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na Maruyama

「丸山純奈的畫作,就像是我演員生涯的某種投射」——隨陳柏霖悠遊他的奇想世界

Art
03 Dec, 2021
「丸山純奈的畫作,就像是我演員生涯的某種投射」——隨陳柏霖悠遊他的奇想世界 Photo Cedit:用眼過度

我按圖索驥的尋覓藝術與陳柏霖的關係,從中我注意到,他與朋友共同籌劃了名為「Whimsy Works 奇想會」的空間,於是,我便前往Whimsy Works一趟,與陳柏霖聊聊他眼中的藝術,以及正在這個空間開設展覽的日本藝術家「丸山純奈」。

不久前,我看了場陳柏霖主演的電影——《詭扯》,戲中的他講著流利台語,流露出草根氣息,我心想,從《藍色大門》至今的這些年裡,許多他出演過的角色皆是深植人心,但這次,陳柏霖卻再度顛覆我們對他的印象,投入在不同角色裡。

當然,令人驚豔的不僅止於此,倘若你細讀工作人員名單,即會看見就連電影配樂也有他的名字出現,這讓我不禁點開他的Instagram,想要一探究竟,究竟是什麼樣的日常攝取,才得以構築出這般才華洋溢,而我發現,藝術與他似乎有著不小的連結性。

正因如此,我開始按圖索驥的期盼透過他的社群,尋覓些藝術之於陳柏霖的相關線索,從中我注意到,他與朋友共同籌劃了名為「Whimsy Works 奇想會」的空間,於是,我便循著此一脈絡,決定前往奇想會一趟,與陳柏霖聊聊他眼中的藝術,以及正在這個空間開設展覽的日本藝術家「丸山純奈」

283A1837
Photo Cedit:用眼過度

奇想會深藏在安和路巷內的地下一樓,而踏入一樓門口,率先看到的是植物單位「0343 CONSERVATORY」、複合式創意飲食單位「Fizz Lab 肥滋」,只要沿著一旁的樓梯下樓,便能進入奇想會所搭建的奇想世界。

走入奇想會那刻,丸山純奈的藝術作品率先映入眼簾,那些畫作不僅涵蓋著超扁平、二次元風格及超現實西洋派畫風等,甚至還有著繽紛絢麗的用色,這一切,都讓週遭的空氣彷彿受到染色,要我說的話,我會用「一瞬千擊」來形容此處的初見印象。

283A1838
Photo Cedit:用眼過度

關於Whimsy Works,你要稱之為畫廊也好,策展空間也好,或著,可以稱呼它最精確的名字——奇想會,對此,陳柏霖是這麼介紹的:「我想提供一個環境,讓國外或台灣本土藝術家,有個被看見的空間,甚至是派對或展覽也能在奇想會發生,畢竟,這裡就是個充滿『奇想』的場域」

想當然,這個場域的出現必定有其原因,而這必然與陳柏霖看待藝術的視角脫不了關係,他便提到:「藝術是個緣份,就像是交朋友一樣,你不會想去熟知每項藝術品,通常要你感興趣才會去瞭解,但我想用謙虛且輕鬆的角度看待藝術創作,並對各個畫派與不同媒介的創作者抱持好奇心,因此,我想藉由奇想會與受眾們分享我所認識的好創作。」

聽著他對奇想會的描繪,我不禁想起曾在書中讀到的這麼一段話「雜誌該如服裝的Select Shop,光臨的人都能信任經營者選擇商品、經營氣氛的品味」,仔細想想,奇想會或許也是如此,依循著陳柏霖與友人們的品味,此處的展覽亦或活動,相信都能讓造訪的人一再回味。

情境
Photo Cedit:用眼過度

至於聊起本次的品味展現,那就不得不提及日本藝術家「丸山純奈」的展覽,陳柏霖介紹到:「丸山純奈的作品承襲著師傅高松和樹的創作主軸 ,以女性人物作為主題,帶出隱含其中的情感內涵,加上極為細膩的筆觸後,遊走於超扁平與立體透視之間。」

而他口中的超扁平,正是陳柏霖所喜愛的畫風,同時這也是村上隆所提出的理論,他透過日本舉世無雙的文化因子,如浮世繪、動漫等元素,來形塑出獨到見解。陳柏霖也說:「我的生長背景深受日本卡漫文化影響,也因此,超扁平這類畫風的創作,在眾多選擇之中,直覺性地被篩選到我的眼前。」

不過,即便都是超扁平的畫風,不同藝術家對於作品的呈現與投射,也會有所相異,「每個藝術家的創作來源,來自於個人直覺與經驗的積累,我們可以用一個畫風的大框架來概括藝術家風格,但不必用固定派別來框限藝術家的作品,每個創作者的直覺組成都是獨一無二的」,陳柏霖如是說。

同時他也補充:「丸山純奈的創作,不同於師傅高松和樹,反倒是含有引人入勝的豐富色彩及絢爛構圖,且原作上佈滿顏料外的立體複合媒材,也延伸出饒富記憶點與獨特性的個人風格」,然而除了這些,丸山純奈的作品也透著幾分抑鬱,而那正是他將畫作視為載體,承載與自己對話的故事。

283A1929
Photo Cedit:用眼過度

關於那些故事與解讀,陳柏霖分享到:「初次認識到丸山純奈的作品,是透過這次展覽的協辦單位『HRD Artist Label』的介紹,當時年僅19歲的丸山純奈,便有細膩的筆觸與豐富的世界觀,再加上她以女性人像作為創作支架的主題,深深觸及到我,讓我印象非常深刻。」

接著他說:「當時我就受她的創作理念吸引,因為小小年紀的她,背負著大多數同齡者不需經歷的沉重童年經歷,而作畫是她選擇的療癒出口,也是她想要感觸人心的媒介」,值得一提的是,丸山純奈的作品,不僅是憂鬱而已,甚至還富有奇想氛圍。

只要端倪著她的畫作,就會發現她很喜歡花,但同時,你也能在這次展覽看到,有兩幅畫作品的主角是青蛙,陳柏霖解釋:「那其實是丸山純奈創造出來的吉祥物——蛙之助,他是個平衡環境與生態的角色,我認為丸山純奈也是透過這些畫作,得到心靈上的溫暖與慰藉,所以你會看到她很多畫都會藏幾隻青蛙,這就像是迪士尼的角色都會有個小動物,所以我很喜歡。」

283A1939
Photo Cedit:用眼過度

聽到陳柏霖對丸山純奈有這般見解,我便好奇,在這次展覽的眾多畫作中,有沒有哪幅畫作能引起他的共鳴?他這麼說道:「我覺得沒有附加任何元素或背景,直接描繪自身的《Complex》一二三號,就好像是丸山純奈在與自己對話。」

他接續說:「這也如同我每次在塑造一個角色時,都會思考這個是我嗎?還是他不是我?還是他是我其中的一部分?也是在與自身對話,而作為演員,我每天都會反覆觀察著自己的狀態,拍戲時也不斷檢視自己剛才所演的那段,正因為不同角色的嘗試,有時候我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樣子,所以《Complex》這幾幅會與我有些關聯。」

283A1909
Photo Cedit:用眼過度

聽著陳柏霖對丸山純奈的作品投射,我不禁聯想到這兩人都是年少有為的代表,同時,我也想知道面對內心世界如此豐沛的丸山純奈,陳柏霖會有著什麼想瞭解的事情?

他思索了一下回答:「我很想知道她的書單、歌單、片單,因為我覺得創作者就像一個演化過程,你不會突然長出一雙腿或翅膀,也許丸山純奈在畫作會受到師傅高松和樹的影響,但她的日常汲取,勢必也潛移默化的牽動著她作畫的樣貌,所以我想藉由『日常』瞭解她的創作過程。」

確實,這樣憂鬱又帶有奇想的作品,很難不讓人好奇是什麼樣的養分,才得以滋養出這樣的創作者,就好比我前來奇想會的初衷,也是想要打聽是什麼樣的日常攝取,才構築出陳柏霖的才華洋溢。

而走出奇想會的那刻,我看著一幅幅丸山純奈的畫作,暗自在心中低語,「奇想會」真不愧是個充滿奇想的場域,至於為何會有如此評語?我想,一切待你親自前往一探究竟。

丸山純奈個展

地點:Whimsy Works 奇想會
時間:12月4日至12月19日

同場加映

核稿編輯:古家萱

Ryota|良田沃土

工作虐我千百回,我仍待他如初戀,而我或許看起來沒事,但我內心非常渴望有人付錢叫我無所事事。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