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dy Wander

「浪漫只是冰山一角的元素,而非我們想帶來的全部」——隨溫蒂漫步悠遊的那夜

「浪漫只是冰山一角的元素,而非我們想帶來的全部」——隨溫蒂漫步悠遊的那夜 Photo Credit:不好少年

我正聽著《Lily》,看著這樣的命名,我想起這是百合花的英文,而百合花的花語意味著高雅純潔,放在這張EP,就像是映照著每個人心中一直想要追尋的某個對象、某個想望,這一切都是那樣的無暇。

有些音樂好似有種魔力,總能把聽眾帶進不同的時區與情境,趁你細細聆聽時,潛移默化的於音韻流轉中渲染出不同色彩,甚至就連空氣的彩度都能因為歌曲的意境,顯得清晰明亮亦或黯淡悲傷,而這樣的音樂,在我看來即是在說「溫蒂漫步」

大約是2018年時,曾有朋友問到「你有聽過溫蒂漫步嗎?」當時的我,誠實來說是完全沒聽過,於是在友人推薦下,我聽了他們在YouTube發布的第一首歌曲,同時也是如今為人所熟知的〈我想和你一起〉

這麼說或許聽來有些馬後砲,但在2018年聽到那首歌時,我心中就冒出「這團會紅」的想法,果不其然,溫蒂漫步的發展,就像你們所知道的那樣,開始在各大演出活動登場,〈我想和你一起〉至今也在YouTube創下3,632,308的流量。

而在這之中,我注意到該首歌曲的介紹,有著這麼一個提問「你心中的浪漫是什麼樣子?」介紹中沒有給出解答,或許是溫蒂漫步已將答案投注在歌曲中,又或許,這樣的提問將在他們以「單相思」定調的全新EP《Lily》有新的延續。

「我把我的眼淚送給潮汐,我把我的雙眼送給繁星,也只為了在你耳邊吹起一陣暖風」,這是吉他手瑋翔寫過的一段話,而這也是《Lily》的開端。

其中的「潮汐」對應著〈For Lily〉,繁星象徵〈Lullaby〉,而暖風所代表的即是〈一陣風〉,至於為何會有這樣相互輝映的樣貌?一切待你反覆聆聽《Lily》後便會明白,畢竟,溫蒂漫步多數的創作,還是透過「直覺」而衍伸出來,就像他們所說的:「每個人的顏色不同,你聽這首歌投射的色彩就會不一樣。」

話雖如此,但對大多聽眾而言,或許還是會以「浪漫」來闡釋他們的音樂,不過,關於這股由溫蒂漫步所吹起的浪漫氛圍,他們則說道:「浪漫只是其中的一個小元素,而非全部」,面對如此的回應,不免令人好奇,在這澎湃且富有情緒的樂曲當中,如果浪漫只是冰山一角,那浪漫之外存在些什麼?

主唱兼貝斯手江楊這麼答到:「我們的創作並沒有刻意賦予什麼色彩,只是誠實反應當時心中所想,也許大家會對浪漫會有聯想,但我們想創造的其實更多」,鼓手阿叡也補充說:「我們算是富有想像力的樂團,可能彈了一個旋律,團員之間一邊嚷嚷不錯,一邊就會加入各種樂器,最後就變成一首歌了。」

DSCF7701
Photo Credit:不好少年

而阿叡口中的想像力,勢必也反應在他們的全新EP《Lily》,像這樣圍繞著單戀、單相思的迷你專輯,在我初次聽到時,心中便思索著要能寫出這樣的歌曲,撫慰聽眾暗戀的心情與孤寂,想必溫蒂漫步有過許多愛在心裡口難開的經驗吧?然而,事實卻不同於我所想。

溫蒂漫步說道:「我們在這個年紀其實沒有太多閱歷,但腦海會有很多想像中的故事,概念就像J·K·羅琳寫《哈利波特》不代表他去過魔法世界,而我們音樂所承載的故事,也並非真實經歷,但那也許是我們所憧憬的場景及劇情」,江楊也提到:「如果要我解釋以前的歌是什麼故事,我可能也回答不了,但這些就是腦中瞬間閃過的畫面,而我用歌曲所呈現出來。」

聽到這裡,我會用所謂的「天才型創作者」來形容他們,雖然他們謙遜的說著不是,但在直覺與想像力的交織之下,能夠產出這麼多觸動人心的作品,我想暫且用天才型創作者來稱呼,應該是不為過,而我也好奇,既然他們的音樂打動著一票歌迷,那《Lily》中的歌曲又如何牽動著他們自己?

DSCF7698
Photo Credit:不好少年

江楊率先提到:「編〈For Lily〉時候,剛好是疫情期間,大家都關在家裡很孤單,而這首歌也有濃烈的孤寂感,所以很貼切」,鍵盤手曜如接續說:「〈For Lily〉先是鋼琴再接著合成器,最後是大陣仗的弦樂,情緒的堆疊讓歌曲有很大的轉折,這首歌也給我撕心裂肺的感覺,每次聽完都會有很悲傷的氛圍。」

而吉他手瑋翔雖然沒有特別指出哪首歌曲,但他也說道:「我是負責產旋律,在這張EP中,我的音色就是很撕裂,聽起來像是孤單難過地在房間嘶吼」,接著,阿叡提到的是〈一陣風〉,關於這首歌他解釋:「相比於第一張專輯,我在這張EP有試圖於細節之中,將鼓點塞得滿一些,像〈一陣風〉後面就有很明顯地把情緒做大。」

最後,主唱兼吉他手曾妮則回應:「〈Lullaby〉讓我印象很深刻,它的中文是『搖籃曲』,很多人會覺得這是首療癒的歌,但其實不是,它只是騙你能夠好好睡去,但事實上不是聽了就可以睡著」,不約而同的,五人對於《Lily》的個人投射或理解,都圍繞著孤寂與悲傷。

然而關於這些情緒,江楊提到:「雖然我們所說的是種憂愁感,但也有可能大家聽到這些歌會感到很療癒」,曾妮便補充:「聽眾會覺得療癒,或許也是因為他們透過《Lily》的音樂,感受到不是只有自己一人在悲傷。」

DSCF7928
Photo Credit:不好少年

循著《Lily》的脈絡,我們也聊起有關「單戀」的故事,但我們聊的並非單戀哪位男孩女孩,而是單戀音樂。話雖如此,他們卻沒有所謂單戀音樂的過程,反倒是像他們說的:「我們做音樂就是自己想做,練琴也是出於自己想練,組樂團也是因為想組,投入音樂純粹是自己喜歡而已。」

江楊分享道:「我們可能有個小目標,但這個目標各自都放在心裡,即便我們會希望成功,卻從來沒討論過這件事,也沒想過玩團一定要到什麼程度,只是單純熱愛音樂。像當時在做《Spring Spring》那張專輯很辛苦,連加油錢都不夠,發完專輯還想說要再餓個好幾年,所以也沒想到現在會變這樣,我們只是照著直覺不斷走下去。」

IMG_2079
Photo Credit:不好少年

而這股對音樂的喜歡,看似是最純粹簡單的動力,卻也將溫蒂漫步帶往千人專場「Legacy千人展」。對於這樣的里程碑,阿叡提到:「登上Legacy,當然是最初玩音樂想要到達的地方,不過要說有特別的期望嗎?感覺又還好,因為我們都是憑直覺往前,每天該練團就練團,該演出就演出,按部就班的做好每件事就到今天了,但能唱到Legacy仍舊是個里程碑。」

江楊則回應:「我記得我們第一次辦專場是在Revolver,當時觀眾不到一百人,我卻在樓下跟瑋翔講說『我們玩團那麼久,終於要辦專場了』,但自從那次過後,我們就沒再討論過接下來要唱到哪,畢竟,不管唱到哪,我們都該一直進步,不是因為紅了才要變得更強。」

而瑋翔也說:「以前看表演就會希望自己有天能站上Legacy,現在發現自己即將登台,就像是你存了很久的錢去買一台心儀很久的車,可以說是美夢成真,但也很像是他遲早會發生,因爲你知道你很努力投入在其中。」

乍聽之下,溫蒂漫步的大家對於演出,並沒有太重的得失心,就只是希望做好每件事情而已,這也如同曜如所述:「我覺得演出不論是在百貨公司旁還是菜市場,又或是小巨蛋,對我來說其實都沒差,因為我們的歌就是在傳遞能量,所以不管台下是誰、有多少人,我們都要去做這件事,無論今天唱到哪裡,我們也都還是要去練團。」

DSCF7903
Photo Credit:不好少年

確實,就如同他們所說。隨溫蒂漫步悠遊的那晚,他們才剛結束練團,晚餐都還來不及吃,就參與著這場《Lily》導聆,然而,過程中絲毫感受不到五人的一絲疲倦,唯一有的就是似曾相似的豐沛能量,而這種似曾相似,便是來自他們過往的音樂。

值得一提的是,撰文此刻,我正聽著《Lily》,看著這樣的命名,我想起這是百合花的英文,同時,百合花的花語意味著高雅純潔,投射在這張EP,就像是映照著每個人心中一直想要追尋的某個對象、某個想望,當然,這一切都是那樣的無暇。

隨著這樣的聯想,我也思索,如果用花來形容溫蒂漫步的話,或許會是繡球花吧,畢竟,繡球花有著白色、紅色、紫色等多樣色彩,每種顏色都蘊含不同花語且富含多元寓意,就如同溫蒂漫步的音樂一般,從《Spring Spring》到《Lily》,他們在製作、編曲、音色等,帶給歌迷始終的浪漫,卻也於新作展現著音樂的多元樣貌,而這樣的溫蒂漫步,不正像是繡球花嗎?


溫蒂漫步《祝好夢 Have A Good Dream》

日期:1月15日
地點:LIVE WAREHOUSE

溫蒂漫步|Legacy Presents千人展系列

日期:1月23日、1月28日
地點:Legacy音樂展演空間(台北台中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陳仲廷
核稿編輯:古家萱


Ryota|良田沃土

工作虐我千百回,我仍待他如初戀,而我或許看起來沒事,但我內心非常渴望有人付錢叫我無所事事。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