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rse no Oshigoto

彷彿是來自90年代的預言:觀月亞里莎與松下由樹演出的職場喜劇《秀逗小護士》

彷彿是來自90年代的預言:觀月亞里莎與松下由樹演出的職場喜劇《秀逗小護士》 Photo Credit:《秀逗小護士》,來源:富士電視台

如今世道已經不像90年代,職業婦女不再是日本社會的異類,不過,大姐大看來還是大姐大,而《秀逗小護士》看來甚至像個來自90年代的預言。

90年代,職場劇已經是觀眾喜愛的日劇類型之一,不管是新聞主播、餐廳、酒屋,這些職場劇都滿足了觀眾的好奇心。有趣的是,雖然很難想像,但如今可說是職場劇大宗的醫院劇,在90年代還是很少見的。

而如果說到要拍醫院劇,觀眾內心裡可能會浮現,一群白袍精英在白色巨塔裡救死扶危的英姿。那麼這樣說來,1996年播映的《秀逗小護士》(ナースのお仕事),可說是極為大膽的企劃,片名已經說得很清楚了,這可不是醫師劇,這部日劇想告訴你,護師的工作到底是什麼?

職場劇在90年代開始發展,其中一個關鍵因素,在於90年代初日本推動了兩性工作平等法,使大量的女性能夠進入職場,並享有與男性「相近」的薪水,可以說兩性工作平等法是讓男女的工作權「比較平等」,而不是「絕對平等」。但是,90年代因此有更多女性獲得了正職工作,在經濟上與社會地位上都有了顯著的提昇。

這種「女人出頭天」、「女人要有錢」的上升氣勢,也連帶地影響了娛樂文化,讓許多日劇裡出現了做事明快、氣勢豪邁的明朗女主角。而開朗的護師小姐,似乎當然適合在這股女性至上風潮裡出現。《秀逗小護士》雖然可能讓許多期待帥氣醫生出場的觀眾有點失望,但是反過來,觀眾有了90年代初期最耀眼的銀幕美少女……與宮澤理惠牧瀬里穂並稱「3M」(三人姓氏開頭字母都是M)的觀月亞里莎

這位從出道以來幾乎只演女主角的至高偶像,是3M裡最活力充沛的小太陽。這位以「奇蹟8頭身美少女」名號出道的女孩,有著驚人的84公分美腿,穿上護師的窄裙,令全日本的爸爸們,都在螢幕前屏息以待。

朝倉泉的夢想跟所有90年代的日本少女一樣:去東京。彷彿去東京,就能享受《東京愛情故事》裡那個讓人想戀愛的大都會。至於身為學生的她,該報考哪間東京學校作為志願,那不是太重要的問題。空有活力缺乏學習的小泉,唯一考上的東京學校只有護師專科。

而她在這間學校,還是以史上最爛的成績畢業的,沒錯,朝倉就是我們會感嘆「現在的女孩子啊……」的那種草莓族。而新鮮的草莓到了醫院實習,繼續發揮草莓本色:對病人的呼叫鈴聽而不聞、抽血搞成放血,這些讓她的指導員、資深又幹練的護師翔子,每天頭痛不已。

《秀逗小護士》是一部標準的職場喜劇,天真傻大姐新鮮人,與嚴謹俐落的學姐,組成最不可能的搭檔,天天網內互打。

而重點是,《秀逗小護士》說服力超強,這個翔子與小泉的「媽媽vs屁孩」的歪斜組合,沒有讓2個角色歪到觀眾無法接受的程度。小泉儘管少根筋,但她對病患的關心愛護卻無人能比;翔子儘管每天都得忍受屁孩出鎚,但她也在這些過程裡,發現自己在習以為常裡被磨練的世故、以及隱藏起來的軟弱。偶而翔子與小泉會立場顛倒,看起來小泉反而才是那個忠於初心的好護師。

有趣的是,觀月亞里莎與松下由樹本身的個性,與他們的角色是相反的:觀月才是那個能搞定大小事的大姐頭,她出道以來幾乎每部作品都擔任女主角,雖說這是背後經紀公司有力,但她本人也是年紀輕輕自帶氣場,才能在這些獨挑大樑的機會裡站穩腳步。

每年生日會都聚集了超過200人以上的各界名流與好友、 20歲就與日本足球名將三浦知良勇敢不倫,觀月亞里莎在拿到《秀逗小護士》劇本時曾說,「我本人看起來反而比較像是翔子啊。」

反過來,外表成熟、年長觀月8歲的松下由樹,私生活裡反而比較接近傻里傻氣的小泉。讓演員飾演個性與自身性格完全相反的角色,還能將角色演得有說服力,這得歸功於監製大賀文子的精準選角眼光,她挖掘出了觀月的喜劇特質。

通常,女主角不會同時擔任喜劇角色,特別是如花盛開的年輕女演員,這些被經紀事務所捧在掌心的正統派美少女,應該飾演令人憐愛的角色才對,但是小泉是個出鎚後會直接做出齜牙咧嘴驚訝表情的傻大姐,而身材容姿都是一時之選的觀月亞里莎,可以毫無架子地一個move就扮醜。

《秀逗小護士》在1996年7月登場,第一季最終以小泉的宣言作結:「護師就是我的天職!」而觀眾看來非常支持觀月的護師生涯,在半年之後,1997年4月,《秀逗小護士》又推出了單集特別篇。

又過了半年,1997年10月,《秀逗小護士》又推出了第2季。從96年中至97年聖誕節的一年半時間裡,《秀逗小護士》就播映了2季加特別篇的25集節目,而且收視率一路爬升,證明了觀眾有多麼喜愛這對凹凸護師搭檔的工作表現。

事實上,90年代後半唯二能在民營電視台推出多季形式的日劇,除了冠蓋雲集的《古畑任三郎》之外,就是原本看起來僅為抬轎之作的《秀逗小護士》。從1996年起,《秀逗小護士》就製作了4季節目、3部特別篇、以及一部電影版。當台灣電視台引進《秀逗小護士》時,同樣也引進了後面幾季。

《秀逗小護士》沒有《古畑任三郎》那樣的明星光環,卻仍然讓觀眾感覺欲罷不能,可以說,《秀逗小護士》當然是90年代後半優秀的喜劇日劇。

小泉在《秀逗小護士》第一季裡,其實對自己是否適合護師這份工作仍有疑問,但是在最終小泉確定了自己的心意之後,《秀逗小護士》第2季便增加了不少小泉與翔子的「辦公室戀情」,劇情主旨也轉變為「即便戀愛了,也要繼續工作下去」的事業戀愛並行路線。

到了第3季,小護師們踏入人生的下一個階段,她們結婚、懷孕、撫養孩子,但她們仍然是護師。進入到第4季,當年的菜鳥小泉,如今也要成為領導菜鳥的前輩,而已經成為護理長的翔子,也要面對老舊的護理長傳統,挑戰管理文化上的認知差異。

儘管《秀逗小護士》仍然是一套娛樂作品,但妳仍然能輕易看出,它試圖反映90年代中期日本職業婦女的真實困境。女性族群在成為社會認可的生產力同時,卻還是得面對傳統價值裡相夫教子的責任,不管妳要不要工作,總之小孩還是妳要顧。

事實上,以需要長時間工作的護理人員來說,她們如果要兼顧工作與育兒,這樣的沈重壓力可以被拍成一套驚悚劇。但是當然,《秀逗小護士》的目的是搏君一笑,不會真的觸碰到那些分身乏術的心身撕裂,可是,它仍然讓小泉與翔子表達了明確並堅定的兩立宣言,讓她們從未輕言放棄自己熱愛的天職,同時表現出那個年代女性的強韌毅力。

螢幕快照_2021-10-04_下午4_49_19
Photo Credit:《秀逗小護士》,來源:富士電視台

「工作的女人最美」,是90年代大女人劇型裡常見的路線。在此之前,在愛情裡不服輸的大女人很常見,但是提到工作、志向、甚至是「天職」這樣的元素,都只能從頂天立地的男性口中說出。會願意奉獻一切給工作的女性,多半被描寫成在情場失意的「敗犬」。但是《秀逗小護士》逆轉了這樣的觀念,這些護師們要工作、要愛情、也要家庭,而她們不曾「認命」於自己只屬於一種角色。

小泉可以漸漸成為幹練的護師,她同時也要抓緊帥哥醫師藤木直人的心。對男性角色來說,這種心態叫「進取」,對過去的女性角色來說,這叫「癩蝦蟆想吃天鵝肉」,但對《秀逗小護士》來說,看看有著天使笑容、魔鬼身材的觀月亞里莎,你無法對她說「妳別肖想了」。

20年過去,觀月亞里莎還是藝壇的大姐大,她仍然還是3M裡最像太陽的那個,連續33年演出電視劇,同時持續演出舞台劇、或是推出音樂單曲、以及代言電視廣告。同時松下由樹也持續在演藝圈活躍,她後來主演的刑偵劇《警視廳零系》,季度數目還超越了《秀逗小護士》,而且看來還要持續下去。

如今世道已經不像90年代,職業婦女不再是日本社會的異類,不過,大姐大看來還是大姐大,而《秀逗小護士》看來甚至像個來自90年代的預言。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陳仲廷
核稿編輯:古家萱

龍貓大王通信

龍貓大王報導你從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 報導已經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 報導失敗的、被嘲笑的、瘋狂的、奇怪的人們。 報導日本偶像、好萊塢動作、飛車與劫盜電影、70~90年代物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