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kagin Capsule Tower

從被拆除的「中銀膠囊塔」,認識日本戰後最重要的建築運動——代謝主義

從被拆除的「中銀膠囊塔」,認識日本戰後最重要的建築運動——代謝主義 Photo Credit:東京建築女子

中銀大樓的拆除似乎沒有當初銀座SONY大樓拆除時的大張旗鼓,可能是因為每個人都認為,他沒有不見,只是變成另一種方式,繼續活在每個人的心裡。

1960年,丹下健三磯崎新槇文彦大高正人菊竹清訓黑川紀章等一群抱著遠大理想的建築師們,在東京舉行的世界設計大會上,將生物學裡的新陳代謝概念套用於建築,提出「可增生、可替換、可再生重組的新陳代謝建築」理論,也就是日本戰後最重要的建築運動「代謝主義」(Metabolism)。

代謝主義認為建築是都市空間裡一種動態且有機的生命體,這個巨大的結構體會隨著時間不斷生成更換,成為控制都市新陳代謝的系統。代謝主義建築,將建築體或是使用空間單元化,成為一些可拆組的模塊,組裝或崁扣至服務核,更進一步討論到單元的增生與替換。

代謝主義理論在1960至1970最為活躍,除了1958年菊竹清訓「海上都市」、1960年磯崎新的「空中都市」、1961年丹下健三「東京計畫1960」、黑川紀章的「螺旋城市」等各種對於新陳代謝主義都市的想像提案,1970年在大阪舉辦的日本萬國博覽會,更是代謝主義的巔峰之作。

由丹下健三帶領著這些建築家,將會場規劃成一座小型城市,各種展現了代謝主義理念的建築物被落實在會場、更發表了很多相當前衛的大計畫,不但在當時得到了許多迴響與讚嘆,直到現代,大阪萬博的盛況依舊令許多人懷念,也依舊經常被提及。

photo6
Photo Credit:東京建築女子
photo5
Photo Credit:東京建築女子

代謝主義也延伸到了都會裡的建築物們,位於東京銀座與新橋間,由黑川紀章設計的中銀膠囊大樓可以說是日本代謝主義最經典的作品之一。

大樓被一個個的膠囊單元組裝起來,每個膠囊裡有著居住的基本配備:衛浴、睡眠空間與最小限度的娛樂裝置,不但落實了代謝主義思潮與極簡空間的理念以外,更在當時成為新橋銀座裡,忙碌上班族們的休憩空間,在那個通勤都是一種浪費的泡沫經濟時代,中銀膠囊大樓供給了他們一個在都心,可工作又可以休息的一個秘密基地。

隨著時光更迭,大樓設備漸漸老舊,也越來越難以維修,各界開始不斷出現要將它拆除重建的聲音。2015年開始,上班族前田達之先生發起了「中銀膠囊大樓保存‧再生計畫」,希望透過各種方式讓世界看見這棟經典建築,更希望可藉此將它保存。

中銀膠囊大樓也是我初來日本最想親自探訪的建築之一,當時還沒有保存計畫協會的參觀或體驗計畫,我便在網路上搜尋了各種可以能進到膠囊內的方法,很幸運的在Airbnb找到了出租的房東,便有了一次可以在這過上一夜的機會。

FotoJet
Photo Credit:東京建築女子

在踏入大樓的瞬間,彷彿搭上時光機一樣回到那個黃金時期,大樓內幾何圖樣的分割、材料的使用,都是那個摩登時期最流行的樣貌。

上了樓,進到膠囊房間,映入眼前的是在照片上看過幾百回的大圓窗以及鑲在牆邊那令人嚮往的多用途櫃子:桌子、電視、收音機、鬧鐘等,都被精準的收納在這裡。入口旁衛浴空間的導角四邊形門開著小圓窗,整個空間氛圍就像是在一座時空艙體,令人內心興奮無比。

雖然房裡歲月的痕跡以及潮濕的氣味不斷提醒你依舊處在21世紀,但被這摩登設計與膠囊特有的狹小感包圍著,都還是讓人幻想著自己是身處於70年代的繁華東京,都心小膠囊裡的摩登女性。

中銀膠囊大樓在建築界裡本就是無人不曉的代謝主義作品,經過保存協會的各種計畫推廣,開放各界人士或一般民眾以短租的方式進住、各種參觀計畫等等,讓每個人都可以親自體驗這座時代經典。可惜的是,中銀大樓依舊不敵各種現實面,還是逃不過被拆除的命運——2022年4月,一顆顆的膠囊落下,這座傳奇也正式消逝在東京熱鬧街頭。

photo3
Photo Credit:東京建築女子

雖然中銀大樓因為各種因素,膠囊從未被更換過,嚴格說起來代謝主義思潮不曾完整過,但因為這次的拆除,反而讓人重新思考了這些膠囊的可能性,令人欣慰的是,被拆除的膠囊們,將提供給各美術館、博物館,改修成「可以住宿的膠囊旅宿」,或轉變成另一個角色,以另一種形式,繼續在各地傳承代謝主義思潮。

中銀大樓的拆除似乎沒有當初銀座SONY大樓拆除時的大張旗鼓,可能是因為每個人都認為,他沒有不見,只是變成另一種方式,繼續活在每個人的心裡。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楊士範

東京建築女子。

台灣高雄人,建築專攻。居住與工作於東京。喜歡建築旅行,走訪藝術展覽,觀察東京日常,寫下所感受到的事物。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