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wentieth Century Society

啟用還不到20年,倫敦市政廳為何被列入「瀕危建築」名單?

06 Sep, 2021
啟用還不到20年,倫敦市政廳為何被列入「瀕危建築」名單? Photo Credit: iStock

這份清單上的名字往往只有建築迷知曉,然而,2021的清單上卻赫然出現了倫敦地標的身影,引起軒然大波。

致力於英國建築文化保存的20世紀協會 (The Twentieth Century Society,簡稱C20),每隔兩年都會頒布一份英國瀕危建築名單,詳細列舉具有文化或歷史價值,卻因為種種因素岌岌可危的建築,希望藉此喚起大家的重視。

這份清單上的名字往往只有建築迷知曉,然而,2021的清單上卻赫然出現了倫敦地標的身影,引起軒然大波。

城市指標陷入危機!倫敦市政廳
iStock-1136383611
Photo Credit: iStock

走在泰晤士河畔,很難忽視這顆玻璃帷幕的怪怪球形建築——倫敦市政廳

2002年,倫敦市政廳在伊莉莎白女王的主持下揭開序幕。這棟由英國大師級建築事務所Foster & Partners主導的建案,設計靈感來自他們早年在柏林國會大廈圓頂的改造案,而有別於柏林國會大廈僅是圓頂通透,倫敦市政廳案則是一個巨型開放的建築,希望藉此呼應著政府應該對人們公正透明,而市政廳也順應民意,偶爾對外開放給大眾逛個過癮。

這棟隨著陽光或夜色變化閃耀著不同光澤的建築看起來大器又摩登,十足匹配倫敦這座對站穩世界潮流尖端充滿野心的城市,但誰想得到它會在啟用不到20年的今日,已經落到了極其尷尬的處境。

iStock-941769050
Photo Credit: iStock

不瞞您說,這棟建築雖然是倫敦市政廳,但產權並非在倫敦市政府手上。正因如此,倫敦當局每年必須支付房東,也就是科威特的聖馬丁地產集團(St Martin’s Property Group)超過1100萬英鎊的房租。這筆巨款讓市府大感吃力,尤其疫情影響下,倫敦當局更是極力想方設法緊縮開銷,而高額的租金就成了樽節的第一目標。

仔細思索後,市長Sadiq Khan大刀闊斧,決定把市政廳遷到格林威治以東、皇家碼頭工業區內的水晶大樓(The Crystal)。除了此棟大樓為政府所有,估計5年內可以省下6000萬英鎊外,同時也希望藉由這個遷移案帶動工業區目前除了荒草、強風、纜車和工廠的冷清局面,擴張城市外圍發展。

雖然C20協會提出應該把原市政廳建築列為歷史遺產的要求,但是負責管理歷史建築的英國遺產協會毫不猶豫拒絕,開玩笑也太年輕了吧!目前房東聖馬丁物產集團對於此建築的未來並沒有發表評論,然而大家紛紛都擔心起來,畢竟泰晤士河畔寸土寸金,每個高級建案都眼巴巴瞧著這塊地,究竟倫敦地標之一會不會面臨剷除或再開發的危機,我們也只能看下去。

理想城市生活的不復存——克雷辛厄姆花園

位在南倫敦蘭貝斯(Lambeth)的公共住宅克雷辛厄姆花園(Cressingham Gardens),由排屋組成的社區有著花木扶疏的中庭、彎曲可愛的小巧廊道,完全看不出來是個容納了306戶家庭的公共住宅案。

當年經過二次世界大戰洗禮的倫敦,希望能夠讓房產被戰爭損壞、或是湧入城市協助興建的人們可以用合宜的價格租下全新的房產,因此政府積積極地在倫敦建造起公營住宅。而保守黨上台後更是卯起來蓋蓋蓋,甚至強調要更有效率地讓更多人塞進更多房子裡,於是,高密度高樓層的社會住宅拔地而起。像是因治安太差和養護不佳而被拆除(部分已被維多利亞與亞伯特博物館收藏)的羅賓漢花園社區(Robin Hood Gardens),或是前幾年大火悲劇的格蘭菲塔(Grenfell Tower),皆是此時期的代表性建築。

然而同樣作為公共住宅案的克雷辛厄姆花園,則理直氣壯地活成了自己的樣子。

iStock-1004801164
Photo Credit: iStock
羅賓漢花園社區

這個於1967至1979年設計建造的公眾建築案,是由蘭貝斯區政府的建築師Ted Hollamby主持。他的團隊意識到當時公眾住宅的密度會帶給人們壓迫感,而活在大樓陰影下缺乏日照使得人們格外憂鬱,畢竟你也知道,倫敦日照已經不太多。因此克雷辛厄姆花園完全不走高樓高壓迫的風格,他們以小巧別緻的低樓層建築鑲嵌於城市中,既不破壞天際線和街區景觀,還和一旁的Brockwell Park相互呼應,部分窗景更採借景的方式,透過窗戶能看見一片鬱鬱蔥蔥。

此外,這個為小家庭量身打造的集合式住宅群,除了揉雜了公寓、別墅與花園洋房的形式,中庭更有個圓形廣場作為托兒所,還鼓勵著每戶人家積極種植花木,更透過別緻的小徑讓鄰居互通有無。即便日後逐漸發現隔熱不良和排水遲緩的問題,仍被認為是英國最傑出和進步的戰後社會住宅之一。

儘管如此,蘭貝斯區政府始終對這塊地虎視眈眈,每隔幾年就提出一個開發計畫,讓克雷辛厄姆花園成為瀕危建築名單上的常客。2020年政府提出要拆除靠近Ropers Walk的12棟房屋,當地居民也組成「Save Cressingham Gardens」,希望能透過法律行動再次阻止開發。

倫敦能源的大腦垂垂老矣——前倫敦電力委員會總部

建於1950年代的前倫敦電力委員會(Former London Electricity Board HQ),曾經是整個倫敦電力網的大腦,他們用籌帷幄、分配著倫敦大大小小家庭商店工廠的用電需求,而其位在貝思納爾綠地(Bethnal Green)的長方形端正的總部,則由建築師L. K. Watson & H. J. Coates打造。

雖然建築師本人並非如今我們稱讚的建築英雄,然而倫敦電力委員會總部始終名列英國最具代表性的建築手冊「佩夫斯納建築指南」(The Pevsner Architectural Guides)上。建築兩端以棋盤圖樣規整卻又帶點童心的設計,夾著中間像是一個個小小電晶體的窗戶,閃耀淡綠和銀灰的光澤,是死硬派建築迷心心念念的朝聖地。

這個負責倫敦電力分配的部門,受到國有部門民營化政策影響,在1990年後交與私人機構經營後經過幾手轉賣,而這棟舊時代的總部大樓也於2017年被出售。開發商提出了要將歷史大樓重新拉皮、裝修成住商混合型大樓。集團強調,雖然東倫敦的次文化氛圍備受人們喜愛,然而相對中產的房屋始終不足,至於新的規劃則打算將低樓層改為咖啡廳、酒吧和商場,高樓層則安置高級住宅,人們可以一秒移動於生猛次文化與雅痞生活之間,可謂促進非黃金地段的開發的妙計。

區政府可不這麼想,開發案毫不猶豫被打回票,至今這個前倫敦能源網大腦仍被閒置,近來傳出乾脆打掉重練的聲量。對於歷史建築和城市的未來如何取捨,人們勢必仍有許多空間需待拉扯拿捏。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楊士範

Elanor Wang

Felix culpa,拉丁文,愉悅的墮落。曾就讀SOAS藝術史碩士班,現為藝術產業從業者,試圖以偏狹的觀點、醉倒的姿態紀錄城市。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