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up Artist

斜槓是一種,讓夢想不被現實澆熄的方式:專訪彩妝造型師——Della

21 Nov, 2021
斜槓是一種,讓夢想不被現實澆熄的方式:專訪彩妝造型師——Della Photo Credit:張嘉輝,Della提供

相信各自的主觀意識越強越容意碰撞出火花,她不害怕表達,甚至會發現原先堅持的不一定對,聆聽和說服一樣重要。「我也享受被說服。」Della補充。

Della現身的時候永遠是完妝,零瑕疵的清透妝感散發著無法忽略的女王氣場。從大學畢業後擔任品牌專櫃的正職人員開始算的話,彩妝造型師的生涯以已來到第4年。

她和線上不少攝影師、模特兒合作過,網拍服飾品牌、劇組,在貓下去敦北俱樂部的《凹女》雜誌第一期也能見到她的作品。從容不迫專注在眼前每個當下,朝理想前進的光彩在她臉上自然打亮。

成就感才是一切動力啊

接觸到化妝,故事要從Della學生時代說起。

高中因社團表演,常須要幫同學和自己打理上台造型問題,大學唸了時尚設計系,服裝作品更是經常需要模特兒走秀展演。系上大大小小的時尚秀場後台中,總能見到她拿著化妝刷忙碌地旋轉在人群之間。而在一次又一次把人變美麗的過程,Della的彩妝技術越發熟巧,嘗試了過各式各樣風格造型,她發現自己很擅長這件事,也從中感到無與倫比的快樂。

phooto_credit_Aprilfool
Photo Credit:Aprilfool,Della提供

就讀時尚設計並非偶然。Della從小在布料堆中長大,跟在身為禮服設計師的母親身旁,她不僅接受了東西方美學的薰陶,也跟著一起看盡台灣婚紗產業的興衰。

「以前大家習慣到婚紗店裡一件件挑選,現代人多以品牌為優先考量,因此我認為把個人品牌做好非常關鍵。」她說。她欣賞歐美的簡約,相較於禮服更喜歡實穿的成衣路線。大學以時尚設計系第一名之姿畢業後,本打算就這麼投入相關領域職場,然而求職的過程中發現現實與想像落有很大落差。

「我曾經去一些服裝公司面試過,其中也包含台灣知名成衣企業。他們生產款式的方式和我想像的很不一樣。」Della回憶當時,「剛畢業對設計還抱持著憧憬。小品牌的個人發揮空間或許更大,但一開始的薪資要支撐生活又相對辛苦......」

和許多設計系畢業生同樣,面臨必須銜接地氣的問題,學校裡的天馬行空飛入社會,剛展開的翅膀必須收斂。「我還是很喜歡創作,所以選擇了一條實際的路。以不為金錢煩惱的前提,安穩地做想做的事。」

野生造型師的驚喜包
photo_credit_Lily_Chen
Photo Credit:Lily_Chen,Della提供

不走正統彩妝師從學徒當起的路線,Della協助姊姊認識的韓貨選品店拍攝,因緣際會開啟了她的接案人生。隨後,掩蓋不住的才氣像漣漪般一波一波渲染,接到越來越多的合作邀約。而為服務客戶,她還特別去增進髮型的造型技能,讓接案更順利。

服裝設計的背景,Della對整體造型更有概念,掌握風格的敏銳度高,接到三妝案(彩妝、髮型、服裝)時也擁有比較多資源,甚至在沒有專業服裝造型師的現場,也可以幫忙留意衣服的狀態。

關於正職工作,Della目前已相當得心應手。「我本來是個很怕生的人,但因為上班碰過太多光怪陸離的情況,以至於現在變得見多人不怪。」此話一出,和她的招牌高冷表情無違和。以為她的淡定是天生,沒想到看起來毫不費力的背後是努力的總和。

「這樣的工作經驗讓我在做造型案時,遇到突發狀況依然冷靜。一旦有人慌亂就會影響整個團隊,在情況有異時還是要維持水準。」她提到曾被合作過的攝影師稱讚穩定度高,厭世臉瞬間炸開笑容。

photo_credit_Della
Photo Credit:Della

因工作時常要跟人對話,不知不覺中也在磨鍊Della的溝通技巧。接案中一起工作的人都來自四面八方,每次都不同,偶爾也有攝影師、造型師和模特兒發起作品企劃的需求。相信各自的主觀意識越強越容易碰撞出火花,她不害怕表達,甚至會發現原先堅持的不一定對,聆聽和說服一樣重要。

「我也享受被說服。」Della補充。工作也是在學習用不同角度看事情,「畢竟每個人都有盲點。最好玩的是集結大家的新點子,結果出來很像開驚喜包。」

每天叫醒我的不是鬧鐘

問及本業與接案同時進行,會不會有疲憊到不堪負荷的時候,只見Della雲淡風輕:「即使身體很累,做造型對我而言,心情是輕鬆富足的。」接著說姊姊約早上5點起床爬山,她完全起不來,但有些案子必須凌晨3、4點出門,她從未遲到。

「之前接過日以繼夜的劇組造型,也跟過一個攝影師到深山的部落裡。這樣的作息、去的地方或認識的人不會出現在我平常的生活裡。但因爲工作而上山下海、接觸到的陌生人事物,也是讓我喜歡造型工作的原因之一。」

phto_credit_張嘉輝
Photo Credit:張嘉輝,Della提供

Della說自己很幸運,工作時間安排還算彈性,有造型案幾乎都會接起來,偶爾案子結束接著上班。然而並非拍攝當天到場梳化就好,討論風格確認主題的前置作業往往冗長複雜。「就還是會盡量擠出時間。」沒有別的,「拍攝是團隊合作,彩妝造型是任務裡其中一個環節,絕對不能因為個人拖延讓別人不能順暢進行。」體力似乎不在她的首要考量,「還是要趁有力氣的時候好好衝吧!」決心在她堅定不移的眼神中燃燒。

這樣聽下來,斜槓是不斷地在跟意志力搏鬥、和夢想比賽誰先放棄。有時我們為了維持生計,容易把理想當成奢侈品供著,或迷失在安逸裡。Della做造型時遇到的很多同事也都是斜槓,他們對人生有著清楚方向,並敢於與其衝撞、為其犧牲,願意花時間執行而且非常自律,耐心孵化夢想。

斜槓是一種生活的辦法,心之所嚮始終沒變。這也是他們保護夢想不要太快被現實澆熄的方式,但非常辛苦。如果夢想不夠堅定,她表示還是去找個穩定的工作會過得更舒服。

把眼前的事情做好就是最佳路徑
phto_credit_張嘉輝_1
Photo Credit:張嘉輝,Della提供

總是不斷自我競爭,是斜槓人的快樂與哀愁。既然溝通、時間和體力對Della來說都不算問題,造型案對她來說最難忘的是什麼?

「工作沒有表現好的時候。不一定有別人指正,但自己心知肚明,心虛難受的感覺刻骨銘心。」沒有前輩在現場帶著,從一開始就親自上陣面對每次的表現,每次的好與壞都是血淋淋的經驗。「目前沒有最滿意的作品,做得好是基本,永遠都有進步的空間。彩妝說穿了只是輔助的角色,讓別人將事情順利完成,把本分做好比什麼都重要。」

以為造型產業似乎要刻意地廣泛認識人,會有比較多工作機會。Della說自己不擅長交際,把彩妝工作做好,不斷精進硬實力還比較好辦,但她的案源並沒有少,反而越發風生水起。我想,專業以外的努力故然加分,但唯獨認清本質並讓人感到共事愉快,才是不變的道路。

斜槓對她而言是過程,身為務實派卻明白自身使命,她妥善管理時間和人脈,一步步穩穩地走,有天在案源更穩定後便能展翅將興趣和工作結合。沒有什麼比理想被實現更開心的了,在此之前的等待都會是值得,「當你真心想做一件事,一路上你所做的那些看起來毫不相關的事,都會回過頭來幫助你。」我們這樣相信著。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楊士範


Ching Lo

耽溺情感,放縱吃慾,只有文字清醒。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