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stess Club

《歡迎光臨午場酒店》:「我剛工作時,多希望坊間有一本教導如何從事性交易的工具書啊。」

13 Apr, 2022
《歡迎光臨午場酒店》:「我剛工作時,多希望坊間有一本教導如何從事性交易的工具書啊。」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剛工作時多麼希望坊間有一本教導初入行的性工作者如何從事性交易的工具書啊。所以我將詳細說明所我每天的勞動過程,與我會面臨怎樣的勞動條件和工作風險。

文字:少女A(推特少女A)

寫到這裡,我沒有提到午場酒店的工作流程,事實上這也是性交易工作與其他工作最大的差異,就在於它欠缺一套清楚、明確的工作流程。而這背後的基本假定,就是性工作者對「性」這件事就是提供性,而「性」是「自然的」、「前於社會的」,因此不需要事前指導與訓練。

但這樣的論點忽略了性行為是學習而來的社會行為,更不會看見性工作勞動是高度專業化的一個工作,而欠缺一套明確的工作流程,其實也是性交易易遭入罪化的結果,我剛工作時多麼希望坊間有一本教導初入行的性工作者如何從事性交易的工具書啊。所以我將詳細說明所我每天的勞動過程,與我會面臨怎樣的勞動條件和工作風險。

奇妙的地景部署

每天抵達三樓,進入到玻璃的自動門內,冷氣風口混雜著好幾種難聞的味道灌入口鼻,偶爾還有果蠅趁機逃出飛旋於身上。在摸摸茶裡面規定,小姐被點檯進入包廂後是不准帶手機進去的,但很多小姐還是會偷偷帶,有時候客人會對印象好的小姐私下要求聯絡方式,以便可以跳過幹部與酒店的抽成,直接外約小姐出去。

酒店裡到處都是這種拐彎走廊,每條走廊幾乎一模一樣,第一天到班就心想「這種地方,沒有人帶路的話,誰找得到啊?」儘管後來上班快一個多月了,我偶爾還是會迷路。

酒店分ABC區,我所工作的午場是C區,也是整個酒店空間的最隱密處,AB區是大廳與晚場酒店的包廂,這兩區的坪數大概占了整間酒店的三分之二,雖然這三區是連在一起的,但在動線設計上故意的凌亂,刻意的算計,它充滿狡猾詭詐,也被有意的按照用途部署起來。

C區「理論上」來說是不存在的,要進來這區你得先通過一個很像是「只限員工出入的門」才得以到達這塊黑暗大陸。事實上每一個有在經營性產業的地方(護膚店、酒店、茶店……)都有這種門,好比薛丁格的貓,呈現一種又死又活的荒謬性。如果遇到警方查緝,要從大廳門口走到這裡也要花好幾分鐘,那時候「不該出現的」景象也早已煙消雲散。

shutterstock_1849823017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在台灣,雖然法律允許地方政府劃設性專區,八大行業可在性專區內營業,但台灣對性產業的社會觀感仍是「偷偷做、不能說」,沒有一個縣市首長敢冒此大不韙公告設立性交易專區,台灣的性專區數目依舊是零。

走廊右側的其中兩間包廂是直接當作小姐的休息室,有分抽菸區跟不抽菸區,不抽菸區的休息室較小,而因為空間限制,彼此坐得近,自然互動也會多,我都待在不抽菸區的休息室,也因此自然會覺得跟這裡的小姐情感上比較親密。

左側則有一間包廂叫做「控檯室」,顧名思義就是控制並調配小姐坐檯、計算節數的房間,閒雜人等不准進入。一到班要先去這邊報到,就像是上班打卡一樣,下班也要去控檯室領錢。小姐被點進去包廂坐檯後,時間到了,要打電話進去包廂提醒小姐,這大概就是控檯的工作內容。

控檯室是我覺得酒店內唯一一個有實際制度的依歸,記錄檯數、算小姐的薪資、記錄時間、記住每個小姐的名字與面貌、保管小姐的財物,這些都是可以看出我所工作的午場酒店是一個高度組織化的地方。組織化可能的好處是,小姐們不需自行招攬客人,同時,八大行業者的合法經營執照也具有「保護」性工作者免於被警方取締的風險。

但反過來想,組織化程度越高,性工作者自主性越低,不得挑選客人,固定工時,公司抽成……等等,有好有壞。

登記報到的是一對姐妹,我都叫她們控檯姐妹花,後來才知道姐姐是李哥的老婆,個子小小的,皮膚黝黑,視覺上看起來年紀大我一些,不太苟言笑,大多時候看到她都是低著頭在記帳跟算錢。相較之下妹妹活潑外向,應該跟我年紀差不多,她負責在一塊白板上寫上今天到班的小姐,跟保管小姐的錢包或其他物品,人很隨和。

shutterstock_54937270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因為我都沒在對發票,我會皮夾內把發票給她,每次她拿到一疊發票都會很搞笑的跟我說:「謝謝老闆~謝謝。」「小惠妳今天穿得很好看喔~這件去哪裡買的?多少啊?」偶爾妹妹會跟我聊到穿著的話題,因為一到班就要先去控檯室報到,這時我都穿著平常的衣服,報到完後才會去小姐休息室更換成小禮服。

從她的眼神與對話裡,我推測她應該覺得我跟其他小姐「不太一樣」,我自己也很清楚我的中產階級家庭背景、我的學歷跟教養等等,一定跟其他小姐有文化資本上的階層性差異。這點怎麼掩蓋也掩蓋不了,光是穿著與說話用字的差異,讓我剛開始很難跟其他小姐產生互動,或者從她們看我的眼神感覺到「怪怪的」。小姐們之間的階層化現象,不只是外在的身材資本差異,連帶文化資本上的差異也會為不同小姐帶來不同的市場價值。我就聽過一個我的回頭客這樣講。

客人(外觀約50幾歲,某私立大學教授):「我覺得跟妳聊天起來,妳跟其他小姐不太一樣啦,所以才點妳的檯。妳看剛剛看一排小姐走出來,就覺得妳還滿有氣質的,跟妳聊天後妳說妳唸研究所的,我就更喜歡了。念研究所的講話就是不一樣嘛,滿有氣質的。像我自己每次上課都會幻想自己跟年輕的學生搞,但沒辦法嘛,只能來這裡找妳啦,而且妳書又念得多,不像那些美眉,有時候不知道要跟她們講什麼……啊妳什麼都能聊,滿新鮮的。」

透過客人對小惠(筆者的藝名)的描述,讓我更清楚自己跟其他小姐的區別在哪,我的優勢在哪,以及哪種類型的客人是能有機會成為我的回頭客,讓客人留下深刻印象,建立在不只是一次性的消費關係。

但同時,這種區別也讓我苦惱,一開始讓我覺得這樣會造成小姐與小姐之間彼此競爭的緊張關係。我常常想我會不會被其他小姐討厭?我有沒有顯露出高人一等還是自以為是的樣子?我一定要盡力「藏」起這樣的「模樣」,我要當個好相處的小姐。

同場加映

本文摘錄自《歡迎光臨午場酒店》,時報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書籍介紹

午場酒店立體書

經紀人跟小姐是魚幫水、水幫魚的關係嗎?
包廂裡空調超冷,但小姐脫光光居然是常態?
讓客人隔著內褲摸敏感處是退而求其次的手段。
幹這一行的人都知道林森北路有一間最有名的婦產科?
崩潰!客人要我脫下高跟鞋用腳踩他的臉,還要幫他錄下來?!
半套、全套、禮服、制服、口碑、做S、音樂……你看得懂這些黑話嗎?

不是假掰沉悶的社會學田調論文,也不是充斥腥色羶的八卦週刊獨家臥底報導。忠實呈現午場酒店裡的形形色色與慾望人間:這是一份許多女性正在從事的工作,帶你了解業內真相以及棲身其中的酸甜苦辣。

來喔,站好,從最右邊開始……水水、未來、Gina、芸芸、香草……小惠,新來的啦,A寶。看好喔,喜歡哪一個?記一下名字或穿著,等下跟幹部講。

一名就讀於性別研究所的研究生,因為原來的工作突然被炒魷魚,為了獨力維持自己的生活,無意中進入到午場酒店(俗稱的「摸摸茶」)工作,被摸著摸著,摸索出適合自己的生存之道。希望藉由文章傳達喑啞者的心聲,與她們極富生命力的故事。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楊士範

精選書摘

TNL精選書籍,讓你站上文字巨人的肩膀,遠眺世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