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rofuturism

在虛構的封建日本與怪物、法師並肩作戰:《武士彌助》中的「非洲未來主義」

24 Aug, 2021
在虛構的封建日本與怪物、法師並肩作戰:《武士彌助》中的「非洲未來主義」 Photo Credit: NETFLIX

非洲未來主義的「黑」武士可以是棕色、灰色、巧克力或其他任何顏色,在虛構的封建日本與怪物、法師、機器人並肩而戰,為保護神奇不可知的共同未來。

文字:詹育杰

在一片混亂的日式古裝戰爭場面中,身著盔甲的士兵們在箭如雨下的魔法攻擊中作戰,一個耀眼武士在爵士樂的背景下刺穿了機器人裝甲,烈焰吞噬了戰場。在被包圍的寺廟裡,武士彌助懇求醉酒的織田信長撤退,他卻拔刀切腹自殺,要彌助砍下他的頭顱。

《武士彌助》是Netflix新發行的美日合製6集動畫,華麗如同穿越劇的日本「黑」武士靈感來自真實歷史事件,不過我們在這並不聊導演改編史實創不創新,而是黑武士為何與宇宙太空的科幻設定絲毫不違和,以及近年紅遍藝術文化圈和大眾流行產業的「非洲未來主義」。

​​
真實歷史上的黑武士

劇中的武士彌助確實存在,在稀少的史料中我們至少可以確定,日本史上唯一的黑武士在16世紀到達日本時,是一名義大利耶穌會傳教士的奴隸。織田信長因他的黑皮膚而大為震驚,令他脫去上衣清洗身體,之後給他起了彌助的名字,將他從奴隸升為貴族再成為武士。

在信長奮鬥團結日本的戰役中, 他一路隨行直到信長在本能寺自殺,彌助投降敵方,因為不是日本人而被免一死,從此自歷史中消失。

武士彌助的傳說都是無法證實的歷史,我們不知道他確切來自非洲哪裡,但應該是很早就被葡萄牙人殖民,今天莫三比克的東海岸。這些灰色地帶使導演可以更自由地在充滿動作元素的日本幕府時空背景下, 揉合科幻、魔法和以時空旅行療癒創傷為重點的「非洲未來主義」,創作出如上溯前世的黑船夫角色設定,並與各式怪物、機器人並肩作戰。

01_Sub_YASUKE_04_0022_BRIGHTEN
Photo Credit: NETFLIX
「非洲未來主義」是什麼?

美國文化評論家馬克德里(Mark Dery)在1994年的《未來的黑》一文中首次引入了「非洲未來主義」(Afrofuturism)一詞,著眼於80、90年代黑人音樂和視覺藝術,在20世紀技術文化的背景下處理非裔美國人主題,並處理他們關注命題的科幻思辨小說。更一般而言,意義在於非裔美國人挪用技術的意象和進化改善的未來,用以形容創傷的黑人經驗和虛構身份的重新使用。

而近年來,從文學到流行大眾文化,掀起第二波非洲未來主義浪潮。當歐巴馬成為美國第一位黑人總統,屬於黑人的未來似乎成真,川普在任期間,黑人民權社會議題再次延燒。在2018年科幻動作英雄電影《黑豹》的票房收入超過10億美元,蕾哈娜(Rihanna)、碧昂斯(Beyoncé)等大量的流行音樂都採用了非洲未來主義的風格。21世紀初黑人身份的產生反映了種種思辨後人類的可能性,跨越藝術、技術和文化創新領域的多面向運動。

如操刀《武士彌助》配樂的Flying Lotus,正是自出道以來就被稱為是「非洲未來主義」先鋒,在6、70年代經常穿著法老裝扮,伴隨著他所謂的「銀河系」樂團Arkestras前衛迷幻的音樂,標誌宇宙哲學的先鋒爵士音樂家Sun Ra的嫡系接班人。

​​
誰的未來與過去?

《武士彌助》的史實改編除了科幻更結合大量的神秘主義,武士和盔甲、突變的身體、發出雷射光的機器人,編織出一個「黑」武士出現在如同「外」太空的「外」國環境,環繞極端的危險和差異性。劇中的彌助是一個鬍鬚長髮披散、惡夢連連、創傷酗酒,家住溪邊村莊的一個渡船人。 

在前3集中的各種閃回片段中,充滿暴力衝突和遺憾,信長接受黑武士的「開放」思想和日本傳統的內部衝突,更還有彌助與自己親手殺死的同袍女武士的禁忌關係。他在夢中深深被他的「前世」過去困擾,痛苦從未消失。在充滿魔法、機甲和巫術等奇幻元素的另類現實中,眾多未來元素融合日本版歷史故事。

另一個切入點在於,黑渡船人上溯前世時空歷史上游,充滿遺憾和令人毛骨悚然的過去,這裡沒有科幻的時空旅行機器,卻有自我改變創造的技術。只可惜,黑渡船人處理了他在日本的前世,卻沒有上溯自己最初為何出現在亞洲,與自己的祖先做任何感應,他依舊是漂泊無根。

16_SubSub_Key_Moment5_YASUKE_03_0038_BRI
Photo Credit: NETFLIX
非中心的敘事

當彌助向後注視自己過去因為戰爭造成的創傷,這或許與當代許多逃離非洲的難民如出一徹,而當他面對怪誕的白袍大反派神父,無力掙脫鞭打和酷刑,我們很難不想到3K黨的美國暴力歷史,難以掙脫黑奴傷痛和種族歧視。劇中彌助與武士精神、與傳統、與如父主公的關係,顯然不只點出了關於種族主義,更還有性別等等與男性父權決裂的的命題。

這在彌助與出眾的女武士Natsumaru的關係中非常明顯,一個是跨越種族,一個是跨越性別藩籬。彌助雖然無法獲得其他日系同袍的認同,卻深得女武士歡心。但他卻也因為對接受自己的,如同父親的信長忠心耿耿,當他發現Natsumaru實則是屬於敵對家族的內應,他於是極為痛苦矛盾地親手殺死背叛父親的她,成為心中永遠的痛。

「黑」和「女」武士的出現正呼應武士傳統的改變,可說是織田信長試圖建構更為「多元」的未來。但無論他們多麼積極證明自己的價值,依舊是被他人所利用。這或許也形成劇情後三集, 外國人、女狼人、(會自殺的)機器人、印度法師,眾怪物組成的「雜」牌軍,它們同樣與「主流」傳統背道而馳,齊力為保護一個擁有莫名能力的女孩而戰。當然她就是「救世主」,就是人類大未來, 這「多元」的共同未來在當下也非常政治正確地,近乎成為主流「另類」的敘事設定。

21_SubSubSub4_Villain1_YASUKE_Episode3_0
Photo Credit: NETFLIX
黑武士的「七彩」未來

在16世紀,不論是彌助或其他武士都以武士精神為依歸,為主公赴湯蹈火鞠躬盡瘁,在劇中這顯然正是最大的心魔所在、最需要改變治癒的。他的旅程令人著迷之處,正在於如同一個團體治療的歷程,由黑渡船人領頭航向黑暗之心的歷史上游。

非洲未來主義的「黑」武士可以是棕色、灰色、巧克力或其他任何顏色,在虛構的封建日本與怪物、法師、機器人並肩而戰,為保護神奇不可知的共同未來。在古日本或在外太空,解構自我歷史想像完全不同的、與主流決裂的「另類」可能。擁抱療癒痛苦的過去,創造不可能的群體未來,這超越自我的方案堪稱一種政治性的創新藍圖。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楊士範

讀者投書

投稿請寄到 [email protected] 來信請附上投稿人真實名字、email和電話,並直接附上投稿內容(Word、純文字皆可)。我們會在收到稿件後24小時內回信,建議勿一稿多投。另外為了國際版翻譯需求,也請附上想要刊登的英文作者名稱。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