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rry Li

聽完李權哲的《愛情一陣風》:除了歌詠愛情和青春,他或許不是你想的那種老靈魂

聽完李權哲的《愛情一陣風》:除了歌詠愛情和青春,他或許不是你想的那種老靈魂 Photo Credit:Inndose Production

李權哲是只有復古與老靈魂嗎?在我心中當然不是,畢竟他能把潮州土狗〈看啥〉的歌詞背得滾瓜爛熟,不過,為了更詳盡的解開這個疑惑,我決定從《愛情一陣風》著手展開調查,

記得是某個微醺的夜晚,友人碰巧放起李權哲不久前發行的新專輯《愛情一陣風》,在觥籌交錯中,朋友們也隨著音律共振討論著他的音樂,而早已醉到「抓兔子」的我,雖然對於當時的討論沒什印象,卻不經意地捕捉到幾個關鍵字,佳評如「才華洋溢」、負評如「賣弄復古」,除此之外,當然少不了女生嚷嚷著「好可愛」。

這讓我想起,我對李權哲的初次印象來自〈我們眼裡還有對方嗎〉一曲,當時憑藉《醒著不醉》入圍第29屆金曲獎最佳新人獎的他,一臉嚴肅的站在台北小巨蛋唱著前述歌曲,不過,當時令我印象深刻的倒也不是他的嗓音或魅力,反倒是在金曲獎演出唱錯歌詞的部分,讓我至今仍記憶猶新。

話雖如此,但在當時演出影片的留言處,你會發現總有幾則留言稱讚著他的可愛及醉酒般的舞台風采,在那之後,他在江湖上多了「雲端司機」的名號,也正式加入饒舌廠牌「顏社」,更毫無意外的開始有不少友人推薦起李權哲,推薦的原因不勝枚舉,但總離不開他那難以言喻的魅力,而關於這股魅力,或許還是用顏社老闆迪拉的話來闡釋最為貼切:

記得去年春天,發完雲端司機EP之後,辦了一場在女巫店的演出,現場女粉絲之激動我前所未見,明明就是一個把臥房拆掉塞滿樂器的臭宅宅,站上舞台之從容,撩人手段之高明,一舉手一投足,雖然偶有稚嫩之處,但想必在歌迷的眼裡,應該可愛的不得了吧。
283A0186
Photo Credit:Inndose Production

然在綜合周遭友人的意見及迪拉的闡釋後,不難歸納出李權哲在大眾眼中的幾個特質,諸如舞台魅力及擄獲歌迷芳心等,我想是有目共睹,但關於「賣弄復古」這點,我始終抱持疑問,畢竟除了朋友提及之外,我也曾在李權哲的MV底下看到留言評價「只有復古,了無新意」,且平時將他與「復古」、「老靈魂」等關鍵字擺在一起的討論,亦是從沒少過。

但他真的是只有復古與老靈魂嗎?在我心中當然不是,誰叫他能把潮州土狗〈看啥〉的歌詞背得滾瓜爛熟,不過,為了更詳盡的解開這個疑惑,我決定從《愛情一陣風》著手展開調查,而接受調查的對象,正是李權哲。

首先,李權哲這麼說道:「我其實也不知道耶,很多人會說我是復古老靈魂,是因為我喜歡老音樂嗎?還是在說我的腦袋已經老了?」如此的回應,想當然是不足以作為佐證,於是我想要更聚焦的瞭解《愛情一陣風》的生成。

「我在做音樂的時候,其實不太會去預設立場,即便你聽到有些歌的風格或年代感很明確,但對我來說那就是自然而然生成的,也許我彈一段鋼琴,它會有一種氛圍,而我就是隨著那個氛圍加入其他樂器與音色,並沒有特別想要營造復古又或是去定調音樂」他如是說。

346A0855
Photo Credit:Inndose Production

確實就像李權哲所述,他的音樂正是如此「有機」,像是《愛情一陣風》按照曲序最先是〈今晚有空嗎?〉,而首波主打MV則是〈哈根大世界〉,但這些歌曲其實都不是他這張專輯最早的創作,反倒是他在2018年所寫的〈颱風要來了〉一曲,才是《愛情一陣風》最先誕生的歌曲。

有趣的是,這些在不同時間點所寫的歌曲,最後都被收錄在同一張專輯裡,甚至或多或少都與《愛情一陣風》專輯名稱有所呼應,然而這也令我好奇,對於喜愛鄭進一的李權哲而言,為何專輯名稱選擇致敬陳百潭,而非鄭進一又或是啟蒙他接觸音樂的小池徹平?莫非是這張專輯有特別想傳達什麼?

他這麼答到:「因為專輯裡的這些歌,常提到『風』這個字,所以才選擇《愛情一陣風》,但我的音樂從來沒有想傳達什麼概念,畢竟各個聽眾之於每句歌詞或旋律,都會有自己的解讀與共鳴」,聽到這樣的回覆,讓我不禁重新思考這張專輯所帶來的感受,而要我來形容的話,或許會稱之為「青春期少年的發春日記本」。

之所以會有這般解讀,除了在《愛情一陣風》正式發行的貼文看到「迷上外送茶聽〈今晚有空嗎?〉」、「喜歡阿公店聽〈康明〉」、「喜歡充氣娃娃聽〈芭比娃娃〉」之外,會視為「青春期少年的發春日記本」的原因,當然也離不開其中的樂音,循著各種旋律與編曲,就像是與我的青春期輝映,引領我重回情竇初開的心境。

283A0359
Photo Credit:Inndose Production

這樣的編曲,即是來自李權哲豐沛的創作能力,撇除大眾所熟知的吉他、貝斯、鼓之外,李權哲還在〈哈根大世界〉加入電西塔琴的元素,同時參與著管樂編寫,可說是充滿才氣,值得一提的是,他不單是獨自擔綱專輯製作的多重角色,就連演唱方面也找不到其他歌手合唱的影子,唯一有的只有Leo王在〈康明〉中的聲音點綴。

對此,他解釋:「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大家發專輯好像一定要合唱,但我寫完歌之後,沒有特別覺得哪段可以找誰一起玩,所以在製作當下就一路唱完了,只有〈康明〉找Leo王錄了些『嗚嗚嗚』的聲音」,聽到這裡,我在心裡暗自呢喃「李權哲做音樂真隨性」,但在瞭解他對於聲音的追求後,我想,我該收回剛才那句話。

事情是這樣的,倘若你仔細聆聽他的音樂,你會發現李權哲的歌曲似乎都沒那麼「精緻」,這樣的感受倒也不是不好聽,反倒應該說是富有「人味」,他分享道:「我覺得太乾淨或完美的狀態不耐聽,這是我從做完第一張專輯後所追求的,畢竟完美跟瑕疵一線之隔,如果沒有拿捏好那個平衡,就會變很爛」,至於那個適切的平衡,在我心中或許就是〈我愛你是一輩子的事〉吧。

346A0876
Photo Credit:Inndose Production

而在絮聒完專輯之後,面對即將參與「Legacy千人展」舉辦專場的李權哲,我想到迪拉提過「我們會用有口皆碑的顏社標準來辦這場演唱會」,雖然演出尚未登場,無從得知屆時會有哪些令人期待的內容,但就過去看他表演的經驗而言,我最有印象的或許還是他在貴人散步音樂節,唱著唱著就摔傷腰的賣力演出吧。

不過,若是撇開這類的慘劇,每每看到台上的他,總會讓我不禁想起流行樂王子Prince,雖然李權哲自己是這麼說著:「我怎麼可能敢!很多人會說我的哪些歌很像他,但我從來不這樣覺得,他是真的超強,不單是創作與唱歌,演出也是,我沒辦法像他一樣駕馭高跟鞋配網襪在台上劈腿。」

誠實來說,他口中的Prince聽來有些滑稽,甚至像是個諧星,不過那也不重要,畢竟我想講的是李權哲的「渲染力」,如果你也同樣看過他的演出,相信你也曾見識過他在台上瘋瘋癲癲的樣貌,承如我在文章開頭所提就算唱錯詞,觀眾還是十分享受,也如迪拉所述在歌迷眼中,他就是可愛的不得了。

346A0837
Photo Credit:Inndose Production

但對於李權哲來說,如此瘋癲的演出並非預先設定,反而是看現場觀眾的反應,如果觀眾隨著音樂陶醉,他也會跟著陶醉,這讓我想到,在Legacy這樣的千人場地,《愛情一陣風》專場是迅速售罄,而屆時李權哲與觀眾的化學反應,更是令人無從期待卻又無比期待,至於如何將這股期待轉化為他在台上的魅力,一切待你造訪參與。

同場加映

核稿編輯:古家萱

Ryota|良田沃土

工作虐我千百回,我仍待他如初戀,而我或許看起來沒事,但我內心非常渴望有人付錢叫我無所事事。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