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Off

假日沒有一定要喝酒:4間位在台北的低調酒吧,與老闆們私心喜愛的休日去處

25 Dec, 2021
假日沒有一定要喝酒:4間位在台北的低調酒吧,與老闆們私心喜愛的休日去處 Photo Credit:Lig Lin

再再推開門的酒吧,有幾個因人而異的要點,可能是調酒、氣氛、音樂以及剛好能與你聊上幾句的調酒師或吧主。台北實在太多酒吧了,這次想從口袋裡挖出自己喜歡的酒吧老闆,我感覺他們的休假、下班後的私生活很有意思。

踩新點以前,用Google評論作為參考很合理,不過評論尚未出現以前,感覺好一些——那種「好」是一種探險,一種不以評論先行的驚喜或驚嚇。起碼「不要點那杯」、「老闆臉很臭」、「服務態度極差」、「店家毛超多」......等負面評論在我看來不足掛齒。這次想寫的4家酒吧各有所長,吸引我的共通應該是這些老闆們,一點也不高調。

推開「架橋」的門,先來杯Kobe Highball吧

第一次去架橋(Bar Between)約莫是去年9月,之後每次去,第一杯我總點Highball。老闆Yoshi記得,但他仍舊謹慎地確認:「Kobe Highball?」

11-2
Photo Credit:古家萱

是的,這杯店裡招牌的神戶Highball故事,我是掃描名片上的QR Code得知的。美國出生,在台灣唸書到國中,回到日本故鄉芦屋後遇到了最初的人生導師......輾轉日本與台灣間的經歷積累,成為架橋出現在台灣的契機。「架橋」二字的解讀在於人與人、國與國之間的連結,當彼此以對等立場進行對話進一步產生共鳴時,橋便自然而然地架了起來。

開店、收店,休假與否全看自己能不能負荷。事實上,Yoshi很少休假,他告訴我上個月沒有休息,真有時間放假,他會去家裡附近河堤散步、踢球,又或者前晚喝多了開啟繼續補眠模式。放鬆、放空,喝上兩杯,說不說話都好,架橋在我口袋裡是安心的所在。

隔著木製吧檯60多公分距離,靜靜觀察的Yoshi,悉心記下每個新客的特點,偶爾搭上幾句話再默默不打擾,是他的溫柔。

會吃也懂吃的Yoshi,分享他的日本菜據點

門口處的高腳桌上,放有許多吃吃喝喝的店家名片,手寫酒單更在疫情後多了許多Yoshi自製小點,對美食有一套自我審視標準的Yoshi,分享他的日本菜據點。一間是八條通靠近新生南路低調沒有招牌不能拍照不給外帶的「喜」,再一間是東區巷子裡日式家常主打串炸的「龍二的店」,以及光復南路308巷、已不再提供串燒有精緻日料的居酒屋「風小路」

順勢問到酒吧,恰好即將介紹的是Yoshi的愛,他很喜歡Genao,也很喜歡老頭。

條通地下室的「給鬧」,抽一根雪茄很不賴
P1220165
Photo Credit:Lig Lin

老頭是給鬧(Bar Genao)的主人,信義安和時期我沒去過,初次到訪已在條通戰區的地下一樓,幽暗的光線彷彿走進告解室,這裡老頭什麼都會聽你說。

給鬧,卻不胡鬧,喝的是情感聽的是故事,老頭的有趣,是一種久未見面的朋友,碰上總有新鮮事分享。再訪時,他講起未來下午茶的餐酒會、最近換了批SGHR杯具、正在尋找新的夥伴,還有三餐不定時的他開始斷食的計畫⋯⋯,我邊吃可麗露邊喝Negroni變化版,與老頭輕鬆聊。

給鬧可以抽菸、抽雪茄,老頭觀念裡菸酒不是應酬工具,反倒是另一種生活方式,不喜歡菸味的人能決定進不進來,提供的純粹是「慢下來」喝一杯,吞雲吐霧也不會被旁人白眼的地方。

老頭有感的不止美食與杯具,還有這間——藍儂說
P1220391
Photo Credit:Lig Lin

屬任務型的老頭說自己有宅心,休假會走一個美食探索,研究現在大家在玩什麼,多少也是邊做功課的概念。真要講一間自己有感,三不五時去的地方,他說起台北銘傳大學對面階梯下去,一間時常聚集音樂人的外帶咖啡吧「藍儂說」

就老頭所述玩音樂的老闆很隨興,但對自己喜歡、在乎的事情卻容不下一點馬虎。老頭說老闆是很溫暖的人,很照顧每個人,雖然我不認識藍儂說的老闆,不過老頭亦然。

Local到真以為在香港,在台香港人的「獅鬥」
IMG_7940
Photo Credit:Lig Lin

離開酒吧一級戰區,往西邊去,有間被Google歸類為港式酒吧的獅鬥,諧音是廣東話「私竇」,意指需要管道才能去的私人招待所。香港蘭桂坊、銅鑼灣一帶的酒吧其實與台灣相去不遠,但假如你曾在香港去過有啤酒妹陪你猜拳、唱歌全場會為你鼓掌的喝酒地方時,你大概能聯想「獅鬥」是間什麼樣的港式酒吧在台灣。

西門町成都路走到快底,轉進133巷再左轉看見霓虹燈招牌,開門入耳的是廣東話「幾位?」空間裡每一隅都令人會心一笑,好比門口惡搞香港周刊的《喝吃男女》、裡面灰色牆面醜醜的字是港片經典台詞、桌上餐牌封面是踢爆拿督醜聞的《大飛馬經》以及走進廁所感覺要被司令罵爆的馬桶蓋......

P1220116
Photo Credit:Lig Lin

關於獅鬥的出現,老闆伍號跟我說,純然是找不到地方玩,不是被嫌吵就是關得早,「我們就講話大聲啊......」音量真的不低的伍號繼續還說:「而且喝酒一定要玩遊戲!沒有人在聊天喝酒啦!」

老闆娘兼調酒師的Joey給了我一杯店裡招牌港島冰茶,酒濃茶香喝起來根本凍檸茶,但喝下去一個鐘頭後是長島冰茶的該死後勁。陸續看到酒單上的菩提老母、東城西柚、國產咸檸7......特調名稱同樣保持正港味。此處提供的餐點多是Joey媽媽自製,原汁原味的街邊小吃有碗仔翅、魚肉燒賣、咖哩魚蛋等等,沾著自製辣油一口接一口,想念香港。

懂玩的伍號,會去的幾個地方也好好玩
P1220247
Photo Credit:Lig Lin

營業時間陸續踏進獅鬥的7成以上全是香港人,個個好像來到朋友家一樣自在,而大學時期就在香港搞私竇的伍號,也真的是直接把獅鬥變成他在台灣的私竇,差別是只要有營業誰都能去。

愛玩的伍號沒事跑哪去?伍號提供幾間他的名單,一間是香港人開在延吉街地下室的Live House「REV-NOW」,另一家是開業前曾待過一段時間學習營運的「NEON CAFE & BAR」,最後是清晨5、6點,通化街巷裡依舊喧鬧的泰式小酒館「泰北婪」

某天真的餓肚子到11點跑去,剛開門的老闆Peter看起來還沒醉醒,一邊備料一邊收拾著前晚的杯盤狼藉,差不多搞定後他倒了杯勝獅,跟我與友人閒聊。泰北婪前身是辣姐泰式小吃,辣姐回鄉後,喜好重金屬的Peter毅然決然地將營業時間調整為深夜至早上時段,有夠搖滾。

P1220251
Photo Credit:Lig Lin

吃著去泰國必吃的酸辣生蝦、香料味頗重的泰式香腸、鮮甜鮮甜的檸檬魚和每天不定的私房菜椒麻海瓜子,配一口勝獅啤酒的泰國感很直接地重了起來。順便一提,我有看評論所以要了菸灰缸,這裡沒有禁菸。

重溫一戰前歐洲美好年代,三樓的「Antique bar 1900」

西門町再過去的大稻埕,對東邊的我來說是場遠征,永樂市場旁屈臣氏大藥局的三樓,一處重現歐洲美好年代的據點是——Antique bar 1900,裡頭販售咖啡、苦艾酒、愛爾蘭威士忌和比利時啤酒,Alan是這兒的主人。記得初次去到的吧檯位置已被完訂,幸好尚有容納一人的座位區,我翻起《百年孤寂》繼續看易家蘭到底可以活多久,配著文人們曾喝到氾濫的艾碧斯,體驗他們文思泉湧時的舌頭麻痺。

IMG_8664
Photo Credit:Lig Lin

二次拜訪,Alan介紹我Antique bar 1900的三個元素:酒吧、咖啡館和古董商店,曾在比利時待過6年的他之所以對1900年感興趣,是來自新藝術的關係。當他埋首鑽研時赫然發現一切皆與1900年攸關,形同電影《午夜巴黎》,他說:「每個人心中都有想回去的美好年代,我的就是1900年。」

重現勢必得琢磨在每一分細節裡,Alan提及19世紀末,喝艾碧斯可是一種全民風潮,甚至喝到一度變成禁酒;而曾經紅極一時的愛爾蘭威士忌亦復如是。

下午3點鐘,Alan開一瓶比利時Kawk給我。拿出Kawk專屬酒杯,他告訴我酒杯的故事原是設計給馬夫固定於馬鞍上,好讓他們在騎馬的時候不會把酒灑出來。正因待過6年比利時,他觀察到那兒的酒廠在製酒時,會一併設計杯子,講究之處在於酒吧裡假如杯子用完,即便有同款酒,也得等同款酒杯回來方能提供客人。

P1220308
Photo Credit:Lig Lin

再來,調酒會看到像是英國人手一杯的消暑聖品Pimm’s Cup、西班牙日常飲品Tinti de Verano、義大利國民飲料Spritz Veneziano、和錯誤的Negroni Sbagliato等歐洲調酒。Anitique 1900裡一切品項不論軟、硬體,幾乎你都能從Alan口頭的描述,進一步幻想那年代的樣子。

散發優雅氣質的Alan,平常跑的地方也很優雅

Alan聊到自己會跑去對面丸隆生魚行吃個花壽司、握壽司再喝兩碗料滿好喝能無限續的味噌湯;他說自己喜歡逛南西誠品看看有什麼新書上架;他喜歡孵珈琲洋館跟他一樣也注重細節的氛圍呈現。

住北投的他不出遠門時會去REEDS,一間可以喝咖啡、吃麵包、看書的複合式圖書館。沒錯,正是北投市場旁,伴隨北投人記憶的何嘉仁書店改頭換面後的REEDS Coffee & Bakery,1樓是烘焙、咖啡、輕食,2、3樓為生活選品、書籍和座位區,不限時的圖書館概念,不難理解Alan為什麼喜歡。

P1220375
Photo Credit:Lig Lin

那時,我拿了一本《文豪們的私房酒單》,按頁碼翻到苦艾酒想了解更多,看到古斯塔夫福樓拜(Gustave Flaubert)一段形容苦艾酒的話「......一杯酒就一命嗚呼!記者寫稿時就會喝它。」時,也是笑了。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楊士範

Lig Lin

沒案子的時候,就睡午覺、看電影、打電動、喝啤酒;有案子的時候,就不睡午覺、不看電影、不打電動、啤酒喝。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