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crastination

比冨樫還冨樫?在連載中斷的領域裡,冨樫義博只是故事中期的那類強者而已

23 Sep, 2021
比冨樫還冨樫?在連載中斷的領域裡,冨樫義博只是故事中期的那類強者而已 Photo Credit:《獵人》,來源:IMDb

不過,其實光就連載中斷的時間來看,冨樫可以算是樹大招風,雖然已經停了很長一段時日,但比他更久的仍大有人在。

2021年8月,《HUNTERxHUNTER 獵人》(ハンター×ハンター)連載中斷的時間已經超過了1000天,使作者冨樫義博再度成為了各家漫畫迷的尻洗對象。

事實上,近幾年來,只要是主題與「漫畫結局」有關的文章,冨樫與他所創作的角色,幾乎總會以驚人比例被人在留言中反覆提及,要嘛不是「酷拉皮卡還在船上」,要嘛就是簡單的「富奸」二字,使他的姓氏基本上已與「拖稿」二字畫上等號,彼此再難切割。

不過,其實光就連載中斷的時間來看,冨樫可以算是樹大招風,雖然已經停了很長一段時日,但比他更久的仍大有人在,其中還不乏被視為經典,只不過由於停更太久,導致被不少讀者遺忘,就連新世代讀者也不甚清楚的例子。

接下來,便讓我們來看看這種時常被人形容為「等子孫燒結局給我」的7部代表作吧。

#01:《HUNTERxHUNTER 獵人》冨樫義博

1998年於《週刊少年Jump》(週刊少年ジャンプ)上開始連載的《HUNTERxHUNTER 獵人》,打從1999年起,便每年都會休刊十期以上,並從2006年後開始反覆長期休刊,如果光就單行本推出的時間來看,本文寫作的當下,便是《HUNTERxHUNTER 獵人》至今休刊時間最長的一回,上一本的第36集,距今也已經有3年之久了。

就冨樫個人的說法來看,其實他早在成名作《幽遊白書》連載時,便飽受腰痛所苦,因此在結束《幽遊白書》後,也無法再像過去那樣接連不斷地長期作畫。

不過,由於他以熱愛遊戲聞名,發言也比較不加修飾,因此隨著他連載中斷的頻率越來越高,間隔時間越來越長,最後也導致不少讀者認為他只是無心工作,將大多數的時間投入在電玩而已。

有趣的是,就《HUNTERxHUNTER 獵人》的連載狀況來說,這部漫畫至今還能讓出版社耐心等候,讀者也仍對後續情節期待不已,確實也成了冨樫出色創作能力的明證之一,而這部漫畫始終不墜的人氣與話題性,也就這麼讓《HUNTERxHUNTER 獵人》的連載狀況,成為了日本漫畫界的一大特例。

#02:《強殖裝甲》高屋良樹

高屋良樹的《強殖裝甲》(強殖装甲ガイバー),最初於1985年開始連載,期間曾2次遇到連載雜誌停辦的狀況,也導致這部漫畫一度中斷連載5年,採取直接發行單行本的方式推出。

2007年,《強殖裝甲》轉至《頂尖少年Ace》(月刊少年エース)繼續連載,只是從那時開始,這部漫畫便陷入了不時休刊的狀態,至今為止的上一集單行本,也已經是2016年2月發行的了。

這部至今已連載30多年的漫畫,起源是編輯希望高屋能畫一部《假面騎士》(仮面ライダー)路線的作品。事實上,本作也確實具有相當程度的特攝風格,故事以外星人於千萬年前遺留的「強殖裝甲.單元」作為核心,就此發展出一連串驚人大戰,並透過日益複雜的世界觀設定,以及後期幾乎扭轉正邪立場的特殊安排,使《強殖裝甲》就此成為日本漫畫的科幻代表作。

不過,由於《強殖裝甲》至今已休刊超過5年之久,因此中途還一度傳出高屋良樹已因車禍過世的謠言,甚至還有人言之鑿鑿的表示,高屋家中原本便十分富裕,漫畫只是興趣而非職業,因此大可隨心所欲地想到再畫即可。

#03:《浪人劍客》井上雄彥

井上雄彥的《浪人劍客》(バガボンド)於1998年開始連載,故事改編自吉川英治的小說《宮本武藏》,只是由於井上加入了許多獨創元素,因此基本上已不算單純的改編,而是大可被視為他對於宮本武藏與佐佐木小次郎這2名劍豪的個人詮釋。

《浪人劍客》無論是銷售量或評價都極其亮眼,光就相關評論與獎項來看,甚至還超越了他的成名作《灌籃高手》(SLAM DUNK)。只是,自從2015年2月以後,《浪人劍客》便陷入長期休刊的狀態,正如同酷拉皮卡下不了船一樣,跑去耕田的武藏,也始終未能迎來收成的時刻。

不過,雖說井上的知名度絲毫不亞於冨樫,《浪人劍客》也同樣是人氣之作,但井上被諷刺拖稿的次數則比冨樫要來得明顯少上許多,就這點而言,或許也與冨樫總是直接不交,甚至給人不負責任感覺的發言方式有關吧。

值得注意的是,井上另一部於2014年中斷連載的漫畫《REAL》,已於2019年開始恢復連載,並在隔年年底時,推出了睽違近6年之久的最新單行本。因此,既然已有前例,是否也代表我們還是有機會能在近年看到《浪人劍客》開始連載呢?

#04:《五星物語》永野護

《五星物語》(ファイブスター物語)是日本科幻漫畫的另一部代表作,作者永野護除了這部作品以外,也以參加過數部機器人動畫的機體設定聞名,像是經典的《機動戰士Z鋼彈》(機動戦士Ζガンダム),便是較為知名的例子。

《五星物語》的世界觀十分壯闊,甚至在連載開始前,永野護便先行公佈了故事年表,一口氣揭露出橫跨數千年的眾多相關事件,讓讀者對於整體情節有著方向性的了解,並藉由眾多角色與精采的機器人設定,帶來了一則氣勢恢宏的宇宙史詩。

自1987年開始連載的《五星物語》,原本就由於永野護對於作畫品質的講究,是一部經常停刊的作品。其中最長的一次,是永野護投入動畫片《花之詩女 GOTHICMADE》(花の詩女 ゴティックメード)的製作所導致的休刊,時間自2004年到2013年,總計長達8年半之久。

有趣的是,《五星物語》恢復連載後,永野護也讓《花之詩女 GOTHICMADE》的部分設定取代了原本《五星物語》的安排,更將這部片的事件加入到《五星物語》年表中,因此使這些變更曾一度引發支持者爭論。就這方面而言,永野護也確實像是許多知名的科幻創作者一樣,讓人覺得比起故事來說,他們真正的興趣,其實還是在於鉅細靡遺地打造出一個屬於自己的世界觀吧。

#05:《玻璃假面》美內鈴惠

許多台灣讀者還是習慣稱之為《千面女郎》的《玻璃假面》(ガラスの仮面),是美內鈴惠(美内すずえ)自1976年連載至今的經典少女漫畫,其知名程度已經到了就算是沒有讀過原著,你至少也曾聽過名稱,又或者是看過由安達佑實主演的真人日劇版的地步。

自80年代開始,美內鈴惠便習慣在單行本推出前,針對連載內容大幅修改。到了90年代,她更因為對第40集以後的連載狀況並不滿意,因此進行大量的重畫工作,導致第41集延宕五年才總算推出,然後又由於她投入其它工作之故,使第42集又再度與前集相隔了六年之久,才在2004年推出上市。

有趣的是,在《玻璃假面》第42集中,美內鈴惠為了讓故事設定不顯過時,因此在原本設定於70年代的故事中,安排進照相手機等物品,就此引發了一陣熱烈討論,也直接透過這種方式模糊了《玻璃假面》的時間設定。

後來,美內鈴惠到了2008年才又重啟《玻璃假面》連載,並陸續推出後續集數。不過在2012年的第49集後,本作又再度陷入長期休刊狀態,甚至就連原本連載的雜誌,也在2018年時便已宣告停刊,讓美內鈴惠只好出面保證,自己絕對會將《玻璃假面》畫完。

只是,打從第49集至今,也已經快要超過了9年之久,說不定下次連載再開時,角色們所使用的手機,可能也會換成智慧型手機了吧。

#06:《BASTARD!! -暗黑的破壞神-》|萩原一至

1988年,萩原一至的《BASTARD!! -暗黑的破壞神-》於《週刊少年Jump》上開始正式連載,其奇幻RPG路線的世界觀,在當時顯得較為少見,作品也以一些較為激烈的性愛場面聞名,甚至就連萩原大量使用網點的作畫風格,也對當時的日本漫畫界帶來了不少影響。

只是,本作在連載一年後,萩原便由於腰痛的原因暫時休刊,並在1990年轉移陣地,改到季刊《週刊少年Jump增刊號》(週刊少年ジャンプの増刊号)上頭繼續連載,並由於工作時間變得充裕許多,開始養成了對作畫品質更為講究的習慣。

但在1997年時,由於《週刊少年Jump》在市場上陷入競爭危機,因此出版社決定找回一些黃金期的作家陣容,使得《BASTARD!! -暗黑的破壞神-》又一度回到《週刊少年Jump》繼續連載。只是,編輯部也讓萩原一至與冨樫義博的《靈異E接觸》(レベルE)一樣,可以用每月僅刊登一回就好的特殊方式進行連載,因此也證明了萩原一至當時的特殊地位。

有趣的是,在轉移到《週刊少年Jump》連載時,萩原一至卻並未延續原本的內容,而是將原先正進入高潮的劇情直接喊卡,就這麼跳到了4年後的另一個篇章另起新局,一直到2001年再度轉至月刊《Ultra Jump》(ウルトラジャンプ)開始不定期連載後,也並未接回故事,而是到了2012年推出的第27集時,才又回到了第18集被切斷的地方,繼續講述那段被中斷了十幾年之久的情節。

不過,也就是從那以後,《BASTARD!! -暗黑的破壞神-》則開始陷入了漫長的連載中斷期,直至今日,也已經過去9年半之久了。

#07:《NANA》矢澤愛

《NANA》(NANA -ナナ-)可說是2000年代最受歡迎的少女漫畫,就連真人電影版也獲得了優秀的票房佳績,使本作相當程度地跨出了少女漫畫的讀者群,就連在男性讀者方面,也有著為數不少的支持者。

這部漫畫透過兩個名字發音均為「NANA」的女主角,描述出她們各自不同,但卻又緊密相連的人生經歷,藉由生動的角色塑造與複雜心境,激發讀者的高度共鳴,無論是友情、愛情、夢想、人生觀與角色個性等元素,均充分掌握了創作當下的時代性質,再加上與流行樂壇有關的故事背景,則更是為本作增添了不少吸引力。

然而,原本連載進度還算規律的《NANA》,卻在2009年6月,由於作者矢澤愛的健康問題就此休刊,直至今日都仍未恢復連載,中止時間已達12年半之久,再加上矢澤愛較為重視隱私,因此外界也對她的病情狀況並不了解,就連她患有的疾病為何,至今也還是不少人討論的話題。但對忠實的《NANA》讀者來說,大多數人依舊抱持著祝福之意,期盼著矢澤愛早日恢復健康。

就在2021年5月,《烙印勇士》(ベルセルク)作者三浦建太郎因病過世的消息傳出後,也確實讓不少讀者再度留意到了日本漫畫家由於過勞而衍生的相關健康問題。

畢竟,既要編寫故事,還要兼顧極為辛苦的繪製工作,確實是一件常人難以擔負的重任。而這些漫畫家長年過著這樣的生活,會以休刊換取休息,又或者不太願意重執畫筆,其實也是件不難理解的事,正如同我們在面對負荷過重的工作時,可能也會毅然決然地轉換跑道一樣。

或許,在這些作品的結局依舊遙遙無期的情況下,像是《七龍珠.超》那種由鳥山明擔任原作,換成由其他作家擔任繪製,透過模仿畫風來進行連載的作法,可能也是個不錯的折衷方式,不管對於身心靈均陷入疲勞的作者來說,又或者是渴望知道故事後續的讀者而言,可能也都算是一個至少能讓作品穩穩地朝結局而去的作法吧。

無論如何,希望我們所愛的創作者們都能健健康康,而身為讀者的我們,再怎麼樣,也都至少能看到他們心中所規劃出的故事結局。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陳仲廷
核稿編輯:古家萱


出前一廷

本名劉韋廷,曾獲某文學獎,譯有某些小說,曾為某流行媒體總編輯,近日常以「出前一廷」或「Waiting」之名出沒於不同媒體撰寫文章。個人粉絲頁:史蒂芬金銀銅鐵席格(www.facebook.com/StephenWTF)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