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in Movie

從《大亨小傳》到《史賓賽》,每部電影都有著不可或缺的隱藏角色——服裝

從《大亨小傳》到《史賓賽》,每部電影都有著不可或缺的隱藏角色——服裝 Photo Credit:《史賓賽》,來源:IMDb

以行業最具指標的奧斯卡金像獎為例,70多年以來,最佳服裝設計獎的背後,是橫跨各種時代、文化、人物或類型背景,考據、鑽研、採集、創作,最後精準無誤地縫織於劇情場景中,且能因應現場需求做即時調整。

文字:TARINA CHOU 

大銀幕前,透過色彩、質地和服裝線條,角色立體而鮮活,以服裝說故事,劇本裡沒寫的隱藏人物,卻能深入敘事靈魂,精確地交織於各別個性姿態與整體景框結構,鏡頭之下2種美學疊影,時尚與電影共演一齣好戲。

以電影為靈感的服裝——Gucci Love Parade

好萊塢中國戲院像極了神殿。艷麗的珊瑚紅巨柱棟樑挑起了銅頂,順著石龍雕刻攀上天,志在摘星,星斗灑落如塵,鋪成星光大道,循著那閃耀的光,眾神入凡間。

疫情解封後的第一個實體時裝秀,Gucci創意總監Alessandro Michele選擇在這裡重新造夢。「好萊塢彷彿是一個充滿神靈的希臘神廟。男女演員在此被視作神話中的英雄:他們同時演繹神聖與平凡,想像與現實融合為一。」他這樣形容。

入座導演椅,Gucci 2022春夏系列「Love Parade」行進在印上超過2600顆名號的繁星之路,一步一「手印」,以《小鬼當家》成名的麥考利克金《羅密歐與茱麗葉》中經典的夏威夷花襯衫,走在伸展台前線﹔《魔女嘉莉》粉紅絲緞洋裝搭配皇冠、《荒野大鏢客》的西部牛仔帽;《魔鬼剋星》工裝連身褲到《埃及豔后》華麗霓裳與頭飾都在行列中。

大銀幕上的角色立體鮮活了起來,似夢亦似真,看似遙不可及卻又充滿人性,這正是電影的魔力。「母親常這樣告訴我:『洛杉磯閃耀於自身的魔幻之中,恆久不變;它是一個點石成金之地,萬事皆有可能』」

從小聽著擔任製作助理的母親講述,那如童話般故事,對美的崇拜,關於敢夢敢想的天賦,這對懷抱創作心願、嚮往逃離顛覆的Alessandro Michele來說,宛若靈光顯現,指引著成長方向,銀幕敞開了無限遼闊的視窗,在那裡,盡情展現個人獨特性成為可能。

Chanel到聖羅蘭都曾跨界劇服設計!

1931年,直覺敏銳如Coco Chanel,感受到第八藝術嶄新的動態形式和其多元敘事體系將為時代,特別是大眾文化帶來巨大影響,她決定應好萊塢之邀,為女演員們打理造型、設計服裝,找到創新且普羅的管道與女性溝通:「時尚可以透過電影進入生活」,先鋒女王沒有遲疑的表態。正因有前輩們的高瞻遠矚,當年的小小影迷不僅實現夢想,也向媒合佳話獻上敬意。

劇本上沒寫,時尚領銜角色隱藏於景框結構中,特意形塑後的穿著風格,不但具象且表徵個性姿態,隱匿了對話線索,卻傳達強而有力訊息,激發想像,催化情節和表演渲染力,一瞬永恆,戲味十足。

直至今日,我們依然記得兼具中性美與性感的「藍天使」瑪琳·黛德麗,身穿Christian Dior所設計的雪紡紗打摺設計長洋裝、披著戲劇化羽毛緄邊曳尾外套,在《慾海驚魂》裡魅惑地高唱〈The Laziest Gal in Town〉,為了劇中完美Look,她可是不惜向大導演亞佛烈德·希區考克提出:「No Dior, No Dietrich」的拍攝條件。

定格難忘曼妙優雅的奧黛麗赫本一身Givenchy削肩小黑裙,搭配精緻珍珠項鍊及歌劇式白絲緞手套,駐足Tiffany & Co.櫥窗前,人如主題,《第凡內早餐》望穿慾戀,「穿上Givenchy的服裝最能讓我感受自我,他不僅僅是設計師,他創造了特色。」女神如是說。

法國第一美人、也是伊夫·聖羅蘭大師終生繆思凱撒琳·丹尼芙《青樓怨婦》穿著大師親製的典雅雙襟外套化身氣質貴婦,壓抑又解放慾望。因戲結緣,凱撒琳·丹尼芙與聖羅蘭從此結為至交知己,永不過時的氣韻令美人傾心不已,而劇中足蹬的方扣跟鞋,由「鞋王」設計師Roger Vivier直接承襲法文片名Belle de Jour為誌,奠定傳奇款式名聲50餘年。

時尚與電影聯手的幕後原因?

打造動人角色,時尚功不可沒,而電影所引發的廣泛共鳴,也促成了潮流和時裝屋品牌聲勢。新版《大亨小傳》電影由巴茲魯曼執導,本身即是服裝設計師的妻子負責劇中造型,並請來好友Prada掌門人繆西婭普拉達為設計顧問,為了再現上世紀20年代美國東岸貴族的歐洲風情,紙醉金迷的情懷,雙方卯足全勁,最終從繆西婭·普拉達自家品牌檔案庫選擇40多件秀款服裝重新演繹。

隨著電影熱映,美好年代的華麗精緻作風人氣直漲,Prada也順勢在全球主要旗艦店策劃電影服裝特展,吸引目光,同場還有為此戲贊助珠寶的Tiffany & Co.,共榮耀眼星夢。有趣的是,《大亨小傳》第一次登上大銀幕時,珠寶部分是由同樣執裝飾藝術牛耳的Cartier承包,再度翻拍物換星移,卻不損其風靡程度。

事實上,參據《金融時報》報導,現今好萊塢電影約25%製作費來自於品牌贊助。高昂支出確實是不小投資,更別說背後驚人的資源動員及其可能衍生的風險(品牌古董品收藏珍貴而脆弱)。

以黛妃故事為視角,《史賓賽》電影海報上,全幅構圖只見入圍本屆奧斯卡最佳女演員的克莉絲汀史都華身穿一襲繡飾藤蔓刺繡的米色烏干紗晚宴洋裝,瑟縮於一角背向鏡頭,無聲勝有聲,呼應了電影「一段真實悲劇的寓言故事」主旨。

「這是件如此美麗精緻的公主裙,你可以在這件裙子和她當時所經歷的情緒變化之間看見相當大的對比。」執掌劇服設計的賈桂琳·杜倫接受媒體採訪時闡釋。

取材自1988年Chanel春夏高訂系列,動用高級訂製工坊5位專屬工匠耗費1034個小時(刺繡工藝佔700小時)縫製那靈動閃爍,繁複而華美的金枝玉葉。錦衣玉履下的厚工匠意,隔著銀幕,亦能傳達其真切心意。

此外,即便短影音當道,對照內容的扁平化、重複浮濫和過度曝光,深入且微妙的敘事審美,具觀賞價值、話題性的長片仍受精品品牌歡迎。今年初,《Gucci:豪門謀殺案》上映後輿論喧騰,儘管家族軼事醜聞被當成題材有違品牌立場,過於敏感,正反形象交戰,直線上升的網路搜尋量甚至帶動買氣,卻也是不爭的連帶效益。

打造電影角色不可或缺的關鍵秘密

除卻時尚、品牌、明星光環,回歸創作本質初衷,「服裝設計的微妙之處,絕不只是與某個年代的袖子剪裁相關的事,而是深入角色的靈魂。」《服裝設計之路:世界級金獎服裝設計如何深入人物靈魂,透過色彩、質地和服裝線條,打造動人的角色》一書寫道,鏡頭下,2種藝術完美疊影,促使了美學形式的再昇華,並積累成專業成就。

以行業最具指標的奧斯卡金像獎為例,70多年以來,最佳服裝設計獎的背後,是橫跨各種時代、文化、人物或類型背景,考據、鑽研、採集、創作,最後精準無誤地縫織於劇情場景中,且能因應現場需求做即時調整。

「我是一個用服裝講故事的人」生涯至今操刀了近50部影視劇的服裝造型工作,2屆奧斯卡得主珍妮·畢凡對媒體表示,今年又以《時尚惡女:庫伊拉》再度入圍,高齡70的她仍然滿腔熱情,自承為事業最大挑戰,帶領著團隊整整工作長達了16週,以令人瞠目結舌的禮服和龐克時尚,完整詮釋被喻為叛逆品味最強反派的成魔之路。

本文由 Harper's BAZAAR Taiwan 報導,未經授權同意不得轉載。
更多時尚藝術資訊,盡在《Harper's BAZAAR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陳仲廷
核稿編輯:古家萱

Harper's BAZAAR

有了BAZAAR,才有時尚! 1867年,全球時尚雜誌始祖Harper's BAZAAR,在美誕生。 是孕育偉大時尚設計師、藝術家的搖籃,流行界巨擘的推手,當代藝術化育的搖籃。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