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e & Give

「一切都是因為愛。」俗爛卻不矯情,雷擎談他的首張專輯《Dive & Give》

15 Jan, 2022
「一切都是因為愛。」俗爛卻不矯情,雷擎談他的首張專輯《Dive & Give》 Photo Credit:吹音樂

一切都是因為愛,說來俗爛,放在雷擎身上卻不顯矯情。他的表達,他的人,他的音樂,有這時代少見的誠摯。宛如一面汪洋,企圖包容傷痕、和解共生。儘管偶爾會讓人覺得這個愛也太滿了點,但因為他是雷擎,你便有足夠的理由信以為真。

文字:阿哼|攝影:嚴詩敏

雷擎在台北的住所,位於頂樓天臺。露天平面擺了一張玻璃桌,正中寫著「境由心造」四字。貼齊矮牆的盆栽,靠房那幾株攀藤類,是他在山上獵來的。加蓋的小屋,連進門的過道都充滿手工布料、木料,像一處現代嬉皮的都會藏身所。雜物井然堆疊,不顯紊亂,屋裡外乾乾淨淨。待在那兒就像待在遼闊的雲層,可以愜意地俯瞰溫羅汀風景。

我們跨步上樓,雷擎張開雙臂、熱情招呼。客廳燒起聖木香,暖身閒聊之餘,他著手準備了香蕉切盤與一碗堅果。不若作品與外型的瀟灑野性,他的謙和有禮、舉手投足,皆透露出自軍警家庭成長的嚴謹教養。

我想起採訪前一天,他纔在台北南方的另一處屋頂,舉辦首張專輯《Dive & Give》的聽歌會。雷爸、雷媽到場時,屋頂入口的老電視機,恰巧播到他強褓時期的家庭錄像。身著正裝的他手指螢幕,和長輩一同笑望回憶——那畫面看起來,不像場聽歌會,倒像來參加他們兒子的婚禮或成年禮。

情感氾濫的雙魚座
吹音樂_雷擎-21
Photo Credit:吹音樂

雷擎在1992年出生於北投,小學五年級在社區音樂教室首度接觸打鼓。自學至高中後,才又報名了黃瑞豐老師帶隊的第一屆兩廳院爵士營。那回營隊結束,他繼續到黃瑞豐的教室上課,師從台灣首屈一指的打擊樂手吳政君。在當兵前,則因為板橋高中大學長國國的介紹,不僅加入了「肥頭音樂」練團室宇宙,也徵選進來吧!焙焙!擔任鼓手。

從2018年的單曲〈心肝寶貝〉開始,雷擎正式以一位鼓手、打擊樂手、唱作人的身份,持續走闖於台灣獨立音樂圈。一曲〈神仙眷侶〉讓招牌短捲髮與深棕膚色,和作品裡靈魂律動,相映成獨特的南島熱帶「黑樂」;隨後的〈那卡西〉又以台語前衛搖滾,探尋歷史塵埃裡的歌廳情慾,展現chill之外的另一面。

雷擎善於合作。輔大法文系畢業的他,曾在落日飛車的歌裡施以法文唱詞(〈Cool of Lullaby〉);並以LINION的山林兄弟對唱曲(〈Moutain Dude〉),首度入圍金音創作獎。身為情感氾濫的雙魚座,「愛」是他音樂中最常見的主題——不只伴侶關係,還包括親情、友情,甚至對土地的感情。

在一個音樂由串流featuring主導的年代裡,這份渴望與他人連結的「愛」,成為雷擎強健的生存能力,刺激他持續創作。在2021年專輯發行前夕,他與問題總部的丁佳慧、我是機車少女的凌元耕合組「Alpha Child」發單曲;在2021年的個人專輯《Dive & Give》裡,則可見到他廣邀在旅行時認識的藝術家來錄音。

仔細回想,這幾年聽雷擎的音樂,少見安靜時刻。不論個人作,或客串作品,背景琳琅滿溢的打擊樂聲,總是如影隨形。而這幾年與雷擎相遇的場合,也總有旁人在場——不是一個人,而是一群——他說,自己很需要透過旅行、結識朋友來感受生命;每次出走再返家時,往往能獲得最多創作能量:

「每次出去、離開原本的生活,到一個新的地方,不管目的是去幹嘛,就會有種好像去到一個新班級的狀態。要認識大家了,很開心,很有自信。我喜歡那個自己。很能感受到真的自己。常常在一個地方一直重複,我就會開始憂鬱,或開始想一些有的沒的。」

曾有到歐洲旅行的朋友告訴他,待在城市裡,我們往往可以找到很多朋友取暖、轉移注意力,然而獨自旅行時,你才會被迫面對自己、真正地去消化心裡的問題。《Dive & Give》裡的〈旅行〉唱明了,旅行的意義是為了找到意義(「為何總需要旅行/說到底 想要逃避/破舊不堪的自己/該前進 快找到意義」)。此曲以bossa nova為基底,加入了在花蓮認識的踢踏舞者王祥馨的舞步節奏;讓鼓擊與踢踏共鳴,描繪前行的步履。

甘美朗鼓樂預言

體驗一場旅行、交付一種愛情。《Dive & Give》在收穫與給予之間,具體了雷擎30歲以前的人生故事。專輯官方中譯為「身歷其境」,音樂設計充滿電影感,或用上傳統的打擊樂器,或延用最早的粗糙錄音,目的便在於還原他在某個當下的記憶,甚至是記憶中的記憶。

吹音樂_雷擎-9
Photo Credit:吹音樂

多情的人往往戀舊,雷擎也不例外。他曾將自己從小到大的記憶片段,整理成環島地圖,並透過成年後的造訪,回望小時候曾和家人到過的風景。他也曾在某個下午,陪外婆閱讀未曾見面的外公的年鑑,一邊掉眼淚,一邊思考自己可不可能把台灣的記憶封存在作品裡。

那些綿延的往事,被雷擎說成一則則預言,在這張專輯裡,他成了由過去鑄造的人類。好比說序曲〈Rainbow〉源於他在小學學鼓前,和家人的峇里島旅行經驗。那一天,年幼的雷擎與家人排隊參拜海神廟時,無意間脫隊走近灌木叢,發現了印尼的傳統打擊樂「甘美朗」(Gamelan)。

甘美朗由金屬與木質交響的複合式節奏,從此烙印在他心裡,被他視作人生道路第一則預言:「我覺得那某種層面上,這個故事象徵了我人生的選擇。就是我離開了大家排隊的路徑,跑到一個林子裡面,因為出於一個好奇心,想要聽見那個聲音,所以看到了一個景象,並深深感動。」

在〈Rainbow〉裡,他像是電影質感師般,用上9種打擊樂器,為啟蒙回憶打造佈景細節。太魯閣族木琴(作為甘美朗的台版象徵性替代)、海洋鼓、臀鈴......等於焉交響;受到召喚的聽眾將被轉生到異地,聽見叢林裡的動物叫聲,並順著浪聲走向海岸。「我請當時駐村遇到的一個朋友用鳥笛來吹。他平常的工作就是去採虎頭蜂的蜂蛹、整地......我們也模擬石頭滾下山邊的聲音、用沙鈴模擬行走的聲音,越走越快,直到你來到崖邊、看見風景。」

旅程即療程,音樂作為一種紀錄形式,讓雷擎比起其他旅人,有了更多分享故事的可能。《Dive & Give》從2018年前的印尼旅行開始受孕,直至2020年他到花蓮「工藝之外」駐村後胚胎成形。回望那一趟印尼行差點溺斃,歷劫歸來被他視為另一則寓言。

雷擎說,彼時在峇里島浮潛,不諳水性的前女友差點溺水,還好他在最後一口氣的最後一刻,發現一根珊瑚礁能蹬足施力,將下沈的前女友推上海面:「那一刻我覺得很神聖的,感覺自己是真的被救回來的。那麼大一個海洋,就那一根珊瑚礁,很不合理。我覺得我得到的啟示是,我還有任務沒有完成,所以在這之前不可以死去。」

嚴師型的角色

以「旅行」為旨的《Dive & Give》,內核真正要思索的,其實是雷擎30歲前的人生記憶,如何建立他的自我認同。尤其是家庭成員間的羈絆和糾結,他近乎裸裎相對。延續在印尼的旅行經驗,與〈Rainbow〉同期的孿生作品是〈大雨〉,此曲既是雷擎寫給爸爸的告白作,也是他解套自己和「父權」矛盾關係的療傷作。

〈大雨〉創作源起於2018年,雷擎在印尼旅行時,想起了兒時和家人一起到印尼泛舟,卻在大雨中爭執的回憶。小時候的他不解,為什麼方才正在氣頭上的爸爸,上了船後可以立刻變成大家的開心果。直到多年後重遊舊地,因為另一場大雨卡在小貨車裡的他,突然頓悟那是一種愛的表現。

雷擎的爸爸是軍官,媽媽是警官。從小家裡的規矩相當明確,不管前一天忙到多晚,每天早上八點半,全家人一定要坐在一起吃飯。成長過程,他對傳統家父長的權威制總有些抗拒,卻又會不自覺地想博取長輩的認同,因此常常在尊敬、服從、抗拒、依附的情緒間拉扯。

抵禦不了的「大雨」作爲一種「家父長」的隱喻,卻又是自然的、孕育生命的。這樣既戀且惡的經驗,在雷擎的人生裡持續複製著,比如高中時和吳政君老師學鼓,被矯正鼓棒的拿法後,感到不適應、不自然,因此最後仍改回自己慣用的姿勢:「我隱隱約約有在抗拒這些東西。小時候我很尊敬也很愛我爸,所以這些情緒沒有外顯。但長大後遇到嚴師型的角色時,我會比較容易覺得不被認同,會感到受傷。」

「我在貨斗上,車子搖晃在泥濘的山坡地。無預警的雷聲和澆淋,大雨讓我想起了你。那天我們一起搭著小船,穿著救生衣。」雷擎緩緩唸出最初寫在〈大雨〉的詩;此段後來成了錄音版中,向爸爸道謝的口白段落。他說,2021年初在WILDER LAND演出彩排時,他不經意地將現在的第二段主歌唱了出來——「媽媽媽媽,你快樂嗎?爸爸爸爸,你快樂嗎?」短短的兩個問句,讓台上的他、鍵盤手阿傑、台下的觀眾都哭了。

「阿傑後來告訴我,他當時聽到很被觸動。他對父母的愛也是很矛盾的,但和我的又不太一樣。我是比較乖順,他是一直很痛苦。我是溫水煮青蛙,他是想逃離,可是又很愛他的家人。」〈大雨〉裡並無批判,他只是用不吝嗇的「我愛你」去理解、釋放,上一代輩慣常壓抑的情感。在錄音時,雷擎特地找了吳政君老師來錄音,昔日的師徒以鼓擊交會,也讓這首歌多了另一層意義。

離家、寫歌證明自己
吹音樂_雷擎-1
Photo Credit:吹音樂

雷擎從小和父母相處融洽,儘管他們是軍警,實際上更接近文官職,有探索新知、開放的一面。尤其媽媽後來轉成學者,做家暴防治、婦女犯罪預防工作。「小時候有113嘛,那就是我媽媽在辦的。我爸爸全力支持我媽媽,到後來家人的心態就沒那麼公務員。」

他說,媽媽做研究也算在創作,所以很支持他做音樂,但爸爸就不一樣了。記憶中的雷爸,不曾缺席他的任何音樂表演,可直到他退伍那一刻,雷爸突然覺得「夠了,我就挺你到這裡;你應該知道,這不是一個正業」,讓他相當受傷,甚至與爸爸發生了爭執。

退伍後,雷擎就此搬出家裡,到板橋的高中同學劉俊成家附近租屋。每天的生活除了打工,就是和同學一起聽專輯、寫歌、學編曲,開始發展自己的創作。「因為當時不被(家人)支持、擁抱,我就會有種想證明自己的企圖。那陣子比較累,會想更努力讓他滿意,獲得肯定。」

遙記當兵前,雷擎曾和來吧!焙焙!一起錄製《私人經驗》。當時尚年輕的他,因為從小打電子鼓、對真鼓的音色掌握能力不足,在Rooftop錄音室被製作人老王「釘爆」。深感挫折、發奮圖強,他那陣子住在老王家,便會側面觀察老王怎麼做製作:「我那時候就住在他家,每天起床就跟他一起聽音樂,在旁邊看他弄製作。你會清楚看到他有一個想法,然後實際地做出一個聲音來。而我也開始對這件事情很有興趣。」

《私人經驗》巡迴到大港站時,雷擎受到國國鼓勵創作。因此他退伍後搬到板橋,便持續透過聆聽、臨摹,寫出〈Abby〉、〈Mailman〉等早期創作。在《Dive & Give》裡的〈Abby〉,直接使用 2016 年他們在板橋舊家錄下的版本,儘管帶有底噪和麥克風雜音,卻保留了他離家後曾想證明自己、鍛鍊自己的純真。

雙魚歌手遇上金牛製作人

雷擎在《Dive & Give》裡最重要的工作夥伴,當屬製作人小宇(鍾濰宇)。後者因為製作LINION的專輯,而和雷擎牽上了線。他說小宇是一個慢熱的人,起初工作時都不太會發表意見:「我覺得跟製作人做專輯很像在談感情,你要確認他真的懂你,確認他真的愛你。我覺得他一開始真的......蠻金牛男的。讓我覺得,阿怎麼都沒有回應?你真的覺得都OK嗎?都沒有更多想法嗎?」

後來他發現,小宇並不是會講一堆話的人。但他會聽取你的想法,並整合自己的技術和經驗,相當務實。從〈旅行〉開始,直到〈放輕鬆〉、〈巫女〉完成後,雙方漸漸磨合出默契。在編寫〈巫女〉末段的合唱段落時,小宇建議改掉原本太刻意仿族語吟唱的段落,試著盲唱各種空耳的虛詞、轉化成「咒語」:「後來小宇自己也唱了七軌,還有樂手朋友們都唱了!」

作為專輯發行前率先公布的〈Real World〉,在小宇的編曲建議下,加入盧思蒨編寫的靈魂樂弦樂、布蘭地的福音和聲;並透過饒舌歌手兼作詞人張伍的引導,改掉原本的中二英文詞,賦予自然大氣的面目。錄下夢話囈語的〈Mailman〉,則從純合成器編曲,加入小宇的吉他、Angus Lee的手碟,以及歪斜神遊的混音聽感:「手碟一直都有悠揚的泛音,我覺得很魔幻、迷幻,但我又不想要被聽得太清楚,所以手碟跟電子鼓的比例是混地很接近的。」

吹音樂_雷擎-7
Photo Credit:吹音樂
雷擎將手機裡和小宇一起錄音的花絮播給我們看。

《Dive & Give》應是近年台灣音樂市場上,錄下最多種的打擊樂器聲音的流行唱片之一。2020年,雷擎和LINION合作〈Mountain Dude〉時,就曾錄過木頭、石頭的敲擊聲;這次在個人專輯中可說是「變本加厲」,包括不同種類的果實都有戲。

他分享:「不同的果實帶來的畫面感是不同的。乾燥的果實可能會是沙漠;比較濕潤、堅實的果實就會有雨林的感覺。我覺得那是故事性跟畫面感銜接的關鍵。電吉他或鋼琴能玩的flavor比較固定,也已經被玩過很多了。」

雷擎認為,自己很需要劇情設定跟畫面帶動演唱情緒。協助配唱〈大雨〉與〈巫女〉的Easy Shen就很對他的胃。他模仿對方的配唱語調舉例,在配唱〈大雨〉時,Easy就說:「雷擎你這個我愛你,不要這麼不愛自己好不好?不能這樣!你還是要很愛你自己才行!」而在配唱〈巫女〉時則會說:「你想像你是一個胖胖的醜宅,然後要唱R&B。」

在《Dive & Give》裡,雷擎有位長期合作,一直很想介紹給大家的歌手EMMA。低調的EMMA是和雷擎合作〈心肝寶貝〉的前室友——艾迪的同學。兩人因為廣告案認識,並透過演出展開交流。擁有一副天籟嗓音的EMMA來自萬華,在〈那卡西〉、〈神仙眷侶〉中都有獻聲,卻直到專輯主打歌〈放輕鬆〉才正式掛名。

雷擎說,他覺得EMMA的聲音是獨樹一格的樂器,能帶來情緒的爆發;這幾年很多人都期望她往幕前走,可EMMA的個性比較及時行樂,並不會特別追求某種身份。這次和她討論掛名也經過了一番溝通:「我很想透過這次作品,定義EMMA在我們音樂中的畫面感。因為以前的音樂都沒有講。大家在雷擎的音樂裡可以聽見EMMA的聲音,可是不知道她是什麼樣的角色,所以我想要透過〈放輕鬆〉的音樂,去呈現雷擎就是雷擎,EMMA就是EMMA。」

「雷仡啊,讓我陪你說說話」

順著曲序走,《Dive & Give》上半張的大千世界任我行,在下半張轉進歌手的私我獨白。延續〈大雨〉和父親的對話,〈風與花〉、〈Stars〉則惦記起雷擎另一位重要的家人——弟弟雷仡。

雷擎回憶某次參加「山巫祭」時,一個人走著走著突然覺得好累,疑惑自己的人生,為什麼要記得那麼多事情:「我是雷擎,我29歲,我是雙魚座,我會打鼓......就覺得要背著這些好累。走在那個山葉林裡面,就會想要忘記自己是誰,不想記得自己任何一部分。一直有一些念頭出現,要試著把它放下。想辦法標籤自己,再把那個標籤丟掉。」

在那樣頹然的時刻,他突然想到一個人,就是弟弟雷仡。

吹音樂_雷擎-17
Photo Credit:吹音樂

收起平時的開朗,雷擎語帶顫抖地說,自己和弟弟的緣分很深,私下常覺得心有虧欠,甚至一度自責「是不是我那段時間沒有先叛逆,所以變成我弟要去叛逆」。因為在家裡,他的角色比較乖,弟弟比較叛逆,往往會跟雷爸起衝突:「我弟那時候對我很不好,覺得我就很乖啊,家裡的資源我拿了很多,就打我什麼的。我就不太會兇人。我弟打我很痛。但我就還是希望可以修補我們家的關係,希望我們家就很幸福這樣。」

那陣子為了修補家庭關係,他陪弟弟去喝酒、了解他為什麼交了某些朋友、今天去了哪裡,最後更召集家人,分享他觀察到的現象和情緒,包括雷爸其實一直想作為一個好爸爸,以及雷媽一直很同情雷爸。「我把這些我觀察到的脈絡分享給我弟。那天,我覺得父母跟子女的界線有暫時被忘記。我們一起哭,一起笑。那是我覺得人生一次超級圓滿的經驗。」

穿越〈風與花〉宛如潮濕隧道裡的躁鬱,〈Stars〉響起輕盈的電鋼琴延音。雷擎說,弟弟後來去澳洲工作,在錄專輯時聽聞澳洲疫情嚴峻的消息,讓他又加倍擔心與思念;錄音當下,他和?te壞特與鋼琴手、小號手Andrew Page分享這份焦急後,決定把?te壞特隨意哼唱的「shaliya」,改成呼喚弟弟的名字「雷仡啊」,盼音樂能表達遠遠的關心。

「我一直記得我爸有跟我說:『你要做個榜樣,你怎麼做弟弟就會跟著怎麼做。我跟媽媽不會陪你太久,弟弟會是陪你最久的人。』這件事我一直放在心上。」雷擎說,雷爸得知他在做專輯時曾捎來三捲卡帶。播放鍵按下,傳出的是他嬰兒時的哭聲、1992年北投老家的電話鈴聲、餐桌上大人的閒聊聲。於是他特別將父親逗弄自己的嬰孩哭啼聲,放進〈Stars〉裡,願弟弟能感覺得到父親的愛、哥哥的羈絆,永遠都在。

一切都是因為愛,說來俗爛,放在雷擎身上卻不顯矯情。他的表達,他的人,他的音樂,有這時代少見的誠摯。宛如一面汪洋,企圖包容傷痕、和解共生。儘管偶爾會讓人覺得這個愛也太滿了點,但因為他是雷擎,你便有足夠的理由信以為真。

《Dive & Give》不是台式chill pop的舊酒裝新瓶。和風格的潮流漲退也無關。與其待在臥房電腦前拼貼,他更傾向讓每一軌音色、每一回錄音,都是與真實人物相處後的動念。那些聲音因此而溫暖,那些故事因此而動人。

本文經Blow吹音樂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楊士範

Blow 吹音樂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

更多此作者文章

相遇薩爾瓦多・達利:出發《天才達利展》前做這幾件事,享受絕佳看展體驗

Art
27 Jan, 2022
相遇薩爾瓦多・達利:出發《天才達利展》前做這幾件事,享受絕佳看展體驗 Photo Credit:時藝多媒體

超現實主義大師薩爾瓦多・達利的真跡畫作首度來台,包含百幅《神曲》插畫、經典軟時鐘等創作。一窺大師癲狂風采,《天才達利展》只到4/13為止。

談到二十世紀的超現實主義大師,擅長描繪夢境、潛意識、既顛且狂的藝術家,相信不少人心中都會想起那位翹著兩撇鬍子、把時鐘軟化掛在樹上的西班牙畫家——薩爾瓦多・達利(Salvador Dalí)。

這位具有非凡天才與奔馳想像力的畫家,自從1989年逝世後,大多數作品皆收藏於西班牙達利基金會(Fundació Gala-Salvador Dalí)。今年疫情緩解後,在時藝多媒體長達兩年的接洽與籌備下,台灣的觀眾終於能在台北中正紀念堂的展廳欣賞大師真跡,與天才達利來一場跨時空的交匯共鳴。

走進《天才達利展》前,我們也與本次主要策展單位總監王華瑋打聽了幾個展覽亮點,做好行前準備再出發,相信展覽體驗會更棒。如果已經看過的讀者,不妨也依照總監的建議,再去參觀第二次,肯定會有不一樣的感受與新發現。

121件畫作真跡首次來台,極少面世的作品難得曝光

原本預計2021年6月開幕的《天才達利展》,因為國內突發疫情延宕許久,直到2022年元旦才正式拉開展覽序幕。主要策展單位總監王華瑋表示,疫情期間舉辦藝術展覽實屬難能可貴,且本次大師作品來台,總計多達121件真跡畫作,內容也與2012年多以大型雕塑作品為主的《瘋狂達利─超現實主義大師特展》不同。

另外,這次的展出內容中,有幾件作品更是不曾離開過西班牙達利基金會。「為了讓台灣觀眾能看到珍稀、少巡迴曝光的達利作品,我們為畫作特別訂製木箱空運來台,像是《尋找四度空間》這幅畫就是其中一例。」王華瑋說。

image3
Photo Credit:時藝多媒體
《尋找四度空間》
《天才達利展》必看五大亮點,逛展不能錯過

120件作品,要仔細看完一遍至少要預留2個小時的時間。如果時間緊迫,或想要搶先看重點畫作,以下是幾個絕對不能錯過的重點看頭。

#01:《神曲》系列

距今700年前,偉大的義大利詩人但丁,在毫無藏書參考的情況下,於1302年開始落筆創作,寫下《地獄篇》、《煉獄篇》、《天堂篇》三大長詩,合稱《神曲》。

接著時間快轉到1950年代,義大利政府為紀念詩人冥誕,便委託達利為史詩《神曲》創作插圖;最後,達利花了兩年的時間繪製出100幅插畫,結合藝術家的自我剖析與投射,賦予經典全新的藝術詮釋,也被譽為藝術界的一個新里程碑。

本次《天才達利展》完整展出100幅《神曲》插畫真跡。欣賞的過程,彷彿跟著但丁走過地獄、煉獄、天堂,同時也跟著達利的創作者視角,以宛如上帝的全知視角,歷經重重考驗,終得救贖。

image2
Photo Credit:時藝多媒體
《神曲》煉獄篇中,達利描繪墮落的天使

#02:達利與迪士尼合作的《命運》

1945年時,達利曾與迪士尼合作一支短片。當時,達利繪製了135張故事畫板和22幅畫作,迪士尼也製作了17秒的測試片;不到後來因為二戰、迪士尼財務危機等因素,這項計畫宣告中止。直到2000年,迪士尼內部發現了達利手稿和這項中斷的計畫,遂找來《大力士》、《泰山》的導演Dominique Monféry,結合現代的動畫技術與特效,完成了這部名為《命運》的動畫短片作品。

《命運》片長六分鐘,融合強烈的達利風格與迪士尼的動畫手法,問世後即獲得2013年奧斯卡最佳動畫短片獎提名。這部作品,在本次《天才達利展》也能一睹完整版。

#03:AR互動、視覺的錯覺作品

喜愛科學,又擅於營造狂想夢境的達利,不少作品是利用「視覺錯覺」的原理,做出令人驚奇的觀賞效果。這次的展覽中,除了展出達利相關題材的作品,策展團隊也提供AR互動體驗,為作品帶來更加新奇有趣的觀賞體驗。

image5
Photo Credit:時藝多媒體
利用圓柱體鏡射,將平面畫作映照出不同的欣賞角度

#04:充滿鏡面反射的展場設計

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展場設計」也是一場展覽的重點之一。本次展覽的空間設計,營造出「走進達利世界」的感覺,像是夢境一般,處處反映藝術家的創作內涵。同時,展場有不少地方使用鏡面反射的設計,意寓觀展者反射自我、審視內心的意向。

因此,參觀《天才達利展》時不妨也留意畫作以外的空隙與空間,感受策展團隊所詮釋的,達利的瘋狂世界。

image4
Photo Credit:時藝多媒體
天才達利展現場空間,宛如走入達利的世界,充滿神秘與夢境般的奇幻感受

#05:策展人私心推薦必看畫作

如果想要找一幅經典作品駐足良久,可以參考本次策展人王華瑋的私心推薦之作:

「我很喜歡《日蝕和植物性滲透》那幅畫。像是有一道強光從畫布外照進化中,射出一道橘色光芒,映在正蛻變成一棵樹的馬匹身上。豐富的光影呈現,哀傷幽微,又耐人尋味。駐足在這幅畫前,完全可以明白,達利的畫作有把人吸進去的魔力。」
image6
Photo Credit:時藝多媒體
《日蝕和植物性滲透》
這兩個行前功課,能讓你拉近與畫家達利的距離

若想要更深刻認識風格強烈、魅力十足的藝術家達利,不妨在參觀前閱讀一下導覽手冊,了解薩爾瓦多・達利的精彩生平,以及所謂的「超現實主義」。《天才達利展》匯集達利從早期到晚期的代表性作品,能完整一覽達利的作品全貌,包含他曾為戲劇、芭蕾舞劇的宣傳創作,以及他對科學領域展現高度興趣的創作。

最後,務必戴上語音導覽,走進《天才達利展》,一步一步踏上藝術家達利的生命軌跡。

「瘋癲・夢境・神曲-天才達利展」

  • 展期:2022.1.1~2022.4.13(10:00-18:00)
  • 地點:中正紀念堂(台北市中正區中山南路21號一樓2、3展廳)
  • 購票資訊詳見官方網站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