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by Chiu

她見過各式色彩與風景,卻甘於以最簡單自在的狀態活著:時裝設計師Juby Chiu

31 Oct, 2021
她見過各式色彩與風景,卻甘於以最簡單自在的狀態活著:時裝設計師Juby Chiu Photo Credit:周妤

和Juby見面約在清早,地點是她位於板橋的工作室。只見她穿著簡單的白色上衣和橘紅棉麻褲下樓迎接,光環和距離感的臆測在見到本人瞬間煙消雲散。她素淨的臉上沒有太多表情,散發著摩羯式的淡然,輕鬆地和我們聊天。

如果你對藝文領域微有涉略,Juby Chiu這名字會勾動你內在某處的神經。

2010年,服裝設計師Juby(邱娉勻)創立了同名品牌,頻繁活躍於時尚幕前,也為知名藝人如小燕姐、魏如萱、法蘭黛樂團等製作造型。近年出沒許多駐村計畫和工作坊,替多個舞團設計表演服裝,在設計與藝術之間來去玩耍,甚至完美結合,讓人好奇她私下真實的模樣與想法。

她是貓派,但養的是金魚
3_credit_Dorcasjpg
Photo Credit:DorcasJPG

工作室裡,縫紉機和人台模特兒有趕工的痕跡。樓中樓上有個特別的小空間,桌上擺著佛珠和法華經,「我從小跟著媽媽信佛,國小開始每天都會做早晚課,我也會在這裡沈澱和思考。」Juby解釋。

空間旁的牆面貼著一張手繪的貓咪與富士山,是她在高雄路上偶然跟街友買的畫,因為喜歡日本,而且貓的眼睛很漂亮。以為她應該會養貓,但她只有一缸金魚,第一隻寵物還是在夜市撈到的。

聽Juby敘述自己,發現她的話不多,卻對人和生命持有相當的熱度。她提議一起吃早餐,明明初次見面卻彷彿已認識一段時間,很難聯想眼前就是在《超級設計師》(Super Designer)、TOP台北新銳設計大賞、ELLE新銳時尚設計師等比賽中不容忽視的女生。

實踐大學服裝設計系第一名畢業,去巴黎實習,回台工作一陣子成立Juby Chiu Studio,曾在師大與中山開店,幾乎是成功設計師的標準模板。然而因見識過各式風景,淬煉她此刻自在謙遜的狀態。

看過了許多美景,回歸旅行的意義
1_credit_DorcasJPG
Photo Credit:DorcasJPG

Juby很常旅行,問及異國經驗和收穫,她喜歡柏林有趣店面和阿姆斯特丹的思想開放,而巴黎打開眼界,「在巴黎實習的時候,都會在羅浮宮旁邊的公園吃午餐。欣賞穿著時髦的巴黎路人,法國老奶奶即使上了年紀還是很有品味。」

出國除了帶來時尚啟發,更讓她學會做自己,保有直話直說的勇敢,「當然現在比較不會什麼都說了啦!很多事情我還是默默看在眼裡,哪些人握有資源不做事,誰擁有不多仍然很努力。」她說:「我相信人是自私的。做自己應該是踏實做想做的事,但不妨礙到別人。」

去過許多國家,但最令Juby難忘的旅行回憶,還是和阿公一起去菲律賓宿霧玩。小時候由阿公阿嬤帶大,如今阿公已過世,她還是非常想念「家」留在心裡的溫暖觸感。Instagram上看到她常抽空陪伴阿嬤,感情緊密,自己品牌的中文名字「無年無限」也跟阿嬤「吳年」同名。

有次在市集上請寫字攤主幫公司題字,「無年無限,有時有分」有種循環感,希望設計的服裝沒有季節分別,經得起時間考驗,得以永續。

是纖維,也是語言
4_credit_Juby_Chiu_Studio_jpeg
Photo Credit:周妤

Juby Chiu在2018年和2021春夏系列受邀與卓也藍染、新埔柿染坊合作,親自參與染料收集。「我想了解傳統文化,每個技藝都是門很深的學問,而且我不想再破壞地球了。」Juby指著身上的褲子說:「這件是我跟一個常客買的二手衣,支持他繼續養貓。」她笑著:「我其實很久沒有買新衣服。」

她愛動物也愛大自然,每天工作結束會花時間走路好幾公里;不時跟朋友吳牧青開爬山團(舉重弱基身心靈藝術健走隊),放空,享受細胞在林間鬆弛的舒適感,「我最近常夢到很美的風景,光影隨著時間變化。我會把夢境寫下來,觀察自己。」

歷年來,Juby的創作一直以「她是纖維,更是靈魂對肉體的一種語言」為核心。當時在往丹麥音樂節的火車上想出的這句話,概括了她不同階段的設計嘗試,然而初衷始終不會變。她像針線,穿梭在纖維之間,將靈魂構築成有機形體,與身體對話。

這些年,她為許多舞蹈演出如安娜琪舞蹈劇場《永恆的直線》、周書毅X稻草人現代舞蹈團《臺南公園的身體地圖一百日行走》等設計舞服,服裝不限於在流行中更迭,回歸穿在人身上的本質,昇華成藝術。

跟服裝設計最不同的
5_credit_周書毅_稻草人現代舞團
Photo Credit:周書毅 稻草人現代舞團,Juby Chiu提供

最近投入的案子,是10月中在台北流行音樂中心舉辦的《百年追求 臺灣文化協會100週年紀念音樂會》,12月4日在高雄流行音樂中心也將有一場。三首歌的編排,年代由遠而近,由五位舞者分別演譯台灣了不起的第一女性角色。

Juby反問,如果是我們會從何角度切入設計?再提到她的構想。舞蹈服裝與一般衣服不同之處,除了切合主題、凸顯個體又彼此襯托和諧畫面,必須仔細考量「適合人體運動」。製作前先了解舞蹈背景和動作,讓舞者不受布料框架限制,任何時刻都能呈現好看的姿態。

Juby接觸舞團的契機,可以追溯2016年替舞者田孝慈編導的《洞》製作服裝。隔年《洞》在法國亞維農藝術節演出,輾轉開啟國內外的舞台服裝設計之路,她也為今年台新藝術獎年度大獎得主葉名樺X王大閎建築劇場的《牆後的院宅》設計舞裙。

前年傑宏・貝爾(Jerome Bel)編舞、陳武康、葉名樺導演執行的《非跳不可》,Juby曾以舞者身份在台上演出。她從不侷限各種可能性,跨出舒適圈無需重大理由。她積極參與各地駐村計畫,偶爾開設工作坊。「在緩慢文旅駐點那次,因為很想在台南生活,主動跟民宿提案,以開設工作坊做為交換在台南待了一百天。」她說。

6_credit_李欣哲
Photo Credit:李欣哲,Juby Chiu提供
沒有什麼比珍惜更重要

無論是駐村或是服裝設計,她總能拓展出新的視窗,Juby表示:「我更喜歡與人交流的過程。這幾年阿公過世,疫情期間也有很多偉大人士突然就這樣走了,我變得很珍惜與每個人相處的時光。」

在5年前得知生病之後,面對無常,她有了深刻的體悟。對現在的她來說,事情的意義比利益更重要。工作上避開不必要的討好,她不吝分享機會給需要的人,面對人生也變得更腳踏實地。

言談中能感受到真誠的質地,她總說可能因為在雲林長大的關係,像單純的鄉下小孩。Juby目前跳脫台灣設計師每季出一系列量產的輪迴,服裝大部分是委託合作或特別訂製,多以接案為主,保留創意發揮的空間維度。

跟多數設計師一樣,她對開店還是有著想像,品牌未來計畫走簡約無性的風格;還想去不同地方體驗生活,「也不排斥生孩子(笑)」。她是我見過最認真活在當下的女生,也是待人最待心的設計師。但與其用設計師定義,她更像燃燒靈與肉,用生命編織花火的藝術家。

2_credit_Dorcas
Photo Credit:DorcasJPG

後記

在與Juby對話的過程中,她也會回問我們一些突發奇想的人生問題,或日常的小怪僻,像朋友一樣討論聊天,結束時還主動跟我們合照。她的真實讓人安心,對事情不過度期待不批判,全力以赴地對待眼前每一個任務。

她見過各式各樣的色彩與風景,卻甘於以一種自在的狀態活著,回歸服裝創作是要讓人美麗舒適的本質,她平靜的力量,也默默感染著周遭的人。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楊士範

Ching Lo

耽溺情感,放縱吃慾,只有文字清醒。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