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ste Disposal

除了〈給愛麗絲〉的浪漫伴隨,世界上還有哪些不可思議的「丟垃圾」方式?

05 Nov, 2021
除了〈給愛麗絲〉的浪漫伴隨,世界上還有哪些不可思議的「丟垃圾」方式? Photo Credit:Tom Phan

我開始好奇,在台灣以外的地方,還有著什麼有趣的垃圾處理方式?因此,我開始詢問身邊來自不同國家的外國朋友,也翻開了幾本「垃圾書」,去看看在不同地方裡的垃圾故事。

看準了時間,在聽見樓下傳來〈給愛麗絲〉旋律之前,我換上衣服,再迅速將垃圾袋打包,走出賃居的小公寓,展開短則幾分鐘、長則十幾分鐘的空白等待。

等一下。今天是星期日......

垃圾車-4
Photo Credit:Tom Phan

好像是前陣子開始,才忽然意識到要在台灣丟個家庭垃圾,真的不算是一件很方便的事。這樣的流程對於多數人來說,或許已經像每天都要刷牙那樣,形成一個理所當然的習慣,但對身為外國人的我來說,多少還是有些新鮮的。

在國外,大多數人都習慣將垃圾集中放在指定區域,待清理人員於固定時間前來清理。不過在台灣,這個動作卻出現了不同特色。試想想,有哪個國家在丟垃圾的時候,還有古典音樂的呼喚?又有哪個地方,可以因為垃圾而把街坊鄰舍一次召喚?

於是我開始好奇,在台灣以外的地方,還有著什麼有趣的垃圾處理方式?因此,我開始詢問身邊來自不同國家的外國朋友,也翻開了幾本「垃圾書」,去看看在不同地方裡的垃圾故事。

垃圾車-2-min
Photo Credit:Tom Phan
印度——惰性與創意的合併

想像一下。清晨時分依然睡眼惺忪的你,忽然聽到家裡門鈴被用力按下。才發現,原來是有人親自到府向你收取垃圾。

在新德里的部分地區,只需要每個月繳交處理費,每天一早就會有清潔工人到你家向你收取垃圾。還有比這個更貼心的。若你是住在高樓層的住戶,只需要將垃圾袋綑綁在繩頭上,緩緩地將繩子從窗戶或陽台往下放,就會有清潔工人在地面上幫你接住。

這種用繩子代替了腳步的方式,造就了印度的一個獨特景象,同時也顯示了人類將惰性和創意合併的偉大特質。

iStock-505599570
Photo Credit:iStock
新加坡——追求極致的效率

無獨有偶,在講求效率和便利的新加坡,也採用了垃圾從高處「往下放」的處理方式。不同的是,新加坡為了它建造了一個特殊通道。

在寸土寸金的新加坡國土,大部分的民眾居住在高樓組屋(HDB)。而在每戶房屋內,政府都設置了一個「小門」。若是在歐美國家,這小門可能是給聖誕老人使用的,不過在新加坡,只要將它打開,探頭往裡面看,出現在眼前的會是一個連通至一樓的管道。在最底層,則放置了一個大型垃圾桶。

因此,只要在垃圾裝滿之後,就可以不用踏出家裡一步,隨時往「小門」裡丟進去。這個突破了時間與空間限制的方式,相當符合新加坡的效率追求。不過與印度相比,同樣是「往下放」,卻少了一些,呃,人與人的連結(?)

iStock-471524661
Photo Credit:iStock
古代馬雅文明——最天然的露天垃圾場

《垃圾之歌》一書中,提到了古代馬雅文明處理垃圾的方式。

據悉在古代的馬雅文明,多半會將垃圾丟棄在如今我們所謂的「露天垃圾場」。這些垃圾場的內部有甲烷氣的藴積,偶爾發生內部爆炸。而透過這種「自然的毀滅方式」,部分垃圾也會持續燃燒或悶燒,再燒出更多的空間用來容納更多的垃圾,不斷地循環。

從中可以看出人類的智慧,早在那時候就有了如今露天垃圾場的概念。而值得慶幸的是,當時的爆炸並沒有把人類也一起炸成垃圾。

1920px-Castillo_Maler
Photo Credit:維基百科
早期的美國——垃圾終於不再往外丟了

在1757年左右,班傑明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改變了美國人處理垃圾的方式。

這位同時也是政治家、科學家、作家等的斜槓發明家,對於美國人把垃圾往窗戶丟出去的習慣感到不滿,於是在費城首創了街道清潔服務。這時候開始,美國人才開始在自家庭院挖掘垃圾坑,等待清潔服務人員來處理。

然而,現代城市垃圾的管理方法則是小喬治渥寧上校(Colonel George E. Waring, Jr.)於19世紀末所創造。渥寧和2000個身著白衣的雇員(因此被稱為「白黨」)在當時協力清理了街道上的垃圾,再一車車送往垃圾場或焚化爐。在那之前,這些垃圾甚至會送往大西洋傾倒。

或許不只是美國,其他國家也應該對富蘭克林和渥寧表示感謝,因為美國的垃圾從此不再往外丟棄了。

巴西——一個滑糟,暫時解決了貧民窟的困難

20世紀80年代末的里約熱內盧,全市約3分之1的人口都聚集在400個貧民區。

由於這些貧民區多位處坡道,因此地面傾斜、道路狹窄,造成清理家庭垃圾的處理相當困難。像是卡車、拖拉機、甚至馬車等的傳統垃圾處理工具都不適合使用。因此到處堆積了垃圾,招來害蟲老鼠和腐臭味。

iStock-504416164
Photo Credit:iStock

最終,政府決定動員有關技術人員,在貧民區建立兩個垃圾處理裝置。一個設置在坡道上,用來貯存垃圾;另一個設置在平地上,由垃圾清理部門定期清空,並用一個架空索道和滑糟將兩者連接。這樣以來,垃圾就可以通過滑糟滑到山下。

只不過,這個在畫面上看似有趣的方法,最終因為該時代的成本太高而以失敗告終。

台灣——〈給愛麗絲〉以外,我們還能做什麼?

回到台灣,處理家庭垃圾的方式就如文章開頭所描述的那樣,在〈給愛麗絲〉〈少女的祈禱〉(據說是當初台灣向德國採購垃圾車時,原先就配有的音樂)的旋律伴隨下,隨著節奏步出騎樓,再將一袋一袋的垃圾扔上垃圾車。

垃圾車-6
Photo Credit:Tom Phan

不過在走過了不同時空、看見了不同垃圾的處理方式之後,我們可以發現,不同的時空環境,都催生了不同的垃圾處理習慣。然而,最終也因為各種限制,演變出不同的應對方式。

而當中唯一不變的,是垃圾的製造。或許在不斷找到更適合的垃圾處理方式之前,我們可以再次思考,自己準備丟棄的垃圾,為什麼會在自己的手上變成垃圾?

同場加映

核稿編輯:古家萱



Tom Phan

眼睛癢就按快門,耳朵癢就放唱針,手癢就敲鍵盤。才發現,原來癢的是全身。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