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 Heavy Drinkers

酒鬼月費控制說明:非財富自由也能盡興喝酒的幾種方式

24 Oct, 2021
酒鬼月費控制說明:非財富自由也能盡興喝酒的幾種方式 Photo Credit:Lig Lin

此處酒鬼定義為一週攝取酒精的天數約是3到4天甚至每天,好比隨時都來一杯的你,或是認為啤酒是拿來解渴的飲料的我。酒鬼們,請務必釐清自己本性,方能有效控制支出。

一般平民,通常單月酒水錢列為非必要生活娛樂費,然而,真正的酒鬼,酒水錢勢必將納入必要生活開銷,只是上限、下限的區別。理性飲酒前提下,剖析酒鬼的喝酒習性、模式,並提供單月酒精攝取的可能方式。 

此處酒鬼定義為一週攝取酒精的天數約是3到4天甚至每天,好比隨時都來一杯的你,或是認為啤酒是拿來解渴的飲料的我。酒鬼們,請務必釐清自己本性,方能有效控制支出。

單月喝不到新台幣3,000元,恭喜你不算酒鬼

酒鬼稱謂無疑反映在每月支出的現實數字,家裡是酒廠或有本事喝免錢的酒的人則另當別論。對於又窮又愛喝的酒鬼,3,000元是低消,至多花5,000元的,算是非常有自制力的酒鬼。

先以一種酒鬼思維來看啤酒,啤酒等於解渴用的麥仔茶,因應季節斟酌配置的啤酒,成為家中冰箱常備飲料。拿每天都需解渴來說,一天一瓶長的,個人喜好是惠比壽ASAHIOrion等日本啤酒,單月花費約為2,000元,且需找到有折扣的便利超商、大賣場。

P1210503
Photo Credit:Lig Lin
當水喝的日本啤酒,瓶身上印有的字眼

不曉得大家有無發現上述幾款日本啤酒外裝皆印有——非熱處理、生啤酒的標記?這裡的生啤跟我們想像裡需盡快喝掉、得低溫保存的桶裝生啤(Draft Beer)不同,簡單來說,過去為了讓啤酒得以保存,會採用巴氏殺菌,加熱至約60度左右來去除殘存的酵母活性,缺點是會失去啤酒的新鮮口感,甚至放久還有股氧化味。

隨製酒設備的進步,許多啤酒標示的「非熱處理」便是不進行加熱處理,但同樣為了延長保存期限,會採用微過濾(Microfiltration,簡稱 MF)技術來進行啤酒的安定化,進而達到原先新鮮的口感且得以保存。順便一提,罐裝生啤不等於桶裝生啤,絕大多數桶裝生啤不會進行過濾、殺菌,方能喝到最原始的風味,也有人形容這就是種液體麵包。

一週喝一次,需靠自我克制的品飲模式

繼續,5,000元以內的酒鬼每週小酌一次無妨,前提是「節制」。想喝一杯的人,請挑選無需點上2杯的酒吧。例如單杯落在400–500元之間的Bar Mood站吧、To Infinity and Beyond站吧。建議以單杯為主,喝2杯以上是自己不對,並需要趕大眾運輸,除非酒費進展到下個階段。

或者說能喝到2杯的精釀啤酒酒吧,單杯約200-300元,像是微型精釀啤酒吧Beer Geek家途中紅點桌邊飲......沒錢又不想喝啤酒?品質保證的Draftland以及朋友一直說但我還沒去的嗨啵嚕可參考。

溫馨提醒,外出盡可能控制在2,000元以內不要超過,克制後,家中補足酒精的常備酒款,拿琴酒為例,酒條通的鬥牛士850元、Roku 799元或基本款坦奎麗590元,全變成Gin Tonic即是種享受。順便一提,全家有賣Asahi威金森碳酸水很不錯,1瓶39元。

不小心就用掉五張小朋友,一萬元以內的控制手法
tempImageZCAjDD
Photo Credit:Lig Lin

姑且維持一天一瓶當飲料喝的啤酒習性(非啤酒愛好者請自行將啤酒加入其他酒精),週末小酌升級為部分需低消的店。口袋清單顯得很重要,沒朋友又想喝好酒,前三名推薦比自己房間還安靜的Bar小谷、有自製小點拿來配的Bar Between以及裡頭不許講電話的Turning Point,上述低消約為2杯調酒或700元以上。

再者,有一票朋友等你約的時候,女性佔大宗可去有拍貼機的Nul Taipei、茶酒出發慢慢品嚐的Bar Weekend;男女比例差不多推薦酒不可能雷的AHA Saloon、相當獨立偶爾有Live的信義;假如全是棒子,沒什麼好說就去海產攤清空冰箱或者居酒屋來一杯麒麟一番搾り!

日本啤酒的宿敵,麒麟與朝日之爭

講到居酒屋裡常露面的麒麟一番搾り,容我偏離話題回顧一下日本2大啤酒品牌的龍爭虎鬥。那是1987年朝日啤酒(ASAHI)推出「Super Dry」,徹底翻轉日本啤酒市場的時候。

在罐裝生啤出現前,日本多是以熱處理啤酒市場為大宗,二戰後,堅持使用傳統「熱處理醸造」的麒麟拉格啤酒(「拉格」本應是「非熱處理釀造」啤酒),其獨有的苦味與濃郁口感成為長期位居市場第一的主要原因(1996年麒麟拉格啤酒轉為不使用熱處理釀造的生啤酒,2001年才又重現昭和40年代時期的麒麟啤酒風味,採用熱處理醸造。)

直至「Super Dry」出現,其主打辛口、清爽的口感,改變市場大眾對啤酒的既定印象,並受到年輕族群的喜愛,這風向一吹開,各啤酒公司紛紛開始製作相似產品,當時有個說法叫做「乾啤酒戰爭(Dry Beer War)」。

一番搾り誕生,可惜生錯時代
P1210653
Photo Credit:Lig Lin

走出自己路的朝日啤酒,隔年憑著「Super Dry」市佔率翻倍並持續攀升,想當然勢必威脅到麒麟的龍頭寶座,於是麒麟做了個回不了頭的決策,便是放下原本王牌,跑去爭這塊「Dry」的大餅。爭一爭發現走錯路的麒麟啤酒才又突破盲點,於1990年推出全新口味「一番搾り」來與「Super Dry」抗衡。

可惜的是,1991年日本經濟泡沫化,麒麟不得不在傳統啤酒與一番搾り做抉擇,當時麒麟新任社長決定將現有資源投入早已不復以往的傳統啤酒,至此麒麟市佔率逐年下降,不意外地朝日啤酒在2001年成功登上王者之位。

2017年麒麟重置了「一番搾り」想奪回王位,不過朝日也沒在怕,開始推出精釀啤酒(Craft Beer)⋯⋯,總之,朝日啤酒與麒麟啤酒的相互較勁,仍是現在進行式。

專賣店採購去,調酒、純飲都沒問題的品項

言歸正傳,擁有10,000元預算的你,算起來一週小酌一次連帶車費約1–2張藍色小朋友,尚餘約2,000–3,000元,可採買1至2隻純飲或套來喝都不錯的品項,以威士忌為例,NIKKA單桶原酒威士忌、阿貝漩渦單一純麥威士忌與OMAR單一麥芽威士忌等,純飲沒問題,做Highball也是開心。

另外,想推一款乍聽激烈卻會推翻你對高粱誤解的——裕豐釀業的御香窖典藏高粱,屬《御香窖紅高粱》系列基本款,飽滿的酒體和溫順回甘的尾韻,打破過去我對高粱那種刺鼻嗆辣的印象,當然喜好純屬見仁見智。

P1220048
Photo Credit:Lig Lin
喝到兩萬元不是財富自由,純粹是月光族

來到單月酒費落在10,000–20,000元之間,縱使一般人覺得誇張,但別擔心實屬正常,一來酒不能亂喝,二來要喝就好好喝。

這類區間可因應自己喜好,拿三分之一做月配、大量購入模式。拿清酒為例,Sakemure提供月配服務,以純米、純米吟釀、純米大吟釀為例供,以年費計算單月粗估3,000–4,000元左右。或說早前酉鬼啤酒 × 工頭堅「百姓酒集計畫」的淡艾爾,買一箱回來放剛好,價格是3600元。

想好好喝酒的人(啤酒我當你不喝),2萬上限的扣打,其餘三分之二,能往外跑時,餐酒系列將成為嗜酒又好美食的人該要知道的點,舉例來說是規矩多卻無法不愛的Bar 忠、夜半肚子餓不想隨便吃喝的英雄塚以及將日本酒和臺菜詮釋成Sake Pairing的小酒Shochu。

接著,儀式感較重偏體驗式的酒吧亦適合口袋沒有太淺的人,好比說每一季會與不同單位合作,飲酒過程如同觀賞一場大秀的Room by Le Kief

讓喝酒不僅是攝取酒精,是這區間令人愉悅的飲酒方式。至於超越20,000元,抱歉這不屬我的範疇,請自行詢問身邊財富自由的人的飲酒模式。

126865187_855804304961146_84277248139137
Photo Credit:英雄塚
家中微醺階段,想起了威士忌酒吧

家中補充酒精時,微醺階段多少會有些「自我狀態」,配著墮落王子Jim Morrison唱的〈Alabama Song〉,不知道微醺還是腦子突然靈活,想起前陣子看的《憲法第十三條修正案》,一部講述美國現今監獄現象與法案修正各種盲點的紀錄片,裡頭講到現今阿拉巴馬近百分之三十的黑人男性人口,因定罪而終身不能投票⋯⋯。

看似不相干卻好像有些關聯的是,有杯調酒名稱正叫做阿拉巴馬監獄(Alabama Slammer)。

從一早便用啤酒漱口的Jim Morrison來看,我想我們都還不算真正酒鬼,要找出能讓墮落王子也想去的酒吧太難,一心想著生在現代又若是在台北的王子應該會常去公館河堤喝一杯80元的Jameson。對了,喜歡喝威士忌的話,知名的威士忌博物館後院不多贅述,而不禁菸的Nox Taipei可以試試。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陳仲廷
核稿編輯:古家萱

Lig Lin

沒案子的時候,就睡午覺、看電影、打電動、喝啤酒;有案子的時候,就不睡午覺、不看電影、不打電動、啤酒喝。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