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ory of Love

倫敦戀愛故事|他在亡妻棺槨的每個停靈地,都留下了紀念愛情的記號

10 Feb, 2022
倫敦戀愛故事|他在亡妻棺槨的每個停靈地,都留下了紀念愛情的記號 Photo Credit:Joseph Martin Kronheim,Public [email protected]

然而,有些真摯的愛情,可如村上春樹所說,是「一場壯觀的紀念碑式戀愛」。

一座偉大的城市總是要有些戀愛故事點綴,以倫敦為例,都市謠傳西敏自治市的街燈上浮雕的香奈兒雙C標誌,是西敏公爵(Duke of Westminster)為了紀念和Coco Chanel的那段炙熱戀情。可惜西敏市政府出面否認,不不不這僅是市議會(City Council)的縮寫,讓大家誤會一場真是不好意思。

然而,有些真摯的愛情,可如村上春樹所說,是「一場壯觀的紀念碑式戀愛」。

埃利諾皇后紀念十字架 Queen Eleanor Memorial Cross

繁忙的查令十字車站(Charing Cross Station)是倫敦的交通樞紐,鐵路、地鐵與公車在過河前於此交匯,往前走一點是國家畫廊(the National Gallery),往南岸就是國家劇院(the National Theatre)與倫敦眼,人們熙來攘往,鮮少目光落在車站前那座過於華麗的十字架——這可是場偉大愛情的紀念。

截圖_2022-02-07_下午2_20_35
Photo Credit:Joseph Martin Kronheim,Public [email protected]
埃利諾皇后與愛德華一世

故事要追溯到13世紀,西班牙皇室家族卡斯蒂利亞的埃利諾(Eleanor of Castile),年僅13歲便奉命嫁給金雀花王朝的愛德華一世(我個人非常喜歡愛德華的綽號,Longshanks,長腿,據稱他又高又帥)。

有別與大多數的政治聯姻,埃利諾和愛德華如膠似漆,王后甚至陪著國王四處長征,然而在攻打蘇格蘭的過程中,埃利諾不幸於1290年11月在英格蘭中部的諾丁罕郡逝世。

哀痛難耐的愛德華國王沈浸於喪妻之痛中三天三夜,起身率領人馬行經200英里,回到倫敦籌備妻子的葬禮,他在亡妻棺槨移動過程中的每一處夜間停靈地留下記號,爾後聘請當時英國最好的石匠建起高聳豪華的十字架作為紀念,因此從林肯到倫敦,總共蓋起了12座款式各異但都華美精緻的十字架,而當時仍為倫敦城外小村莊的查令則是王后下葬地西敏寺的前一站。

1647年,查令的埃利諾皇后十字架因過於老舊被毀棄,目前在查令十字車站的版本是由時任車站建築師的Edward Middleton Barry重新設計,建築師考據資料,最後以兩位的愛情故事,精心打造了一款維多利亞時代的愛情紀念碑。

994px-The_Queen_Eleanor_Memorial_Cross_a
Photo Credit:amandabhslater@Wikipedia,CC BY-SA 2.0
埃利諾皇后十字架

時間荏苒,愛德華一世建造的十字架大多亡佚重塑或僅剩殘骸,如今若想要親賭兩位愛情的炙熱原型,GeddingtonHardingstoneWaltham三處的十字架仍屹立,見證著一場愛情的永恆。

亞伯特紀念亭 Albert Memorial

肯辛頓公園(Kensington Gardens)南邊的草地上,輝煌巍峨的涼亭與雕塑兀自佇立,人們或坐或臥地賴在四周,亞伯特親王則莊嚴地端坐在其上俯視臣民。

出生於德意志地區的薩克森-哥達-阿爾滕堡(Sachsen-Gotha-Altenburg)公國的亞伯特親王,和當時最富裕的王國接班人維多利亞女王見面時,女王可是一見鐘情,還曾寫下甜得讓人難以直視的筆記來敘述初夜之美好。

雖然亞伯特親王因其日耳曼血統備受人民質疑,甚至一度不被允許參與任何政治事務,但他在教育改革、廢除奴隸、支持科學與藝術發展等方面的用心逐漸改變了英國社會,此外他對倫敦的積極規劃和籌措,也建構了如今南肯辛頓的博物館群與研究機構,該區甚至一度被稱為亞伯特城(Albertopolis),如今可是倫敦房價最昂貴的區段。

好景不常,過勞的亞伯特親王在1861年死於傷寒,享年42歲。女王哀痛欲絕,自此之後她終生服喪,今日常見的黑衣維多利亞女王像即是身著全黑喪服,此外她還要求亞伯特親王的房間必須維持往昔的樣貌,包含每天早晨更換熱水和毛巾。

孀居的女王避居溫莎城堡、逐漸淡出眾人視野,但是已逝的亞伯特親王卻走進公眾生活,借接下來的數十年間,英國四處立起了紀念亞伯特親王的紀念碑,多到作家狄更生(Charles Dickens)和朋友發牢騷說他要找個人跡罕至的洞穴才能逃離這些紀念碑。

而在倫敦,除了原名南肯辛頓博物館(South Kensington Museum)被重新命名為維多利亞和亞伯特博物館(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外,受到埃利諾皇后十字架啟發,肯辛頓公園中也矗立起高達54公尺的亞伯特親王紀念亭,以以哥德復興式建築著名的George Gilbert Scott設計(看那浮誇的歌德華蓋),花了十年建造,耗費鉅資,終於在1872年揭幕。

亞伯特紀念亭的四個角落安置著大理石群像,分別以歐洲牛、亞洲象、非洲駝和美洲野牛與穿著當地服飾的人們,代表著歐、亞、非、美四洲,也象徵世界在其腳底下。內圈四個角落的人物群像則象徵了維多利亞時代蓬勃發展的製造業、商業、農業和工程。紀念亭底部的飾帶描繪了100多位著名的詩人、藝術家和音樂家等等,反映出亞伯特對藝術的熱情。而最頂端鍍金青銅雕像,則是飛舞著天使與美德的象徵,讚頌著亞伯特的人格特質。

shutterstock_1919776031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亞伯特紀念亭

紀念庭正中央亞伯特親王金閃閃,他面朝南方,凝視著以他命名的皇家亞伯廳(Royal Albert Hall,熟搖滾樂史的人都知道,Bob Dylan開創搖滾樂之路且被樂迷痛罵背叛的專輯即是《The "Royal Albert Hall”Concert》,雖然根據考證這完全是曼徹斯特的錄音被以訛傳訛,但完全無損此張專輯與皇家亞伯廳在音樂史上的崇高地位)

雕像本尊右手則拿著1851年在海德公園舉辦的萬國博覽會之目錄,作為世界上最偉大的萬國博覽會,正是由親王發想並組織籌辦,既是維多利亞時代的輝煌,也是親王一生引以為豪的事業。而集維多利雅時代裝飾藝術、建築及工藝於一身的雕塑,暨頌揚著親王曾被忽視的成就,也凝練了該世紀最偉大的一場愛情。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楊士範

Elanor Wang

Felix culpa,拉丁文,愉悅的墮落。曾就讀SOAS藝術史碩士班,現為藝術產業從業者,試圖以偏狹的觀點、醉倒的姿態紀錄城市。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