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asawa Toshiaki

《壯志驕陽》裡文質彬彬的唐澤壽明,其實是個敢從3樓跳下來的亡命武行

《壯志驕陽》裡文質彬彬的唐澤壽明,其實是個敢從3樓跳下來的亡命武行 Photo Credit:《逆轉之戰》

1992年的《壯志驕陽》讓唐澤壽明大紅,但他本人其實極度討厭《壯志驕陽》裡這種乖寶寶形象的角色,一如織田裕二非常討厭《東京愛情故事》裡的完治一般。

唐澤壽明在電影《特攝英雄》(イン・ザ・ヒーロー)裡,飾演崇拜李小龍的特技演員,在電影的動作高潮戲裡,他飾演的角色,必須從8.5公尺高的本能寺佈景上跳下來,而下方有100位忍者正等著殺他,這些劇情想必會讓觀眾熱血澎湃。

不過,《特攝英雄》並不完全是一部虛構的電影,真實的唐澤壽明,同樣從小崇拜李小龍、同樣在年輕時當過特技演員,只有從8.5公尺高跳下來這點不太一樣,唐澤壽明年輕時,曾經從10公尺高的樓頂跳下來。

跳樓、被車撞、被馬拖在地上跑、撞破玻璃、抓著繩索擺盪、跳海,這些只是唐澤壽明仍然是特技演員身份時的工作之一。當觀眾因為日劇《壯志驕陽》(愛という名のもとに)認識外表清爽明朗的唐澤壽明之前,這位29歲的「新人演員」,其實已經在許多影視作品裡登場過了。

有時他是連續殺人案的無辜者屍體;有時是眾多殺手忍者裡的某個蒙面忍者;或是《假面騎士》系列裡的「騎士人」,嗯?騎士人好歹也是萬千兒童愛戴的假面騎士之一啊?不過,唐澤壽明演的是戴起面罩的騎士人替身。

螢幕快照_2021-09-03_下午5_33_23
Photo Credit:《逆轉之戰》

騎士人是少數下巴沒有被面罩覆蓋的假面騎士,這讓在1984年的《10号誕生!仮面ライダー全員集合!!》裡擔任騎士人替身的唐澤壽明,有了「少少」的「露面機會」,觀眾能看到唐澤壽明的鼻子與嘴巴。

但是,對觀眾來說,距離他們認識「唐澤壽明」這個名字,還有很久的一段時間。無名的特技演員,仍然在大量的英雄秀裡演著知名的英雄。那時對唐澤壽明來說最幸福的時刻,就是鏡頭願意拍攝他的「死況」,給他飾演的屍體來個正面的大大特寫,因為這樣至少,觀眾還能夠看到他的臉、看到他死不瞑目的大大雙眼……而不是只有鼻子與嘴巴。

「那個時候,我人生最大的目標,就是走在路上與行人擦肩而過時,對方會說:『欸?好像在哪裡見過那個人……該不會是演員吧?』我希望自己能在螢幕上露臉、而且拿到有台詞的角色,可是,夢想終究是夢想,那時候總會想,我真的會有這麼幸運的一天嗎?」

在演騎士人之前,唐澤演過《假面騎士》另一個有名角色,修卡戰鬥員。修卡組織是假面騎士們的宿敵,而修卡戰鬥員,是修卡組織的底層成員,也是騎士們在面對大魔王之前會對上的送死雜魚們。

他們穿著罩頭的連身戰鬥服,所以看不到真面目。每一集的內容裡,都會有好幾個修卡戰鬥員成為騎士腳下的敗將。對許多觀眾來說,修卡戰鬥員只是節目用來充時數的活動佈景,但對唐澤壽明來說,修卡戰鬥員也是值得他投注熱情的機會。

「修卡戰鬥員我要演、就算是演其他人不想演的角色,我也一定想演。可是仔細想想,誰真的看過修卡戰鬥員呢?我常常搞不懂有人會說,『那是修卡戰鬥員的動作』。」

「所以我很仔細地去思考、去揣摩修卡戰鬥員應該怎麼動才對(笑)。這樣做的話,如果有人看了我的動作以後覺得,『那個叫唐澤的,肢體動作還不錯嘛』,那這樣下次可能就會再叫我來工作。如果每一件事情都認真去做、然後被別人看到、這樣就可能找到下一個機會。」

這些演出雜魚角色或是危險替身的工作,許多連工作都稱不上,而只能如唐澤所說的,是「打開未來」的機會,不管從高樓躍下、還是被車輾過,特技演員的酬勞就只有3千日圓,渾身浴火的價碼還好高一點,有3萬日圓。

而且沒有保險,受傷了也沒有醫療費補貼、同時也不能拿到薪水。唐澤壽明曾經在演出時受傷骨折,但是當導演問他可不可以再來一次時,他選擇用膠帶固定自己的斷腳,然後再摔一次。

一星期每天只吃一根香蕉、一個月未必能有一次演出工作,這樣的時光,唐澤壽明渡過了10年。在舞廳、餐廳、與舞台秀表演的打工,遠比特技或替身工作穩定多了,但是,只要有演出機會,他還是會以表演為重,即便是幫地方電視台的小節目配音,又是一份無法累積名氣的工作。

螢幕快照_2021-09-03_下午5_12_42
Photo Credit:《利家與松》

不過,這對唐澤壽明來說仍然不是問題。他仍然在這種觀眾不會在意的演出裡,全力呈現會讓有心觀眾感覺「那個叫唐澤的還不錯嘛」的表演。

小演員力爭上游的故事,講到這種地方總要來個「但是」,然後唐澤壽明的伯樂就要登場了……他慧眼獨具、挖掘了名不見經傳的唐澤……但是,在唐澤壽明的故事裡,沒有這樣的伯樂。唐澤壽明會得到有台詞、有特寫的角色,是經紀公司決定改變唐澤形象的結果。原本瘦銷、肢體動作靈活的他,被重新包裝成文質彬彬、不知世事的優質文青。

在《壯志驕陽》裡,他是出身議員父親富裕之家的貴公子;在《親密愛人》裡是勇敢追夢的耿直青年,這些日劇都大受歡迎,而世間觀眾驚訝著劇組從哪裡找來這樣面容端正的好青年,卻很少人知道,觀眾可能已經在電視畫面的角落裡瞧過他身體的一部分,接近10年之久。

唐澤壽明10年努力的結果,沒有化為外顯的工作機會。看到這些成果的人,只有與他一起演出NHK晨間劇《小純的應援曲》(純ちゃんの応援歌)的山口智子。

山口演出晨間劇女主角,是她演藝生涯的首次突破演出機會,而要演出長達半年的晨間劇,對新人來說壓力非同小可。而苦過來的唐澤壽明,能給她的就是過去擔任替身與特技演員的辛勞經驗,這帶給當時離鄉背井工作的山口,很大的心靈安慰。最終,《小純的應援曲》悄悄地促成了唐澤與山口的感情。

1992年的《壯志驕陽》讓唐澤壽明大紅,但他本人其實極度討厭《壯志驕陽》裡這種乖寶寶形象的角色,一如織田裕二非常討厭《東京愛情故事》裡的完治一般。2年後唐澤在《西遊記》裡飾演孫悟空,某種程度上,這才是唐澤的「正式出道」。

孫悟空的活潑頑皮個性、以及大量的動作場面,全都像是為唐澤壽明量身打造的角色。日本影劇界不斷重製《西遊記》故事,這個1994年的日劇版本,可能是眾多版本裡演出陣容星光最黯淡的例子,也是名氣最小的一部,但對唐澤來說,這是他第一次感覺天生我才必有用的時刻。

《特攝英雄》並不是唐澤壽明的自傳電影,它其實是所有特技演員的自傳電影,而只是剛好唐澤也是他們之中的一份子而已。對他來說,這些情節都是他曾經親身體驗或見識過的真實事件,因此演起來格外感觸良多。年過50的唐澤,在演完《特攝英雄》之後,漸漸接演許多需要體力與武打技巧的動作派作品。

這代表著那個30年前的年輕特技演員又回來了、那個騎士人與修卡戰鬥員又回來了,那十年默默無聞的努力與奮鬥,也許無法讓唐澤功成名就,但是,那些辛勞與肉體的苦痛,卻永遠不會背叛他,並且成為烙印在他身體裡的筋肉記憶。現在演一齣戲不只領3千日圓的唐澤壽明,仍然永遠是那個想成為李小龍的特技武行。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陳仲廷
核稿編輯:古家萱

龍貓大王通信

龍貓大王報導你從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 報導已經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 報導失敗的、被嘲笑的、瘋狂的、奇怪的人們。 報導日本偶像、好萊塢動作、飛車與劫盜電影、70~90年代物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