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lling

《親情解鎖》:為什麼爸爸永遠看我不順眼?好萊塢最溫柔的硬漢給你一個心碎的答案

19 Oct, 2021
《親情解鎖》:為什麼爸爸永遠看我不順眼?好萊塢最溫柔的硬漢給你一個心碎的答案 Photo Credit:《親情解鎖》,來源:IMDb

如果你的父母反對孩子出櫃、反對你的嗜好、把你的PG鋼彈模型丟給資源回收商、或讓你忍不住把他們的言論貼在「韓粉父母無助會」粉絲頁,《親情解鎖》會讓你徹底感同身受。

文字:龍貓大王通信

維果莫天森 (Viggo Mortensen) 在90年代就開始寫劇本,寫了20幾年,過程中他變成了中土世界的人皇亞拉岡,變成了大導大衛柯能堡 (David Cronenberg) 的愛將、還入圍了3次奧斯卡與4次金球獎,然後他還在寫。

今年他終於推出了自編自導自演的電影《親情解鎖》 (Falling) ,從各種角度看來,這都是今年62歲的莫天森事業上的關鍵作品,但是為什麼,他要拍一部這樣難以入目的電影呢?在 《親情解鎖》超過一半片長的時間裡,他都在忍受「你這個死娘砲」這種辱罵與精神虐待。

約翰帶著他的父親威利斯飛向南加州,為了替父親找一個溫暖的新居所。威利斯已有明顯的失智症狀,但他在失智的很多年前,就已經失去了他大部分的情感,他不負責任、對家人百般精神虐待、他瞧不起同性戀性向的兒子約翰、他好色、他認為所有人都想佔他便宜。

而這些負面性格因為他的失智而更加令人厭惡。已經與丈夫和女兒建立一個溫暖家庭的約翰,現在必須重新面對這個人生的惡夢,曾發誓不再因為父親動氣的約翰,要如何面對病情逐漸惡化的威利斯?

維果莫天森不是同性戀,所以這並不是一部自傳電影。但是他花了20多年的時間,最終推出了《親情解鎖》,這其中必定有某些專屬於莫天森的堅持與真情寫照。事實上,《親情解鎖》確實是莫天森的心情故事,戲是假的,角色是假的,但情感是真的。

2015年,莫天森的母親過世,病逝前已經罹患了多年的失智症狀;2年後,他的父親也因為失智而過世,失智症還帶走了莫天森的祖父母、叔叔嬸嬸、甚至包括他的繼父。失智症不只是一種難纏的疾病,它還是壟罩莫天森家族的一張黑網。

沒有人會討厭亞拉岡,所以在2003年《魔戒三部曲:王者再臨》 (The Lord of the Rings: The Return of the King) 之後,人氣爆棚的莫天森,可以選擇飾演下一部大型商業電影的英雄。而他最後選擇了放下寶劍,選擇了同樣放棄肉體變異與奇詭性愛的大衛柯能堡,2人合作了2部評價不錯、同時也入圍各大獎項的暴力電影。

莫天森現在有票房影響力、也有拿獎的實力,他在2010年代中期,應該可以自由選擇「票房」或「演技」任一條路線登上好萊塢更高層。但是,他消失了。

好萊塢永遠都缺一枚硬漢,特別是莫天森這種眼神裡永遠憂鬱、讓觀眾心軟的硬漢,而他到底去哪了?《君子》雜誌 (Esquire) 甚至做了一篇報導,標題直接寫出所有人的疑惑:

為什麼維果莫天森消失了?

莫天森接受採訪前,先去了一趟大賣場,採買看護請他買的一些醫療用品,這些是給他父親用的:2016年,莫天森放下了他的演藝事業,飛到紐約,全天候地照顧他失智的父親。父親已經臥床一段時間,需要看護與莫天森幫他翻身、餵食與處理便溺。莫天森就睡在爸爸隔壁房間,他有一個放在床頭的嬰兒監視器,可以看到爸爸的狀況。

你可以想像,這是一段多麼艱辛的旅程,一位多年懷才不遇的演員,過了40歲之後才成為全球喜愛的天王巨星,而他卻毅然決然放下事業,專心照顧患病的父親。

而這樣的病痛,已經帶走了許多他最親的家人。這些愛他的父母長輩,在臨走前全變了一個人。莫天森11歲時雙親離異,母親一個人帶著3個兒子到紐約獨立生活、拉拔他們成人,而母親死前,她已經完全認不得這個她付諸終身心血的藍眼寶貝。

至今我們仍然無法找到完全治癒失智症的方式,這個多年來的醫學謎題,帶給許多家庭痛苦,並讓他們的疑問被包上另一層心碎的謎團:我們永遠都不知道是什麼帶走了親人的心智。這種困惑、憤怒與哀傷,融合出一個複雜難解的心結。

而對已經比一般人經歷過更多這種撕裂體驗的莫天森來說,他已經無力去解開這種心結,他能做的,是讓這種情緒完整地體現在銀幕上,讓觀眾感受在失智陰影之下的親子感情,感受那些甚至在失智前就已存在的溝通問題、父母的過度期待、子女渴愛的掙扎、以及失智如何將這些狗屁倒灶變得更糟。

蘭斯漢里克森 (Lance Henriksen) 飾演的父親威利斯,是一個集結所有可憎父親形象的可惡角色,他擁有強大的控制欲、與同樣強大的無責任感,他頑固、守舊、小心眼、並且拒絕任何溝通。

而偏偏這樣的角色還是由老戲骨蘭斯漢里克森演出,這位在《終極標靶》裡令人恨到齒冷牙癢的斯文變態,在這部電影裡甚至連斯文都拋開,成為一頭只憑欲望過活的骯髒野獸,對莫天森飾演的約翰與觀眾,進行超過100分鐘的言語霸凌。

而如果你能先知道莫天森創作這部電影的背景,你可能才會體會《親情解鎖》為何這麼不忍卒睹:已經成家立業、甚至貴為航班機師、也有幸福家庭的約翰,仍然被失智老爸譏笑「玩屁眼的」、「不是個男人」、「吸屌專家」。

但是,即便我們看到應該早就釋懷的約翰,極其痛苦地忍耐這些長年的霸凌,可是他卻仍然努力地想要與這樣的無良父親溝通,努力地試著了解這個否定一切的父親。

觀眾無法獲得好萊塢電影風格的答案,這個不才父親並不是因為某個家族黑暗祕密才變成這樣、也不是為了保護什麼才裝得不可理喻。觀眾期待威利斯負面性格的背後,應該要有一個令人感動涕淚的祕密(例如《大智若魚》那樣的溫暖祕密),但是《親情解鎖》將近兩個小時逐漸剝開威利斯內心的過程之後,觀眾未必能獲得期望中的答案。

這是因為《親情解鎖》並非真的要解開那個萬千家庭都無法解開的鎖,它只是將這個鎖拉到鏡頭前,讓你看清楚這個鎖是如何複雜,而你只能盡人事之所能。

莫天森表示:「我個人認為,我們應該永遠努力去溝通,這是值得的。特別是當今這個時節,溝通問題更為重要,因為我們的社會與家庭已經漸漸不再溝通,缺乏溝通已經成為另一場疫災,而它甚至跟武漢肺炎一樣致命、甚至蔓延得更廣更久、而且沒有疫苗能阻止它。」

「我們只能透過努力傾聽來阻止這個問題,我們傾聽不是為了回應或攻擊對方,而是去傾聽那些否定或漠視你的人。比起簡單批評或忽略他們,這需要花更多的時間與努力。而我覺得《親情解鎖》是很符合當今的社會氣氛的。」

如果你的父母反對孩子出櫃、反對你的嗜好、把你的PG鋼彈模型丟給資源回收商、或讓你忍不住把他們的言論貼在「韓粉父母無助會」粉絲頁,《親情解鎖》會讓你徹底感同身受。

而莫天森以約翰這個角色,引導觀眾走上兒子仍不放棄溝通的最終路程,即便失智是不可逆的、即便情緒勒索與言語霸凌的傷害已經造成、約翰仍然想要了解威利斯內心真正的缺陷是什麼,這同時是他療傷的一種方式——痛苦,但是值得。

最終的結局,洋溢著一種奇異的溫暖,電影似乎沒有真的改變了什麼,卻似乎多了厭惡憎恨以外的情緒,莫天森勇敢地將家族傷痛以另一種形式宣洩出來,《親情解鎖》再度呈現了這位演員內心溫柔堅定的新面向。

本文經電影神搜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陳仲廷
核稿編輯:古家萱

電影神搜

累積了眾多探員的支持能量,在電影內容這塊豐富迷人卻又充滿挑戰的環境下繼續往前破關!提供最新電影情報、新聞、影評、影片等,期望影迷們都能在這個網站找到你想瞭解的電影資訊。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