

shutterstock_2072168741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他說當評審還是要看比賽主辦方想要強調哪一支酒的特色,然後看調酒師有沒有好好呈現出來。畢竟現在大型比賽都是酒商舉辦,如果他們選定某一支品牌當基酒,但參賽調酒師完全沒有去研究該款酒的特色去做發揮,很難拿高分。

這是比賽,我想,但是我們一般人去酒吧喝酒,該怎麼期待調酒的好壞呢?

其實我真的不知道,因為每一個人對於味道的偏好和當天的狀況應該都會影響那一杯調酒喝起來的感覺。7、8年前有個朋友跟我同去一家店,我覺得在場的調酒師調得很不錯,但他卻嫌棄的要命。還有個台北知名酒吧,我很喜歡他的酒單設計概念,但是怎麼喝我都沒fu,而我另外一位酒友卻驚為天人。

怎麼辦?有些時候我在吧檯看著調酒師用熟練的手法、精雕細琢出一杯調酒,除了有很漂亮的裝飾、使用很華麗的杯子,並且滔滔不絕的跟我解釋這杯酒的風味和概念,當我喝起來像是只有沒有什麼酒味的酸甜感飲料,有時候挫折的是我。

於是我文章寫到一半就敲了目前業界人稱「調酒新星」的Joseph,約了去他的店Banker Martini Bar喝一杯,因為我想聽聽看更多的想法。

shutterstock_1544941190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25分鐘後我抵達店裡,他問我說專欄寫得如何,我說就是沒靈感才來找他喝一杯,他突然不無開玩笑的態度說:「不然你就去一家店跟調酒師說今天晚上我預算1200,你幫我弄3杯,然後你就喝這3杯。」

我說:「會不會我喝了一杯之後就想走了,然後就變成一杯1200超貴調酒?」站在吧檯裡面的調酒師禾禾說:「拜託你一定要寫出來,我超想看。」

你是要看我一年專欄可以得罪多少酒吧就對了?

Joseph接著說,「還是800元3杯?」我說:「台北市除了暢飲店你現在去哪裡找800元3杯的酒吧?喝啤酒3杯?」他說有些酒吧可能啤酒要喝到3杯也不只800元。禾禾說:「還是3杯shots?」

於是我們仨就先尻了個shot。

但後來我們越聊,我就越覺得這好像是個方式。除了符合專欄名稱之外,好像也可以透過這種3杯的組合,跟酒吧調酒師聊天,聽聽故事,瞭解關於這3杯酒的想法和脈絡。只是我還是不免擔心,這種路數到底吸不吸引人?就像孤獨的美食家,總覺得主角井之頭五郎內心戲多彩多姿才是重點,而我會不會無聊到寫不下去或是讀者讀不下去呢?

shutterstock_1934939090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那天禾禾、Joseph和另外一個調酒師小余在聊大家各自喝的第一杯調酒是什麼時,我自己想不到,但我倒是好奇另外一個問題:大家為什麼要喝調酒?

我好像沒有聽到答案,因為聊天的話題馬上轉到他們之後要辦的活動現場餐點的定價去了。但如果問我的話,認真想想,好像跟我開始喝威士忌的某個理由很像,就是我想要去酒吧的時候會點酒,知道我點了什麼玩意,然後可以知道基本的味道,不會像我到現在去餐廳點葡萄酒,還是亂點一通或是直接選最便宜的。

但在看了《王牌酒保》,看了癮型人的調酒世界部落格,我也開始對調酒的風味更有興趣,在採訪了Draftland的Angus(那時候還沒開Draftland)和Indugle的Aki之後,則是對於調酒更多元的可能性感到非常有意思,所以喝起更多的調酒和嘗試更多創意的酒單。

所以即便我的朋友不喜歡某一間酒吧或某一個調酒師,也不代表我不能喜歡。即便某一家酒吧是近期熱門名店,但也可能我就是不愛現在的趨勢上的潮流。我慶幸我不是評審,我不需要去思考這杯酒好不好賣,適不適合大眾。

我想起那天我翻起《The Modern Cocktail: Flavour + Innovation》,看到作者Matt Whiley寫道:

如果有些東西不好賣,我們不會改動它。如果我們相信它很棒,我們不會把它從菜單上拿下。不是每一杯酒都需要暢銷;即便某個人只是偶爾點了那杯酒,這表示有杯酒是屬於他們。這場遊戲的目標很簡單:要讓人們走出這扇門時比他們到的時候更開心一點,為他們真心享受的一些東西買單。

我大概也可以理解為什麼我開始喜歡喝調酒,而我昨天走出Banker時,就是如此。

同場加映

核稿編輯:古家萱

楊士範

楊士範 / Mario Yang,The News Lens 內容長暨共同創辦人。 嗜酒、咖啡、音樂、棒球、籃球、跑步、電影、小說、寫作。 擅長科技世界中的人文觀察。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