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wan Flavor

「我還是覺得,最難的是要有品味。」專訪台灣味品牌的幕後推手——顧瑋

14 Oct, 2021
「我還是覺得,最難的是要有品味。」專訪台灣味品牌的幕後推手——顧瑋 Photo Credit:日出出版提供

「土生土長On the Ground」與「COFE喫啡茶咖」,前者從米、油、鹽、醋、茶等日常茶飯事中下手,植入對土地的關注;後者則以「品味」切入,將台灣的精品茶及咖啡從杯飲轉換為「吃」的形式品嘗,在世界巧克力大賽中受到極大矚目。

文字:Ying C. 陳穎

「等一等,稍微講慢一點,等我一下!」大概是我在訪談顧瑋(Wilma Ku)時最常說的一句話。以前常聽到有人用「機關槍」形容語速,但機關槍遇到她,可能都要相形見絀。身為連續創立7個品牌的創業家,顧瑋的行動力之高、腦子運轉速度之快,在飲食圈內赫赫有名,常常早上在南部阡陌中發文,下午又出現在北部的熱鬧活動中。

許多朋友開玩笑說她是過動兒,而我甚至在訪談中忍不住問「支持著你一路往前衝的動力是什麼?難道沒有一刻覺得『好想休息』、『先這樣就好了』嗎?」

她懂得太多,涉獵領域過於廣泛,咖啡、茶、酒、巧克力、果醬、米、水果與各類農產品……講什麼都頭頭是道、金句連連,雖然擔憂訪談稿該如何裁剪呈現,她卻依然滔滔不絕,我只好加快打字速度,企圖捕捉她飛躍思考中迸發的星火。

從「愛吃」開始,人生抉擇大轉彎

其實,和大家一樣,顧瑋原來並不是那麼「懂吃」的。她生長於中產家庭,爸爸在法務部擔任調查員、媽媽做財務,雙親皆忙於工作,家中對飲食沒有特殊講究。講求實際的爸爸會「把冰箱裡面剩下的料拿出來,燒一鍋熱水,然後把料統統丟進去,煮熟了下一把麵,麵煮熟就拿出來。」

而顧瑋自國中後開始住校,每日吃食自然也不是生活中的重點,她甚至「有好一陣子完全不吃米飯」。甚至到了開始對「吃什麼」、「在哪裡吃」萌發興趣的大學、研究所時代,她可以在不踩點的平日「每天中午吃兩個10塊(錢)的包子加上純喫茶,吃了3、4年」。

344
Photo Credit:日出出版提供

「25元解決中餐,存個5天就可以去Tutto Bello吃一次商業午餐」,她解釋。2000年初,台北的西餐業繁盛,許多外籍主廚來台開業;彼時個人部落格與BBS盛行,資訊流通快速,哪裡有新開的、好吃的餐廳,都會很快在網際網路上引起討論。

當時身在台大的顧瑋也和其他學生一樣,平日掛網、經常在PTT美食版出沒,當時版上引起熱烈討論的「Luna d’Italia月之義大利」,「La Giara萊嘉樂義式餐廳」、「La Petite Cuisine天天滿法式料理餐廳」等,她都前往品嘗過商業午餐。

當時的顧瑋也開始喝咖啡,她回憶「大學時就去咖啡店念書,每天去咖啡版看哪裡有好的咖啡館就跑去。上午去一間、下午去一間。騎腳踏車全台北到處跑。到了研究所做實驗中間等結果出來時也會去,因為很多時間。」

恰好當時台灣處在第3波咖啡的關鍵期,「星巴克很紅,精品咖啡店開始一間一間開,網路資訊又很容易找到」,她從學校附近的咖啡店開始探訪起,沒想到一開始就遇到了「講莊園、精品咖啡、處理法、烘焙……而且豆子很多」的湛盧咖啡店。

當年的湛盧處在台灣精品咖啡的前沿,齊聚了一群和她一樣喜愛吃喝的饕客,大家經常聚在一起分享情報與美食。這個滿溢咖啡香與人情的美麗新世界深深吸引了她,最後甚至因此放棄出國,徹底轉變了人生方向。

352-1
Photo Credit:日出出版提供

職涯轉換對許多人來說是需要深思熟慮,甚至因此輾轉反側的人生大事,但顧瑋只用寥寥幾句帶過,「覺得在咖啡店工作很好玩,在咖啡店工作的人很可愛,我喜歡自己那時候的狀態,所以就沒有要出國了。」她心意堅定,認為自己「沒有很害怕辛苦」,但認為「人在任何一個當下,都應該選擇那時自己最想做的事」,所以也沒有絲毫眷戀與回顧。

不過,「想做」與「能做」確實不同,當她真正開始在咖啡店開始打工後,卻發現自己「超不適合」,「咖啡沖不好、東西也會打破、焦糖布丁不會烤」,結果還是過往的專業幫助她穩定生活。她以修改、翻譯論文的案子賺得生活所需,繼續在咖啡店打工,並向外探索、認真吃喝。

顧瑋與甜點、果醬的相遇就在此時,蓬勃發展的網路上有和她一樣對飲食知識熱切渴求的人們,也有走在前端且樂於分享的意見領袖,「那時看徐仲的『從產地到餐桌』部落格、吃葉怡蘭代理的Christine Ferber果醬,去芙麗葉吃甜點、麵包等」。從追逐美食開始,她逐漸認識行家,她很快成為David主廚的忠實粉絲,品嘗之餘試著自己動手。

「當時吃PEKOE的果醬覺得『喔,那果醬超貴!』剛好食譜書出來,覺得看起來超簡單,也不知道哪根筋抽風,上網查徐仲的部落格,有一系列介紹台灣水果的文章,發現有些水果好像很厲害,覺得可能可以用這個食譜,就自己去買水果,做完之後拿去芙麗葉給甜點師傅,請他幫我試吃看看。某一天甜點師傅就說,『求求你不要再給我了,我幫你做』,然後就是『在欉紅』了。」

她說得輕巧,但年輕人沒有深思熟慮就開始的新創品牌,在受到矚目後擴張,果然立刻發生問題。重述當時的景況,顧瑋語氣平穩,卻有些悵然,「我不qualify(夠格)當一個老闆,以前都是獨來獨往的,沒有團隊作業。所以來的都是朋友,但是朋友一起工作很有風險,吵架都是用真心在吵,很慘。」

352-2
Photo Credit:日出出版提供

她自認當時「沒有能力管理好當時的團隊,處理當時的問題」,和主廚吵架後選擇出走,「主廚跟我只能留一個。我自己就是他的粉絲,我覺得我是可以被取代的。農友資訊都在那,品牌都寫好了,不可取代的是產品。」

她理性判斷,雖然拋下夥伴極為難受,但當時離開對個人而言是好事,因為自己「每一個階段都是在能力的極限」,階段結束後,正好能幫助自己了解「最想做的是什麼、會做的是什麼、不會的又是什麼。」

從果醬到巧克力,在連續創業中成長

她明白自己「專長不在製造」,就不做產品改從內容下手。她將在欉紅的股份賣掉,成立台灣好食協會,計畫整理台灣在地物產,「一開始跟徐仲去做高屏溪流域的食材訪查計畫,後來將農業局的計畫做過一輪」。

但單純做內容如出版品、食育活動等沒有收入,「不賣產品就必須募款或做政府計畫」,顧瑋解釋,「做政府計畫通常不會賠錢,且交作業並不困難,但要符合政府規定的作業只能做到六、七十分,我不想浪費生命做這件事。我寧可自己掏錢去做八、九十分,還會覺得自己的生命是有價值的。」

在多方嘗試後,她發現「內容要跟著產品做,才會是健康的循環。把內容做好,自然不會做出太差的產品;產品有賺錢就能支持做內容」。

349
Photo Credit:日出出版提供

「土生土長On the Ground」「COFE喫啡茶咖」就是在這樣的體悟下創立的兩個品牌,前者從米、油、鹽、醋、茶等日常茶飯事中下手,販賣來自各地的特色食材與高品質農產加工品,在每日的飲食中追溯食物的歷程,植入對土地的關注;後者則以「品味」切入,將台灣的精品茶及咖啡從杯飲轉換為「吃」的形式品嘗,在世界巧克力大賽(以下簡稱「ICA」)中受到極大矚目。

COFE的品牌創立源起,來自於台灣的好油與顧瑋對咖啡的熟習,「土生土長有個世界級的好商品『花生油』。因為我們榨的油很好,就想說也來榨可可脂。我們去跟農友買可可豆,他們問我是要日曬還是水洗?我想說我今天是來買可可又不是咖啡豆,但被這麼一問之後,發現台灣可可其實是蜜處理。只要有看到那一段,很容易就會發現跟咖啡有多像!」

她發覺「bean to bar巧克力對風味的形容詞幾乎都是從精品咖啡的評鑑系統借鑑,可可與咖啡從後製的發酵處理到烘焙,對風味的發展都極具對應性」,於是靈光一閃,發現「把它們換位就好」。「我想說既然它們那麼像,如果把黑巧克力裡面的可可換掉,換咖啡進來,會不會真的覺得很像?於是就做了一個看起來像黑巧克力的白巧克力,還騙了不少人真的以為那是巧克力。」

她找來時為九日風主廚的楊豐旭(Danny Yang)、Fika Fika Cafe的老闆陳志煌,聯手開發出「COFE bar喫咖啡吧」,還開發了「咖啡葉茶」(Cascara),並把剩下的食材做成巧克力。雖然當時咖啡葉茶在台灣尚未合法,卻啟發了她以「茶」再度和咖啡換位的思考,沒想到不似咖啡順利,一開始就遇上「巨大的失敗」。

「做了茶之後碰到瓶頸,因為超澀!沖泡咖啡中咖啡與水的比例為1:15-16、但泡茶的話茶葉與水的比例為1:50-60,咖啡與茶的用量差非常多。」好不容易調整完用量,發現還需要柔和澀味,她與Danny天天商討、爭執不斷。

351
Photo Credit:日出出版提供

「楊丹尼說需要奶粉,就是用日本抹茶巧克力的方式去處理。但這就是一個問題,因為台灣沒有好的奶粉。用奶粉是為了用它的蛋白質,好在台灣因為『黃豆復興』的關係,有原生種黃豆、還做了黃豆粉,所以最後我們改用古早味品種『金珠』的黃豆粉,取其中的大豆卵磷脂代替奶粉。」歷經萬般磨難催生出的成品,就是2019、2020年在ICA中驚豔世界評審的「COTE bar喫茶吧」。

以知識和品味,發揚家鄉榮光

從在欉紅時期開始,顧瑋的事業便圍繞著台灣物產。過去她做果醬,是因為覺得「台灣有這麼好的水果,怎麼可能做不出好果醬?」她被遠在法國阿爾薩斯的Christine Ferber主廚啟發,「Christine在她的果醬書序言裡寫,自己做果醬起心動念是因為真心喜歡阿爾薩斯、喜歡家鄉,所以做果醬來發揮它的榮光。

我們(在欉紅)後面做的所有事情也都是這樣,她發揚她的家鄉、我們發揚我們的家鄉。」但熱帶水果與溫帶產物截然不同,她與David主廚考察論文、了解食品科學,為熱帶水果「酸度比較低、水分比較多,比較不凝」的限制解套,最後發展出迥異於法式、日式果醬系統的台灣水果處理手法。

她認為,「限制讓我們找出自己的風格」,因為有困境,才能夠發揮智慧、創造獨特之處。對她來說,可可與咖啡,並非原本就是迷人的食材,而是因為「先認同、才想辦法讓它迷人」。「平平都只是種咖啡豆,我們的成本是非洲的幾十倍,所以不能做一模一樣的事情。

台灣的可可也是,品種沒有很厲害、風土也沒有很厲害,只有人很厲害,給人很多希望。」在她眼中,「台灣的農民高知識,會是最大的競爭力」,她舉咖啡與巧克力農友為例,「魚池農友的水平擺在台北任何一個地方都是講師等級」;而可可農翻轉了她眼中台灣可可產業最大的門檻——品味。

355
Photo Credit:日出出版提供

她解釋,「台灣沒有生產者、生產國的優勢,只有消費者的優勢,生產國的各種條件都太難了。可我還是覺得最難的是要有品味,比種可可、做巧克力還難。做的人要知道自己做出好的東西,消費者也要為好的東西買單,所以真正的門檻是品味,後面才是什麼可可品種混雜的問題等。」

屏東的可可農極快速地學會品味,因而能在近幾年的國際比賽場上大放異彩,「他們就認真學就學會了,他們的品味比都市人還要好,搞不好是全世界最好的。」

顧瑋的判斷並非只是毫無根據的自信,「屏東的部分農友早在2017年便已上過第一、二級的IICCT巧克力品鑑課。Martin Christy不接受他旁邊有同步口譯的人,因為時間會變兩倍(所以他們直接用英語上課)。我們連屏東農民都贏日本。」

比起生產條件困難、競爭對手又強大的咖啡,顧瑋認為台灣最有可能在世界上行銷的代表產品是巧克力與茶。以巧克力而言,雖然能走小品牌精品路線,但國外運輸、保存困難;茶則相對有機會,「大家覺得中國是茶文化的祖國,但是我們還是有很多工藝茶,味譜很清楚」。

不過「我們還是要去學習價值系統、價值」,才有可能和世界溝通。

348
Photo Credit:日出出版提供

她闡述,「別人比我們會做價值,別人會做品牌,別人知道怎麼做一套精品咖啡認證。我們茶做這麼好,但是到現在茶的教育系統都沒有,評比系統就是比賽茶的系統,然後也出不去、也沒辦法溝通,所以我們應該是去要學習別人怎麼建立那個價值系統、怎麼溝通,怎樣讓全世界的人都覺得『喔,這一套有道理!』就像SCAA精品咖啡那一套。」

認同之後是自信,呈現自己在意的價值

長年深耕台灣物產,做過果醬、咖啡、茶、巧克力,顧瑋認為「物產」既是台灣的優勢也是劣勢,因為大部分嗜好型商品的標準都來自與台灣氣候、資源條件完全不同的異國,需要重新設定方法學,而台灣人的聰明與彈性,也需要調整才能有所累積。

將「台灣味」視為「一個努力工作的課題,是一個方向、目標」的顧瑋,對自己的要求是「每天做得比前一天更上進」。她坦承,對自己的要求和他人無關,「我會觀照自己心裡面覺得什麼是最好的,不是做給市場、消費者、投資人的。」許多人稱顧瑋是「食物連續創業家」,但她在自己的臉書頁面上,為自己下了一個定義——「食物理的線人」。

初看摸不著頭緒,甚至一度懷疑「理」是不是「裡」之誤;而「線人」,是「穿針引線的人」之意嗎?似乎也說得通。但有自己一套邏輯,而且總是能說得更有道理的她告訴我,「是『收集食物線索』之意,『理』或『裡』都可以,理是我給自己的目標。」

看似無窮精力背後,顧瑋其實是坦然地接受了「任何不會做的東西都是我不懂的」的狀態,再安然地理出頭緒向前。無論是理清自己還是食物,唯有先接受「不懂、不會」的無知狀態,未來才能一直充滿挑戰、充滿值得探索的希望。

同場加映

本文摘錄自《法式甜點裡的台灣:味道、風格、神髓,台灣甜點師們的自我追尋》,日出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書籍介紹

日出_法式甜點裡的台灣_立體書封
Photo Credit:日出出版提供

「誰是台灣甜點師?」、「為什麼要做法式甜點?」、「他們做的甜點真的是『法式』嗎?」、「為什麼台灣的法式甜點和其他國家的不一樣?」、「為什麼台灣的甜點師和其他國家的甜點師不一樣?」、「不一樣的地方在哪?」

從這眾多的問題當中,Ying與甜點師們一起探向了終極的質問——「我是誰?」這不只是一個「台灣再發現」的旅程,更是Ying的「自我再發現」旅程。訪者們用他們的生命經驗和作品告訴Ying,我們既是獨一無二的、也是彼此相連的,而我們應該要為能夠說出「我們」感到驕傲。

屬於台灣的法式甜點樣貌以及吃食記憶,從來就無須經由別人來定義。藉由這本近18萬字的深度訪談,期盼讀者也能一同參與Ying與甜點師們的這趟自我發現之旅,給予台灣甜點師及相關領域職人更多關注與支持,共同創造出屬於這片土地的法式甜點世界。

責任編輯:陳仲廷
核稿編輯:

精選書摘

TNL精選書籍,讓你站上文字巨人的肩膀,遠眺世界。

更多此作者文章

香氛精油界的Nespresso!輕鬆更換你最愛的純淨香氣「Qure香氛淨萃儀」

13 Oct, 2021
香氛精油界的Nespresso!輕鬆更換你最愛的純淨香氣「Qure香氛淨萃儀」

關在家裡久了,每天呼吸的空氣彷彿也跟著凝滯,結合香氛和UVA光觸媒技術的「Qure香氛淨萃儀」幫你「換換氣」,讓徜徉於鼻尖的氣息清淨清新又清香!

空氣品質已成為關乎全民健康的日常生活議題,加上這兩年新冠肺炎襲捲全球,讓原本就相當活絡的空氣淨化產品發展出更多型態,不僅整體體積縮小,外型設計上也添加更多風格美化元素,擺脫以往空氣清淨機帶給人制式冷硬的形象,快速轉變成更貼近使用者喜好的生活單品。

P1260358

Qure香氛淨萃儀結合空氣清淨與擴香功能,透過UVA光觸媒技術達到抑菌效果,搭配可自由替換的香氛精油膠囊,淨化空氣品質同時帶來細膩的植物精油氣息。針對個人使用開發設計,Qure香氛淨萃儀可用USB供電、也有內建電池,約兩個小時的續航力,給人們更多彈性的使用情境,小巧輕盈的外型,是適合隨身攜帶的個人使用配件。

UVA光觸媒+生質材料咖啡渣  溫和善待人體與環境

光觸媒類型空氣清淨機具有優異抑菌能力,它能主動產生活性物質達到抑菌效果,而不只是被動依靠濾網篩除過濾,透過光化學反應製造具有強力氧化能力的自由基,這些自由基會分解空氣中的臭味、甲醛、細菌、病毒等有機汙染物質,將它們氧化降解成為無害的水和二氧化碳,達到除臭和空氣清淨的效果。

圖片_1

光觸媒材料為TiO2(二氧化鈦),經AROMATE睿澤獨創技術塗佈在蜂巢網上,當空氣經過網孔時,就能在光化學反應下催化出自由基。

主動式淨化的優勢,當空氣經過網孔時,利用在光化學反應下催化出的強氧化自由基來分解污染源,和仰賴空氣循環的濾網過濾式清淨法相比,比較不會出現作用盲區。

Qure香氛淨萃儀以UVA紫外光作為光源,相較於強效卻具高度破壞性的UVC,波長較長的UVA紫外光相對溫和,在合理使用前提下,隨時放在身邊保持運轉也不會造成人體危害,作為近距離抑菌除臭的光觸媒淨化裝置更令人安心。

過往製作網子的原料大多為100%塑膠,不過現今也有許多生質材料可以取代。而Qure香氛淨萃儀 的光觸媒蜂巢網就是以生質材料製成,萃取咖啡渣製成的生質材料,取代了石化原料,具有低碳且生物可分解的特性,對環境衝擊較低,在淨化空氣的同時,也為地球環保盡了一份心力。

全球最大香氛薄膜製造商 符合歐美規範使用更安心  
P1260306

Qure香氛淨萃儀使用的精油膠囊,來自台灣具有世界專利技術的製造商AROMATE睿澤,結合世界頂級精油及台灣在地香氛。

於1995年自車用香氛起家的睿澤企業,早期以代工為主,為了在競爭激烈的市場上保持獨特性,投入研發生產線,專門生產自家發想的設計,接著又創立自有品牌和設置香氛觀光工廠。

P1260350

已有25年歷史的AROMATE睿澤企業,是亞洲最大的香氛公司之一,長年穩定供給歐美香氛品市場的需求,品質更符合歐美環保規範,還有國際IFRA香氛認證,對於小型香氛機這種大多為近距離使用的個人產品,確保原料品質安全用起來才能安心無虞。

P1260342

不同於常見的擴香/水氧機種,Qure香氛淨萃儀的精油以膠囊的型態單顆包裝,透過自家開發的『高分子透氣薄膜』,厚度僅0.3毫米,不需依賴水噴霧或加溫就能讓包裹其中的精油自然揮發透出。

P1260322

Qure香氛淨萃儀運作的同時,精油香氛會一起散佈到空氣中,分子薄膜精準控制香氛透出程度,在鼻尖淡淡縈繞著自然草本氣息而不過度濃烈甚至嗆鼻,更不會影響周圍環境的濕度或溫度,對於高溫高濕的夏天環境來說,使用起來更無負擔。

純白機身輕盈簡約  輕鬆點綴居家環境
P1260272-Edit

上窄下寬,溫潤滑順的輪廓線條,Qure香氛淨萃儀的身形簡單大方,如同一盞純白色陶瓷茶海,漫溢出草本精油的淺幽氣息。

P1260436

本體加上香氛精油膠囊總重量大約160g,能夠穩穩托在掌心的Qure香氛淨萃儀,胖墩胖墩的模樣看起來其實挺可愛的。

P1260340

Qure香氛淨萃儀有兩種供電模式,插電的部分是以USB Type-c傳輸線供電,隨盒附有一條線材。

P1260423

除了可以插電使用之外,在不插電的情況下,機體內建的電池量也可以連續運作約兩個小時,兩個小時能做的事情可不少,比如練習瑜伽、徒手健身,或是遇到浴室排水孔突然發出臭味需要緊急加強除臭等情境,讓你隨時隨地都好用。

P1260437

Qure香氛淨萃儀內建一個高效能風扇,小小的體積有高達10000rpm的轉速,將香氛擴散到周圍4-6坪的空間(非即刻性,需要一段時間擴散),「高速/靜音」兩段運轉風速,可以照個人需求切換,靜音模式下的分貝數小於35dB,搭配徐緩漸變的呼吸燈,在高效能的表現下做到最低限度的打擾,夜間睡眠使用也舒適。

P1260346

紙盒包裝採硬殼掀蓋式設計,裡頭以高密度泡棉仔細包覆著Qure香氛淨萃儀和配件。

P1260349

可拉取式設計往上提就能取出配件盒,這個貼心的小設計相當方便。

P1260351
P1260355

配件裡頭有一條充電線和便攜網袋,專屬尺寸的尼龍束口網袋,需要攜帶出門時,就不用費心另外找袋子裝機器。網袋也兼具吊掛功能,可以掛在車內使用,使車內空氣瞬間淨化芳香,抑或當作隨身空清機,外出到健身房等場合也能“自備”乾淨空氣,還能享受迷人的草本精油氣息。

P1260420
P1260438

紙盒規格的Qure香氛淨萃儀會有三種不同的香氛,出廠皆有品牌專利的「易撕拉條」穩穩封住精油不揮發,撕開後的香氛膠囊,機器風扇運轉3~4小時/天的狀況下,可連續使用30天,如果撕開後單純置放,應可持香更久。

P1260275-Edit

香氛膠囊目前共有三種類型,「茶樹」、「薰衣草」和「甜橙」,都是目前市場上相當受歡迎的主流香氛。

圖片_1

不沾手的按壓式組裝,可以隨著當下心情替換上喜歡的香氣。除了適合送禮的紙盒包裝之外,香氛膠囊也能單顆購買,不用擔心更換耗材不易購買的窘境。

體積輕巧可一手掌握  隨心所欲更加靈活運用
P1260373

關於寵物產生的氣味,一般最令人感到困擾的應該就是體味或者便盆的氣味了,有時遇到臭味較明顯的狀況時,Qure香氛淨萃儀可以幫助除臭抑菌,也可以搭配對寵物無害的薰衣草精油增加淡淡草本香氣。

當然保守一點的話,取下香氛膠囊就能達到理想的除臭需求,但記得放在貓貓狗狗碰觸不到的位置,以免被暴衝的毛孩撞倒或撞壞。

P1260365

提到居家臭味來源,自然是不會忘記廁所。Qure香氛淨萃儀的作用範圍可以涵蓋一般廁所的平均坪數,只要找個不會碰到水的平台安置即可進行日常除臭作業,安裝上適合的香氛膠囊,就可以兼具擴香瓶功能,除了一般家庭之外,也相當適合開業的店家使用。

P1260382

自從甲醛被確定為致癌物質之後,就成了人們添購新傢俱會特別注意的問題了,甲醛屬於有機污染物質,Qure 香氛淨萃儀釋放的氫氧自由基可以將它將解成二氧化碳和水分子。

如果周圍有插座,可以讓 Qure 香氛淨萃儀全天候運作,相當省電的Qure香氛淨萃儀平均一天僅需 0.4 元的電費(官方測試資料),如果是衣櫥類的傢俱,也可以每隔幾小時拿出來充飽電再使用,內建電池的方便之處顯得更加重要。

P1260430

車內密閉空間有時會出現難聞的霉味,Qure香氛淨萃儀可以持續除臭抑菌,就算是長途開車,接上車用USB就可以長時間供電運轉,相當方便。

P1260387_11

如果曾在個人辦公座位使用過香氛的人就會知道,有時很難掌握香氣擴散的範圍和濃度,太明顯的擔心會影響到周圍同事,揮發效果不明顯的又常常覺得好像只是買心酸的。

Qure香氛淨萃儀的有效作用範圍雖然可達到4~6 坪,但在近距離使用下,它反而是一縷若有似無的氣息縈繞鼻尖,不會像香氣分子大軍過境般壓迫嗅覺神經的嗆鼻,更適合在需要專心的辦公環境下使用。

P1260338

同時具備擴香和空氣淨化的功能,加上低分貝和不須插電的特性,讓Qure香氛淨萃儀能夠不受限地應用在許多場合,依照場合彈性選擇拆裝的香氛膠囊,甚至可以放進冰箱進行緊急除臭(適用環境溫度-10℃~+50 ℃),跟一般認知的香氛機真的不大一樣,卻能帶來更多驚喜。

目前正在集資階段的Qure香氛淨萃儀,除了1機+3膠囊的紙盒裝之外,未來正式上市也會有單獨販售的品項,更計畫推出更多新的香氛膠囊,包括木質調、花香、在地小農和寵物友善味道等等,讓你吸進鼻腔中的不只是空氣,更可以是清淨又細膩的氣息!

☞了解更多有關Qure:https://url.qureair.com/eld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