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iritfree Drink

零酒精心得:一旦愛上酒精,不能喝的時候你很難被水打發

23 Mar, 2022
零酒精心得:一旦愛上酒精,不能喝的時候你很難被水打發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偶有幾個不可抗因素,譬如身體抱恙、醫生交代、懷有寶寶、未成年等現實狀態,使得你我不得不說出:「不能喝。」或者身為駕駛不想花錢代駕的人,也請認份不要賭別人的命。

你可能會想,不能喝怎麼不喝水?幹嘛跑酒吧?有時候,跑酒吧、去派對不全然是買醉,也有單純想處於那氛圍,喝一杯風味比例配置得很精緻的調飲,低酒精或無酒精都行,就是不想喝水和可樂。

沒喝過酒或不好乙醇的人,很難想像酒令人著迷的箇中奧義,但凡嚐過美酒之人,會想念那一杯「好喝」的酒,這點無疑很難被水打發。然而,當抽掉酒精,少了迷濛眼神,清醒許多的味覺似乎分辨得出平常一杯接一杯後喝不出來的,所謂層次。

無酒精之初,喝酒沒有節制的人們

「無酒精」的前提必然是「有酒精」的延伸反義——應該沒有人會跟吧檯點一杯無酒精可樂?有意思的是,可口可樂在2019年接連推出主打無酒精飲料的新品牌「Bar None」和英國限定版「Signature Mixers」調酒專用可樂,看來也想在這塊市場裡分一杯羹。

04gc3qqh6woolan1p1o9bxldud1h75
Photo Credit:Coca-Cola 

言歸正傳,雖說沒有證據顯示「無酒精」出現的時代背景,但多少與人們不節制、不理性的喝酒習性攸關。

看回過去,當酗酒問題嚴重影響社會秩序與人類健康時,許多國家紛紛展開了不同的禁酒運動。諸如美國自18世紀末已出現禁酒運動和之後長達13年的禁酒令,英國維多利亞時代以茶反酒、溫和禁酒的方式,以及一戰期間澳洲跟紐西蘭所出現的「Six o'clock swill」現象——在一戰期間,部分酒吧被強制關閉,剩餘的某些酒吧被勒令於傍晚6點前必須關門,於是有5點下班到酒吧狂飲一個小時的現象。

簡單來說,不禁還好,一禁大家喝得更兇了。

社交場合裡,一大盆滿滿水果的Punch

而在禁酒運動盛行以前,西方國家的許多社交場合中經常出現一大盆用玻璃或瓷器來裝的酒,叫做——「Punch」,對,就是裡頭有一堆水果的那盆。中文又名潘趣酒、賓治酒。

Punch原文為印度拜火教的「Panj」,代表數字5,是以亞力酒(蒸餾酒)、糖、檸檬、水、茶5種成分製成,有人指出Punch不見得只能用上面5種元素來做,也可以有其他組合,正因如此,部分人士認為Punch是雞尾酒的始祖。

儘管Punch酒精濃度不算非常高,喝起來像在喝果汁,但喝多還是會醉的。如前所述當發現人們喝太開的時候,禁酒運動在各國如火如荼地展開,於是,更適合學校舞會、教堂活動、野餐或其他公開場合的「無酒精Punch」漸漸成為市場主流。順便一提,香港茶餐廳餐單上出現的「什果賓治」即是沒有酒精的水果Punch。

shutterstock_1104161009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不求醉,無酒精、低酒精的未來趨勢

除了Punch,雞尾酒歷史上那杯甜到爆的Shirley Temple是大眾對無酒精調飲的第一印象,如今上酒吧的人已會說出:給我一杯「Mocktail」,或是「Virgin(Cocktail)」。只不過,對於這些附有酒精之意卻不含「酒精」的說詞,有人提出了意見,她是米其林二星餐廳Oriole的酒吧主理人Julia Momose,也是無酒精飲品的研究專家。

Julia Momose倡導的不是沒有酒精,她認為不該將無酒精調飲視為雞尾酒的附屬品,反倒是著重在風味萃取的新概念。約莫自2017年,她開始使用「Spiritfree Drink」來稱呼無酒精調飲。

酒駕問題釀成的悲劇和健康意識抬頭的今天,多數人早已不大像以前肆無忌憚地喝,根據國際葡萄酒和烈酒調查機構(IWSR)2021年市場預測報告指出,未來大眾對無酒精或低酒精(Nolo)的需求將持續增長。

無酒精啤酒不等於麥芽汁,不然你喝麥芽汁啊

從現今市面上眾多的無酒精啤酒來看,發明王國日本早在2009年便由麒麟啤酒推出了真正零酒精的啤酒「KIRIN FREE」 。隨技術愈趨成熟,2017年麒麟啤酒使用與一番搾同樣萃取第一道麥汁的釀造方式做出「零 ICHI」,口感又更接近一般啤酒了。

shutterstock_742672648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其他像是口感清爽的朝日「DRY ZERO」、強調健康的三得利「ALL FREE」(2016年更新版甚至添加膠原蛋白),成為隨時都能來一杯的日常飲品。當然,便利商店總佔有一席的Heineken 0.0%、台啤出品的金牌FREE也是近年來台灣人的愛。

根據《台灣菸酒法》規定,飲料裡酒精濃度0.5以上的都是酒,0.5以下視作飲料。之所以有0.5%的殘留酒精,主要與製作方法有關。基本上,無酒精啤酒和一般傳統啤酒的製程大同小異,差別在於:

  1. 製程中控制糖分含量,限制酵母產生酒精。
  2. 釀造完成後,加熱至40-50°C來蒸發酒精。
  3. 使用減壓蒸餾或膜過濾加工方式,讓酒精分離。

上述三種方式則依據各家廠商的技術,做到確保風味的同時又能將酒精含量降至最低甚至零。還有另一種方式即是以麥芽汁做為原料,不做發酵動作直接加入其他添加物再打入二氧化碳,保證0.0%。

不含酒精,強調風味的萃取液體

除了啤酒外,無酒精的趨勢同樣延伸到烈酒、葡萄酒的領域,好比Seedlip品牌創辦人Ben Branson以一個「不喝酒要喝什麼?」的念頭,成功發明了草本蒸餾液作為無酒精調飲的基底,徹底改變新世代品飲的習慣與方式。

截圖_2022-03-22_下午5_30_58
Photo Credit: Seedlip Drinks

而今市面上常見無酒精品項,多能從網路購入,無醇葡萄酒有澳洲的Edenvale Shiraz、法國的Pierre Chavin Merlot、德國的Night Orient Merlot,其他品項像是荷蘭Kever Genever的無酒精蒸餾液、荷蘭Fluère Drinks的煙燻龍舌蘭,以及推出了波本蒸餾液、香料蘭姆蒸餾液、甜香艾開胃酒蒸餾液等多種風味的澳洲Lyre’s。對了,去年台灣也製作出第一支無酒精烈酒品牌SPIRTER

已經不會有人瞧不起喝無酒精的人了

沒辦法買醉時,去酒吧無非是想買個氣氛,台北第一時間想到的是以日式美學侘寂(Wabi-Sabi)為核心的一時無酉,店家主打無酒精調飲,為的是讓想感受酒吧氛圍的人,一起體會品飲的趣味,而當其他酒吧陸續要開店的傍晚7點,它就打烊了。

截圖_2022-03-22_下午5_33_31
Photo Credit: 一時無酉abvless

相較過去成熟許多的台灣調酒市場,各個酒吧有著自家招牌的無酒精調飲,上回我便在以冰花煎餃聞名的去斯萬家實測了好幾杯。

無酒精調飲考驗的一樣是Bartender對於風味平衡的功力,去斯萬家酒單上見到的品項,Bartender都能幫你改製成無酒精版本,偏向新派調酒科學,店家主打是茶、咖啡與酒的綜合演繹。

我喝了杯酒單上名為邱比特的無酒精版,用的是Edenvale紅葡萄飲與冷萃咖啡、義大利紅酒醋和肉桂糖漿調製,頂層的紅心芭樂泡沫與肉豆蔻香氣鮮明,複雜的口感很有層次。

第二杯是名為貪婪的無酒精版,一個鴛鴦概念,用了茉莉花跟冷萃咖啡和肉桂,咖啡香氣明顯,是下午茶感。第三杯是以Edenvale白葡萄飲和東方美人茶為基底,加上薄荷葉、蘇打水的改版Mojito,與原本就屬清爽的Mojito差別可能僅是取代蘭姆酒的白葡萄飲 。

截圖_2022-03-22_下午5_26_48
Photo Credit: Lig Lin

上回拔牙,醫生再三叮囑「不要喝酒、抽菸」,起碼三天。鬱悶的第一天,我買了Heineken 0.0%一手,入口時心情有好些,但中途浮現的甜味實在不對我的味,一直到第三天,才感覺其實Heineken你還原度還挺高的嘛。

真無法攝取酒精又想念它們的話,就去便利商店、賣場裡找喜歡的0.0%啤酒、上網買喝起來挺有感的無醇紅白酒,以及興致來上酒吧喝杯無酒精調飲,清醒地觀察人生百態也是種樂趣。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楊士範

Lig Lin

沒案子的時候,就睡午覺、看電影、打電動、喝啤酒;有案子的時候,就不睡午覺、不看電影、不打電動、啤酒喝。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