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Generation

儘管不像父輩那樣扳起面孔,他們捏的也不是沒真本事的壽司:第七世代壽司職人

20 Feb, 2022
儘管不像父輩那樣扳起面孔,他們捏的也不是沒真本事的壽司:第七世代壽司職人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日本漫畫家,吃過超過4000家餐廳,對壽司更是無所不知的早川光先生,便將東京現在30歲左右,店裡おまかせ在2萬円以下的壽司店的年輕又直率的壽司職人們,也稱之為「第七世代」。那麼,東京壽司界的第七世代,究竟有著什麼特徵呢?

江戶壽司分為「江戶三鮨」與「江戶前鮨三大開祖」。前者為華屋與兵衛(本名本名小泉與兵衛)的「與兵衞壽司」、堺屋松五郎的「松が鮨」、松崎喜右衛門的「毛抜鮓」;後者是「與兵衞壽司」、1848年創業的「千住みやこ」、與1877年創業的「二葉鮨」。

江戶三鮨中的與兵衞壽司和松が鮨皆已歇業,而1702年就開業至今的毛抜鮓雖然依然屹立於神田小川町,但是並非握壽司,而是押壽司。而江戶前鮨三大開祖中,則只有二葉鮨仍健在。

與兵衞壽司的第四代目小泉喜太郎氏有個學徒叫做吉野政,他於1879年在日本橋創業立了「吉野鮨」,美味的「トロ」(TORO)便是源自於此。此外,現在位於人形町的「㐂(喜)寿司」的第一代油井㐂太郎,亦是師從「與兵衞壽司」的小泉喜太郎。

江戶前鮨三大開祖中的千住みやこ,則由伊藤久助創立的「弁天山美家古寿司」傳承了下來,後來又分為位於淺草的「弁天山美家古寿司」和位於柳橋的「美家古鮨本店」。美家古鮨本店,在二戰後的1950年代被稱為「壽司之神」的加藤博章接任第四代。加藤博章的弟子渡部佳文與師岡幸夫,後來則是各自獨立開店,前者在湯島創立了「鮨一心」,後者則在神保町創立了「鶴八」。

2013年,在鮨一心擔任了25年料理長的渡部佳文,獨立在銀座開設了「鮨わたなべ」;而師岡幸夫的弟子石丸久尊,則是在1983年,以暖簾分的方式,開了「新橋鶴八」,不過又在2018年,依照他師傅師岡幸夫的意願,回到了神田接手鶴八。至於清水邦浩,則是在石丸久尊的新橋鶴八經過了11年的修業後,於1999年獨立創業,開了「新ばし しみづ」。

二葉鮨自創業以來更是名職人輩出。「二葉鮨四天王」的藤本繁蔵開了「きよ田」、中田一男創立了「奈可田」、新家安蔵創立「御慶ずし」、岡田源四郎創立「源」。其中出自きよ田,最有名的就是以前「あら輝」的荒木水都弘了,而他的弟子市川克海氏則開了「鮨いちかわ」。

奈可田的中田一男是二葉鮨四天王中培育出最多壽司職人的一位,銀座鮨青木、さわ田,以及六本木奈可久等,皆出自他的門下。另外,奈可田與1935年開業的「久兵衛」、1949年開業的「与志乃」,又並稱「銀座の鮨御三家」。

第七世代

自從日本搞笑團體,2018年在吉本興業主辦的日本漫才比賽M-1大賽勝出的「霜降り明星」中的晟也 (せいや),在2018年12月22日深夜播出的廣播節目中,提出以「第七世代」一詞,來將20多歲的藝人、youtuber和音樂家,與其它年紀的區隔開來時,引發了一陣被前輩們批判為狂妄的風波。

但晟也本人則表示,他所說的「第七世代」的「七」,只是脫口而出,和順序無關,要把它換成平成世代或是寬鬆世代也無不可。然而,當這股風波逐漸平息之後,「搞笑第七世代」一詞卻開始風靡日本綜藝圈。其主要的定義,一是平成年(1989)後出生,二是2010年後出道的搞笑藝人。

shutterstock_1254758752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不過,除了以上兩個定義外,「第七世代」還有著身段柔軟,更願意積極去挑戰的這個特點。

根據這個特點,日本漫畫家,吃過超過4000家餐廳,對壽司更是無所不知的早川光先生,便將東京現在30歲左右,店裡おまかせ(無菜單料理)在2萬円以下的壽司店的年輕又直率的壽司職人們,也稱之為「第七世代」。

那麼,東京壽司界的第七世代,究竟有著什麼特徵呢?

首先,一言以蔽之,就是「友善」。

光用「友善」兩個字來形容第七世代壽司職人的特徵也許有些抽象。對客人友善,對第七世代壽司職人而言自是不在話下。但是,這裡的「友善」,指的更是第七世代壽司職人的同行之間,有著親密友好的交往。像是去彼此經營的店用餐,或是私底下一起出去吃飯之類的相互交流,在他們之間是屢見不鮮。

不單如此,連像是銀座「はっこく」的佐藤博之、中目黑「鮨尚充」的安田尚充、澀谷「くろ崎」的黑崎一希、不動前「鮨りんだ」的河野勇太等這些前一代的壽司職人之間,也出現了這樣的傾向。

若是要說前一代的壽司職人與第七代的有什麼不同的話,就是雖然他們也會和客人友善的互動,但是還是表現得很沉穩,不會過度展現出自己本身的個性。而對於自己的成功,和他們下一代比起來,也更會站在工作的角度來看待。在面對自己的專業時,他們與同行之間,也都多少存在著秘而不宣的競爭意識,甚至在面對客人時,也會在專業的基礎上與客人較真。

shutterstock_788238286

這些情形,完全不會出現在第七代壽司職人的身上。

和第六代比起來,第七代壽司職人更加以客人為本位,客人吃得愉快,開心地回去,是他們最為重視的。甚至連價格設定的這個環節,他們也會站在客人的角度來設想。把自己當成客人,懷著去吃壽司如果要花到3萬円以上的話就不會去,2萬円的話去吃還有可能的換位思考,訂出自己覺得合理的價格。以築地「鮨桂太」的青山桂太的說法就是:「非必要的錢就不去多賺。」

這句話雖然聽起來不可思議,但卻是千真萬確的事實。在第七世代壽司職人這種想法的背後,則是和他們屬於寬鬆世代這一點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和那些稍微吃了些苦就動不動辭職的那些其他同世代的人比起來,這些第七世代的壽司職人可是在不斷地努力下才存活下來,並且站穩自己的腳跟的。在這種情況下生存下來的第七世代,不管是在耐力或是為人處世上,都已經非常嫻熟。

然而,儘管他們的活躍和受人注目,他們開的卻絕不是那種「劇場型壽司店」,他們捏的也不是那種專門IG拍照上傳好看的那種沒真本事的壽司。在待客上,他們的友善也不是和客人裝熟套交情,而是在與客人接觸的時候,保持一個恰到好處,讓彼此都舒服的距離感。正因為這樣,客人也可以在不擔心自己的荷包的情況下,放心地做著自己。

像是前文所提到的築地「鮨 桂太」的青山桂太、阿佐谷「鮨 しゅん輔」的高岡俊輔、奧澀谷「鮨 利﨑」的鹽崎龍太和毛利太祐、赤坂「きざ」的木崎倫等所經營的壽司店,價格不但都是2萬円左右的合理程度,壽司也都非常好吃。這些都是早川光所注目的東京第七代壽司職人。

接下來,我們來綜觀一下這些壽司職人們與他們的壽司DNA。

東京第七代壽司職人
  • 築地「鮨 桂太」

1987年出生於北海道的青山桂太,在札幌米其林二星的「鮨菜 和喜智」修業後上京,並先後在米其林三星的銀座「鮨 水谷」修業了兩年半、「鮨 太一」修業了3年半之後,於2017年9月獨立,開了「鮨 桂太」。

而之所以把店開在築地的理由,只是因為離當時住的地方交通很方便。而他的興趣,則是和由於鮨種與舍利都很大,因此其壽司被稱為「男鮨」的,出身自連續十年登上米其林東京版的「鮨 真」,並於2018年31歲獨立開了「富所」的大將佐藤浩二一起打高爾夫。

青山桂太的爺爺是漁夫,親戚聚會時,父親還會自己捏壽司給大家吃,而他們家也常常去當地的壽司店用餐。因此,高二時原本想未來選建築系的他,後來選擇了壽司。會做這樣的選擇的原因,是因為青山桂太從小就很愛吃醋飯。打小開始,他就無法滿足於光是吃白飯,而一定會自己加壽司醋做成醋飯來吃。

高中畢業後,青山桂太進入了餐飲學校,雖然第一年玩心還是很重,但第二年開始,他就希望未來能在壽司店工作,隨之開始在札幌的「鮨菜 和喜智」打工。後來,在針對未來的就業做咨詢時,店裡曾經在東京修業過的親方和他說「東京有很棒的店喔」。這位親方所說的,就是銀座連續9年獲得米其林三星,於2016年才因為店主健康因素而閉店的「鮨 水谷」。

為此,青山桂太學校的老師便幫他打電話給「水谷」,不過卻被拒絕了。在鍥而不捨地又試了好幾次後,才接受了青山桂太的面試。

就這樣,青山桂太一頭栽入了嚴苛的壽司世界,「水谷」的親方也從魚的處理方式這些最基本的東西開始,手把手地教著幾乎一竅不通的青山桂太,引領他進入壽司的世界。不過,由於他想在家鄉開店,因此,在「鮨 水谷」修業了2年半之後,青山桂太曾經一度回到札幌的「鮨菜 和喜智」工作。

shutterstock_1504563590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然而,對於到當時為止已經習慣每天到築地親自選魚的青山桂太來說,這時札幌魚種對他而言已經似乎少了些什麼。就算是從築地空運而來的魚,也都不是自己選的,更別說是天候不佳或大雪而造成飛機停飛的日子,漁貨根本進不來。

因此,在「和喜智」又整整工作了3年之後,青山桂太再度回到了東京。這次,25歲的他進入的,是和「水谷」關係很好的「鮨 太一」。而在「鮨 太一」工作了3年半之後,青山桂太終於圓夢,開了自己的店。

  • 阿佐谷「鮨 しゅん輔」

阿佐谷「鮨 しゅん輔」的店主高岡俊輔在19歳的時候進入了當時荻窪的「鮨 なんば」,開始在難波英史門下修業。2018年,「鮨 なんば」的日比谷中城店開幕之際,難波英史讓他接手了阿佐谷店。高岡俊輔接手了「鮨 なんば」的阿佐谷店後,本來一直沿用原店名,直到2020年,

現在需要提前半年以上才預約得到的「鮨 しゅん輔」還有一大魅力,那就是其豐富到其它壽司店都見不到的日本酒。其所選之日本酒,不但對與壽司的搭配性深思熟慮,讓人注目的是,其「十四代」的多樣性與藏酒之豐,一眼望不盡。更難能可貴的,是它一杯才1000円的充滿誠意的價格。

其他像是2019年開業的「鮨 利﨑」的鹽崎龍太和毛利太祐都才20多歲,毛利太祐15歲就開始在自由之丘的鮨幸修業,後來去到了中目黑的鮨尚充,鹽崎龍太之前則是在目黒「鮨りんだ」修業。2018年28歲的時候開了赤坂「きざ」的木崎倫,17歲開始在「久兵衛」的新大谷飯店分店打工,高中畢業後旋即轉為正職,25歳的時候進入了銀座とかみ,之後又到香港為とかみ開香港分店。

除了早川光提到的這些店外,去年才於築地開幕的「鮨処やまと」,大將安井大和先後在「銀座小十」修業四年間、「日本橋蛎殻町すぎた」修業五年,也是非常受到矚目的第七代壽司職人。

參考資料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楊士範

鞭神老師

不是料理教學,更不是美食部落格,而是一個以文化研究的方式,以嚴謹不譁眾取寵的態度探討料理如何做、如何吃,以及食材與料理背後的歷史與文化的精神的全面性料理研究。著有《百年飯桌》、《百年和食》與《尋食記》三本研究飲食文化的專書。

更多此作者文章

Have a Good Vibe——跟著設計師林波用 PS+AI 畫出自在的靈魂

03 Oct, 2022
Have a Good Vibe——跟著設計師林波用 PS+AI 畫出自在的靈魂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熱愛音樂的設計師林波經常以歌曲為靈感,為不同產品畫下生動的Logo或包裝。林波自己的插畫又像哪一首歌呢?這次我們和他聊創作、聊音樂,也請他分享平時打造畫面good vibes的PS與AI祕技!

定睛細看林波的作品,很難不被他的幽默與奇想打中:鯨魚背上的女人飄逸著長髮、有人在老虎的嘴裡衝浪、牛仔對幽浮上的外星人說別帶走我的馬!設計師林波畫下腦裡奔放的想像,也跟觀眾分享他的生活哲學,靜下心聆聽自己內在的聲音。

跳躍!鮭魚般的活力與自在

原先在台灣從事設計工作的林波,幾年前給自己一段時間到澳洲轉換心境,「工作休假時間很無聊,住在偏僻鄉下沒什麼娛樂,上網甚至還要去速食店連Wi-fi!」那段日子他在工作之餘,開始以Salmo Works為名發表插畫作品,也承接一些設計案,他笑說大家都是去澳洲賺錢,自己帶回來的錢比帶去的還少,不過也意外開啟了新的人生篇章。

Salmo取自他喜愛的鮭魚(salmon),這個字根有「跳躍」的意思,就如同他的畫作中充滿了如鮭魚迴游般的生氣。作品中常出現的曠野、海洋、星辰等大自然元素,讓人聯想到澳洲的開闊自在,不過林波說自己的靈感來源常常是音樂,「我都會請客戶提供一兩首貼近他們品牌氣質的歌,然後一邊聽一邊做設計」。

☞ 靈光一閃,立馬用Photoshop ipad畫下來!

PS+AI是最好的繪圖夥伴

從小喜歡畫畫的林波,大學分發到美術相關科系,當年看著同學們都在用Adobe軟體,而自己「大一還在用小畫家做作業!」,那門課被當掉之後只好慢慢摸索,自學了Photosop和Illustrator就一路用到現在。

林波習慣手繪畫出畫面構圖,再使用Adobe軟體做精細的完稿。手繪固然有相當特殊的手感,但隨著技術發展愈來愈成熟,電繪也能模擬許多筆觸,而且修改、上色、設定輸出都更方便。「以印刷來說,圖檔邊緣需要比較明確,我會用Illustrator製圖;要製作暈染或其他質感,就會用 PS筆刷來完成。」這些是林波平時搭配Adobe兩個軟體的分工。

靈魂也需要補充能量

回台灣後林波持續他的創作和事業,合作的對象橫跨戶外用品、餐飲旅宿、服飾美妝、樂團周邊等不同領域,透過他的設計讓這些品牌的形象變得更鮮明。「雖然很多客戶是戶外運動品牌像衝浪、露營等等,那些活動我平常都沒有參加。」林波自稱是「一個indoor咖」,除了畫畫也常宅在家研究瑜珈冥想與神秘事物。

大家平常會想到要用這些產品來維持身體的機能,但可能會不小心忽略掉,靈魂也需要補充能量。林波分享他最鍾愛的一首、也是最能代表Salmo Works歌,是The Cave Singers的〈Dancing on Our Graves〉,歌詞中唱道「在我的墳上跳舞吧,我們無所畏懼」,如同他的畫也帶有某種魔力,讓人直視自己的內心。

☞ 你也是indoor咖嗎?讓Adobe陪你宅家畫畫!

用PS+AI讓畫面充滿good vibes

Photoshop和Illustrator是林波在工作和創作上都不可或缺的工具,PS與AI各自的特性幫助他在作品的不同階段實現最好的效果。究竟要怎麼讓畫面充滿good vibes呢?

林波首次公開了他最常使用的PS+AI技巧,不妨下載Photoshop與Illustrator跟著設計師一起動手畫,給自己一個滋養心靈的放鬆時光。

「我今天想示範的是結合AI和PS做出類似網版印刷的效果。在紙張或平板上手繪完之後翻拍或掃描成圖檔,我會在Illustrator裡開一個圖層,用鋼筆工具精準描出圖片線條和色塊,如果是比較簡單的圖片可以用『即時描圖』讓AI幫你描出邊框。

描好之後我會將顏色分層,先全選所有物件,用『路徑管理員』的『剪裁覆蓋範圍』。假如要選某一個顏色,點工具列『選取』選單中的『相同』填色顏色,就可以選到整塊相同顏色的物件,多操作幾次之後,就能把所有顏色都分成不同圖層了!

其中米色的部分我想用其他質感替換所以先刪除。這時候我會在Photoshop開一個新檔案,用牛皮紙的圖檔當作底圖。圖片從AI貼上之前要用『粗糙效果』處理一些邊緣,模擬紙張印刷的感覺。

0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接著依照各個顏色的圖層拉進PS,不過從AI直接拉進來的會是『智慧型物件』,記得先將它們點陣化才能做一些效果。接下來步驟都是PS的功能,我會先用『色彩增值』讓圖層顏色跟牛皮紙底圖融合,然後再細調色階與透明度,讓畫面看起來比較自然。

再來用橡皮擦,選擇比較粗糙的筆刷,流量調小、不透明度調低,在畫面上擦出印刷質感,每一個顏色的圖層都要做。然後我會用『濾鏡效果』加入雜訊,一直嘗試出最好的效果。網版印刷對位不會那麼精準,所以圖層之間可以稍微做一些錯位。

最後加入一些事先找好的污點素材,直接將他們拉到PS裡,旋轉、縮放到想要的位置就完成了。」林波特別提醒大家,畫好別忘了存檔呀!

☞ logo設計、卡片設計、雜誌排版,通通都在 Adobe!

02
Photo Credit:Salmo

看完林波的示範是不是也想來試試看呢?現在就訂閱 Adobe Creative Cloud,用PS和AI做出屬於你的good vibes!


生活特務

生活特務為合作品牌與eld讀者溝通品牌形象及表達企業社會責任的內容專區,內容全部由合作品牌提供或由業務部品牌內容團隊製作。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