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束みたいな恋をした

將真實存在的流行文化,銜接進主角的生活之中:隱藏在《花束般的戀愛》裡的時空彩蛋

將真實存在的流行文化,銜接進主角的生活之中:隱藏在《花束般的戀愛》裡的時空彩蛋 Photo Credit:《花束般的戀愛》,車庫娛樂提供

細數《花束般的戀愛》出現的流行文化,你會發現坂元裕二在電影中暗藏的小巧思,同時也映照出日本文藝青年的樣貌。

2019年平成時代結束,日本純愛電影多了一個新的現象──橫跨數十年,或以流行文化為中心的現代劇,如雨後春筍般冒出:《Sunny 我們的青春》安室奈美惠在平成最後一年引退為開端,回望90年代J-POP盛世與辣妹文化;《早安甜心歐嗨喲》重返2004年早安家族當道的黃金年代;《彌生、三月:愛你30年》《線:愛在相逢時》分別談一場從平成到令和,橫跨半生的世紀戀愛。

來到《花束般的戀愛》,不同於其他作品會以「大事件」穿插,對電影中的山音麥(菅田將暉 飾)與八谷絹(有村架純 飾)來說,他們的「人生片刻」多圍繞在他們所愛的電影、文學與音樂上。從2015年到2020年,編劇坂元裕二將真實存在的流行文化,幻化成影劇中的平行時空,《花束般的戀愛》儼然成為一部長達五年的編年史。

在寫故事前,會先寫滿滿一面「角色履歷」的坂元裕二,《花束般的戀愛》則是他在IG上找到一個幾乎不認識的帳號,以這位陌生人和其朋友為中心,參考對方喜歡的電影、音樂和打扮,作為山音麥與八谷絹的原型。或許,這正是為什麼《花束般的戀愛》會與日本時下年輕人如此有共鳴的原因。

細數《花束般的戀愛》出現的流行文化,你會發現坂元裕二在電影中暗藏的小巧思,同時也映照出日本文藝青年的樣貌:

花束般的戀愛_新聞稿劇照06
Photo Credit:《花束般的戀愛》,車庫娛樂提供
溫馨提醒:本文有大量劇透,請斟酌閱讀
地理篇:明大前-甲州街道-調布市

明大前站,是麥和絹相遇相識的起點。作為京王電鐵從「京王線」轉乘「井之頭線」的主要車站,是從京王線,轉乘至日本文青聖地的下北澤、吉祥寺、澀谷的必經車站,因明治大學和泉校區位於此處,明大前站也是日本知名的學生街道,周圍以學生為目標族群的咖啡店、文具店、餐廳林立。

喜愛拉麵的絹,在那天末班車之前也來到車站前的「豬排拉麵 博多風龍 明大前店」享用可以免費加麵的拉麵。可惜,本店因新冠狀肺炎已於今年3月閉店。而明大前站也因疫情影響,宣布在2021年春天提早末班車時間。不禁想到,如果麥和絹再晚幾年認識,他們還會在明大前認識嗎?

而錯過末班車後的浪漫,是在唱完KTV後邊喝啤酒,邊散步回家。原本只要17分鐘的車程,步行距離至少11公里,成了邊聊著數不完的音樂、小說等話題,邊沿著深夜的「甲州街道」散步到麥位於調布站的住所,只屬於麥和絹的兩人世界。

從新瀉長岡老家上京的麥,與本來就住在飛田給,只距離調布站兩站的絹,兩人同居後搬到「從京王線調布市步行30分鐘,能看見多摩川的房間」。搬出老家的絹、父親是長岡煙火師的麥,住在日活調布與角川大映攝影棚座落於此的「調布」,這裡就像是夢想與現實的折衷。

花束般的戀愛_新聞稿劇照01
Photo Credit:《花束般的戀愛》,車庫娛樂提供
穿搭篇:JACK PURCELL、搖滾樂團T-shirt

在意外發現大神押井守後,決定一起去居酒屋續攤的兩人,再次發現彼此穿的都是Converse的JACK PURCELL,兩人相視而笑。剛好,這款經典鞋款又稱「開口笑」,取名自上個世紀活躍於加拿大的羽毛球選手Jack Purcell ,因耐磨柔韌的帆布鞋面,加上獨一無二的外形設計,而後也成為許多潮人、好萊塢明星的愛用鞋。包括The BeatlesJames Dean,以及達斯汀霍夫曼《畢業生》所穿的鞋子,都是JACK PURCELL。

電影中,除了兩人談論的電影和書架外,最能彰顯他們相同品味的,莫過於身上那一件件「搖滾樂團T-shirt」,包括NUMBER GIRLZazen BoysThe Timers等日本樂團,都是他們喜愛的穿搭元素之一。

而片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莫過於某次絹面試失敗,麥衝出門後,身穿日本饒舌團體Scha Dara Parr(SDP)2015年發售的〈スチャダラパー クマ3匹T〉,在這部電影中,麥至少有兩件SDP的樂團T,可見他不是那些只為跟風的假樂迷,而是真正愛音樂的粉絲。

書本篇:今村夏子、黃金神威、寶石之國、滝口悠生、文學Mook

在居酒屋交換彼此正在看的書,是一種浪漫;細數並確認雙方喜愛的作家,是浪漫2.0;同居後,一起在書櫃堆滿喜愛的書,是浪漫的終極體。

不管是對話還是房間擺設,《花束般的戀愛》的劇情多數圍繞著書本展開,例如絹毫不猶豫地唸出自己喜歡的作家:堀江敏幸、石井慎二、柴崎友香小山田浩子小川洋子多和田葉子舞城王太郎佐藤亞紀。一字排開幾乎都是曾榮獲純文學最高殿堂芥川賞的小說家。

花束般的戀愛_(6)
Photo Credit:《花束般的戀愛》,車庫娛樂提供

但兩人同居後的書架,則多以直木賞得獎作、曾改編自影視的漫畫或小說居多:阿佐田哲也的《麻雀放浪記》、角田光代的《空中庭園》、松本大洋的《藍色青春》、三浦紫苑的《真幌站前多田便利屋》、宮澤賢治的《銀河鐵道之夜》、村上春樹的《海邊的卡夫卡》、藤子・F・不二雄的《異色短篇》、大友克洋的《AKIRA》......等。

其中,書架上朝井遼的著作《何者》,是戲外有村架純和菅田將暉首次合作的電影,算是電影中的小彩蛋吧。美術設計杉本亮表示,「書架上的小說,是依照時代設計以及兩人可能會喜歡的小說為中心去找的,同時也是編劇、導演、製片非常重視的一部分。」

從2015年橫跨2020年,《花束般的戀愛》以「書本」作為電影中的兩人關係階段性的記號:

#01:今村夏子《野餐》

在散步的路途中,麥聊到雖然自己也非常喜愛今村夏子2011年的出道作《こちらあみ子》,但收錄其中的《野餐》才是真正令人感到衝擊的作品,而在絹面試失利之時,麥也試圖以「他可能是很厲害,但他如果看了今村夏子的《野餐》肯定毫無感覺」來安慰對方。

對於他們來說,《野餐》象徵兩人的羈絆。伴隨著今村夏子久久未出新書,進入創作低潮與空白期,僅在藝文週刊發表新作的同時,兩人的關係也逐漸被現實生活所磨滅。2019年6月,今村夏子終於憑藉《紫色裙子的女人》榮獲芥川賞,但那時,麥和絹卻早已形同陌路。


#02:野田智《黃金神威》

2014年,野田智於《週刊YOUNG JUMP》連載的漫畫《黃金神威》終於在隔年正式發行單行本,當時,絹拋出了《黃金神威》的話題,兩人又因此續了三次飲料。來到2016年8月第八冊發售,麥依舊被困在沒完沒了的求職地獄;2018年,因為工作而忙到暈頭轉向的麥,《黃金神威》早已發行至第13冊的,他卻仍停留看不完的第7冊。兩人之間的爭執與價值觀,日復一日逐漸擴大。


#03:市川春子《寶石之國》

市川春子是手塚治虫文化賞新生賞得主,故事描述不久的將來,地球上僅剩下28個擁有寶石之身的人形生命體,而他們為了抵抗未來的神秘種族月人,必須隨時處於備戰狀態。

2013年發行單行本至今,《寶石之國》是麥和絹喜愛的漫畫,也是他們曾經在12月29日,邊在床上吃著零食邊看第三卷一邊大哭的回憶。而第三冊第19話〈新的手〉中,某個寶石在主角磷葉石面前慘遭月人攻擊,在他面前粉碎的畫面,令人動容,堪稱名場面。


#04:滝口悠生《茄子的光芒》

工作和舞台劇的時間撞期,兩人因此大吵了一架,最後絹拿起滝口悠生在2017年6月出版的《茄子的光芒》說著:「如果你願意,出差時帶著這本書去吧。」然而,麥最後只是看了一眼就把書丟到後車廂。本書是滝口悠生自2016年《死んでいない者》獲得芥川賞後的新作,講述離婚後的男子,每天活在失去妻子的失落感,且經歷一場大地震與公司破產,一段遊蕩在平凡與不穩定的人生。


#05:《文學Mook 飯吃得太晚了》

2016年4月,書肆侃侃創刊以小說、翻譯和短詩為中心的《文學Mook 飯吃得太晚了》,麥驚喜地告訴絹,裡面居然收錄今村夏子的新作;2017年10月,絹在書店看到《文學Mook 飯吃得太晚了》出到第四冊,興奮地想拿去給麥看,卻發現對方正在閱讀前田裕二《人生的勝算》;2019年4月,此文學Mook宣布於第七冊廢刊,就和麥和絹的愛情一樣,不再出版。

影視篇:押井守、文青電影院、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希望在世界另一端
花束般的戀愛_新聞稿劇照03
Photo Credit:《花束般的戀愛》,車庫娛樂提供

「這個夏天,即使《正宗哥吉拉》大賣、《黃金神威》發行第八本漫畫、新海誠突然成為宮崎駿接班人、PARCO澀谷結束營業,我們的求職生活仍舊持續著。」2016年的日本電影,從7月庵野秀明票房大賣82.5億日圓的《正宗哥吉拉》開始,再到8月《你的名字》由新海誠締造235.6億日圓的票房神話,2016整年度的日本電影總票房,創下自千禧年後2,355億日圓的票房新高。

同樣很愛看電影,在2014年12月看了分別入圍坎城與威尼斯影展,羅曼波蘭斯基《情慾維納斯》洪常秀的《自由之丘》,並隨手把電影票根當作書籤的麥和絹,電影,是時間的頓點,一個錯過後便再也回不去的空間。

#01:押井守、吉卜力

「為什麼在大神的面前聊《魔女宅急便 真人版》,這世界有這麼多真人版就是有你們這些人。」看到這句出自麥的獨白,心想不愧是坂元裕二,可以用一句台詞完美詮釋文青的心聲。麥口中的「大神」是以《攻殼機動隊》聞名的世界級電影導演。

押井守曾在《暢所欲言!押井守漫談吉卜力秘辛》一書直言:「我當然承認作為一個動畫師,宮崎駿是不世出的天才。可是容我大膽地說,他作為導演的功力,講白了是在二流之下。」因此,在押井守面前聊吉卜力曾改編過的作品,而且還是2014年3月上映,由清水崇執導、小芝風花主演的《魔女宅急便 真人版》實在是太失禮了。

《魔女宅急便》改編自角野榮子1985年的同名小說,蜷川幸雄也曾改編成音樂劇版。而非常否定電影真人版的兩人,猜想應該也是吉卜力粉,而他們把在神社前發現的小貓取名為「男爵 バロン」,想必是取自《貓的報恩》中「貓咪事務所」的所長男爵(バロン)吧。

qfaz3bj2ophs9404lsek4xuhmojyao
Photo Credit:《花束般的戀愛》,車庫娛樂提供

#02:文青電影院-早稲田松竹、下高井戶

當絹在家庭餐廳拋出「超期待早稻田松竹的這部電影」時,麥不只馬上回以「還有下高井戶電影院」還順手拿出下高井戶的電影放映表,可見兩人看的電影除了動畫電影外,電影口味也十分「文藝」。

日本的電影院,只要是獨立於東寶、東映、松竹等大型連鎖電影公司之外的,皆被稱為「Mini theater」(迷你戲院)又稱作「單館系」,其中也包括會策劃各式特輯,一張票可連看兩部片的「名画座」,而京王線沿線唯一一座名画座「下高井戶電影院」和高田馬場1951年開設的「早稻田松竹」,皆是每週會嚴選來自國內外的好片,致力推廣各國獨立電影的名画座。


#03:《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

已故台灣導演楊德昌1991年拍攝,被日本人稱為「傳說的傑作」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2017年3月以4K修復之姿在日本凱旋上映。上映首週六日,幾乎場場爆滿,片商更是邀請男主角張震、製片余為彥參加映後座談,更舉辦多場大咖導演擔任映後與談人的座談會,可見日本對《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的重視程度。

而在電影準備下檔之際,絹問了麥要不要這週五去看,卻得到公司有聚會的回應,只好像是在安慰對方地說著「沒關係,電影什麼時候都能看。」當時他們還不知道,電影終究會有結束、散場的一天。


#04:《希望在世界另一端》

2017年的聖誕節,說著想去買東西的麥,仍被絹拖去了電影院。大銀幕上,放映的是榮獲第67屆柏林影展最佳導演銀熊獎,阿基郭利斯馬基導演的《希望在世界另一端》,當絹被電影中敘利亞難民哈勒德與中年轉職的維克斯通,兩人不打不相識的互動給吸引時,一旁的麥,卻像是快要睡著般,對電影毫不感興趣。

本片透過幽默的敘事,刻畫難民生存與小人物的人性暖心故事,然而,對於已經完全「社會化」的麥來說,他已經和會去電影院看《希望在世界另一端》和《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的絹,成了世界的兩端。

音樂篇:Awesome City Club、きのこ帝国、菊地成孔の粋な夜電波
花束般的戀愛_新聞稿劇照04
Photo Credit:《花束般的戀愛》,車庫娛樂提供

麥和絹相遇的2015年,正好是米津玄師SEKAI NO OWARI等人,聲勢逐漸高漲的一年。但平時看的是文青電影、讀文藝小說的兩人,耳朵聽的當然也是有別於時下流行的獨立音樂。

#01:SEKAI NO OWARI《RPG》、GReeeeN《キセキ》、ONE OK ROCK

不聽的音樂,不代表不好,就只是不太聽。電影中坂元裕二用著極為拐彎抹角(聰明)的方式,呈現麥和絹對於主流音樂的態度。各自被朋友叫去唱卡拉OK的兩人,當眾人齊唱GReeeeN的《キセキ》和SEKAI NO OWARI《RPG》,麥和絹卻成為這個空間內最無所適從的人。

而當絹的父親問起「你有沒有聽ONE OK ROCK」時,麥的回答不是日文的「我會聽 聞きます」,而是日文中略帶被動、要去做某事才聽得到的「聞けます」,語意也帶有「我可以聽呀」的感覺。代表麥實質上沒有在聽,但禮貌性地回覆對方父親。坂元裕二的文字遊戲,十分巧妙。


#02:Awesome City Club

《花束般的戀愛》雖然不是音樂電影,但是本片不只穿插許多流行音樂,更在劇中使用新生代樂團Awesome City Club的歌曲貫穿全片,同時作為電影的時序。

2015年處於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兩人,遇到了在家庭餐廳打工,才剛發行首張專輯出道,而她推薦自己首張專輯裡的情歌《Lesson》,讓麥和絹迫不及待的想共用同一副耳機;2016年同居的兩人,意外在YouTube上看到《Don't Think, Feel》的MV,發現當時的服務生已成為染了金髮,藝名為PORIN的歌手;2016年12月,絹率先找到了工作,YouTube上的PORIN頭髮也染成了粉紅色,推出新曲《今夜だけ間違いじゃないことにしてあげる》。

轉職到活動公司的絹,成了Awesome City Club的LIVE工作人員,唱著《アウトサイダー》的PORIN似乎仍記得絹,兩人相識而笑。而Awesome City Club也以電影為靈感創作《勿忘》作為電影片尾曲,唱著:「如果願望能實現的話,我想再次活在兩個人的世界,從那個吻開始愛情萌芽的日子。」

其實坂元裕二本身就有在聽Awesome City Club,主唱PORIN也是他「網路人間觀察」的對象,因此在寫劇本時,就想到每年幾乎都會改變髮色的PORIN,很適合加到對話作為時間的流逝。《花束般的戀愛》麥和絹的五年,與Awesome City Club在音樂圈摸索與奮鬥的五年,相互重疊。

順帶一提,電影飾演家庭餐廳店員的,正是主唱PORIN本人,而她過去真的曾在麥和絹常去的家庭餐廳ジョナサン打工過。


#03:蘑菇帝國《クロノスタシス》

初相識的深夜,麥和絹一起去了「看起來像卡拉OK的卡拉OK」,終於唱了他們彼此都喜歡的歌,是2014年蘑菇帝國(きのこ帝国)發行的《時滯現象 クロノスタシス》,歌詞唱著:「在便利商店,買了350ml的罐裝啤酒/和你在夜裡散步,時針指著午夜/你知道『時滯現象嗎』/是時鐘碰巧出現跟自己生日一樣的數字/讓你覺得『哇』的這種現象喔!」

唱完歌,兩人學著《時滯現象》的MV和歌詞,買了Asahi生啤在午夜散著步。這一幕是如此的浪漫。但他們當時又怎麼會想到,2019年5月蘑菇帝國會就此解散,和他們愛情一樣。


#04:FRIENDS《NIGHT TOWN》

卡拉OK可以是戀情的萌芽,也可以是愛情的終結。兩人決定分手的那天,搭完摩天輪後,他們再度來到卡拉OK,一起唱了FRIENDS(フレンズ)在2017年發行的《NIGHT TOWN》:「該走哪條路 我想改變未來/握不住的手讓人著急/不停地想要縮短距離/就算努力也搆不著/Who are you ? 你是誰/What do you mean 誰能教教我」。

2015年成團由5人男女組成的FRIENDS,團員皆是現任或前樂團的成員,可謂實力派組合。因曲風多為都會流行風格,自號「神泉系樂團」。神泉,是位於澀谷鄰站的車站,相較於年輕人居多的澀谷,神泉充滿沈著的大人氛圍,就和FRIENDS的音樂一樣。氣定神閒,卻又能讓人隨歌起舞。


#05:菊地成孔的美妙夜晚電波

2011年開播,由音樂人菊地成孔主持、選曲的人氣音樂廣播節目,是麥愛聽的電台節目。2016年的廣播收聽率調查中,《菊地成孔的美妙夜晚電波》是同時段中所有廣播電台最多人收聽的節目。對於比起主流音樂更喜歡獨立音樂的麥和絹來說,菊地成孔多元卻又充滿個人風格品味的選曲,想必他們都曾接收到許多美妙的音樂電波。2018年12月30日,節目正式停播。


#06:Roji酒吧

愛音樂,就是要愛屋及烏。麥和絹除了收藏許多樂團T,音樂人開的酒吧當然也是必須朝聖的地方。兩人居酒屋的談話中,提到了cero的高城晶平在阿佐谷開的咖啡酒吧「Roji」,絹的朋友甚至在店內看到高城晶平本人。2004年成立的cero,在歷經成員變動後,2015年推出的第三張專輯《Obscure Ride》奠定他們成為新世代City-Pop開創者的地位,引領日本搖滾樂。

雖然cero的音樂做得有聲有色,但高城晶平時不時仍是會去自己的酒吧Roji幫忙,當初會開店也只是為了完成母親「想要有自己的店」的夢想。

時代,無時無刻都在改變,而幾乎每天都會變化的流行文化,也總是跟著時間的流轉,增加或是消退些什麼。當年,麥和絹喜歡的樂團有的解散、有的爆紅,而時下的潮流也成為高中生口中,羊文學、長谷川白紙和崎山蒼志。感謝坂元裕二寫下《花束般的戀愛》,讓我們看見一段「普通」戀情的開始與結束,以及那些年,日本的文學、音樂與影視文化。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楊士範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投幣式置物櫃,就只是想致敬伊坂幸太郎。表面上是電影評論,其實就只是個愛看電影的追星族。與其說是影評人,不如說是追星族,追著喜歡的電影和演員,納入自己的後宮,然後用文字記錄下來。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