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th Note

當開始質疑是非善惡的那一刻,就代表你真正走進了《死亡筆記本》筆下的世界

11 Apr, 2022
當開始質疑是非善惡的那一刻,就代表你真正走進了《死亡筆記本》筆下的世界 Photo Credit:《死亡筆記本》,來源:IMDb

一般來說,鬥智漫畫最令人詬病的就是「字太多」,更因為缺乏動作,沒有王道戰鬥漫畫的酣暢淋漓感。照理說《死亡筆記本》作為一部鬥智漫畫,也很容易陷入這樣的泥沼。

文字:罵克伍陸

書寫具有力量,有的人認為書寫可以療癒心靈、紀錄生活,抒發不滿。呼喚他人的名字本身也具有力量,揭示了一種存在,在一些文學作品中,只要角色能夠呼喚神靈的真實之名,神靈就會聽從他的號令。而有一部漫畫,以「言靈」作為基礎,描述了一個書寫名字就能奪取他人生命的力量,它正是至今仍是最受爭議的漫畫之一——《死亡筆記本》

《死亡筆記本》是大場鶇原作,小畑健作畫的鬥智少年漫畫。描述主角夜神月在撿到只要寫上名字並知道長相就能殺人的「死亡筆記本」後,透過制裁世界許多重大罪犯成為「奇樂(Kira)」,與世界著名的偵探「L」交手的故事。

從2003年12月起開連載至2006年5月止,全108話。在當年《週刊少年Jump》三本柱「死火海」(《死神》《火影忍者》《海賊王》)以王道戰鬥掌握大量人氣的期間,《死亡筆記本》卻劍走偏鋒,沒有熱血、沒有夥伴,只有兩人之間的鬥智及大量行動背後的思考作為賣點,卻繳出了亮眼的成績——漫畫單行本的銷售量超過3000萬冊。

一時間,「如果擁有了掌握他人生死的能力(筆記本),那我該做什麼?」、「如果用筆記本殺死他人,是否是一種惡?」成了漫畫迷爭相討論的議題。《死亡筆記本》在世界引發了一波模仿風潮,青年們對於社會與他人的不滿,試圖透過仿造筆記本,將討厭的同學、老師、上司、政治人物、藝人名字都寫在筆記本上宣洩。

這是一種「惡」嗎?當你詢問這個問題時,你就開始進入了《死亡筆記本》筆下的世界了。

大小組合,高濃度的劇情與作畫

《死亡筆記本》的成功可以說是大小組合——大場與小畑兩人共同創造的奇蹟。大場鶇善於構思劇情,提供分鏡與對白;小畑則是畫功卓越,能將畫面營造得鉅細靡遺。劇情是漫畫的架構,作畫則是漫畫的血肉,兩者是相輔相成,缺一不可。

起初,死亡筆記本的故事概念並不著重在雙主角的智略戰,大場老師提出「死亡筆記本」的概念時,當時的責任編輯吉田幸司希望他講述有如世界奇妙物語一般,「形形色色的人撿到筆記本發生的故事」,宛如單元劇一般進行。

但大場認為《死亡筆記本》應是一個「少年撿到死亡筆記本後,聚焦於他的變化的故事」,最開始的「鏡太郎」短篇雖然大受歡迎,但只是為了爭取這個故事的長篇連載。而這份堅持造就了一代邪典。

另外對於作畫小畑健來說,過去他在漫畫家次原隆二庭野真琴人身邊擔任助手時,學會臨摹各種不同的畫風,擁有高超的畫技;然而漫畫劇情的構思一直都是他的痛點,前4部連載皆只能以短篇收尾。

然而他對漫畫的熱情並未減退,與堀田由美合作的《棋靈王》大成功的同時,也讓他領略到,比起劇情的起承轉合、伏筆、角色性格設定等等,他更擅長在畫面中營造各種氛圍、補足劇情中未提到的元素、創造衝擊性的畫面。

高度燒腦的漫畫,如何變得有趣?

一般來說,鬥智漫畫最令人詬病的就是「字太多」,更因為缺乏動作,沒有王道戰鬥漫畫的酣暢淋漓感。照理說《死亡筆記本》作為一部鬥智漫畫,也很容易陷入這樣的泥沼。

但大場的對白與分鏡本身及塑造劇情的衝突,像是讓月一面驚慌失措,下一幕就立刻奸笑的「計画通り」,一面說出「怎可以」,心理對白卻吶喊著「太好了!」,還有月看似因為失去父親的痛哭咒罵,其實只是對父親死前仍不願使用筆記本殺人感到氣憤。

各種幾近精神分裂的名場面,讓《死亡筆記本》讀起來有種背德的快感——夜神月所有的情感流露都只是一種算計,直到他死前最後的哭喊才回歸真實。

當然僅憑這樣還不能完全解釋《死亡筆記本》的經典之處。我們能對這些角色產生高度認同,小畑健的作畫可說是功不可沒。他進一步設定了月的各種「顏藝」、L的奇怪坐姿、僅以拇指與食指抓取東西的獨特動作、N的玩具收藏癖、彌海砂的歌德蘿莉裝扮等,這些都讓《死亡筆記本》的人物更加生動。

而死亡筆記本在第七卷後少了L這個勁敵,劇情張力減弱後,N的玩具擺設,更成了觀眾認識人物關係、了解現下鬥智戰進度的重要提示。為了避免單調的對話令人煩悶,小畑健自《棋靈王》連載時就要求的畫面對稱、透視比例、詳細的畫面背景等在此一覽無遺,可說是下足了功夫。這些鉅細靡遺的描寫,讓《死亡筆記本》的推理更具說服力。

《死亡筆記本》令人不太滿意的結局

「我知道善惡論可以做為故事中精彩的答辯話題,但我從故事初期就決定不要提到那些,這樣不但危險,而且對漫畫來說一點都不有趣」——編劇大場鶇訪談,《死亡筆記本》第13卷

善惡論是《死亡筆記本》的重要命題,也是許多讀者閱讀後的問題:殺死罪犯是一種惡?追捕奇樂是一種善嗎?大場無意回答這個問題,他也多次透過角色對白提及,「誰贏了,誰就是正義。」儘管月失敗了,但仍有人相信奇樂只是暫時休息,也許還會有下一個筆記本使用者的出現。尼亞看似勝利了,但世界又恢復原來的樣子,過去只需執著於奇樂的他,勢必得再次面對更多兇惡罪犯。

但月慘敗的模樣卻烙印在許多讀者心中,也讓《死亡筆記本》的部分讀者不甚滿意,認為月的智商到了第二部急速下降,甚至到最後輸給尼亞跟梅洛也是敗在劇情編排,《死亡筆記本》至此成了名符其實的邪典,喜歡的人喜歡,不喜歡的人不喜歡。

而後續金子修介在2006年執導的電影《死亡筆記本》結局中,緩和了這樣的勝敗落差。L搶先將自己的名字寫在筆記本上,讓任何人都無法殺死自己,進而使月在筆記本上寫下的名字成為證據,但自己也將於22日後死亡。

在後來大場跟小畑再次聯手製作的《爆漫王》中,故事裡的漫畫家搭檔「亞城木夢叶」也聯手打造了一部熱門漫畫《REVERSI》,內容描述善惡黑白靈魂互相爭鬥,最後同歸於盡的故事。這部漫畫由於大受好評的關係,編輯部希望兩人不要就此作結,而是持續連載。但在兩人的堅持下,《REVERSI》成功地在人氣高點上完結。亞豆、真城、高木三人的夢想得以實現。

這似乎是回應《死亡筆記本》當年無可奈何的「延長」,不得不讓梅洛、尼亞繼承L,好讓故事得以延續。這兩者的編排都說明了,同歸於盡才是兩造之間最好的結局。

但撇開這些,故事本身還是呈現了月的逐步墮落:過去的他熱愛正義、擁有美好的家庭,在喪失對死亡筆記本的記憶後,也憑藉著自己的推理能力幫助L追捕奇樂,甚至拒絕運用情感欺騙的方式套問情報。這證明了,如果月不曾擁有筆記本,他大概也會成為一個優秀的偵探,運用自己的正義感與推理能力解決事件吧。

隨著月逐步依賴筆記本,他的制裁對象,也開始從兇惡罪犯、輕度罪犯、逐漸到探員、警察、甚至是間接害死了自己的親人。他不再營造一個美好的新世界願景,只想著如何透過智略制裁那些阻礙他的人。死亡筆記本揭示了絕對權力造成的腐化,如果真的有人擁有了這種力量,他反而不能擁有幸福,還會感受到他人無法感受到的苦惱,只能迎來毀滅。

《死亡筆記本》在108話作結,正是回應了「人有108種煩惱」,而這些煩惱的起源,來自一個不該屬於人類擁有的力量。所有的智略,都無法凌駕於死亡(神)之上。

本文經關鍵評論網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陳仲廷
核稿編輯:古家萱

編輯精選

TNL 編輯精選好文轉載,感謝作者的熱情分享!

更多此作者文章

漫畫家高妍用Adobe畫出跨越文化與世代的日常感動

15 Mar, 2023
漫畫家高妍用Adobe畫出跨越文化與世代的日常感動 Photo Credit: 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漫畫家高妍結合私人經驗與日常觀察,用畫筆凝結出觸動不同文化與世代讀者的情感。從學生時期就開始創作的他,持續用Adobe軟體製作所有的漫畫和插畫。採訪這天高妍邀我們走訪他作品場景中常出現的台北溫羅汀一帶,並和我們分享自己的創作經歷。

用Photoshop與InDesign,從獨立出版小誌做到暢銷商業單行本

2022年5月25日,高妍的首部單行本《綠之歌 - 收集群風 - 》在台灣和日本同步發行,不到一週內,台版和日版紛紛「重版出來」,以25歲的新銳漫畫家來說是相當驚人的成績。《綠之歌》同名短篇是高妍在大學時期自費出版的32頁漫畫作品,經過五年時間發展成長篇,故事描述一位台灣女孩「綠」深深愛上日本搖滾傳奇細野晴臣的音樂,而音樂又帶著他遇見許多美好的事物。

「無論是插畫、漫畫,我的作品都以電腦繪製為主,」目前在台日兩地活動的高妍,趁著回台期間帶我們到公館的另類漫畫店Magasick,那裡幾乎是唯一能找到他所有早期自費出版作品的地方,「我通常會先用Photoshop繪製漫畫,接著進InDesign做每頁漫畫的初步排版,打上對白內容,並且讓編輯知道漫畫的順序。」高妍一面介紹他的作品,一面和我們說明工作流程。

《房間日記》、《海的画報》、《荒原》、《1982》到《綠之歌》短篇,翻閱一本本插畫、漫畫作品,令人感受到高妍持續雕琢自己的技巧,不只是畫面、意象和氛圍的經營,在書籍的裝幀上也不斷實驗。《綠之歌 - 收集群風 - 》的書籍設計也由高妍親自操刀,書衣扉頁設計成演唱會門票,隨書附上的歌詞本則選用紋路明顯的特殊紙,精緻得如一本獨自成立的小誌。

☞ 用Photoshop和InDesign製作出版你的作品吧!

010
Photo Credit: 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繪圖板搭配Photoshop,陪伴漫畫家一路成長

「從小學六年級開始我就一直在用電腦畫畫,電腦繪圖比起手繪對我來說是更親近的媒材。」直到高妍國中時,母親送給他一台繪圖板作為生日禮物,從此繪圖板搭配Photoshop就成了他創作用的固定班底,「有時候我在畫水彩或素描的時候,都會覺得『天啊,讓我按上一步!』」高妍笑說自己從電繪切換到手繪時常忘了不能重做步驟。

除了自己的作品之外,高妍也經常承接書籍和雜誌的繪製委託,像是村上春樹的散文集《棄貓》由收錄了11張高妍的插畫,以及旅日台灣作家李琴峰獲得芥川獎的《彼岸花盛開之島》台版書封,同樣也出自高妍之手。村上春樹曾形容高妍的畫「喚起某種令人懷念的共鳴」,或許正是這樣的特質,使他的作品能夠觸動不同文化與世代讀者的情感。

☞ 電繪首選Adobe Photoshop

「我在用漫畫拍電影」

「我大部分的作品都是以自己的私人經驗去發展。」台北溫羅汀一帶是高妍漫畫中經常出現的場景,也是他現實生活中最熟悉的區域,但即便在這麼熟悉的日常中,他總能觀和感受到新事物,並且將它們放進作品中。「每天好好感受自己的生活的改變、新的相遇、新的離別,把這些離別具象化成完整的故事。」

採訪這天我們也來到位於台電大樓站附近的咖啡店與Live House「海邊的卡夫卡」,《綠之歌》裡主角小綠與南峻就是在這裡相遇。「我覺得這些東西如果不透過像文字、日記、圖像作品的方式去記錄,有一天就會消失,這些遺忘跟失去是非常可惜的。」海邊的卡夫卡經過18年的歲月,近期也因為都更即將和大家告別。

020
Photo Credit: 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我其實在用漫畫拍一部電影。」高妍在作品中透過背景的寫實處理、人物之間表情的細膩變化,以及水平橫向的構圖去營造出電影鏡頭的感覺,「讓讀者進入故事,並在無意之間將自己帶如故事主角的心境。」雖然生活中充滿離別,但讀者透過閱讀高妍的作品,也許可以不斷地與這些文化場景重新相遇。

☞ Adobe陪你紀錄日常生活的新改變

把感動帶給讀者的瞬間

「我一直覺得我不是什麼天才,我只是非常非常努力在做每一件事情。」以高妍的年紀對應他身為創作者目前的成績,確實常令人讚嘆他繪畫方面的才華,但不為人知的是他的高度自律,「在執行作品上,我很像一台機器,時間到了我一定要做什麼事情,最後把作品透過非常有紀律的方式完成。」

高妍和我們分享他在日本漫畫月刊《Comic Beam》連載《綠之歌》期間,每日醒來吃完早餐就開始工作,一路繪製到晚上,中途除了吃飯其餘時間都不中斷地畫直到睡前。每月連續25天都是這樣的節奏,直到交出當月的稿件,又接著準備下個月的連載。

030
Photo Credit: 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最重要的事情是對作品誠實。當你今天很善待這個作品,很想好好地讓這個作品被跟你有一樣感動的人看見,我相信那個人會在世界的某個角落,感受你作品帶給他的力量。」對高妍來說這樣的瞬間就是做作品最棒的時刻。你也有想要分享的感動嗎?一起透過Adobe系列軟體來踏出創作的第一步吧!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