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enger

《謊言戰爭》:盡情使壞的草彅剛,擁有一張適合復仇的臉孔

《謊言戰爭》:盡情使壞的草彅剛,擁有一張適合復仇的臉孔 Photo Credit:謊言戰爭

草彅剛在《謊言戰爭》結束6年之後,終於能再次站上全國電視網日劇的主演角色,這是對草彅剛的肯定,或者應該這樣說,我們不能放棄這麼有趣的復仇鬼,那是最糟的暴殄天物。

草彅剛有一張有趣的臉,笑的時候兩眼瞇瞇,三角眼的眼尾下垂,粗粗的眉毛與直挺的鼻樑散發出一種爽朗的氣質,看起來很像名叫某種水果的兒童節目大哥哥。但是,「笑」,並不是最適合這張臉的表情。

當他面無表情,兩眼半開,他那銳利的下巴線條、尖銳的鼻頭,迅速凝聚出陰騭曖昧的神情。但是,身為國民天團SMAP的偶像之一,露出這種嚇人臉似乎不太適合。所以,我們應該來看看草彅剛最活用這張臉的作品:2017年日劇《謊言戰爭》(嘘の戦争)。

還是小學生的千葉陽一某天回家,他看到的不是如常歡迎他的父母與弟弟,他們都倒在血泊之中。歹徒殺傷他之後逃走了,但是,卻沒人相信陽一的證言,這起滅門血案,被當作陽一父親帶著妻小赴死的自殺案件。

年紀輕輕的陽一,被大人們要求作證父親是自殺,不斷被辱罵為騙子的孩子,受不了精神虐待終於屈服,自此有了嚴重的心靈傷害,他心理形塑了扭曲的價值觀:如果世界就是充滿謊言、是非不分,那他寧可成為騙人的那一方活下去。

30年後,陽一已經成為化名一之瀬浩一的天才詐欺師,在泰國專騙來此獵艷的日本尋芳客。但是某天,他發現擦身而過的男人手上,有個熟悉的刺青,那是當年刺傷他歹徒手臂上的刺青。

浩一心中的齒輪開始轉動,他要進行人生最大的詐欺與復仇,找出當年殘殺全家的真正犯人,而他發現,這起事件的主謀,可能是大型企業二科集團的會長。現在,變身復仇鬼的詐欺師,要向兇手二科家族討回謊言的代價。

截圖_2022-03-31_上午11_10_02
Photo Credit:謊言戰爭

這裡沒有笑著演唱《世界上唯一的花》的草彅剛,事實上,草彅剛不是第一次變身復仇鬼。 2015年的《金錢戰爭》,是這個被稱為「復仇系列」的第一部作品。他飾演一位人生勝利組,卻因為身為化學公司老闆的父親高額借貸,父親更因此自殺。

父債子還,草彅飾演的白石被迫背上大量債務,他遭到解僱,人生一無所有,卻被渡部篤郎飾演的高利貸公司老闆赤松收容,證券精英白石變成了放貸高手,他卻因此發現了父親自殺的背後真正原因。白石發誓不但要奪回自己曾有的一切,還要找出害死父親的元兇。

《金錢戰爭》改編自韓國漫畫,又有時而搞笑荒謬、時而奸詐狡猾的渡部篤郎陪襯,獲得了當季日劇收視率的第一名。這不是理所當然,早前草彅剛的代表作《我三部曲》,包含《我的生存之道》、《我和她們的生存之道》、《我的人生道》等等,草彅剛角色的個性都是溫和柔順,簡單說,就跟他在1997年獲得日劇學院賞最佳男主角的作品名稱一樣:是《一個好人》(いいひと)。

但是,《金錢戰爭》就不是這樣了,儘管草彅剛飾演的是為父復仇的放貸人,他是有苦衷的,但是,飾演這樣表裡不一的角色,確實讓觀眾大開眼界。

《謊言戰爭》是乘勝追擊之作,而這部沒有原著、由編劇後藤法子原創的日劇,其複雜程度與殘忍程度更上層樓。 草彅剛仍然看起來是那個熱心助人的大哥哥,但是下一秒,原來這種陽光形象只是騙人的幌子。

草彅剛飾演的浩一,必須面對父母與僅僅5歲的么弟慘死的事實,而且,還得面對自己幼時被迫說謊、成為滅門兇手共犯的事實。這種設定實在獵奇的超乎常理,不免有顯而易見的破綻(幕後黑手的惡勢力範圍也太誇張了,事後沒有滅口浩一也是詭異的漏洞)。但是,這卻給了草彅剛一個展現演技的絕佳機會。

得知滅門真相、或是親眼見到仇人下跪的時刻,草彅剛甩開了偶像包袱,扭曲著臉憤怒地狂吼。但是,發洩怒氣誰都會,敲敲牆壁、發出野獸般的嗚咽聲,好像是想當然耳的演法。草彅剛在《謊言戰爭》裡最棒的看點,是他在「想當然耳憤怒」之前的掙扎:不管是聽著犯人終於跪倒在地的自白、或是再一次回想家人被殘害的慘況,在釋放大仇得報的暢快之前,他都展現了截然不同的天人交戰。

當他徹底毀滅當年傷害他的兇手之一時,對方踡伏在地,終於坦承浩一幼時真的沒有說謊,希望浩一手下留情。你可以看到草彅剛微皺眉頭,臉頰繃緊,僵直地形成悲傷的表情,他的眼頭發出微小的光亮,一滴眼淚從眼頭沿著鼻樑滑下,電視劇的流淚演技,很多都是眼藥水的功勞,這種淚水大多從眼尾流出。

草彅剛流出真淚水後,微微地嘆了一口氣,抬頭望向遠方,開始扭動嘴角,彷彿在咀嚼口中的苦味,同時感嘆地說了,「已經太晚了。」

當他同樣將另一位幼時逼他說謊的犯人逼至絕境時,對方流淚著彎腰低頭,向他誠懇地道歉。但是在場還有許多不清楚浩一真實身份的角色,他們以為這位角色是在為誤會冰釋而向浩一道歉,而浩一不能被其他人發現他與犯人間的關係。

草彅剛面無表情地看著低頭的對方,兩眼睫毛微微地震動,然後垂下眼簾,輕描淡寫地說著誤會解開了就好。他扶起對方的肩膀,臉上有微微的笑意,靠近對方說著:「我這個人,最討厭別人說我講謊話。」

草彅剛臉上的笑意瞬間失去了溫暖,轉為僅有彼此之間心知肚明的嘲諷冰冷,他不能繃緊臉部神經,裝出張牙舞爪的表情,草彅剛以最小程度運動嘴部肌肉,以不帶感情的語調說出這句話,但妳能從他雙眼短暫的眨動,察覺他克制眼淚即將奪眶的衝動。講完這句話,浩一立刻轉向他人,又恢復成「一個好人」,輕鬆地向大家告別離場。

在《謊言戰爭》的開場,所有角色都穿著鮮紅色系的服裝登場,僅有草彅剛穿著一套黑西裝,表情冰冷地出現。《謊言戰爭》與《金錢戰爭》不同,沒有演技會吃掉對手的渡部篤郎,分去草彅剛的演技空間。事實上《謊言戰爭》裡的登場角色眾多,但是草彅剛卻才是真正的男主角,沒有其他角色能與他分庭抗禮。

藤木直人的角色始終對抗著浩一,但他的角色卻被侷限在那種「永遠思考比主角慢一拍」的「正直角色」窠臼;女主角山本美月的演技更是慘不忍睹,也許這是要呈現戲中她被男主角玩弄於股掌之間的關係,但是這種聖女型的角色,在《謊言戰爭》這種黑吃黑勾心鬥角的日劇裡,原本就很容易淪為背景。

但是,《謊言戰爭》不只是因為草彅剛的努力而有趣,這樣的復仇劇要吸引觀眾,一種作法是必須峰迴路轉,仿造90年代「雲霄飛車劇型」那種劇情不斷逆轉的套路。《謊言戰爭》並不想讓觀眾在洗黑洗白的無限輪迴裡昏頭,它反倒忠實地回歸「詐欺」這個主題,讓浩一利用各種詐欺手法攻破許多敵人的弱點:《謊言戰爭》就像盡責的警方防詐騙宣導影片。

介紹的手法包括電腦病毒、釣魚郵件或社交駭入(social hacking)這類網路時代常見的詐騙手法;讓當事人成為媒體追逐對象,藉以讓對方因忙於應付狗仔隊的疲累,削弱對方的警戒心,再以親切溫暖的形象騙取對方的信任;乃至以扒竊、入室竊取、設立空頭公司、或冒充人頭身份這種傳統犯罪手法等等。

《謊言戰爭》裡的一之瀬浩一號稱是天才詐欺師,而《謊言戰爭》也真的讓這位天才詐欺師一步步證明他有多天才:觀眾宛如剛進門的詐欺實習生,學習各種五花八門的詐欺手法。「詐欺的重點,是不能讓當事人有思考的時間」,「要讓別人相信你的騙局,必須讓對方感受到真實感與實用性:你講的話聽起來像是真的,你這個人看起來對他很有價值。」

這些《謊言戰爭》的台詞,都直指人性的根本弱點,詐術事實上並不是什麼魔法,它只是暴露出這些你我都有的弱點而已。像這樣的台詞,也直接讓劇情更具說服力,讓觀眾相信,為什麼一名神秘的詐欺客,有資格單挑有財有勢的超大財團。

草彅剛與他常常演出月九戀愛劇的前同事不同,他更常演出逸脫常理的「火九劇」。29歲之前,他還會在許多戀愛劇裡飾演傻呆憨直的白馬王子,在2003年的《我的生存之道》之後,他的角色表現領域快速地展開(他在舞台劇的演出讓人感受更多變)。

在傑尼斯晚輩演出許多大受好評的「怪角色」裡,其實都看得見草彅剛的影子:例如《談戀愛世界難》裡飾演與愛情絕緣的怪癖社長角色,其實草彅剛在2013年的《單身貴族》裡,就演過類似的怪社長角色。

但是,復仇系列真正讓草彅剛徹底地嘗試偶像演員難以涉足的另一面,並且給了他一個足夠寬廣的空間,讓他能夠盡情使壞。但是,隨著SMAP解散,草彅剛離開傑尼斯,《謊言戰爭》竟然也成為了他最後一部主演的長篇連續劇。

幸運的是,復仇系列已經決定要開拍第3部作品,預定在2023年1月播映,草彅剛在《謊言戰爭》結束6年之後,終於能再次站上全國電視網日劇的主演角色,這是對草彅剛的肯定,或者應該這樣說,我們不能放棄這麼有趣的復仇鬼,那是最糟的暴殄天物。

草彅剛表示:「繼《金錢戰爭》與《謊言戰爭》之後,還能演出我超愛的『復仇系列』第三作,回想起來,拍攝這些作品真的是很辛苦的過程,這部最新作,我想讓大家看看從沒見過的『草彅剛』,復仇系列真的在各方面都要挑戰極限,這一次,終於能與這些一起奮鬥過的製作人員合作,再一次借重他們的經驗,讓我毫無保留地大展演技。」

這次草彅剛又會潛入現代社會哪一面的黑暗?又會塑造多麼不同的以黑制黑反英雄形象呢?他又會如何好好地使用那張善惡通用的臉孔呢?我們必須要期待下一次復仇的來臨。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陳仲廷
核稿編輯:古家萱

龍貓大王通信

龍貓大王報導你從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 報導已經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 報導失敗的、被嘲笑的、瘋狂的、奇怪的人們。 報導日本偶像、好萊塢動作、飛車與劫盜電影、70~90年代物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