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ngu

你以為《七夜怪談》是恐怖片,但它其實是一則科幻故事—還是元宇宙題材的前衛之作

26 Dec, 2021
你以為《七夜怪談》是恐怖片,但它其實是一則科幻故事—還是元宇宙題材的前衛之作 Photo Credit:《七夜怪談》,來源:IMDb

然而,在稍早一點的1998年,其實便有一部日後同樣被視為經典的電影,隱藏著虛擬現實的概念,但要是你從未看過原著小說系列,可能便只會以恐怖片的角度來看待那些情節,絲毫不知道那其實並非恐怖故事——那部電影的名字,叫做《七夜怪談》。

元宇宙的話題正大為熱門,讓大家紛紛想像生活在虛擬世界裡的情況會是如何。就連《駭客任務:復活》(The Matrix Resurrections),也在睽違前作18年後,帶領我們回到母體。在現實與虛擬世界中展開連番大戰,使這個經典科幻系列在元宇宙相關領域彷彿正全面啟動的時代,再度證明了本系列將虛擬現實的概念,透過1999年的系列首集,就此推廣給更多人認識的重要地位。

然而,在稍早一點的1998年,其實便有一部日後同樣被視為經典的電影,隱藏著虛擬現實的概念,但要是你從未看過原著小說系列,可能便只會以恐怖片的角度來看待那些情節。絲毫不知道那其實並非恐怖故事,而是有許多地方都與「駭客任務」系列的設定如出一轍,但推出時間點甚至來得更早的經典之作。

那部電影的名字,叫做《七夜怪談》

雖然由松嶋菜菜子真田廣之主演的《七夜怪談》是在1998年上映的,但是由鈴木光司所撰寫的原著小說《RING - 七夜怪談1》(リング),則早在1991年便已出版。

有趣的是,雖說後來我們已習慣看到恐怖小說出現那種主角調查事件起源與尋求解決方式的懸疑推理元素,但在《RING - 七夜怪談1》推出時,這種作法在日本恐怖小說中仍較為罕見,若是加上故事最後才揭曉得要複製錄影帶才能破除詛咒的翻轉式結局,也讓人可以理解為何鈴木光司最初會將這本小說拿去參加當時專為推理小說而設的橫構正史獎

不過,雖然電影與原著的主線情節大致相同,但在部分設定上卻有相當大的歧異。在小說中,松嶋菜菜子飾演的記者淺川其實是男性,因此與真田廣之飾演的高山龍司之間,自然也不是電影裡的離異夫妻,而只是高中同學而已。

至於貞子之死,在電影中是被父親推入井內,但在原著裡,她則先被一名醫生強暴,後來才被對方丟入井內,並在死前自那名醫生身上感染了天花病毒,讓病毒與貞子的超能力就此融合,因而使她的詛咒具有了不斷傳染與繁殖的特性。

在《RING - 七夜怪談1》問世的4年後,鈴木光司又推出了續作《螺旋 - 七夜怪談2》,至於對電影系列較為熟悉的台灣觀眾來說,他們所知道的這則故事,中譯名則是《復活之路》

有趣的是,《復活之路》其實是與《七夜怪談》同時拍攝,並以「一張票看兩部恐怖片」的特殊形式在日本聯袂上映的。因此,雖然兩片編導不同,但演員則直接延續,所以與後來另行延續電影劇情,找來首集導演中田秀夫執導的《七夜怪談2:貞子謎咒》,兩者均同樣算是《七夜怪談》電影版的續集,基本上大可當作類似平行宇宙的故事來看。

《螺旋 - 七夜怪談2》的情節,描述一年前意外喪子的法醫安藤,竟然在解剖台上遇到了大學同學高山龍司的屍體。而在解剖過程中,許多難以解釋的謎團,使他忍不住調查起高山死亡之謎,後來在得知前集主角淺川死於意外後,取得對方針對一卷詛咒錄影帶寫下的調查報導,就此得知了前集事件。

後來,安藤發現高山原來是因為一種病毒引發的心肌梗塞而死,而病毒的傳染方式,則是藉由那卷錄影帶的內容,以視覺來改寫人類的DNA,並就此帶來突變。更驚人的是,原來淺川當初沒死,並非是因為複製了錄影帶,而是他藉由讓詛咒錄影帶內容突變成「文字」的形式,這才從病毒手中逃過一劫,使得真相與一切的背後主使,也在不久後隨之揭曉。

原來,在高山因貞子病毒死去後,不願離開世間的兩人,透過DNA的融合共同擬定了這項計畫,藉由貞子病毒的突變,使正在排卵期的女性看到那卷錄影帶時,便會接收到貞子的基因,進而讓貞子得以在她們的子宮中孕育成人,透過再度出生的方式重返人間,並在短時間內便長至她當年死亡的歲數。

而在安藤總算與復活的貞子碰面後,貞子則向他提出條件,說自己可以利用相同方式,透過抽取卵子並注入DNA的作法,讓他死去的兒子得以復活,而條件則是讓高山龍司也一起死而復生。於是,就在他們全都復活以後,安藤也從高山口中得知,淺川所撰寫的調查報導,正準備出版上市,同時更打算拍成電影,讓無數貞子可能因此誕生……

就故事角度來看,其實《螺旋 - 七夜怪談2》除了推翻《RING - 七夜怪談1》的結論,並讓角色立場有意想不到的翻轉以外,同時也透過DNA的相關內容導入科幻氣息,帶來比前作更為鮮明的解謎要素,要不是因為電影長度難以交代清楚故事細節,否則就小說來看,其實可以說是一部有趣程度絲毫不亞於首集的精采續作。

至於那種推翻上一集結論的手法,到了1998年,也就是《七夜怪談》與《復活之路》上映前一週才上市的小說《LOOP - 七夜怪談3》,則實施得更為徹底,同時也正如本文開頭所說,完全使這個系列改頭換面,成為了與隔年才會上映的《駭客任務》十分相似的科幻之作。

《LOOP - 七夜怪談3》的故事發生於年份不明的近未來。那時,全世界由於「轉移性人類癌病毒」的出現而陷入危機,不僅人類會因這種可傳染的癌症喪命,後來病毒還一度突變,不僅可以傳染到其它動物身上,就連植物也難逃一劫。

父親由於轉移性人類癌而死的二見馨,在找尋病毒起源的過程中,發現這項疾病與一個叫做「環計畫」的科學實驗有關。這個計畫利用許多台電腦製作出一個名為「環界」的虛擬世界,透過觀察虛擬世界的發展,讓科學家得以模擬生命的進化方式。

然而,這項計畫後來因為「環界」出現了某種病毒,導致裡頭的人類僅剩下單一遺傳因子,最後由於失去多樣性的基因變化之故,就此踏上滅亡之路,與現實世界中的「轉移性人類癌病毒」正好頗為相似。

在一連串調查後,二見馨透過觀看虛擬世界中的歷史,得知了發生在「環界」裡,圍繞在貞子與高山龍司等人身上的一連串事件,最後甚至發現,原來高山在《七夜怪談》中瀕臨死亡之前,發現了他們的世界乃是由電腦虛擬出來的真相,因此向「環計畫」的科學家們喊話求助,使這群科學家由於好奇之故,透過DNA與人工受孕的方式,讓高山得以用這種方式來到了現實世界。

然而,由於當時高山已受到貞子病毒感染,因此這項舉動則使得病毒也被傳播至現實世界,成為了「轉移性人類癌病毒」的起源。更有甚者的是,當二見馨透過電腦看到高山的長相之際,這才發現原來自己就是那個從「環界」來到現實,被當成一般孩子給撫養長大的高山龍司。

於是,為了取得原始的貞子病毒拯救現實世界,二見馨決定犧牲自己的肉體,將意識傳送回「環界」,以復活的高山龍司身分,進行相關研究並製造疫苗,因此才有了他在《螺旋 - 七夜怪談2》中的相關行動。

不過,可能是由於電影《復活之路》評價較差,又或者是二見與高山擁有相同長相,因此若是影像化會直接爆雷之故,導致《LOOP - 七夜怪談3》並未改編為任何影像版本,因而使大多數透過電影接觸這個系列的觀眾,始終不知道這個系列其實並非恐怖小說,而是屬於科幻類型的真正面貌。

也因為這樣,若是與後來的駭客任務系列相較,便會發現這兩套作品其實擁有許多類似元素。除了虛擬世界的主題以外,貞子的超能力也是源於一種Bug般的存在,就連她透過詛咒使自己不斷複製的情節,也正如電腦病毒一樣,甚至與「駭客任務」系列中的史密斯探員(Agent Smith)如出一轍。

至於二見馨犧牲性命重返「環界」,透過讓自己擁有貞子DNA的方式來找出破解之道的安排,其實也與《駭客任務完結篇:最後戰役》(The Matrix Revolutions)中,主角最後作出的決定頗為類似,因此讓人在想到《LOOP - 七夜怪談3》其實比《駭客任務》還早推出時,便不禁對於鈴木光司的想像力,還有他勇於突破類型限制的膽量而佩服不已。

1999年,鈴木光司則推出了主要算是為系列補完的中篇小說集《誕生 - 七夜怪談4》。《誕生 - 七夜怪談4》共收錄三則中篇,第一篇〈空中浮棺〉,描述的是貞子在《螺旋 - 七夜怪談2》復活時的相關細節,至於第二篇〈檸檬心〉,則描寫了一段貞子生前的故事,後來在2000年被改編為劇情差異頗大的電影《七夜怪談0:貞相大白》,並由仲間由紀惠飾演貞子一角。

最後一篇的〈生日快樂〉,則在劇情架構上最為重要,描述二見馨以高山龍司的身分在「環界」製造出疫苗,成功拯救現實世界以後,甚至還針對貞子的DNA製作了特定病毒,使那些透過詛咒而生的無數貞子,紛紛因快速老化而死,就連高山自己也同樣受到了病毒影響,就此為小說的「七夜怪談」系列,帶來了一個具有哀傷意味的結局。

然而,2012年,也就是距離前作超過一個世代以後,鈴木光司卻出人意表地推出了系列新作《S》,甚至還與石原聰美飾演主角的改編電影《貞子3D》,以同步發行的方式推出。

不過,雖然《貞子3D》沿用了《S》的角色名稱,但在故事上卻相距甚遠,選擇延續電影先前的超自然恐怖性質,因此與原著世界觀及情節並沒有太大關連,甚至就連後來推出的續集《貞子3D2》,也變成了一部全然獨立之作。

但對喜愛系列小說的人而言,《S》的主角安藤孝則,則是個大家熟悉的人物──也就是《螺旋 - 七夜怪談2》的主角安藤那名與高山龍司一同復活的兒子。但需要注意的是,其實《S》的情節也與先前的小說內容有不少牴觸之處,因此就故事內容來看,必須得要將其視為另一個平行宇宙的故事,才能在許多地方說得過去。

《S》的故事,描述安藤由於工作之故,拿到了一支在網路上流傳的怪異影片,內容則是一個人上吊自殺的過程。他的未婚妻丸山茜在無意間看到了那支影片,並發現影片裡那個上吊的人,正是在她兒時曾襲擊過她,後來由於連續殺人案被判死刑的殺人魔柏田誠二。

在安藤追查之下,發現柏田家有許多本記載《RING - 七夜怪談1》內容,由淺川所寫的報導文學,後來甚至還透過父親之口知道了自己復活的經過,並發現柏田的真實身分竟然便是高山龍司,最後才從高山口中,知曉一切的來龍去脈。

原來,多年前,高山曾成功阻止那本藏有貞子病毒的報導文學上市,但在此之前,那本書便已有一定數量流入市場,導致四名繼承貞子DNA的女孩就此誕生。

於是,他一面努力回收外流的書籍,一面在暗地裡觀察那些女孩,最後發現他所認識的一名朋友,竟然在得知貞子詛咒確有其事以後,開始獵殺那些女孩,其中還包括了被誤會為其中一人,其實卻是高山親生女兒的丸山茜在內。最後,他則在試圖阻止兇手的過程中,反倒被誤認為真兇,就這麼被判處死刑。

如今,他已由於那段上吊影片的存在,如同他當初重返「環界」一樣,意外再度化身為一連串無形訊號,遊走於資訊世界之中,並努力引導安藤發現真相,使丸山可以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

在此同時,高山甚至還認為在「環界」更上一層的現實世界,可能也並非一切的源頭,表示他打算藉由自己化身為訊號這回事,不斷向上探索,就此結束了《S》的故事。

《S》的情節與內容,在看似懸疑驚悚的同時,其實可以說是一則與宗教概念有關的作品,那個「世界以外仍有世界,次元之上還有次元」的想法,就跟佛家等宗教的概念頗為相似,也使得這個系列的發展,如同不少科學研究者的經歷一樣,就此轉移到了與神學與宗教有關的方向而去。

到了2013年,鈴木光司則以《Tide》一書,為「七夜怪談」系列再度畫下了至今為止的句號。雖然這本小說後來於2019年被改編為電影《貞子:起源》,甚至還找回《七夜怪談》的導演中田秀夫執導,但本片無論是角色或故事均與原著毫無關連,劇情也變成以網路影片傳播貞子詛咒作為主題,無論恐怖程度或故事都叫人失望不已,最終則變成了如同《貞子3D》般那種粗製濫造之作。

至於小說這邊,《Tide》則是《S》的前傳故事,交代了高山龍司如何以柏田誠二的身分在「環界」生活,並試圖阻止那些女孩被真兇殺害的經歷。

值得一提的是,本作在角色關係上有著驚人發展。高山發現,眾人一直認為多年前自盡身亡的貞子之母山村志津子,原來根本沒有自殺,只是藉由假死逃離故鄉,就此與過去斷絕關係而已。

更意外的是,志津子其實正是高山之母,也就是說,他與貞子一直都是同母異父的姊弟關係,而貞子更是為自己被母親拋棄一事,對高山始終懷抱恨意,希望他能像當初受困於井內等死的自己一樣,在人生的最後一段時光裡,僅能懷抱著悔恨死去。

因此,高山為了讓貞子收回詛咒,這才答應貞子的要求,在後來被誤認成連續殺人案的兇手時,並未加以否認,最終則由於被判死刑,就此消弭了貞子的恨意。

有趣的是,繼前作的宗教主題後,《Tide》甚至還以日本神話的情節作為高山與貞子的關係對比,包括在上一集中,高山與具有貞子DNA的女性生下丸山茜的情節,也就像是日本創世神話裡,伊邪那岐與伊邪那美間的關係一樣,就此讓《S》與《Tide》的情節雖然延續了先前發展,卻也在真實與虛幻的探討間,融入更多玄學上的想法,最終則在內在主題方面,因此有了大相逕庭的表現。

以上的內容,便是「七夜怪談」系列的真正面貌。事實上,就在我們熱衷於元宇宙之際,全球首屈一指的風雲人物伊隆馬斯克(Elon Musk)也曾公開表示,我們所身處的世界,有極高的可能性是出自更高等的生命建立而成的虛擬宇宙。而這個頗受歡迎的說法,其實也正與鈴木光司的創作概念如出一轍,更是許多哲學家與宗教不斷探討的議題。

不是恐怖片,而是科幻與哲學,這,才是「七夜怪談」真正要討論的事情。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楊士範

出前一廷

本名劉韋廷,曾獲某文學獎,譯有某些小說,曾為某流行媒體總編輯,近日常以「出前一廷」或「Waiting」之名出沒於不同媒體撰寫文章。個人粉絲頁:史蒂芬金銀銅鐵席格(www.facebook.com/StephenWTF)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