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TMAN BEGINS

因為粉絲對電視版劇情的熊熊怒火,《蝙蝠俠》的電影時代才得以開啟

20 May, 2022
因為粉絲對電視版劇情的熊熊怒火,《蝙蝠俠》的電影時代才得以開啟 Photo Credit:《蝙蝠俠》,來源:IMDb

特立獨行的波頓,覺得曼金威茲的劇本結構實在太像《超人》的翻版;更糟的是,腳本裡完全沒有讓波頓第一眼就看上蝙蝠俠這個角色的特質。於是,波頓把那個特質加回了腳本裡:蝙蝠俠黑暗、扭曲,無法融入世界的心理狀態。

文字:格倫威爾登 Glen Weldon

邁克爾奧斯蘭(Michael Uslan)在成為漫畫編劇和電影製片之前,就已經像其他阿宅粉絲們一樣,對亞當韋斯特演的電視版蝙蝠俠嗤之以鼻。正如父母雙亡的布魯斯在悲傷的火焰中鍛造出了那段理想的誓言一樣,奧斯蘭在少年時就將他的憤怒轉化為堅定不移的意念,並訂下了長遠的計畫:「我人生的目標,」他回憶道:「就是把『POW』、『ZAP』、『WHAM』這種自蝙蝠俠誕生第一年就根深蒂固的效果音,從整個文化的集體潛意識裡清除乾淨。」

《蝙蝠俠》電影上映那年,這願望終於實現了。

「我想打造出一個黑暗、嚴肅,具決定性的蝙蝠俠。」他說:「一個符合1939年凱恩和芬格作品想像的蝙蝠俠。一個從陰影中出現,冷不防撂倒罪犯的暗夜怪物。」這樣的熱情從未散去。在1979年,27歲的奧斯蘭和人合寫了一部劇本,講述陰鬱的中年蝙蝠俠退休後重出江湖,掃蕩高譚市的罪惡。他想用這部作品讓電影公司看見:自己心中那個嚴肅孤獨的復仇者,是蝙蝠俠值得走的一條路線。

但自從60年代電視劇結束之後,漫畫界轉向以粉絲為主要目標讀者。除了重度粉絲以外,沒有人翻過歐尼爾、亞當斯等人筆下歌德風的黑暗騎士。

奧斯蘭在自傳《愛蝙蝠俠的小男孩》(The Boy Who Loved Batman)中提到,在他從華納手中取得蝙蝠俠拍片權的時候,一位執行高層祝他能幸運找到製片,而且提醒他:「群眾會記得的蝙蝠俠,只有當初電視裡頂著啤酒肚的那個搞笑傢伙。」他說得沒錯,當時奧斯蘭拿著腳本去找哥倫比亞跟聯藝電影,但兩家電影公司的人在聽完奧斯蘭的解說後,都以為他要拍的東西是60年代電視劇的衍伸,於是拒絕。

最後他找上了一個叫做彼得古柏(Peter Guber)的年輕製片。古柏嗅到這計畫周邊商品的商機,開心地一口答應,而且很快地找來另一個自稱蝙蝠粉絲,以頑固好鬥聞名的製片喬恩彼特斯

亞當韋斯特的電視版蝙蝠俠播映的時候,彼特斯21歲,把自己打扮得像是一個「街頭的倔強大男孩」(他家在加州比佛利山莊的羅迪歐大道開了一家理髮廳),覺得電視版無聊淺薄,裡面沒一個東西是他看得順眼的。他聽到要製作蝙蝠俠商業大片非常開心,被訪問到時說:「能拍出一個真正能打的蝙蝠俠,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啊!」

彼得古柏和喬恩彼特斯兩位製片合組的古柏彼特斯公司(Guber-Peters Company),花了兩年找不到有意願製作的團隊,最後終於回頭說服華納影業,但大功臣奧斯蘭卻在不久之後被他們踢下了編劇台。

他們把奧斯蘭的劇本轉給了湯姆曼金威茲(Tom Mankiewicz)。曼金威茲寫過好幾部007的腳本,同時也是電影《超人》《超人二》的編劇。

曼金威茲在1983年交出劇本,和奧斯蘭筆下那個中年蝙蝠俠的故事毫無相似之處。他寫的方式和編劇桑普爾在製作1966年蝙蝠俠電視劇的時候一樣,都是直接從漫畫找故事點子。其中讓曼金威茲特別注意的,是1977到1978年間,恩格哈特和羅傑斯執筆《偵探漫畫》時,寫出的那個被阿宅們認為有權威地位的蝙蝠俠。

初版草稿的情節非常緊湊,擠滿了一堆系列作品裡的老面孔:小丑、企鵝、腐敗的市議員魯伯特索恩、迪克/羅賓、布魯斯韋恩的戀愛對象茜爾沃聖克勞德。就像之前的恩格哈特一樣,曼金威茲也放了許多40和50年代愛玩的「巨大版道具」,把一堆巨型打字機、墨水瓶、橡皮擦、削鉛筆機之類的東西,作為劇情高潮段落發生的場景。

曼金威茲的劇本毫不意外地,和他人生中第一個大獲成功的《超人》電影版走著非常相似的路線:英雄的悲劇身世、為了偉大目標的訓練過程,然後是在短短一夜裡幾次行俠仗義的蒙太奇剪接。劇本的前半段用這些情節安好之後,曼金威茲的說故事技巧才真正開始展現。

電影原本預定在1985年上映,但被華納高層延遲。他們原本想在劇本裡看到像是《超人》電影裡面那種聰明而諷刺的對話,讀到的卻是黑暗的色調。他們覺得不安,但曼金威茲耐著性子告訴他們,《超人》的對話是刻意想寫出一種脫線喜劇(screwball comedy)的氛圍,但蝙蝠俠不適用那套,兩者之間本質上就不同。

同時,製片在找導演時也遇到困難。艾凡瑞特曼(Ivan Reitman)、喬丹堤(Joe Dante),還有羅勃辛密克斯(Robert Zemeckis),都因為各自獨具的幽默感而落入考量名單,但全都藉故推辭。李察唐納(Richard Donner)收到邀請非常開心,但他正在拍《鷹狼傳奇》(Ladyhawke)分不開身,而且還順便把老友曼金威茲挖去幫忙處理該電影的腳本。

這下子古柏跟彼特斯手上沒了導演人選,現在那部沒人要的劇本裡面,只有蝙蝠俠這個變裝英雄還能稍微讓事情看起來沒那麼糟糕。後來,他們找上了年輕的電影人提姆波頓。當時波頓的處女作,講述一個男人橫跨整個美洲尋找心愛單車的《人生冒險記》(Pee-wee’s Big Adventure)出乎華納公司意料地賣座。兩位製片希望波頓這位新銳導演能解決他們的問題。

從現在的角度看,讓波頓導這部片不太令人意外。他在之後的30年間,陸續向世界呈現出他那種蒼白、與世界格格不入的怪胎風格,那種情緒搖滾式(emo)的幽默,還有歌德風的詭異氣息。不過在他碰上古柏跟彼特斯的那年,他還沒有拍出《陰間大法師》(Beetlejuice)、《剪刀手愛德華》(Edward Scissorhands)、《斷頭谷》(Sleepy Hollow)、《黑影家族》(Dark Shadows)等生涯代表作。

當時他給世人唯一的印象,只有一部色彩艷麗的流浪漢題材怪片,一個狂愛著腳踏車,像是男孩一般的長不大成年怪咖的故事。也因此兩位製片不敢直接把賭注全投在這樣的波頓身上,一開始並沒有找他簽導演約,只把他拉來修腳本。

特立獨行的波頓,覺得曼金威茲的劇本結構實在太像《超人》的翻版;更糟的是,腳本裡完全沒有讓波頓第一眼就看上蝙蝠俠這個角色的特質。於是,波頓把那個特質加回了腳本裡:蝙蝠俠黑暗、扭曲,無法融入世界的心理狀態。

他和當時的女友茱莉希克森(Julie Hickson)合作,把曼金威茲的劇本脫胎換骨,在1985年交出了他們的版本。他們認為在戲中用巨型的道具對過去作品致敬毫無意義,於是把結局改寫成飄滿大氣球的聖誕遊行,氣球裡面全灌滿了致命的小丑毒氣。而另一方面,在已經擠得水洩不通的角色名單中,他們還額外加入了謎語人、企鵝、貓女的客串橋段,讓這些人和小丑一起共謀殺掉迪克的雙親,使迪克後來因此走上羅賓之路。

不過,後來回頭看這部片,會發現波頓和希克森對劇本的主要貢獻並不是改寫劇本或讓蝙蝠俠又一次回歸黑暗,而是將復仇電影的三幕劇結構引入劇本之中:「第一幕:失去。第二幕:準備與轉變。第三幕:復仇。」藉此讓主角三段式的心理狀態轉變,成為好萊塢常見寓言故事的基礎。

在修改過的劇本中,布魯斯的雙親被開著一台富豪牌(Mister Softee)冰淇淋車的歹徒殺死,幼年的他剛好抬頭看見了兇手的面貌:一個白面紅唇,年輕的綠髮男人。

這部片一拖再拖的製作時程,引起了相關股東與老闆們(包括DC出版社)注意,於是他們對劇本爭執不下,最後終於決定正式交給一位本身就是蝙蝠宅的編劇:山姆漢(Sam Hamm)來負責。山姆漢和波頓花了一個夏天興高采烈寫作,終於在1986年10月交出初稿。

山姆漢明顯地覺得之前的故事版本太過著重蝙蝠俠的背景,使得影片前半部的步調太慢。他決定讓故事從中場開始敘述,讓蝙蝠俠一開場就出現在高譚市,之後再回溯他的身世;他使用類似《黑暗騎士歸來》的敘事技巧,將身世背景一層層剝去,直到留下核心,讓蝙蝠俠的過去濃縮成一段表現主義式的蒙太奇。

就像蝙蝠粉絲們會做的事情一樣,山姆漢刻意略過波頓把殺死布魯斯雙親的兇手設定成小丑的寫法,同時把之前恩格哈特設定的市議員魯伯特索恩,換成了黑幫老大卡爾葛瑞森(Carl Grissom);布魯斯的戀愛對象茜爾沃聖克勞德,則換成在漫畫中出現較長時間的維琪維爾。

在波頓的敦促之下,山姆漢沿用蝙蝠俠漫畫編劇法蘭克米勒的方法詮釋蝙蝠俠,而且又更加強調了蝙蝠俠的身分是把布魯斯的心理異常化為實體的部分;他筆下的布魯斯完全分裂成了兩種個性,而且對蝙蝠裝產生心理依賴。

在修改後的草稿裡,有一幕完全可以看出布魯斯對蝙蝠裝的依賴:他明明現場目睹小丑的手下在市中心的廣場殺死敵對幫派老大,卻因為當時是白天不能換穿成蝙蝠裝,心中不斷衝突的布魯斯就這樣愣在當場、陷入恐慌,全身冒汗,緊張得幾乎全身僵硬,直到維琪.維爾過來安撫他才恢復正常。

在往後的蝙蝠俠電影《黑暗騎士》三部曲之中,著迷於事物真偽莫辨特性的導演克里斯多夫諾蘭,在戲中投注了許多段落來闡述布魯斯是怎麼把蝙蝠俠視為「一個概念、一個符號」,但山姆漢和波頓對於這套符號學的把戲不感興趣,在他們筆下,布魯斯之所以會把自己打扮成一隻蝙蝠,只是因為他精神異常。

山姆漢的劇本寫好之後,波頓也準備好了。然而公司高層這時還是無法放心在波頓身上投下這麼大的計畫,直到他們看到華納出品的《陰間大法師》才改變心意。在那之前,波頓只能暫時先回去拍他的恐怖喜劇,山姆漢也只能埋頭重改《蝙蝠俠》的電影劇本,草稿改了5次,一晃眼就過了2年。

直到1988年4月,中等預算(1500萬美金)的電影《陰間大法師》上映,賺進了預算5倍的獲利,華納公司才終於滿意,決定開始正式拍攝這部蝙蝠俠的好萊塢商業大片。此時,離奧斯蘭一開始提出那個「黑暗嚴肅的蝙蝠俠」概念,已經距離10年之遙。

同場加映

本文摘錄自《黑暗騎士崛起:蝙蝠俠全史與席捲全世界的宅文化》,木馬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書籍介紹

未命名-3_工作區域_1
Photo Credit:木馬出版

本書爬梳了蝙蝠俠的全歷史,釐清這角色在草創之初如何山寨各大英雄作品的精華,歷經諸多調整才漸漸具體形塑出主角布魯斯.韋恩的故事,發展出貫串全作的懲奸除惡核心價值,成為銷量足以與超人匹敵的大作。

此外更深入美國漫畫漫長的發展歷史,回顧了蝙蝠俠與羅賓被當作同志標靶的那段日子,並觀察這系列故事風格怎麼因應讀者需求而改變,發展出撤換主要配角挽回讀者心的傳統甚至讓讀者打電話投票殺死羅賓……  當受歡迎的超級英雄跳脫紙本媒材、躍上大螢幕時,又是另一則故事了。威爾登從曾大受歡迎、風格歡樂的60年代亞當.韋斯特版蝙蝠俠電視劇,一路暢談至創立高峰的克里斯多夫.諾蘭的蝙蝠俠三部曲電影:《蝙蝠俠:開戰時刻》、《黑暗騎士》、《黑暗騎士:黎明昇起》。

責任編輯:陳仲廷
核稿編輯:古家萱

精選書摘

TNL精選書籍,讓你站上文字巨人的肩膀,遠眺世界。

更多此作者文章

從古至今都將頭髮視為美之象徵的國度:日本百年品牌KOIZUMI告訴你如何養護秀髮

21 Jun, 2022
從古至今都將頭髮視為美之象徵的國度:日本百年品牌KOIZUMI告訴你如何養護秀髮 photo credit:可易家電

可易家電即將引進將造型、梳理、潤澤、按摩等各項功能集於一身的好梳──日本知名百年美髮品牌KOIZUMI天然鬃毛負離子美髮舒吧梳,為臺灣愛美的消費者帶來SPA級的極致享受!

日本人非常重視個人外在形象,尤其願意花許多心力在頭髮保養及造型整理上,也覺得打理好自己的外觀是件療癒生活也療癒自己的事,真正將「美」這件事日常化。

因此,在日本已擁有近300年品牌歷史,且連續10年成為日本市佔前三大美髮品牌的KOIZUMI,將消費者追求的理想具體化,積極推廣各式滿足消費者的美材產品,不僅訴求產品價值,也提供新生活型態的觀念,以溫柔、療癒貫徹品牌核心價值。

此次的KOIZUMI新品──天然鬃毛負離子美髮舒吧梳是業界最強唯一有9合1功能的美髮梳,推出時風靡全日本,截至目前在全球銷售超過150萬支。這次終於要引進臺灣上市,正式席捲全台!

03
photo credit:可易家電
對比圖-柔順度+200_
photo credit:可易家電
梳子的重要性體現在解決髮絲問題

KOIZUMI舒吧梳擁有每分鐘4,500次音波振動及雙重負離子補水功能,在每一次梳髮的過程中,輕易梳開髮結及潤澤髮絲,大大減少髮結造成的斷髮問題,並同時達到髮絲的保養效果。

04
photo credit:可易家電
梳子不再只是用來梳頭

現代人一身的文明病,其實都是壓力所致。KOIZUMI還特別與日本知名毛髮診斷師本山典子合作推出「七步按摩法」,藉由KOIZUMI舒吧梳及獨家按摩法,在梳髮過程中釋出強力磁氣來按摩頭皮、舒緩疲勞並放鬆緊繃感,讓梳頭也能成為一種舒壓的管道。

05
photo credit:可易家電
每根髮絲都梳到才是對的梳頭方式

KOIZUMI舒吧梳以獨家首創技術,由天然豚鬃毛結合金屬鋼針設計成W型的梳齒,使每次梳髮都能觸碰到頭皮,從髮根至髮尾,讓頭皮至髮絲每一處都能被照顧到,保持水潤、提升亮澤度。

02
photo credit:可易家電
小小的梳子其實蘊含著日本匠心工藝

KOIZUMI舒吧梳的梳齒以金屬鋼針與天然鬃毛相互交錯設計、搭配菱形格紋的氣墊,加上流沙珠光感的梳身及金屬流線型的描框,使典雅韻味油然而生。在獨具匠心的設計背後,一支便於隨身攜帶、又能展現時尚美感及多種功能的好梳,正是其風靡全日本的重要原因。

「日本KOIZUMI天然鬃毛負離子美髮舒吧梳」結合梳理、造型、按摩舒壓的功能,給每位使用者帶來SPA級的極致享受,這也是舒吧梳名稱由來。除此之外,還有抑制靜電及便攜式USB充電的設計,不論功能還是外形都讓人感受到滿滿的用心及貼心。

KOIZUMI舒吧梳超早鳥優惠這裡看

點此認識更多可易家電代理的產品。 

01
photo credit:可易家電

本文章內容由「可易家電」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