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alls

盧律銘談《瀑布》的配樂製作:「跟鍾孟宏的溝通模式,最後有點像在通靈」

13 Dec, 2021
盧律銘談《瀑布》的配樂製作:「跟鍾孟宏的溝通模式,最後有點像在通靈」 Photo Credit:《瀑布》,來源:IMDb

第一個指示是,他希望這部片的配樂要像「霾」一樣揮之不去,一直籠罩這一對母女,「我那時候一直誤會『霾』的意思。」聽到霾,他直覺想到合成器營造出的飄渺、氛圍感:「可鍾導的意思是,它還是一個完整的曲子,只是會貼著劇情,緊緊跟著角色,不管發生什麼事,角色都無法把它揮掉。」

文字:徐韻軒

2010年,甫從英國回來的盧律銘,寄了一封求職信到鍾孟宏的公司:「前幾個禮拜我們去跑Q&A的時候,我就給鍾導看那封信,跟他說:『欸,沒有回欸』。」10年過去,盧律銘終於正式以配樂身分參與鍾孟宏的電影。可在這之前,兩人已在鍾孟宏擔任監製的《小美》《腿》合作過,2019年,盧律銘也曾協助《陽光普照》部分編曲。

不過,鍾孟宏向來不會輕易更換合作夥伴,依循這個邏輯,在《陽光普照》之後的《瀑布》,配樂照理應該是林生祥老師做才是?

某一天,《瀑布》的製片撥了通電話約盧律銘開會,他表示沒問題,看生祥老師何時方便。可是製片卻回說:「這次沒有生祥老師了。」他心想,也許是生祥老師有事不能來吧,遂不以為意。「到那邊,他們就很坦白跟我講,因為生祥老師不能做,所以這次就是你做。我就說OK啊,沒問題。」

「然後你就答應了喔?你也沒有問是什麼東西?」
「所以一開始我也沒有很喜出望外。(笑)」

DSC05614-1
Photo Credit:吹音樂

於是一月,鍾孟宏的甜蜜生活工作室來了名「駐村配樂家」。他一週工作5天,早上10點進公司,晚上7、8點下班,週間偶爾有事告假,週末還會自主補班。這樣的作息幾乎算是上班族了。

談到駐村的原由,盧律銘說是因為交出去的第一批配樂都被打槍。鍾孟宏找他促膝長談了一晚,最後提議,要不要乾脆就把器材搬過來?自己在那做剪接,有事兩人也方便討論。工作環境都安置好那天,鍾孟宏問他有沒有再寫新的東西?他放了被打槍後陸陸續續寫的一些曲子,播至某一首時,鍾孟宏要他再放一次。他們一直重放、一直重放,最後鍾孟宏說:「就是這首了。」

那是盧律銘準備去駐村前一晚突然想到的旋律。進度是零的配樂家,心境就像站在瀑布下方被轟頂,也像竇加那幅畫裡頭的騎士,從哪裡來、要往哪裡去都不知道。「大家都會問怎麼想到這個旋律,其實我後來想,可能是我那時的心理狀態是很不安定的,就像小靜跟媽媽一樣。你要去駐村,你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搞不好就被fire......因為我從來沒有這樣工作做過。」

這段頗離奇的共感,最後成了《瀑布》最重要的主題曲,當電影揭開序幕,製作名單開始跑動,斑鳩的琴聲就預示了——「日常無常總相伴。」

鍾孟宏的指示
DSC05553-10-scaled
Photo Credit:吹音樂

盧律銘曾經看過一篇影評,裡頭寫道,其實《瀑布》的結構就跟瀑布一樣,傾瀉而下的速度很快,水沖下來後,才開始細細地流。

而他與鍾孟宏的合作似乎也是,從一開始的高度緊繃(甚至擔心自己被辭退),到後來調頻成功,慢慢能讀出導演的弦外之音:「鍾導有時候是用另一種模式在跟你說,他想要的樣子是什麼,可是你不能用字面的意思去想。或者,他可能在跟別人講無關配樂的事,但你不能想說,反正他是在跟人家講話,因為他可能同時透露了一些對配樂的想法。」

這種微妙的溝通模式好似通靈,盧律銘甚至用「輕鬆」來形容中後期的工作狀態:「常常是我做我的音樂,他在我旁邊坐著看他的書。他書看一看,有事情就先出去,回來可能會問一下我有沒有進度,就是很peace的相處。」

能從鬼打牆到通靈,自然也是經過一番寒徹骨。開始做配樂前,鍾孟宏曾經給過盧律銘幾個指示。他希望這部片的配樂要像「霾」一樣揮之不去,一直籠罩這一對母女,「我那時候一直誤會『霾』的意思。」聽到霾,他直覺想到合成器營造出的飄渺、氛圍感:「可鍾導的意思是,它還是一個完整的曲子,只是會貼著劇情,緊緊跟著角色,不管發生什麼事,角色都無法把它揮掉。」

斑鳩與不完美的日常

回到鍾孟宏的第三個指示,他曾說,有些曲子需要日常感。以開頭曲〈早上七點半〉為例,在電影院播放時,這個有魔力的旋律迅速抓住了聽眾耳朵,它有點質樸、同時揉雜陽光與憂傷的音色,將整個電影所需的生活感帶出。

駐村前一晚,當盧律銘想出那旋律,腦袋第一個浮出的樂器是「斑鳩」。斑鳩不是非常完美的樂器,琴本身的瑕疵,使它無法像吉他一樣有精確的音準,相較之下,音色也不太純淨,所以樂手彈奏斑鳩時多半是快速刷弦,如美國西南方的鄉村音樂,聽起來甚是歡樂。

「可是,我想的那個旋律,它就是需要一個音一個音好好彈,並不需要那麼快速的演奏,因此這個樂器會有一種很不安定的感覺。可是如果回到這個樂器本身的質地,它又非常日常。」台灣的斑鳩手難找,鍾孟宏提議要不找大竹研彈?盧律銘想,找斑鳩樂手來彈《瀑布》裡非正統的演奏曲,不一定會好聽,找一個吉他手彈可能是不錯的解法。

問題是,大竹研並不會彈斑鳩琴。所幸,最後他從旺福的小民那借到一把六弦斑鳩,它既有斑鳩的音色,彈法也和吉他一樣。小民這把琴買回家後幾乎沒使用過,換弦後音色還是髒髒的,「但是我覺得那個聽感是對的。」

合成器與媽媽的不穩定狀態

開頭交代完母女關係與疫情背景,《瀑布》隨即進入了驚悚狀態,配樂也從日常變得詭譎。在媽媽走入風雨的隔天,女兒小靜接到醫院的電話,觀眾終於知道,原來先前的畫面都是媽媽的幻覺。

「我覺得導演不是刻意營造驚悚的感覺。如果我們從小靜的視角看媽媽,其實是有一點可怕的,因為你不曉得你媽媽發生什麼事情。」如果〈早上七點半〉是母女主題曲,〈風雨〉裡的旋律就是媽媽的「霾」,象徵她發病的狀態,編曲上合成器比例很多,帶有冷洌的電子感。

許多觀眾對媽媽向小靜吐口水那段印象深刻,好奇是不是配樂下了什麼功夫。盧律銘說,那段確實有與「風雨」相呼應的旋律,但配樂僅是以不安穩的頻率竄動,呼應媽媽精神不穩定的狀態,觀眾會被嚇到,多半還是得歸功於演員演技。

〈風雨〉一段另一個特點是人聲。整部電影中,唯二的人聲出現在這,以及媽媽找不到存摺的段落。這不是盧律銘預先的構想,而是某次鍾孟宏來聽片尾曲〈抉擇〉錄音時,靈機一動的提議。

通常鍾孟宏來聽錄音,不只是聽成果,他心裡都在盤算,哪一段要不要再嘗試些什麼?那天錄完音,導演便說,希望能在這兩段加入人聲試試效果。「整個過程很有挑戰性,因為你馬上就要決定大家要唱什麼,如果要唱不同東西的話,旋律要怎麼寫?要怎麼分配和聲?都是要現場寫出來,要有真功夫才可以接受這個挑戰,」語畢,盧律銘滿意地笑道:「但蠻爽快的!」

衛兵,紙與豎琴
DSC05638-編輯-1
Photo Credit:吹音樂

在盧律銘看來,鍾孟宏一個非常直覺的創作者,他總是會想要嘗試很多點子,成不成功是其次,「然後,他非常喜歡樂器演奏不是樂器的聲音。」〈衛兵〉這首曲子的第二段背後,有一個十分微妙,聽起來像是振翅的啪啪聲,但它同時有音高,與斑鳩走相同的節奏。那神秘聲響其實是豎琴。

豎琴家蘇珮卿錄完收工那天,鍾孟宏就問,〈衛兵〉可不可以也加一些豎琴?但是如果不是豎琴的聲音,可以做出什麼樣的感覺?

盧律銘一行人先是將蘇珮卿的豎琴過效果器,可導演確認後,認為並不可行。〈衛兵〉原先的編曲已經有非常多扭曲的合成器及電吉他聲響,若再用這種方式處理豎琴,會顯得太過擁擠。「我那時候想說,不然用紙塞到豎琴裡面。因為有個作法叫預置鋼琴,他們會放像紙、黏土之類的東西在鋼琴上,讓鋼琴發出不是鋼琴的聲音。沒想到這樣試完,結果很搭。」

〈衛兵〉一曲搭配在媽媽再度產生幻覺,認為門外有衛兵監視,小靜見狀,想起醫生說,面對思覺失調症患者,最重要的是要理解她,於是便出門佯裝與衛兵溝通,甚至以踏步聲模擬衛兵走遠,是電影中頗感人的一幕。

這段配樂,其實是被退貨的第一批裡的其中一曲,鍾孟宏後來回去聽,覺得這首可以再發展下去。調整過後,編曲的主要樂器是斑鳩、電吉他跟木吉他,斑鳩跟木吉他之間,不管是旋律、演奏皆是一來一往,因為混音擺的位置不同,你會聽見斑鳩這句還沒講完,吉他就補上來,像是家人在拌嘴。

這一段旋律也出現在各式母女互動的段落,但跟開頭的母女主題曲不同的是,這段旋律更平鋪直敘,沒太大起伏,「因為日常生活中,你每天做的事情都是一樣的。」

不要這麼悲觀好不好
DSC05550-9-scaled
Photo Credit:吹音樂

回顧了《瀑布》的配樂趣談,盧律銘說,如果將電影以前後段區分,前段當初令他印象最深的一幕,是小靜跟蹤媽媽到停車場,媽媽從電梯口走出來,問女兒:「我什麼時候變成你的惡夢了?」媽媽這樣對女兒說話,簡直比恐怖片還恐怖。於是小靜從停車場跑出來時,盧律銘用了整部配樂裡面最龐大的編制,「其實那邊對她來講是最劇烈的瀑布,因為她完全不知道媽媽發生了什麼事情。」

盧律銘用瀑布來形容小靜的這個坎。電影看到最後,會知道《瀑布》之所以名為瀑布,是因為媽媽品文罹患思覺失調症後,耳裡時常會聽見瀑布轟隆作響的聲響:「但我覺得這部片如果你越看越多次,或者是你越看越進去的時候,你會發現可以代表『瀑布』的東西其實太多了。」

而後段他最喜歡的一幕,是小靜參加完指考,跟媽媽兩人在路邊散步的畫面。相比令人提心吊膽的結局,這段反倒是本片最有希望的一刻。「我用了本片唯一出現一次的樂器,叫柔音號,他算是低音小喇叭,」配樂家的工作,像是用音樂同理角色,伴著她們走過故事:「那一刻,我覺得兩個人好像真的可以好好過下去。」

《瀑布》結尾小靜親身經歷了一場「瀑布」之災,是生是死引觀眾熱議。盧律銘分享了駐村後期,劇組在剪接時對這幕的討論,不過我想小靜的存活與否,還是該讓聽眾自己定奪,就不必細說了。倒是他自己的答案呢?「我覺得是有的啦,」他笑了笑,「不要這麼悲觀好不好!但觀眾也可以選擇這樣想啦,只是這樣太黑暗了。」

本文經Blow吹音樂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楊士範

Blow 吹音樂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

更多此作者文章

Have a Good Vibe——跟著設計師林波用 PS+AI 畫出自在的靈魂

03 Oct, 2022
Have a Good Vibe——跟著設計師林波用 PS+AI 畫出自在的靈魂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熱愛音樂的設計師林波經常以歌曲為靈感,為不同產品畫下生動的Logo或包裝。林波自己的插畫又像哪一首歌呢?這次我們和他聊創作、聊音樂,也請他分享平時打造畫面good vibes的PS與AI祕技!

定睛細看林波的作品,很難不被他的幽默與奇想打中:鯨魚背上的女人飄逸著長髮、有人在老虎的嘴裡衝浪、牛仔對幽浮上的外星人說別帶走我的馬!設計師林波畫下腦裡奔放的想像,也跟觀眾分享他的生活哲學,靜下心聆聽自己內在的聲音。

跳躍!鮭魚般的活力與自在

原先在台灣從事設計工作的林波,幾年前給自己一段時間到澳洲轉換心境,「工作休假時間很無聊,住在偏僻鄉下沒什麼娛樂,上網甚至還要去速食店連Wi-fi!」那段日子他在工作之餘,開始以Salmo Works為名發表插畫作品,也承接一些設計案,他笑說大家都是去澳洲賺錢,自己帶回來的錢比帶去的還少,不過也意外開啟了新的人生篇章。

Salmo取自他喜愛的鮭魚(salmon),這個字根有「跳躍」的意思,就如同他的畫作中充滿了如鮭魚迴游般的生氣。作品中常出現的曠野、海洋、星辰等大自然元素,讓人聯想到澳洲的開闊自在,不過林波說自己的靈感來源常常是音樂,「我都會請客戶提供一兩首貼近他們品牌氣質的歌,然後一邊聽一邊做設計」。

☞ 靈光一閃,立馬用Photoshop ipad畫下來!

PS+AI是最好的繪圖夥伴

從小喜歡畫畫的林波,大學分發到美術相關科系,當年看著同學們都在用Adobe軟體,而自己「大一還在用小畫家做作業!」,那門課被當掉之後只好慢慢摸索,自學了Photosop和Illustrator就一路用到現在。

林波習慣手繪畫出畫面構圖,再使用Adobe軟體做精細的完稿。手繪固然有相當特殊的手感,但隨著技術發展愈來愈成熟,電繪也能模擬許多筆觸,而且修改、上色、設定輸出都更方便。「以印刷來說,圖檔邊緣需要比較明確,我會用Illustrator製圖;要製作暈染或其他質感,就會用 PS筆刷來完成。」這些是林波平時搭配Adobe兩個軟體的分工。

靈魂也需要補充能量

回台灣後林波持續他的創作和事業,合作的對象橫跨戶外用品、餐飲旅宿、服飾美妝、樂團周邊等不同領域,透過他的設計讓這些品牌的形象變得更鮮明。「雖然很多客戶是戶外運動品牌像衝浪、露營等等,那些活動我平常都沒有參加。」林波自稱是「一個indoor咖」,除了畫畫也常宅在家研究瑜珈冥想與神秘事物。

大家平常會想到要用這些產品來維持身體的機能,但可能會不小心忽略掉,靈魂也需要補充能量。林波分享他最鍾愛的一首、也是最能代表Salmo Works歌,是The Cave Singers的〈Dancing on Our Graves〉,歌詞中唱道「在我的墳上跳舞吧,我們無所畏懼」,如同他的畫也帶有某種魔力,讓人直視自己的內心。

☞ 你也是indoor咖嗎?讓Adobe陪你宅家畫畫!

用PS+AI讓畫面充滿good vibes

Photoshop和Illustrator是林波在工作和創作上都不可或缺的工具,PS與AI各自的特性幫助他在作品的不同階段實現最好的效果。究竟要怎麼讓畫面充滿good vibes呢?

林波首次公開了他最常使用的PS+AI技巧,不妨下載Photoshop與Illustrator跟著設計師一起動手畫,給自己一個滋養心靈的放鬆時光。

「我今天想示範的是結合AI和PS做出類似網版印刷的效果。在紙張或平板上手繪完之後翻拍或掃描成圖檔,我會在Illustrator裡開一個圖層,用鋼筆工具精準描出圖片線條和色塊,如果是比較簡單的圖片可以用『即時描圖』讓AI幫你描出邊框。

描好之後我會將顏色分層,先全選所有物件,用『路徑管理員』的『剪裁覆蓋範圍』。假如要選某一個顏色,點工具列『選取』選單中的『相同』填色顏色,就可以選到整塊相同顏色的物件,多操作幾次之後,就能把所有顏色都分成不同圖層了!

其中米色的部分我想用其他質感替換所以先刪除。這時候我會在Photoshop開一個新檔案,用牛皮紙的圖檔當作底圖。圖片從AI貼上之前要用『粗糙效果』處理一些邊緣,模擬紙張印刷的感覺。

0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接著依照各個顏色的圖層拉進PS,不過從AI直接拉進來的會是『智慧型物件』,記得先將它們點陣化才能做一些效果。接下來步驟都是PS的功能,我會先用『色彩增值』讓圖層顏色跟牛皮紙底圖融合,然後再細調色階與透明度,讓畫面看起來比較自然。

再來用橡皮擦,選擇比較粗糙的筆刷,流量調小、不透明度調低,在畫面上擦出印刷質感,每一個顏色的圖層都要做。然後我會用『濾鏡效果』加入雜訊,一直嘗試出最好的效果。網版印刷對位不會那麼精準,所以圖層之間可以稍微做一些錯位。

最後加入一些事先找好的污點素材,直接將他們拉到PS裡,旋轉、縮放到想要的位置就完成了。」林波特別提醒大家,畫好別忘了存檔呀!

☞ logo設計、卡片設計、雜誌排版,通通都在 Adobe!

02
Photo Credit:Salmo

看完林波的示範是不是也想來試試看呢?現在就訂閱 Adobe Creative Cloud,用PS和AI做出屬於你的good vibes!


生活特務

生活特務為合作品牌與eld讀者溝通品牌形象及表達企業社會責任的內容專區,內容全部由合作品牌提供或由業務部品牌內容團隊製作。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