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s Bizarre Adventure

將視線集中到角色身上,你會發現《JoJo的奇妙冒險》其實是一份荒木飛呂彥的精選片單

07 Sep, 2021
將視線集中到角色身上,你會發現《JoJo的奇妙冒險》其實是一份荒木飛呂彥的精選片單 Photo Credit:ジョジョの奇妙な冒険

要是我們將視線集中到荒木飛呂彥筆下的角色及替身能力上頭時,甚至還會發現──原來荒木的作品,可以說是一場又一場,由他擔任選片的個人影展。

如果你也是個電影迷,應該會在看荒木飛呂彥《JoJo的奇妙冒險》時,發現不少出自電影的相關元素。

在先前的〈到底是看了什麼影劇、小說,才讓荒木飛呂彥畫出《JoJo的奇妙冒險》?〉一文中,我們曾聊到哪些作品曾對他的創作核心、故事主線及畫風帶來巨大影響。然而,要是我們將視線集中到他筆下的角色及替身能力上頭時,甚至還會發現──原來荒木的作品,甚至還可以說是一場又一場,由他擔任選片的個人影展。

方法演技式的人物設定

從孤傲英雄到偏執書商的角色根源

對於喜愛電影的荒木來說,會用演員揣摩角色的方式來創造筆下人物,其實也不是什麼太奇怪的事。

在聽到遵循「方法演技」的演員會針對自己的角色,設計出一套完整的人生歷程與各種習慣後,荒木便將這樣的技巧運用在漫畫創作上。在打造新角色時,會先製作一份角色的履歷表,將他的各種喜好及習性給記錄起來,藉此讓角色在劇情發展中,可以相當程度地維持一致性,同時也讓他們保有自我發展的一定空間。

此外,荒木也會將喜愛的影劇或小說角色作為創作原型。舉例來說,他的早期作品《魔少年BT》(魔少年ビーティー),其主角原型便是大名鼎鼎的福爾摩斯,只是在他的故事裡,這個福爾摩斯則變成了一個總會稍微使壞,不惜以惡制惡的反英雄版本。

至於在《魔少年BT》裡擔任華生醫生(John Watson)職責的配角,則又在後來成為了《JoJo的奇妙冒險》第四部〈不滅鑽石〉(ダイヤモンドは砕けない)裡的廣瀨康一的原型,也讓這種潛在的發展脈絡,因而顯得有趣之至。

至於第三部〈星辰遠征軍〉(スターダストクルセイダース)的主角,同時也是《JoJo的奇妙冒險》中最具代表性的角色空条承太郎,其原型則是西部片裡的克林伊斯威特(Clint Eastwood)。雖然沈默寡言,但卻散發出智慧之光,只消在原地佇立不動,便給人凜然生威的感覺,是個就算身旁有著夥伴,但也往往勇於首當其衝,憑一己之力面對難關的孤傲英雄。

至於荒木非常喜歡的橫山光輝漫畫《巴比倫二世》(バビル2世),那個主角時常身穿立領學生制服站在沙漠中的經典景象,也是〈星辰遠征軍〉最初靈感的來源之一,是以也讓學生制服,就這麼成為了空条承太郎在第三部漫長征途中的主要造型。

有趣的是,有時荒木甚至還會在創造出角色後,才又受到了後來看到的作品影響,就這麼回過頭去,將這些元素給加疊在自己的角色身上。

舉例來說,羅曼波蘭斯基(Roman Polanski)執導,於1999年上映的電影《鬼上門》(The Ninth Gate),便同樣是荒木頗為喜愛的電影之一。他認為強尼戴普(Johnny Depp)飾演的書商,是一名十分迷人的角色,具有一種亦正亦邪的氣息,雖然看似唯利是圖,但也對珍本書有著別人難以比擬的深厚認識及滿腔熱情。

也因為這樣,雖然「不滅鑽石」早在1995年便已連載完畢,但荒木在後來以「不滅鑽石」中的岸邊露伴作為主角,陸續推出的《岸邊露伴一動也不動》(岸辺露伴は動かない)系列短篇裡,也把強尼戴普在《鬼上門》中的特質,融入到岸邊露伴的個性之中,就此再度強化了這個角色的獨特之處。

附帶一提,雖然有不少人認為身為漫畫家的岸邊露伴,是荒木把自己放到作品裡的一種呈現方式,但其實荒木曾在訪談中直接否認這點,僅表示雖說岸邊確實是他心目中理想的漫畫家形象,但兩人在許多方面都完全不同,自然也並非什麼自我投射。

不管恐怖、驚悚或動作片,荒木都能將其染上一層自己的色彩

除了先前提及的部份,荒木也時常將他喜愛的電影元素給放到不少角色身上。

像是這樣的情況,在「替身」設定首度出現的〈星辰遠征軍〉中,可以算是最明顯的,至於接下來的〈不滅鑽石〉則相對較少,到了第五部的〈黃金之風〉以後,由於替身能力越來越為複雜,因此像是這種直接採用某些電影元素的作法也變得更為罕見,或者說更難辨識出其間的連結性了。

接下來,便讓我們簡單地回顧一下,曾被荒木運用到漫畫創作中的部分作品。

#01:《恐怖連結》

在〈星辰遠征軍〉中,有一隻替身名為「力量」的紅毛猩猩。牠的替身型態是一整艘貨輪,並能自由控制貨輪上的任何零件。這隻猩猩的靈感,來自1986年的動物驚悚片《恐怖連結》(Link),甚至就連這隻猩猩會對人類女性產生性慾的描述,也是直接自《恐怖連結》引用而來的段落。


#02:《靈異入侵》

有一個替身名為「黑檀木惡魔」的反派,他的能力是可以控制娃娃進行戰鬥,只要他越恨對方,娃娃的力量就會越加強大。對於恐怖片的愛好者來說,這個娃娃設定的出處可以說再明顯不過了——是的,除了1988年《靈異入侵》(Child's Play)中的影史經典角色「恰吉」,還會是誰呢?


#03:《飛輪喋血》與《克莉絲汀魅力》

「命運之輪」這個替身的型態是一輛汽車,並在險惡的地形中,利用逼車與撞擊等各種方式,為空条承太郎一行人帶來各式各樣的危險,其橋段與史蒂芬史匹柏(Steven Spielberg)的處女作《飛輪喋血》(Duel)有著不少相似之處。

至於「命運之輪」可以自我修復的能力,則是出自史蒂芬金(Stephen King)原著,並由約翰卡本特(John Carpenter)執導的電影《克麗絲汀魅力》(Christine)。


#04:《夜霧殺機》

在〈星辰遠征軍〉中擔任重要反派的恩亞婆,其替身的型態是霧,並能運用霧的能力來同時控制數十具屍體。正因她以控制屍體的方式進行攻擊,因此相關橋段自然是出自荒木十分喜愛的活屍類型,再加上霧氣瀰漫的設定,所以其中最主要的概念源頭,則明顯來自於約翰卡本特1980年的恐怖片《夜霧殺機》(The Fog)。


#05:《聯合縮小軍》與《驚異大奇航》

「戀人」是一個體型極小的替身,在潛入他人腦部以後,只要本體受創,就能透過替身將相同的傷害複製到被附身的人身上,可以是個陰險無比的反派。而在故事中,主角們為了打敗「戀人」,因此縮小了替身,與對方在人體裡展開微型大戰,而這樣的靈感來自1966年的《聯合縮小軍》(Fantastic Voyage)與1987年的《驚異大奇航》(Innerspace)。


#06:《半夜鬼上床》

惡鬼潛入青少年的夢境,先是帶來各種恐懼,再用殘忍的方法殺害對方,正是《半夜鬼上床》(A Nightmare on Elm Street)最為知名的元素。而在〈星辰遠征軍〉裡的「死神」這個替身,便有著類似本領,甚至還能讓人在醒過來後,徹底遺忘夢境裡發生的事,使其因此更為難纏,也更使人好奇像是這樣的對手,究竟要用什麼方式才能打倒。


#07:〈猴爪〉與《禁入墳場》

W·W·雅各布斯(W. W. Jacobs)的短篇小說〈猴爪〉(The Monkey's Paw),一直是無數作品不斷借鑑的經典之作。至於「審判」這個替身的能力,便同樣引用了〈猴爪〉那個與三個願望及死者復活有關的情節。不過就「死者復活」這點來說,這段情節還是明顯受到了史蒂芬金原著的電影《禁入墳場》(Pet Sematary)更多影響。


#08:《鬼店》

正如「戀人」一樣,「賽特神」的能力並不算強,但是卻極其卑劣。他的能力是可以把敵人的年齡變小,使其由於身體上的變化,進而影響到相關的攻擊力與智力,接著再趁對方變成小孩以後,以大欺小的方式進行霸凌般的攻擊。而在故事中,荒木則運用了經典恐怖片《鬼店》(The Shining)的內容,來描繪成人追殺兒童的相關橋段。


#09:〈戰場〉

1972年推出的〈戰場〉(Battleground)是史蒂芬金的短篇小說,收錄於《有時候,他們會回來》(Night Shift)中,描述一個殺手殺害某間玩具公司的老闆後,竟然收到一箱會動的玩具兵,並慘遭各種驚人武器的攻擊。

這樣的設定,與「不滅鑽石」中虹村形兆的替身「極惡中隊」如出一轍。雖然〈戰場〉曾在後來改編為影集《噩夢工廠》(Nightmares & Dreamscapes)中的其中一集,但就荒木創作的時間點來看,「極惡中隊」的靈感應該是直接出自原著的〈戰場〉才對。


#10:《戰慄遊戲》

史蒂芬金的相關作品再一則。在「不滅鑽石」中,山岸由花子初登場的相關情節,有著明顯《戰慄遊戲》(Misery)的影子。《戰慄遊戲》中的主角安妮,將自己最愛的作家囚禁起來,逼迫他按照自己的意願創作小說;至於山岸由花子則是將喜歡的對象關在屋內,打算把對方訓練成品學兼優的人才,兩個角色均以愛為名,展現出她們瘋狂不已的一面。


#11:《捍衛戰警》

基努李維(Keanu Reeves)與珊卓布拉克(Sandra Bullock)主演的《捍衛戰警》(Speed),帶領觀眾坐上一輛只能以50英哩以上的時速行駛,否則炸彈便會引爆的巴士上頭。而「不滅鑽石」中的噴上裕也,其替身「公路之星」則會以60公里的時速追捕敵人,因此導致主角東方仗助得要騎著機車,一路維持時速60公里以上,找出擊敗噴上裕也的方式。


#12:《犬神家一族》與《八墓村》

收錄於《岸邊露伴一動也不動》的短篇〈富豪村〉,是一則發生在與世隔絕的豪華山村裡的故事。由於情節與自古以來的傳統禮儀及習俗有關,因此荒木在設定上,也希望能如同橫溝正史的經典推理小說《犬神家一族》《八墓村》那樣,帶出那種雖然故事發生於現代,卻又像是帶領讀者闖入了古老異空間般的特殊氛圍。


#13:《絕命終結站》

荒木非常喜歡2000年的《絕命終結站》(Final Destination)。這部描述一群學生陷入死劫,並嘗試找出死神索命規律的電影,可說十分符合荒木的觀影胃口。而收錄在《岸邊露伴一動也不動2》中的〈望月家的賞月〉(望月家のお月見),也藉由一戶被詛咒的人家,就這麼運用了如同《絕命終結站》那種角色隨時可能因各種意外而死的情節,營造出吊人胃口的緊張感。


以上所提及的並非全部,說不定你也曾發現過一些上面並未提到的電影元素。但無論如何,對於電影迷來說,這種出奇不意的致敬與驚喜,也確實正是讀《JoJo的奇妙冒險》時的一種獨特樂趣。

接下來,《JoJo的奇妙冒險》第六部〈石之海〉的動畫版,即將在2021年12月時,於Netflix上搶先播出。至於由高橋一生主演的《岸邊露伴一動也不動》真人版日劇,也同樣將於12月推出第二季,使得今年的年底,也因此足以被視為一個屬於荒木的月份。

不過,對於《JoJo的奇妙冒險》的忠實支持者而言,真正最讓人期待與好奇的,還是在於荒木於日前結束第八部〈JoJolion〉的連載後,宣布將會於一段時間後,繼續連載暫時命名為〈JOJOLANDS〉的第九部的消息了。

到底〈JOJOLANDS〉的劇情與故事背景會是如何?我們又是否有機會還能看到荒木再度把他喜愛的電影元素給運用其中?這一切的一切,就讓我們繼續To Be Continued吧。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楊士範

出前一廷

本名劉韋廷,曾獲某文學獎,譯有某些小說,曾為某流行媒體總編輯,近日常以「出前一廷」或「Waiting」之名出沒於不同媒體撰寫文章。個人粉絲頁:史蒂芬金銀銅鐵席格(www.facebook.com/StephenWTF)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