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ower Shop Without Rose

謊言、絕症、兒童遺棄:野島伸司的「懸疑」愛情親情劇——《沒有薔薇的花店》

謊言、絕症、兒童遺棄:野島伸司的「懸疑」愛情親情劇——《沒有薔薇的花店》 Photo Credit:《沒有薔薇的花店》,來源:IMDb

沒有薔薇的花店》的收視率雖然在黃金檔月九裡不算高,但相信不少日劇迷,若要回想曾寫出許多熱門作品的野島伸司寫過什麼優秀作品時,融合許多90年代元素,寫成懸疑溫情愛情劇的《沒有薔薇的花店》會是榜上有名。

美麗的盲眼女子挽著善良花店老闆的手臂,一起逛著商店街。結完帳,花店老闆把店員給他的貼紙,貼在集點券上,消費滿額可以參加抽選會,一等獎可是高級液晶電視機呢,「好想要啊,感覺很棒耶」,盲眼女子露出如花朵綻放的美麗笑容,這麼說著。

過了3秒鐘,她像是想到了什麼,像是在解釋些什麼:「沒有沒有,我雖然看不到畫面,但我可以聽聲音啊,嗯嗯,所以只為了聽聲音而買電視,感覺好奢侈啊」,「好,那我們就去抽獎吧」,「誒?」。

盲眼女子與花店老闆站在六角形的廻轉抽選器前,她猶豫著。

「還是不要了,我很討厭白球出來的『磕隆』聲。」
「不過,也有可能是紅球出來的『喀啷』哦。」
「是磕隆!」
「是喀啷。」

就在2人鬥嘴,花店老闆看到熟悉的商店街老闆便追了上去,小聲地問:「電視機還沒有被抽出來吧」,「嗯,偷偷告訴你,紅球我們要等最後一天才要放進去,一等獎要是這麼早抽出來,後面的客人就沒興趣來消費了」,「…...你要放進去啊 」,就在兩人爭執紅球的過程中,盲眼女子不耐煩了,一股作氣,轉動抽選器的搖桿。

磕隆,果然是白球,盲眼女子露出一臉掃興的表情,但這時花店老闆衝了過來,搖動手搖鈴:「恭喜妳,抽中一等獎了!」

是的,你知我知觀眾都知,根本沒放進紅球的商店街老闆也知,心地善良的花店老闆更知道,「這明明就是白球啊」這句話出現在每個人的內心OS,但同時間,最不可能知道的盲眼女子也是這麼想的。

因為她看見了,觀眾也知道,她看得見。

這是野島伸司的富士黃金檔月九《沒有薔薇的花店》第4集的前3分鐘開頭。透過竹內結子飾演的盲眼女子白戶美櫻,與貼近香取慎吾本人形象及性格的花店老闆汐見英治,野島伸島在這短短3分鐘,寫了一場明知真相卻得繼續假裝不知道真相的騙局戲。

雖然我們可以輕易將《沒有薔薇的花店》歸類成愛情劇或家庭劇,但這齣戲最特別的是,野島伸司用了「懸疑」要素構成這齣戲,這也是當年野島伸司與另一位腳本家野澤尚,在輝煌90年代日劇風潮裡的拿手好戲,甚至奠基了當時日劇獵奇走向的風氣。

當然,在富士月九「單集收視率超過30%」的紀錄裡,野島伸司的《101次求婚》《一個屋簷下》分居第4名與第1名,在如今有太多新奇娛樂吸走觀眾注意力的世代,80年代末以腳本家身份出道的野島伸司,他是能寫出高收視的溫馨家庭劇、也能用各種禁忌題材去挑戰觀眾道德觀感的腳本家之一。不過,對於如今的日劇觀眾,野島伸司與高收視率,甚至是引發討論聲量,已經無法劃上等號。

先不論近20年來的日劇發展興衰,也不論紅極一時的野島伸司的風格轉變,但是,我們的確能在2008年《沒有薔薇的花店》,找到野島伸司創作脈絡的一支:意圖在劇裡埋入「社會問題」、「懸疑」,甚至從劇名「沒有薔薇的花店」,就是擅於透過「象徵」來舖陳角色的野島伸司,埋下第一道、甚至是貫穿全劇的謎題:為什麼花店沒有薔薇?

在戲的開頭,我們就能看到:年輕的英治,拿著一朵薔薇,趕到醫院,他來不及見到某位難產女子的最後一面,像是在對誰後悔及懺悔的他,獨力扶養孩子。鏡頭一轉,數年後,拼命工作的英治成為花店老闆了,小孩也長大了。某日,神秘也美麗的盲眼女子美櫻,出現在他面前,溫柔善良的英治遇見需要幫助的弱勢族群,無法冷眼旁觀,兩人因此認識。

但是,鏡頭再一轉,原來美櫻不是盲人,而是護士,她是故事開頭多年前難產女子其父親的員工,而那位父親也是知名醫院的院長,為了拯救得了絕症、只有院長才能辦法開刀救她的父親,才答應院長成為騙子,裝作盲人,來拐騙這個讓院長女兒過世的殺人兇手英治。

這些第一集的內容,熟捻90年代戲劇元素的野島伸司,在這個剪不斷理還亂的戲劇開頭,除了確立角色個性之外,同時也設下許多懸念:「善良的英治,真的是殺手兇手嗎?」、「英治為何懺悔般獨力扶養孩子?」,由善良的英治救濟的人們、共同組成的「無血緣家庭劇」的《沒有薔薇的花店》添增了懸疑要素。

「我們雖然沒有血緣,但我們仍是一家人」的家庭劇題材,對於90年代初就以這種題材寫出高收視率《一個屋簷下》的野島伸司來說,自然是駕輕就熟,但《沒有薔薇的花店》在這種溫馨氛圍裡,寫進了由欺騙展開的愛情,寫進了家暴孩子的「無名戰士」。

在《沒有薔薇的花店》播映的4年前,2004年,是枝裕和《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改編真實社會案件「東京巢鴨兒童遺棄事件」,以每天都在與生活搏鬥、卻沒有人發現,被家長遺棄的孩子們為電影主題。這部讓14歲的柳樂優彌成為坎城影帝的電影,淡化及壓抑悲傷,是枝裕和反倒拍出這個殘酷故事的清澈美感。

螢幕快照_2021-10-18_下午5_42_59
Photo Credit:《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來源:IMDb
是枝裕和的《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與《沒有薔薇的花店》用不同方式討論孩子照護議題

而在90年代,就將當代社會問題寫成連續劇的野島伸司,不同於是枝裕和有如紀錄片般的執導風格,當《沒有薔薇的花店》同時講述默默承受雙親照護問題的孩子時,野島伸司在這齣戲設定了一個象徵用的寓言故事:「北風與太陽」。

當與自己沒有血緣關係的小女兒,擔心有如太陽般溫暖的父親英治,看到自己臉會想到早逝媽媽而傷心難過,於是,戴上布面具,直到英治告訴小女兒:「太陽也很可憐呢,因為會灼傷人,所以太陽再怎麼喜歡誰也不會去接近他,所以他只能遠遠的看著,守護著她」,感動了小女兒,並拿下面具,直到在戲的中後段,觀眾才會發現到與溫暖英治的另一對比,「北風」的存在。

不論家庭教育的影響,不論性善如太陽般溫暖的人,或是冷酷如北風傷害著身旁的人,野島伸司在這齣在90年代可以狗血化的劇本裡,以溫柔細緻融合「懸疑」的方式,寫出他們的可愛可憐及可恨,以及家庭的意義。

《沒有薔薇的花店》的收視率雖然在黃金檔月九裡不算高,但相信不少日劇迷,若要回想曾寫出許多熱門作品的野島伸司寫過什麼優秀作品時,融合許多90年代元素(我們偉大的山下達郎片尾曲〈ずっと一緒さ〉),寫成懸疑溫情愛情劇的《沒有薔薇的花店》會是榜上有名。

當然,距離2008年《沒有薔薇的花店》的十幾年後,野島伸司這個名字也成為老派劇情的象徵,但當我們看著《沒有薔薇的花店》裡頭的謊言、絕症、血緣、親情以及笑容像花朵般美麗的竹內結子,也許在某個瞬間的閃現,這齣戲能帶給我們的感動,仍然那麼的溫暖。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陳仲廷
核稿編輯:古家萱

重點就在括號裡

時常對著影劇碎碎唸(有時還有音樂),座右銘為村上春樹的「只要十個人中有一個人成為常客,生意就能做起來。」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