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taka Takenouchi

從海灘男孩演到黑袍法官,竹野內豐將近30年歷久不衰的「安心感」魅力

從海灘男孩演到黑袍法官,竹野內豐將近30年歷久不衰的「安心感」魅力 Photo Credit:Maciej Kucia,來源:竹野內豐官網

這些年來,相同的元素在不同的竹野內豐身上出現,但是,這些元素都會逐漸變得更圓滑、更流暢,更有成年男性的成熟魅力。

竹野內豐在1月2日迎接他的生日,如果我們把他的出生年份遮起來,可能很少人會發覺,這位大叔已經是快要51歲的正港大伯了。

51歲對男人而言,可能正是在事業上拼搏的盛年,不過,這裡是喜新厭舊的日本演藝圈,男性演員一旦超過45歲以上,很快就失去擁有「第二次機會」的資格——如果你搞砸一次主演的機會,你很難再主演另一部日劇。更遑論,有些男演員就此失去了主演機會。但是,竹野內豐不一樣,為什麼?

要證明竹野內豐的魅力毫不費力,最近又有一個例子:大他3歲的前輩佐佐木藏之介,10月底時宣佈結婚。恭喜恭喜佐佐木大人新婚,但是這跟竹野內豐有什麼關係?

奇妙的是,在新聞媒體一面慶祝佐佐木新婚的報導裡,或多或少,都有人提到了竹野內先生——50歲的竹野內豐,現在成為了「年齡最長的黃金單身漢」,彷彿媒體們在貼心地提醒觀眾們,妳們還有機會,竹野內還是孤家寡人唷,妳還有可能成為終結黃金單身漢生涯的終結者唷。

沒有人對這些慶祝竹野內成為最年長黃金單身漢的新聞發表抗議(佐佐木先生也許抗議了),這說明了觀眾對竹野內的熱愛,事實上,這種熱愛更應該被稱為溺愛,而大多數日本主演男演員都應該抗議這種不公,因為觀眾似乎從1995年的《白色之戀》起,就開始臣服在竹野內豐的魅力之下。

至今26年來,他主演超過30部電影或影集,觀眾卻絲毫未曾厭倦過他。他仍然可以繼續主演日劇、同時還身兼多項廣告代言人,他仍然尚未動用他的「第二次機會」,因為觀眾就如同廣告裡竹野內豐的部下,永遠對他投注熱情崇拜的眼神。

這不合理,邏輯上極不合理,沒有人能連紅30年,如果你仔細檢視與竹野內年齡差不多的男演員,可以發現這其中的吊詭之處。比他大3歲的男主角演員有大澤隆夫(《白色之戀》裡的哥哥)與渡部篤郎;大2歲的男主角演員有吉田榮作福山雅治東幹久及川光博;同年的有筒井道隆、萩原聖人西島秀俊

這些壯年男神有些依舊風姿卓約,有些已經幾乎是半退休狀態或轉換跑道,但是這些當年都曾經赫赫一時的男神們,如今能繼續成為當季日劇男主角的例子並不多——更多是擔任年輕男主角旁的配角。而西島秀俊是其中一位,但他是大器晚成的例子,當竹野內在90年代豔冠房總海灘時,西島還沒有演過一次日劇男主角。

我們甚至不用提到房總海岸的《海灘男孩》,我們知道那是竹野內魅力爆發的1997年作品——他甚至在這部熱帶風情作品裡鮮少坦露上身,這樣依舊令人為他心醉神迷。我們可以談談《白色之戀》與其後的《長假》,他在這2部作品裡都是明顯的配角,不應該是被觀眾注意的CP官配,但是他飾演的叛逆弟弟與叛逆弟弟角色(對,這兩個角色其實還蠻類似的),卻都是觀眾津津樂道的角色。

《白色之戀》的叛逆弟弟拓已是花花公子,連父親都幾乎要放棄他,但這位採遍野花的花心大少,卻鍾情於不起眼的聾啞女子。當酒井法子仰起頭問他,為什麼他總是在她身邊支持自己,妳能看到竹野內豐用他憂鬱到空氣都凝結的表情說著:「我不是說過幾百遍了嗎?因為我愛妳啊。」

《長假》的叛逆弟弟真二是花花公子,連姊姊都幾乎要放棄他,但這位採遍野花的花心大少,卻鍾情於不起眼的鋼琴學妹。當松隆子仰起頭問他,這種把妹手法有成功過嗎,妳能看到竹野內豐用他油到地上都打滑的口吻說著:「為什麼對一見鍾情的美女搭訕就是不行呢?」

而松隆子生氣了,「請你放尊重一點!不要取笑我好嗎?」一瞬間,真二似乎快速變回了那個憂鬱的拓已,他怯懦地道歉,當松隆子轉頭就走,他還不放棄地說著:「可是!我沒有在取笑妳啊!」

松隆子離開他、酒井法子也離開他,但是,兩位純潔女神都在某個時間點對他動心,這是竹野內在90年代的魅力展現。除了《海灘男孩》以外,竹野內在 90 年代演出的日劇大多是浪漫劇,不管他是不是最終贏得愛情的男主角,他總是能完全佔有女主角的心……即便只是一小段時間。

我們知道,那是身為配角的宿命,優秀的男二就是比男一優秀但最終一定提早退場的男性角色。我說過《海灘男孩》是個例外,因為這不是一齣浪漫劇,而我們都能自由想像,竹野內豐是我們的男一——他在戲中有女友嗎?那根本是花瓶!

螢幕快照_2021-12-30_下午7_12_36
Photo Credit:《長假》,來源:IMDb

1997年的《海灘男孩》終究是浪漫劇,而如果妳還記得2001年的《奉子成婚》,那《海灘男孩》根本算是它某種精神上的前傳。

在《海灘男孩》裡有兄妹之誼的竹野內豐與廣末涼子,在這齣戲裡竟然發生了一夜情,而且還一夜得子,被迫走上奉子成婚之路。說真的,如果你真的熱愛《海灘男孩》,那《奉子成婚》看起來真的不只是怪怪而已,根本算得上是FBI會來敲門的重大犯罪,這種衝擊讓人忘了,其實阿部寬也演過這齣戲(而且勉強算得上是男二)。

《奉子成婚》也許不是竹野內豐表演最精彩的作品,但它卻像是竹野內豐告別90年代的階段性作品。這部日劇的男主角隆之介,有點像《長假》裡玩世不恭的真二、也有點像《白色之戀》裡拋開一切專注為愛情獻身的拓已、傻氣的樣子也有點像《理想結婚》裡天真的大滝勉。

這三個90年代愛情劇的帥哥角色彼此並不相同,而隆之介是他們的綜合化身,有時濫情、有時深情——你可以說,儘管《奉子成婚》並不是非看不可的名作,但至少竹野內嘗試了形象多樣化的可能性,而這成為了他繼續走紅未來10年的基礎。

沒有人能連帥20年,因為人是會老的,而不是所有男人都跟荒木飛呂彥一樣是吸血鬼。所謂的「帥得歷久彌新」,並不是指男神20年來的笑容始終如一、或是他有什麼凍齡妙方。而是他清楚知道年華老去的速度,再配合那速度精準地調整自己展現魅力的形式。

這說來簡單,做起來卻不容易,因為人生本來就是滿佈暗礁的湍流,一夕之間可以讓人老了10歲;或者有些人永遠活在過去的榮光之中,過了數十年紅顏不再,卻還是堅持泡沫經濟時代那副不羈風流的過時模樣,讓人看了難免有種過氣之感。

而竹野內豐老得與時俱進、也帥得歷久彌新。《海灘男孩》的竹野內豐很帥、而《鴉色刑事組》裡的竹野內豐依舊很帥,但這兩種帥卻是天差地遠,50歲的竹野內留起了小鬍子,但這鬍子的魅力卻與《長假》裡不肖弟弟的小鬍子大不相同。

這些年來,相同的元素在不同的竹野內豐身上出現,但是,這些元素都會逐漸變得更圓滑、更流暢,更有成年男性的成熟魅力。可以說,這是竹野內豐給予觀眾的獨特禮物:他允許觀眾跟他一起「成長」,轉變到人生的下一個階段。

這種緩慢的轉變,帶給觀眾無與倫比的安心感。聽到這齣日劇有竹野內豐演出,你就大約能想像他在這齣戲裡的模樣,而不管是懸疑劇、社會劇或是喜劇,不管這部作品的製作水準或高或低,竹野內豐永遠不是觀眾批判的對象,而觀眾永遠會給他一些好話——至少不會是「年紀與形象不符」這樣的評價。

這種安心感是全面性的,不是只有來自女性觀眾的愛慕眼神,連男性觀眾也會認可——2021年男性「最想成為的容顏」排行榜冠軍,不是其他細皮白臉的小鮮肉,而是竹野內豐……而且他已經蟬聯2年冠軍。女人渴望他、男人想成為他,這種男女通吃的魅力基礎,絕對不是只來自於皮相俊俏。

出道27年後,竹野內豐到達了某種奇妙的境界,他沒有再獲得演技獎項的肯定,但他卻能以50歲「高齡」主演富士台月九劇(一如《奉子成婚》);他可以在WOWOW日劇《徬徨之刃》裡演出發誓制裁殺死愛女兇手的悲慘父親(這是史上最悲慘的《徬徨之刃》改編版本),同時卻在各大廣告時段,演出在超商冰櫃前煩惱該選哪隻冰棒的逗趣廣告。

可甜可鹹可苦,竹野內豐好像還有更多的可能性——他才50歲嘛,還是個尚未成家的年輕人呢。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陳仲廷
核稿編輯:古家萱

龍貓大王通信

龍貓大王報導你從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 報導已經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 報導失敗的、被嘲笑的、瘋狂的、奇怪的人們。 報導日本偶像、好萊塢動作、飛車與劫盜電影、70~90年代物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