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AR GAME

沒有租下一個小島的龐大資金:靠演員與腳本家撐起的先鋒之作——《詐欺遊戲》

沒有租下一個小島的龐大資金:靠演員與腳本家撐起的先鋒之作——《詐欺遊戲》 Photo Credit:《LIAR GAME》,來源:allcinema

在這個成本不高、所有場景都在室內靠演員爾虞我詐的深夜劇,組合出一個,在當時幾乎可以說是嶄新的「遊戲類型」連續劇。

文字:重點就在括號裡

2007年春天,富士電視台的戲劇招牌時段「月九」,是純情青春物語《求婚大作戰》,當山下智久在一聲聲哈雷路亞嗆司回到過去、釐清自己與青梅竹馬的情感時,而同樣的春天,富士電視台在週六晚間十一點,開啟了新的戲劇時段「土曜劇場」。

日本電視界俗稱的「黃金檔」,是晚間8點到11點,11點一到,夜深了,闔家觀賞的連續劇及綜藝節目播完了,於是講求題材要跳脫、內容要有趣、規模不大、成本不高的深夜劇開始了。

在那個春季裡,我們可以在《求婚大作戰》裡,看到穿著優美婚紗的長澤雅美,再跳到該週的週六夜,土曜劇場開播的前五分鐘,卻讓觀眾跟著戶田惠梨香,陷入以下這個情境題:

正直的妳,把撿到的一百圓日幣送到派出所,做了善事的愉悅感讓妳踩著小跳步回家,但是,家門口放了一卡奇怪的箱子,妳好奇一開,裡頭裝滿了鈔票──整整一億日幣,上頭附了一張卡片:妳已是「LIAR GAME」的參與者。妳該怎麼辦?這筆鉅款,古怪的派出所員警不收,反倒叫她去找一位剛出獄的天才詐欺師,這場陷進去就出不來的詐欺遊戲,正式開始。

傻正直的戶田惠梨香,再加上一臉冷笑的松田翔太,兩人首次主演的雙主演連續劇、富士土曜劇場第一作,改編甲斐谷忍的鬥智漫畫《LIAR GAME》誕生。

在《LIAR GAME》之前,說到遊戲類型的作品,不得不提到千禧年震驚日本各界的《大逃殺》。透過孤島生存遊戲規則來反映真實世界的殘酷,毫不掩飾的暴力,讓深作欣二這位日本娛樂電影大師的遺作,添加更多鮮艷血色。

但土曜劇場第一彈的《LIAR GAME》,沒有租下一個小島來讓演員玩生存遊戲的龐大資金,也沒有能砸錢買血漿讓演員玩生死格鬥的昂貴成本,遊戲裡的勾心鬥角,全憑當時剛出道不久的腳本家古家和尚的劇本,以及中田ヤスタカ的配樂。

《LIAR GAME》,沒有動不動讓角色哭喊生命可貴的說教,在根本分不出誰是善是惡的團體裡,人人都是為了錢財慾望才加入這場LIAR GAME,如何明哲保身賺大錢,如何騙過他人發大財,才是這場遊戲的真意。

但是,我們《LIAR GAME》的偉大女主角神崎直,是個永遠相信人性純真的聖母型角色,她傻得正直(劇裡唯一聰明的地方就在每集開頭戶田那曖昧不明的笑容),古家和尚在開頭就讓觀眾看到,在一百元日幣與一億日幣,神崎直沒有貪念也沒有邪心,永遠只想幫助人。

201609222044031189_640
Photo Credit:《LIAR GAME》,來源:MyVideo

所以,當這位永遠相信「性本善」的傻正直女角色加入LIAR GAME時,永遠都有一張不會掀開的底牌,永遠都有必勝法的男主角秋山深一,在《LIAR GAME》裡起了相乘、也是對比的效果。有著黑暗過去、深諳人性的秋山深一,在幫助神崎直的同時,也有了一絲相信人性善念的希望。當然,人設是原著作者甲斐谷忍的發想,而古家和尚的高明之處,在於「減」。

一集約30分鐘的深夜劇,扣掉中場廣告以及39秒長度的片頭,剩下20多分鐘能說故事。而節奏已經很快的《LIAR GAME》,還要在極短的時間,讓莊家尼羅利凱說明遊戲規則。古家和尚聰明地(其實也是不得不)大幅減去這些善惡映照、人性可貴的說教部份,甚至,漫畫戲劇化時常會有魔改「男女主角產生情愫」,《LIAR GAME》幾乎沒有這些拖宕戲劇節奏的部份。

在當時原著還沒完結、第一季結局是古家和尚自己增添劇情的情況之下,《LIAR GAME》在必須短又必須快的長度裡,在每個回合裡、甚至是切分成「每集」來看,古家和尚都會寫進一到兩個戲劇反轉,當角色們在玩詐欺遊戲,觀眾同時間一起被劇情詐欺,直到最後,再跟著秋山深一的思維去破解這場遊戲,也加深了中田ヤスタカ的配樂在《LIAR GAME》的重要性。

這些強勁的電音節拍,增添每場遊戲的鬆與馳,緊張,陷入泥淖,破解時的反轉爽快感。看過《LIAR GAME》的觀眾,想必都會對劇裡幾首配樂印象深刻:緊張的〈The Force of Gravity〉、電子節拍點強烈的〈Electrode Spark 0101〉、第二季代表絕望的〈Garden of Eden〉

有趣的是,中田ヤスタカ做《LIAR GAME》配樂的那幾年,同時也是Perfume在樂壇大放異彩的時機點,也許,這也可以說明當時中田ヤスタカ的創作力,做出不少能擊中劇迷及歌迷的優秀旋律。

《LIAR GAME》雖然是富士土曜劇場的第一作,不過這個時段只活了兩年,但《LIAR GAME》在2009年推出第二季時,改到僅次於月王的熱門時段週二「火九」,隨後推出的兩部電影版,以及韓劇翻拍版,都證明了當年一眾青澀演員及年輕創作者,在這個成本不高、所有場景都在室內靠演員爾虞我詐的深夜劇,組合出一個,在當時幾乎可以說是嶄新的「遊戲類型」連續劇。

《賭博啟示錄》強調人性慾望的癮頭,《要聽神明的話》《今際之國的闖關者》(當然《魷魚遊戲》也是同類型的作品)強調生死交關的緊張刺激,《狂賭之淵》在演員顏藝的重要性大於博弈設計的情況下,時至今日,《LIAR GAME》仍然是這類作品裡不可忽視的秀異作品。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潘偉至
核稿編輯:古家萱

重點就在括號裡

時常對著影劇碎碎唸(有時還有音樂),座右銘為村上春樹的「只要十個人中有一個人成為常客,生意就能做起來。」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