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台北插畫藝術節落幕 六位創作者榮獲三大獎項

Art
07 Jan, 2022
2021台北插畫藝術節落幕 六位創作者榮獲三大獎項 Photo Credit:台北插畫藝術節 Taipei Illustration Fair

2021 台北插畫藝術節於 12/13 圓滿落幕,近期公布本屆三大獎項得賞名單,共有六位創作者獲此殊榮及六位優選創作者。

今年大會評審團邀請跨域創作、金曲獎獲得者王宗欣、搭建台日設計自媒體平台的設計浪人、朝代畫廊總監劉旭圃三位來自不同領域背景的專家或創作者擔任本屆評審,期望透過結合創作者、自媒體、畫廊經營者的多元綜合視角評選出代表本年度的插畫藝術作品。

主辦單位「自由人藝術公寓」致力挖掘插畫藝術新秀,設立「台北插畫藝術節大賞」、「自由人藝術賞」、「策展人賞」,三大獎項均可獲得 2022 台北插畫藝術節免費展位,「台北插畫藝術節大賞」另獎2萬元(本屆兩位得獎者將平分獎金),「自由人藝術賞」和「優選創作者」可獲得與自由人藝術公寓聯展一檔,鼓勵年輕創作者更多曝光與大眾展示的機會。

本屆「台北插畫藝術節大賞」得獎者為何迪西Dipsy Ho快樂鳥日子;「自由人藝術賞」得獎者為陳怡揚、唐葫蘆姑娘、嘰哩Jily;「策展人賞」得獎者為Beryl  Wu

優選創作者有YCY、林昕慧、33_ original、wei wei studio、鮭魚子 salmon roe、關鍵字顏繪


Q:作為一位創作者,你是如何理解和定義「插畫」的概念?

何迪西Dipsy Ho:對我來說插畫就是為了某個特定目的創作而產生的專門的圖像,插畫家依照各種不同的情境、需求特別設計的圖像物。我覺得很有趣的是,當代的插畫創作者的創作風格和種類繁多,當你端詳他人的插畫創作的時候很常可以從中看出一些端倪,來自某些藝術家的風格影響會展露出來,或是特定主題會有常見的作畫方式。覺得這是在插畫創作者間的一種像是隱藏的暗流的文化,我們都流向同一種地方卻又各自都不一樣,插畫很有趣。

快樂鳥日子:我覺得沒有東西可以被定義,只是多數或少數認可上的差異而已。就像是很多人會說我是藝術家、插畫家、設計師 這些我都不否認,但也不肯定。因為在我心目中我只是在『成為自己期盼的樣子』,傳遞我想傳遞的事情。

陳怡揚:我理解成可以為主、也可以為輔的圖,但不論如何,都是傳達想法、傳達概念的媒介。

嘰哩Jily :對我而言狹義的解釋是以自己的方式詮釋心中的畫面,創作的過程假設受眾通常是內心深處的本我,每創造一幅畫就是一場心靈旅程。

插畫可以是很直觀的去界定風格或主題,也可以跳脫既有框架去理解每位創作者想表達的思維。

唐葫蘆姑娘:我認為插畫是乘載生命與回憶的載體。對我來說,圖像思考比文字走在更前面,隨意翻出的一張草稿,儘管沒寫上日期,我卻能想起當下畫的情境、誰看過這張畫、看過的人又說什麼...等。

插畫作品本身的主題與概念只是冰山一角,海面下無形的創作過程才是龐大、並且充滿情感與意義。

Beryl Wu:我認為插畫可以是一種形式、風格,也可以是從概念、想發開始;可以跟商業有所連結,也可以是單純的創作。像這次在藝術節展出的《everyday conversations》就是從概念發展的純創作。


Q:參與本屆台北插畫藝術節有做什麼特別的嘗試嗎?/你認為在插畫藝術節形式的活動中什麼會成為最吸引人的東西?

何迪西Dipsy Ho:我覺得最吸引人的是可以接觸喜歡你作品的真實群眾,和他們實際聊天討論作品相關的事物跟在網路上是一種截然不同的體驗。

快樂鳥日子:原本作品便向平面,但目前正嘗試用更多靈活也更有趣的方式呈現,未來還會有更多的形式與突破。 

而在台北插畫藝術節最棒的時刻就是與許多不同類別的創作者互相交流,互相獲取不同的經驗和創作方式,也希望自己能從中學習與改變,期待下次能用更突破性的方式嘗試創作自己的作品。

唐葫蘆姑娘:第一次從數位搬到線下,雖然大學曾經參與新一代設計展,但我並不認為那是完整清晰的我,在工作幾年沈澱後才逐漸理清頭緒。

至於要在插畫展如何吸引人,除了插畫作品外,我覺得最重要的是整體展間佈置,台北插畫藝術節更著重於“展覽”而非擺攤,佈置還能將作品烘托出新高度,這也是非本科系的我還在學習的。

陳怡揚:這是第一次參加插畫節,本身就是一次巨大的嘗試了。除了輸出的作品,也帶了速寫的手稿到現場,意外地受好評!我想創作者背後的思考邏輯和故事,是最吸引人的部分。

自己最珍惜的是每次分享作品的時間,以及接觸到對民俗文化有興趣、或是因為介紹而想要了解更多的人,希望這樣的作品多多少少可以喚醒我們對信仰的記憶。

嘰哩Jily :展出中除了展示過去我所翻玩的創作,也特地為此活動繪製看似立體非立體的空間佈局,在這樣的空間想像是一間魔法雜貨店,展示我的奇想,療癒大家的身心。

Jily_TIF現場
Photo Credit:嘰哩 Jily ,來源:台北插畫藝術節 Taipei Illustration Fair

Beryl Wu:算是第一次以這樣的形式展現自己的創作,所以很多嘗試都是第一次。有看到許多人的佈展十分厲害,而我的相較單純,只是陳列創作而已。但某種程度來說,也是較為適合我的方式。

YCY :過去都沒有將作品實體化,反覆思考後,嘗試使用了孔版印刷的方式來做呈現,因為我本身作品配色比較特殊,用這樣的方式比較好呈現我的作品。另外也想完成一個比較偏藝術類的作品,所以使用壓克力媒材來進行創作, 意外效果不錯,自己也算蠻喜歡的。

雖然喜好是很主觀的,但顏色對比強烈、風格特殊的展場設計或作品,好像比較讓人容易停下來看兩眼。

林昕慧:今年剛好獨立出版了繪本作品《渺小Minuscule》,一直以來都是以網路內容的方式傳達概念,所以這次台北插畫藝術節希望以實體展覽的方式來呈現這本繪本,以原畫的展出加上繪本的陳列,讓觀眾能現場看見原畫的細節,而不是純粹的印刷物;這次也更重視文案的引導,希望可以完整地看出初衷與製作過程。

我認為插畫藝術節的活動中,最能吸引人的是展位規劃的完整度,12X12m的空間中,表現出你最想傳達的東西,在這個小房間中說故事,和觀者產生對話與共鳴。

林昕慧_作品2
Photo Credit:林昕慧,《渺小Minuscule》,來源:台北插畫藝術節 Taipei Illustration Fair
林昕慧_TIF現場2
Photo Credit:林昕慧,來源:台北插畫藝術節 Taipei Illustration Fair
林昕慧_TIF現場3
Photo Credit:林昕慧 ,來源:台北插畫藝術節 Taipei Illustration Fair

33_original :嘗試把更多商品帶入展覽中,讓觀眾除了欣賞插畫之外還可以帶走喜歡的風格小物,另外也希望能讓更多人認識到33_original女子的日常生活插畫,產生更多共鳴。

wei wei studio:在2020年間,有不間段的創作了許多生活的漫畫小故事,這次透過藝術節,把一百多則的內容,整理好並挑選了最喜歡的20則故事,製作成小繪本在現場讓民眾觀賞,是一個可以邊看著大家閱讀邊和他們細說故事的體驗。

你認為在插畫藝術節形式的活動中,什麼會成為最吸引人的東西?

和創作者的互動,我想是最值得也吸引人的事情,可以知道創作者的理念,更了解喜愛作品背後的意義。

weiweistudio_TIF現場
Photo Credit:wei wei studio ,來源:台北插畫藝術節 Taipei Illustration Fair

鮭魚子 salmon roe:我這次做比較特別的嘗試是,直接在現場漆油漆,甚至還用油漆畫畫在展版上,其實除了這次之外真的是一次接觸到油漆,以前都沒有漆過,也正是因為沒有漆過的原因,所以很怕會漆不好,顏色混到會變髒色之類的,不過還好最後一切都很順利,大家也說漆的很可愛!

我覺得不管是以哪種形式去呈現的作品都是很吸引人的,因為那都是每個創作者生活中發生的事情或是對人生感受體悟而產生的結晶,只要能夠明確的跟大家介紹自己的作品,都會是最吸引人的東西,也更能讓大家認識你。


Q:此次活動中被問到最多的作品/商品是什麼,有印象深刻的反饋嗎?

何迪西Dipsy Ho:被問到最多的是我自己設計的桌遊《霓虹軍閥》,很多人對桌遊的遊玩規則有興趣,這次也一起設計了遊戲的遊戲擴充包,大家似乎都很驚訝這件作品的完成度,讓我滿開心的。

快樂鳥日子:這得說一這得說一下這次的展覽主題『屬於我的巷口』,我把展位空間化身成一個街區轉角跟展位的L形呼應,並置入caeser衛浴合作的小便斗,讓整個原本看似平常的生活空間製造出一點『平凡的衝突感』,但大多數的觀眾覺得不違和,不過也有一些人會上前與作品互動,這讓我覺得很有趣因為這就是我所希望的展覽方式。

陳怡揚:許多人第一眼就有認出家將麥當勞叔叔,這是挺讓人欣慰的。我想我這攤有趣的地方是,有將團(官將首)的成員或是轎班朋友特地來聊天,這樣受到平常深入民俗文化的朋友認同是很開心的事情,通常也可以分享更多作品的細節。速寫與手稿收到很多正向回饋,過往的黑白作品也受到喜愛,讓我篤定下一個系列作品要回歸單純的黑白線條。

陳怡揚,《麥當當》
Photo Credit:陳怡揚,《麥當當》,來源:台北插畫藝術節 Taipei Illustration Fair

唐葫蘆姑娘:「這幅面相圖是真的嗎?」

印象最深刻的是兩位小妹妹逛了一圈又跑回來要我幫他看面相,哈哈哈?起初確實因為有趣才作為插畫主題,而且是非常好發展的創作題材,甚至還能延伸結合時事。小妹妹的提問讓我驚覺不能再當神棍了,目前正積極研究面相學!

嘰哩Jily : 在參展過程許多人收藏的畫作之一『文二バーバー』,主要是繪製我的工作室樣貌,裡頭充滿我從夢境裡收服的精靈與巨大睡龍,在裡頭也能瞥見我翻玩的東方元素。

Jily_『文二バーバー』
Photo Credit:嘰哩 Jily,『文二バーバー』 ,來源:台北插畫藝術節 Taipei Illustration Fair
Beryl_Wu,《everyday_conversations》
Photo Credit:Beryl Wu,《everyday conversations》- Is that a pimple? / Nah, that’s my pet.,來源:台北插畫藝術節 Taipei Illustration Fair
Beryl_Wu,《everyday_conversations》2
Photo Credit:Beryl Wu,《everyday conversations》- Where to plant the flowers?  / Here.,來源:台北插畫藝術節 Taipei Illustration Fair

YCY :孔版印刷作品會是浴室那張,可能是因為相較其他作品所搭配的歌曲,浴室這張比較多人聽過共鳴比較大。 印象深刻的是 觀展者們和我玩起猜歌遊戲!我其實並沒有將作品相對應的歌曲、理念放在展版上, 當我說每一張作品是相對應一首歌時,觀展者就說那讓我猜猜!因為歌曲都是來自台灣獨立音樂,所以能猜中的並不多, 但這過程中,和觀展者進行互動也是一個有趣的經驗。

YCY_TIF現場2
Photo Credit:YCY ,來源:台北插畫藝術節 Taipei Illustration Fair
YCY_TIF現場3
Photo Credit:YCY ,來源:台北插畫藝術節 Taipei Illustration Fair

壓克力作品在展期間都會陸續有人會詢問是否有販售,這點讓我蠻意外的! 還有當我介紹完壓克力作品是期許自己能變得更加外向活潑的時候,觀展者馬上回覆我說:做自己就好了! 還有一位觀展者和我說 內向個性的人很棒!這讓我很感謝也很感動。

林昕慧:被問到最多的就是原畫的繪製方式,意外大家對於技法與媒材方面都有高度的好奇心,很開心可以分享繪製上的小細節,也從欣賞畫作引導大家了解繪本的理念內容,蠻多觀眾在聽完後都會再認真地翻閱繪本,甚至和我聊聊對於環境和生態的想法。

印象最深的反饋是我的另外一個系列作品—《香豌豆花的旅程》,內容是在敘述陪伴動物離世後,走出悲傷的過程階段,有觀眾看完後謝謝我的畫讓他振作,因為貓咪去世讓他難過了很久,能夠帶給觀眾力量真的讓我非常感動!

林昕慧,《香豌豆花的旅程》
Photo Credit:林昕慧,《香豌豆花的旅程》 ,來源:台北插畫藝術節 Taipei Illustration Fair

33_original :這幅作品名為”早安美女”,靈感來自我們每天去的早餐店,一進門就會被老闆娘稱呼帥哥或美女,頓時覺得自己忽然又漂亮了幾個等級,就像是這樣的日常小事常常成為我的創作靈感,也讓許多觀眾產生共鳴,是我在創作的過程中最開心的事!

33_original
Photo Credit:33_original,《早安美女》 ,來源:台北插畫藝術節 Taipei Illustration Fair

wei wei studio:展場中給大家觀賞的小繪本是較多人詢問的作品,但因為只是供民眾觀賞並沒有做販售,所以很多人的反饋都是希望能出成一套想作為收藏。

因為我的故事內容是講述我與另一半之間的小故事,很多情侶一邊看著一邊和對方說這好像你,都讓我覺得好開心,能和大家擁有同樣的共鳴。

weiweistudio_TIF現場2
Photo Credit:wei wei studio ,來源:台北插畫藝術節 Taipei Illustration Fair

鮭魚子 salmon roe:在展覽期間最常被問到的商品是孔版印刷的海報,這次其實花了多的心力去研究孔版印刷,首次嘗試只用4個顏色去做混色及漸層的表現技法,以前雖然有印過幾次,但都沒有像這次這麼複雜,在製稿的過程中一直參考許多孔版印刷見本,觀察各種油墨的濃度比例,經過一次又一次的修改後,才終於印出滿意的版本。 而這個海報能在展覽上獲得大家的喜愛及稱讚,我真的感到很開心,以後也會想再嘗試印更多的作品。

鮭魚子_TIF現場5
Photo Credit:鮭魚子 salmon roe ,來源:台北插畫藝術節 Taipei Illustration Fair
Q:可以向我們更多地介紹下你的背景以及是如何成為插畫家的嗎?

何迪西Dipsy Ho:我個人一直以來都對歐美的圖像小說產業很感興趣,學生時期大量的閱讀這些作品也將這些創作方式內化成了我自己的一部分。我對創作自己事物的欲望一直都滿強烈的,加上我自己一直都有在畫圖,以插畫作為媒介來創作就變成一個很自然的選擇。

快樂鳥日子:目前定居於台灣。大學畢業於設計系後全心投入創作,在因緣際會下辦了一些展覽跟發表,覺得還不賴,我喜歡那種每次突破與創新的作品展現。

唐葫蘆姑娘:從小就非常喜歡畫畫!但唸書時偷畫畫媽媽發現會被臭罵一頓。大學時錯過了術科考試,只好念數位設計,卻因此走向數位插畫。畢業後貪玩,跟朋友去上海從事廣告設計,一邊玩一邊加班的瘋狂日子,設計上也不斷被逼出新高度。某天熬到日出時忽然醒了,我為了客戶換十種畫風,但我留了什麼給自己?於是下定決心要好好經營唐葫蘆姑娘。但不能否認,上海的生活正是孕育唐葫蘆姑娘古怪風格的瘟床,孤獨又燦爛的生活讓我挖出很多小不幸故事;各種文化圖騰碰撞的上海;到處跑歷代古都遊玩,最後回到台灣,慢慢的唐葫蘆姑娘越來越清晰。

陳怡揚:我出生竹東,老家南投鹿谷。從有記憶以來就是一直畫圖,不論是在家、或是在外,有紙筆的地方就能讓我放鬆、進入自己所屬世界。小時候有在社區的美術教室上課,主要是創意練習而非技法教學; 一直到國中才學了素描,有了些術科的基礎。整個求學過程中伴隨著的是畫得亂七八糟的課本與素描本,這些練習似乎成非常好的基底。

設計系畢業之後持續做了幾年的設計本行,其中也一直包含些微插畫的工作,是直到今年,才感覺是時候好好面對插畫這回事,所以辭了原本的工作,專心畫圖。插畫家這三個字對我而言似乎還太重了,但期許有天可以名符其實。

陳怡揚
Photo Credit:陳怡揚 ,來源:台北插畫藝術節 Taipei Illustration Fair

嘰哩Jily :從小對繪畫有濃厚興趣,發現創作這件事對我來說好像沒有這麼難。創作目的只有想著要把自己喜歡的事物記錄下來,透過繪製這個過程似乎就能將這些美好徹底擁有。

而真正的轉捩點是在2021年5月,嚴峻的疫情衝擊所有人,我突然開始意識到未來的事不可測必須把握當下,毅然決定結束長達六年的上班族生涯想要圓一個畫畫夢,讓繪畫帶領著我的人生繼續往前。這個決定讓生活品質帶來很大的動盪和不安是真的,但是開始獨立創作與接案為我帶來更多無法比擬的充實感與成就感。

Beryl Wu:我是平面設計背景出身,目前是自由接案者,前幾年待在英國,也同樣是從事平面設計工作。一直以來都非常喜歡畫圖,直到去年因為 COVID19 的關係,有比較長的時間待在家中,也藉機開始重拾手繪創作,起初只是單純的抒發,感受手繪的自由、療癒一下被商業案摧殘的身心,並沒有想要認真經營這件事情,但受到許多朋友良好的迴響,也就繼續畫到了現在。


Q:如果用三個關鍵詞介紹你的作品或品牌會是什麼?為什麼呢?

何迪西Dipsy Ho:「霓虹」、「復古未來主義」、「懷舊」。

在我的個人創作裡,對於過去的懷舊是一個很常出現的主題,加上我很喜歡五六零年代科幻作品的造型元素,他們會大膽的使用各種撞色或鮮豔的顏色設計,這也對我的創作產生相當的影響。

快樂鳥日子:「期望」、 「連結」、 「回饋」。

期望作品可以有更多不一樣的可能性,連結不同群體,讓作品在不同群體中有更多不一樣的理解,必須回饋社會,所以品牌的收入都會捐震慈善機構。

我覺得任何事情都是沒有極限的,所以我希望我能夠不斷突破自己,也可以在這樣的過程中為社會做些貢獻,更讓不同組群有不同的感染力。

唐葫蘆姑娘:「幽默」、「奇葩」、「可愛」

幽默:我非常喜歡和朋友鬥嘴,總是希望我是最好笑的,這也部分反應在唐葫蘆姑娘身上,詳見instagram 漫畫。

奇葩:當不成最美的,就要當最怪的。或許骨子裡的我非常想紅,但又不想一般的紅,跟我認識久了會發現我很愛默默的作怪。

可愛:唐葫蘆姑娘在還開口前還蠻可愛的。

陳怡揚:「信仰」、「融合」、「繁複」其實這三個詞互相可以組合成一個大的詞彙:台灣。
我其中一個興趣是旅行,慢速度、散步的那種自由旅行。在旅行的途中碰過各式各樣的人,大家聊天時也都互相分享自己國家的文化,「希望能把我們文化的美分享出去」是最主要的初衷。我們是個多民族的國家,有著極其繁複的視覺畫面和堅定的信仰,這些都是台灣人的特質,我所想的便是把這些好的東西融合、產出只屬於台灣的圖像。現在這個年代資訊很快,透過新舊的融合,希望傳統可以藉此和生活同步走,留在未來的時光裡。

陳怡揚_(1)
Photo Credit:陳怡揚 ,來源:台北插畫藝術節 Taipei Illustration Fair

嘰哩Jily :「搞怪搗亂」、「心靈撫慰」、「東方元素」。

擅長在日常中加油添醋卻畫龍點睛,像很甜的奶茶、邪惡的精緻澱粉一樣,穩暖濃厚的標配。

Beryl Wu:「幽默」、「色彩」、「對話」。

可能是因為平面設計背景,過去做很多品牌案,對於「概念」非常看重,期望每個創作都有想表達的內容,跟觀看者的對話。因為我平常就是喜歡亂開玩笑的人,所以也會把一些奇怪的想法帶到創作中,希望有人可以理解我的幽默。而形式上盡量不想被風格侷限,但喜歡使用色彩這件事情一直都保留在創作中。

以 《everyday conversations》這個系列的創作來說,就是以日常對話、女性視角的概念去做延伸,探討身體意識、物件與生活的關係等等。

Beryl_Wu,《everyday_conversations》3
Photo Credit:Beryl Wu,《everyday conversations》- Cigarette / After sex,來源:台北插畫藝術節 Taipei Illustration Fair

YCY :「YCY」 這是我的品牌名稱,也同時是我的本名縮寫。很純粹的想讓我自己好記,大家也好記住!

「顏色是嚮往」鮮豔活潑的色彩能帶來開心也代表著可以自由自在不受束縛,嚮往有這樣的未來!

「音樂是養分」平常創作大多都是邊聽音樂進行的,聽著聽著靈感就會源源不絕的出來,是我很重要創作養分來源!

林昕慧:因為平時的正職工作接觸到很多動物相關的報導,目前創作的方向比較多著重在動物及環境的議題,期望用可愛溫暖的繪畫風格包裝沈重的議題,以同理與共存看待世界。

33_original :「女子日常」、「真實生活」、「幽默自然」。o

希望可以藉由插畫描繪出女子生活裡的微小日常,凸顯女生最自然的一面,用幽默詼諧的主題和作品中的細節來說故事,告訴大家其實自然放鬆的樣貌才是女生最有吸引力的時刻。

wei wei studio:「可愛」、「生活」、「夢境」。

從現實的生活中找到它可愛的地方,讓美好的夢境透過創作實現出來,一開始踏上插畫這條路,便是因為想靠著自己的創作來療育生活中遇到的困境,即使再累好像把煩惱畫出來,一切都變得比較可愛:)

鮭魚子 salmon roe:我會想要分成兩個方向,一個是表象的,一個是作品內在的含意 ,分別是「可愛」、「快樂的」以及「夢想」。因為大家第一眼看到我的畫作時,都覺得裡面的人物及用色都相當的可愛,讓人很有記憶點,在看到的當下也有一種讓人快樂的魔力。然而我畫作背後的涵義都是因為我的夢想而形成的,因為即使平常工作很累,下班還是很努力地把日常生活中發生的大小事畫出來,不論是好的還是壞的,都會成為我作品的一部分,為了我的夢想而努力著。


Q:什麼會成為你創作靈感來源的事物?

何迪西Dipsy Ho:我的創作靈感來自很多地方,圖像小說、電影、蒸氣波文化、復古科幻作品及賽博龐克衍生體裁作品。(賽博龐克是90年代對未來想像的復古科幻,賽博龐克衍生體裁就是以此延伸的相關創作體系,例如假想維多利亞時代的復古科幻就是蒸氣龐克,假想二戰版本的就可能是柴油龐克,以此類推。)

快樂鳥日子:生活中激發我大腦的許多事情,這些事情的體悟讓我聯想後有了悸動,再用自己的方式去定義,所以每一幅畫和每個物件都有我當時為何如此創作的故事,俗話說人生如戲,戲如人生,而我所有的作品也如同戲劇一樣,每個做品代表著不同的劇情即將發生。

唐葫蘆姑娘:一大早街邊吵架的大媽,停紅綠燈時的機車騎士和公園運動阿伯。當然最多來自跟朋友的垃圾話大戰。

嘰哩Jily :正念冥想、做夢與看電影。每晚都會做夢,就像電影『全面啟動』般,千奇百怪的無邏輯組合夢、日常生活瞥見的小角落或是一個念的產生都能進入夢中,醒來像是真有此事,所以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放空回放夢境釐清真實與夢境。

很清楚自己的個性細膩與擅長觀察生活細節,太多記憶會藏進夢裡,所以會盡量複習夢境並紀錄下來畫進手稿冊裡成為靈感泉源之處。

陳怡揚:世界各地的文化,但現在專注於台灣本身的文化,尤其是宮廟文化。
實際參與許多廟會活動之後,發現廟宇、廟會活動等是一個巨大的瑰寶,裡面藏有幾十甚至百年的記憶,但其中之複雜,需要很多知識背景來支持作品。
所以,目前也都還是在創作的過程繼續學習,從品牌大神系列、星際大戰台灣化實驗、DC反派八家將化實驗到現在的神將機甲系列,是不斷地在挑戰自己對信仰的認知,也認識台灣現存的各種宮廟、陣頭文化。平時會花許多時間在現場進行速寫,藉由這樣的練習讓台灣味的線條成為最基礎的工具,當然也是靈感來源。

陳怡揚_(2)
Photo Credit:陳怡揚 ,來源:台北插畫藝術節 Taipei Illustration Fair

Beryl Wu:任何事情耶,看的書、跟人的對話或是單純的物件。


Q:在這次參展之後,有什麼經驗或建議對之後有參與意願的創作者分享?

何迪西Dipsy Ho:第一次參加應該就是布展跟撤展最手忙腳亂,帶多一點朋友去幫忙!!

快樂鳥日子:我覺得創作是美妙的,很多人的作品都很有特色,但如何讓自己的作品在展位空間呈現,更是一個需要下足心力的地方。

唐葫蘆姑娘: 插畫這條路不會有準備好的那天,就算只有一張畫也要參展,你會因為展期慢慢逼近,自己會逼自己生出其他十張畫的。透過這樣的場合,反而才漸漸清楚自己的插畫屬性、概念及大家的觀感。記住,不管大家怎麼看,一直畫下去總不會錯的。

陳怡揚:好好生活,自然在展場有機會碰到良緣,並且要忠於自己所愛的事物,要對作品有信心。

嘰哩Jily :很多時刻我們都會太在乎別人的看法,用其他人的想法或比較性來判斷自身的價值,其實很可惜。在這次展出經驗中我意識到只要把最真實的樣貌呈現出來就好,不用刻意追求與別人一樣,相信自己的獨一無二會有人欣賞並產生共鳴。

Beryl Wu:覺得是很棒的經驗,可以認識許多創作者,也可以直接面對民眾,了解大眾對於自己創作的想法。建議就是,好好畫圖、把自己的作品準備好,想清楚期望在這次活動獲得什麼,就會獲得意想不到的收穫!

YCY :將自己喜歡的作品展現給大眾,用真心向大家傳遞,這樣就足夠了,大家都能很充分感受的到創作者本身對自己作品的熱情。   

林昕慧:其實是第一次嘗試參與這樣的插畫藝術活動,在此之前真的萬分緊張,也做了很多事前的準備和規劃,建議想要參加的創作者可以先從自己的插畫風格去做發想,思考最符合你的關鍵字,然後就是發揮創意的部分了,想想這個小空間中可以怎麼展現屬於自己作品的特色。
如果真的沒有太多想法,事前的搜集資料也是非常重要的,可以多找找國內外的展覽呈現形式或者走出門觀賞實體展覽,都對發想非常有幫助。

33_original :就放膽畫出自己喜歡的作品吧,只要真心喜歡一件事,全世界都會看到的!

wei wei studio: 這次是我參加的第二年,發現來觀賞藝術節的民眾對於作品都會更加地想了解,想參加的朋友或許能製作簡易的介紹小明信片,讓大家更容易的對自己有進一步的了解。

鮭魚子 salmon roe:想對之後有參與意願的創作者說,不要害怕踏出這一步,相信自己做的決定,雖然過程可能會很辛苦,但這些辛苦之後一定會成為一場很有意義的回憶,也能從中獲得許多經驗與收穫,所以即使再累都是值得的,而插畫節真的是一個很好大展身手的舞台,可以盡情發揮自己的創意,讓大家看見自己,更認識你的作品!所以我想說,不要害怕!想做就大膽地做吧!


Q:接下來,個人有什麼計畫想與大家分享嗎?

何迪西Dipsy Ho:之後希望可以創作更多以我的復古科幻系列 NEON SAGA 為背景的作品,想嘗試創作下一本圖像小說Zine或是其他玩具、桌遊的設計。

快樂鳥日子:「創作來自於靈感,靈感始於生活」我正嘗試用我的方式將我的創作與生活和二唯一,因創作而享受在生活之中。一月將會有一個十連展的序幕計畫,正是另一個新的開端,期待與大家分享我更多的作品。

唐葫蘆姑娘: 除了逢年過節會有的周邊商品外,面相系列及『當代女子敏感帶圖』也即將出明信片啦!並且思考如何做出有趣的商品,不只是彩色輸出。然後 2022 預計更多的參展或出攤!請大家多多指教!

嘰哩Jily :未來這半年計畫朝個展的目標前進,並希望有更多機會在不同的合作中擦出新火花,繼續成長。

陳怡揚:神將機甲的系列持續進行中,同時在我的IG會連載已絕版的繪本「眼戲-寓言故事集」中的角色故事,有興趣可以持續關注:https://www.instagram.com/s926142003/

明年一樣會出沒於宮廟以及廟會場合,歡迎現場來聊天。

Beryl Wu:有計劃希望可以在明年出書並且有個展。但這都還在規劃中,可以多多關注我的 IG,有最新消息都會在上面發布!


責任編輯:Iris
核稿編輯:Joanna

行銷合作

TNL行銷是關鍵評論網集團行銷團隊的核心部門。聚焦於集團各品牌的獨特價值,希望以品牌力量聚集內容的愛好者,一同參與社群與實體活動,進而達到品牌的口碑效應。TNL行銷同時也是集團的聚合中心,與其他優質媒體、品牌一同合作,提供最新、有趣的資訊於市場,達到品牌與讀者雙贏的效應。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