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d culture

「我還是會在早晨起床時,邊泡茶邊大唱〈Roll with It〉。」浸淫在英式搖滾滋養的Lad culture

19 Feb, 2022
「我還是會在早晨起床時,邊泡茶邊大唱〈Roll with It〉。」浸淫在英式搖滾滋養的Lad culture Photo Credit:Wikimedia

小伙子文化(Lad Culture)的反思逐漸在發酵。在男性群體中,一個「小伙子」的稱號備受稱許;但在女性中,它可能是充滿貶義的。

文字:Elanor Wang

Lad culture,在香港的翻譯是「大細路文化」,我個人則傾向稱之為「小伙子文化」。它出現在1990年代初期,隨著英式搖滾(Britpop)的興盛,Lad culture在英國文化中佔有一席之地。

或許很難想像,有別於台灣大多數熱愛英倫搖滾的文藝青年面貌,它勾勒出一群以壞男孩自詡的異性戀男子,他們不那麼政治正確、有點憤世嫉俗、支持飲酒(無關酒量好不好,反正喝就是了)、熱愛酒後的衝動暴力、頌揚性愛和粗俗的行為,以及對於女性與LGBT+族群不甚友善這樣一般想像的共和體。

這個詞最早由Sean O’Hagan在1993年時創造。小伙子們對於社會變遷充滿焦慮,無法理解為何世界突然被女權主義者統治(即便這不一定是事實),他們認為自己的社會地位備受剝奪,急欲尋找新男性(New man)的樣貌。對此,衛報下了個定論:「小伙子文化提供了另一種形式的男性連結:一個永恆的、充滿誘惑的青春期統一戰線。」

青春期永遠不會完結,乍聽之下有點幼稚,但小伙子文化像是彼得潘的夢幻島,只要願意信奉,喋喋不休地討論著女孩、藥物、足球和開到最大聲的搖滾樂,無論幾歲,都永遠不會老。

1994年初,英格蘭青年失業率高達16.8%,人們迫切地渴望一個出口,於是最具代表性的小伙子雜誌《Loaded》成立。

最開始只是個玩笑,但它逐漸演變成某種小伙子的風格聖經,編輯熱切地與讀者們分享充滿男子氣概的事物。而綠洲合唱團(Oasis)的兄弟檔Liam GallagherNoel Gallagher就像是小伙子們的基督般,出身藍領階級、手上永遠不止息的香煙和酒、滿口髒話,身邊不乏面容姣好的女伴(但Noel曾有一個潛規則,他最愛的樂隊清單中可沒有任何女性音樂人)。

對事物滿懷叛逆和無所畏懼,超級英雄般統治舞台,唱著〈Cigarettes & Alcohol〉和〈Wonderwall〉。

他們的歌曲中,形塑出一群整日無所事事,除了抽煙喝酒聽音樂看足球外,其餘事情毫無興趣的男性面貌。而Oasis的興盛,其實就是男孩們備受壓抑倒影。Oasis如此異類,如此叛逆的與眾不同,讓人覺得似乎只要模仿這樣的行為,就可以成為和偶像相同的人類。

Oasis_Liam_and_Noel
Photo Credit:Wikipedia

有趣的是,你會發現小伙子文化更容易出現在來自北方的樂團中。如同音樂社會學中最常提及音樂中的文化意義和政治性,以英搖大戰(The Battle of Britpop)為例,來自好人家的布勒合唱團(Blur),粉絲大多都是以熱愛閱讀、穿著整齊(尤其窄褲和耳環)的大學生為主;曼徹斯特天團Oasis的粉絲則是揣著運動服和運動鞋就出門,模仿著偶像那種略帶冒犯和強悍的行為舉止。

於是,小伙子文化很顯然輕易成為Oasis粉絲的認同,甚至引以為豪。而Blur也在英搖大戰中,刻意將自己的口音訓練成東倫敦的考克尼(Cockney),加入大量俚語,試著表現像個混帳。無論人們是否如此期待他們。

Nme_blur_oasis
Photo Credit:Wikipedia

某些女孩們也樂於擁抱小伙子文化,畢竟天不怕地不怕的氣勢是如此迷人,以至於這群女孩致力表現得比男孩還帶種,對於每場比賽如數家珍,追求在酒吧裡喝垮桌上所有酒精的男孩,大聲談論色情直到週遭人們臉色發紅。她們也跟著大唱另一個小伙子樂團石玫瑰(The Stone Roses)的〈I Am the Resurrection〉,甚至有了一個新詞「Ladette」來概括這樣的女性。

然而也有許多女性在狂歡過後的清醒時刻,質問著自己為何要唱著不屬於自己的歌曲(雖然真的好聽),試圖去思辨這樣文化下的自我定位。

小伙子文化的反思逐漸在發酵。在男性群體中,一個「小伙子」的稱號備受稱許;但在女性中,它可能是充滿貶義的。

Lush的主唱Miki Berenyi就曾說,當時甚至有過度追求小伙子文化的媒體,要求她在拍照時穿著比基尼,並全身噴滿香檳。女性在英式搖滾樂史上經常被忽視與缺席,即便她們是繆思、支撐產業的追星族,同時也兼任著樂團的保姆,甚至是積極創作的女性音樂人。

我必須說,像我這樣一個中產階級的女孩,確實也是如此浸淫在由英式搖滾滋養的小伙子文化中長大,不止一次在酒吧中和男孩爭搶主導權,但又帶點非我族類的心虛和怪異。對小伙子文化的反思,並不只是提出聆聽音樂時的思考,也同時是自我的提醒,即便熱愛還是永遠對喜歡的事保持質疑。

當然,我還是會在早晨起床時,邊泡茶邊大唱〈Roll with It〉,並且毫無罪惡感。

本文經SOL聲活圈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潘偉至
核稿編輯:古家萱


SOL聲活圈

我們的存在,就是讓你發現不同的聲音。SOL聲活圈提供一個全新的視角去探索聲音與設計、建築、人文之間的創意美學。跳脫一貫的『聆聽』方式,我們挑戰既定框架界限,從罕為人知的小眾文化到新穎前衛的科技概念,以不一樣的角度,去發掘與開啟嶄新的思維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