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o Innerverse

「儘管被生活折磨,你也別忘記,那樣的夜晚我們曾多麽自由」——專訪I Mean Us

20 Nov, 2021
「儘管被生活折磨,你也別忘記,那樣的夜晚我們曾多麽自由」——專訪I Mean Us Photo Credit:I Mean Us

「我永遠不會忘記那些夜晚我們感到多麽自由。感覺樹的呼吸,感覺被大自然擁抱著,在冷冷的路上拿著酒瓶亂走,亂笑,看著彼此不說話,就能心意相通的時候。物換星移,雖然現在還會有走在街上的時刻,大多時候只想趕快回家睡覺。親愛的朋友,儘管被生活各自折磨,我不會忘記,你也別忘記,那樣的夜晚我們曾經感到多麽自由。」

文字:琉球

I Mean Us在2021下半年的巡演是與友團甜約翰一起行動,相比於甜約翰的場場爆滿,I Mean Us顯得更小眾也更私密。由於下半年的疫情狀況反覆無常,這一次巡演走得磕磕絆絆。四個月來刪刪減減,至截稿眼下只剩最後5場演出。

在2019年單曲〈EYƎ〉剛發表時,就有唱片業大佬對他們說,這首歌不會流行,只要吸引住喜歡你們的1%就可以,愛你們的人會愛到死。隨後田馥甄在自己的社群平台分享了這首歌,I Mean Us從那時起就擁有了許多「重量級粉絲」。

新專輯《Into Innerverse》在Dream Pop的基礎上融入更多失真迷幻與古典元素,以及對合成器和藝術性的探索,兩岸樂評人極力推薦,但在更多人眼中,依舊是有些曲高和寡了。

鼓手佩蓬笑說,他們還沒有厲害到能掌握作品的市場取向,現在每天想的,依舊還是怎麽讓音樂(他們稱為自己的孩子)找到喜歡它們的1%,讓它們再被送得遠一些。

在未來,當人類的感情成為稀有產物

熟悉I Mean Us的樂迷都知道,主唱、鍵盤手曼達同時兼任I Mean Us和甜約翰兩個樂團的要職。在她看來,甜約翰比較公事公辦一些,I Mean Us更像心靈夥伴,是個感性的藝術家。

專輯名稱《Into Innerverse》直譯過來是「向內探索」,翻找那些被自己隱藏、或不願面對的情緒。I Mean Us將專輯的時空設置在未來更冰冷、機械化的城市,情感被當做無用而軟弱之物,逐漸被人類拋棄。

相較於兩年前EP「世紀末爛情歌」的浪漫基調,這次I Mean Us加入了更多複雜的情緒。「人總能很大方地談及愛和浪漫等情感詞彙,但對我們來說,失去後的惆悵與悔恨、不被理解的痛苦、恣意放縱後的罪惡感等等,這些其實也都是相當珍貴的情感,不該被流放到情感宇宙的太陽系外。」

歌曲〈Run Ran Run〉和〈Muséum〉是寫給一個已經離開他們的朋友。那位朋友在3年前I Mean Us《OST》台北發片專場的當天失蹤,幾天後在一個美術館旁邊被找到。就像〈Run Ran Run〉最後唱的「Most people don’t know how to say goodbye」,那些愛與道別,我們總是來不及,也永遠學不會。

取自「生死」題材的還有和鳳小岳合作的歌曲〈Unicode〉。曼達假想,如果自己突然離開世界,要給在乎的人留下訊息,那份編碼會是你我之間獨特的秘密。

在曼達的要求下,這首歌的唱腔嘗試用一種「不帶感情」、「不會讓人不捨」的演唱口氣來詮釋歌曲,扮演著是超越人性的獨立意識在和聽眾說話。「也許關於死前的痛苦都只是生者的想像,將死亡視為過程,經歷過悲傷,留在世上的人得更堅強。」

管弦樂是這張專輯很重要的音樂特色,〈Run Ran Run〉和〈9〉最根基的弦律來自合成器和吉他,曼達在後半段加入擅長的弦樂編曲,再交由製作人韓立康找來真人管弦樂錄制,最終呈現出氣勢恢宏的管弦樂隊大編制。

永純回憶,專輯最終混音階段,全員已經為了巡演隔離,過上看劇、聽歌、打電動的快樂生活,只剩韓立康打完疫苗發燒還熬夜與音軌奮鬥,獨自一人拼搏到最後一刻。

江湖傳聞,音樂家們的第二張專輯通常是致勝關鍵。在寫歌製作的過程中,樂團也經歷過一段被無形壓力追得喘不過氣的日子,後來團員們彼此達成共識,無論外界怎麽看,第二張專輯首先要自己喜歡才行。「這張《Into Innerverse》,對我們而言就是好到端出來不心虛、也很自豪的程度。」

本命年的公路之旅

《Into Innerverse》從單曲到專輯,採用了統一的視覺元素,透明球體在不同的世界中遊走,映照出不同的景色,這顆球的旅行就代表著I Mean Us,每一次折射都是他們用聲音對生活、自我或特定事件內在情緒的轉化。

在專輯設計師盧翊軒看來,I Mean Us給他一種開闊、奇幻、現實與虛擬模糊界線的畫面,像一部公路片,不斷出現,不斷離開,永遠往前,永遠無法觸及地平線。

這種公路感,同樣體現在另一首洋溢著別樣青春氣息的〈I Dot Car〉中,它也是永純在新專輯裡首度嘗試的創作。〈I Dot Car〉是「I don’t care」的隨性說法,你可以立馬想像出,這會是一個叛逆的青春期小孩嘴裡說出的發音,玩世不恭的動作,不屑一顧的神情,以及深藏內心的敏感和孤獨。

「騎上自行車在風中發洩嘶叫,路燈像在嘲笑發問『你根本無處可去吧』,身體飄飄然,我浮遊著生活。」這種屬於少年人特有的心境與勇氣,只有在夜色的保護下,才敢放心大膽地宣洩。

「我永遠不會忘記那些夜晚我們感到多麽自由。感覺樹的呼吸,感覺被大自然擁抱著,在冷冷的路上拿著酒瓶亂走,亂笑,看著彼此不說話,就能心意相通的時候。物換星移,雖然現在還會有走在街上的時刻,大多時候只想趕快回家睡覺。親愛的朋友,儘管被生活各自折磨,我不會忘記,你也別忘記,那樣的夜晚我們曾經感到多麽自由。」

作為專輯中最早發布的歌曲,〈24 Years Old of You〉不僅獲得了第11屆金音最佳另類流行歌曲獎,也成為了I Mean Us公路之旅上轉變的一個重要標誌。曼達將法國作曲家拉威爾代表作《波麗露》裡的三拍子貫穿全曲,成為〈24 Years Old of You〉最鮮明的特色。

節奏完全相同,節拍速度不變,看似毫無波瀾地平穩向前,但從鋼琴奏出第一個音符開始,就牢牢吸引住聽眾聚在它的周圍,和它一起呼吸、舞動,和它一起演變、成長。

24歲是人生第二個本命年,按老話來說,這是人生難過的一道檻。經歷兩張發片、成員調整,以及疫情對世界帶來的改變,大家從本命年逐漸駛向而立之年。I Mean Us稱這張專輯是「轉大人」的節點,脫離小浪漫情歌後,他們開始思考更多關於自己和世界的關係、想留下什麽、想以什麽方式被記得的事情。

回望這趟本命年啟程的公路旅行,一同搭車的乘客慢慢磨合成了一家人,為人低調的Hank堅定自己打輔助角色,學會承擔責任,縱使難免會有一點擔憂與焦慮;佩蓬在經歷一段迷失的時光後,變得更認識自己;永純開始獨立創作,在音樂表達上愈加堅定;曼達笑說自己還是一樣難相處,雖然有時很軟爛,但要強的性格讓她不允許自己被時代拋棄。

除了2019年東南城市的幾場小巡演,這次巡迴是I Mean Us第一次長時間待在中國大陸,真正體驗到在這裡生活的各種滋味,重要到可以在人生回憶錄裡單獨佔一章的程度。第一次踏上冰天雪地的北方土地,第一次躺著舞台上演出,永純第一次鼓起勇氣跳水,事後收獲了「小姐姐一跳跳進我心裡」的甜蜜留言。

「有時會覺得,一首歌再怎麽了不起,還不過就是一首歌。但有時一首歌可以讓一個人暫時脫離現實的煩惱,一首歌可以隔著海洋感到彼此驚人的默契與理解,一首歌可以讓人在計算機面前淚流滿面。那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I Mean Us的4個快問快答

Q:用一個詞形容自己的內在世界。

佩蓬:「觀照。」
Hank:「憤怒。」
永純:「多愁善感。」
曼達:「倔強。」


Q:怎麽理解「浪漫」?

佩蓬:「我認為的浪漫是稍微有點不現實的、用自己的濾鏡看世界的。」
Hank:「不切實際,但是是好的那種不切實際。」
永純:「容我引述電影《降臨》的一段話:Despite knowing the journey and where it leads. I embrace it and I welcome every moment of it.」
曼達:「浪漫多了也沒用,還是會被現實壓垮的。」


Q:說一個你自己「轉大人」的成長瞬間。

佩蓬:「坦然接受人生會有這種光是努力也沒有用的時候,以及你就算安分守己麻煩也會自己找上門來的時候。」
Hank:「第一次敢讓生活充斥挑戰和不確定性,並讓自己毫無任何逃避空間的時刻。」
永純:「我覺得我還正在轉,還沒轉完。」


Q:除了甜約翰,如果有機會還想和哪個團或者哪個音樂人共演?

佩蓬:「如果有機會,很想再跟橘子海共演一次。」
Hank:「想幫愛團Future Islands暖場。」(純粹是太想看現場了哈哈)
永純:「很可惜這次安排的青島去不成,橘子海老哥,請再等我們一下。」
曼達:「Mandarin!!!!!!!!!」

本文經Blow吹音樂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楊士範

Blow 吹音樂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