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unted City

倫敦的每個角落,都有著讓人難以安眠的故事

19 Aug, 2021
倫敦的每個角落,都有著讓人難以安眠的故事 Photo Credit: iStock

倫敦的恐怖故事發生在任何地方,不單是墓地、教堂和美術館這種基本款,我們日夜經過的地鐵、繁華人潮的銀行,甚至一晚要價上萬的酒店,都有著讓人難以安眠的故事。

在這種歷史悠久的城裡,你每踏一步都極有可能撞上恐怖故事。

好比死刑犯太多、鮮血都沁入城牆的倫敦塔,至今人們仍指證歷歷亨利八世的夫人安妮的幽魂還在塔中出沒,而開膛手傑克刀下的亡魂,也還在紅磚巷中徘徊;連吉他之神吉米罕醉克斯寓居倫敦時,都曾瞥見隔壁公寓有個不明靈體,恰巧那個公寓還是亨德爾的居所,如今已改造成博物館,根據傳言,館舍營運前還曾特別找神父來安魂。

倫敦的恐怖故事發生在任何地方,不單是墓地、教堂和美術館這種基本款,我們日夜經過的地鐵、繁華人潮的銀行,甚至一晚要價上萬的酒店,都有著讓人難以安眠的故事。

奢華酒店的陰暗軼聞
截圖_2021-08-17_下午1_05_18
Photo Credit:Savoy Hotel London

在電影《瘋狂亞洲富豪》中,楊紫瓊帶著家人在大雨中衝進的豪華酒店,就是倫敦著名的薩伏依酒店(Savoy Hotel),這座酒店名流雲集,莫內、甘地、瑪麗蓮夢露等人都是座上嘉賓,然而,縈繞著酒店的可不只是名流......飯店5樓搗蛋的小女孩早已成為旅客們秘而不宣的故事。住在5樓的旅客不時會被敲門,打開門後卻發現走廊空空蕩蕩,她還老愛讓電梯亂跳號碼,使旅客面對著錯誤的樓層不知所措。

另一個鬧鬼傳聞甚囂塵上的還有朗廷酒店(The Langham),由於過去飯店曾短暫作為《BBC》宿舍,記者間紛紛流傳各式小道消息:走廊上遊蕩著穿著斗篷的維多利亞時代醫生,據聞蜜月中他不知為何拿手術刀刺死妻子後又在房間內自殺,或是發現擦肩而過的人臉上有著足以致命的巨型傷口,但本人卻看起來一點也不在意。

其他還有會讓室內溫度驟降的男僕幽靈(還戴著假髮)、從窗戶反覆墜下的德國流亡王子,狂搖床鋪的搗蛋鬼等,最奇怪的是,整理這些目擊供詞時,會發現333號房彷彿是幽靈們的交會點,總是有人在那房內被不明人影嚇壞。

84860086_10157094445222201_8878221146323
Photo Credit:The Langham, London

也因此,許多冒險者願意豪擲萬元,只為在房內睡一晚好好體驗鬼魂的沈浸式劇場。

是誰在陰暗中陪你看戲?

位於柯芬園的皇家德魯伊劇院(The Theatre Royal, Drury Lane)最早可追溯自1663年,亦是倫敦歷史最悠久的劇院,曾經上演過《西貢小姐》、《國王與我》和《冰雪奇緣》等經典劇碼,老闆更是大名鼎鼎、撰寫《貓》的作曲家——Andrew Lloyd Webber

而歷史悠久的劇院,怎麼可以沒有鬼故事。偏偏德魯伊劇院的鬼故事各自有其戲劇性,貴族打扮和配件的灰衣人在上排和皇家包廂遊走,提醒觀眾別說話了專心看戲——這個維護劇場秩序的幽魂被認為和19世紀中劇院裝修時在牆壁中發現的骨骸脫不了關係。劇團基本上都很希望能遇到這名魂魄,通常他的出現代表此戲會高朋滿座。

除此之外,現代小丑之父Joseph Grimaldi的亡魂也不時被目睹,無論演員、清潔工和帶位員都曾撞見他,甚至傳言有時候他會懶得將身體帶出門,並沒有很意外,畢竟另一個傳言是他過世前留了個將頭切除下來下葬的遺願。

另外還有飄著薰衣草香味的Dan Leno、用拐杖插爆同戲演員眼睛的Charles Macklin等名角,即便死後仍聚集在此劇院中。當場燈暗下後,不知道是誰在觀眾席陪你看戲呢?

隱身辦事人群中的幽魂

位於針線街(Threadneedle Street)的英格蘭銀行(Bank of England)有著300多年的歷史,肩負著英國貨幣政策的重要大任,還經營著一個訴說自身歷史的博物館。另一方面,在這棟悠久的建築物中,始終飄蕩著一個名為Sarah Whitehead,又名「銀行修女」(the Bank Nun)的亡魂。

事情要從Sarah的哥哥Philip Whitehead說起,Philip曾經是英格蘭銀行的雇員,然而他並不安份於銀行辦事員的角色,他過著身份不合的奢迷生活,並將大把的錢投入股票投資。當他從銀行辭職後,還試圖使用過去的身份偽造票據和詐欺,最後吃上官司並絞死於新門監獄。

雖然周遭的人拼命隱瞞,但Sarah得知後備受打擊且精神失常,每天她都穿著黑色的喪服,沿著針線街行走邊哭邊尋找她的哥哥;銀行行員往往一抬頭就看見她在櫃檯前幽幽地詢問「哥哥在嗎?」即便死後,她的亡魂依然維持著這個習慣,彷彿拒絕讓哥哥的記憶隨著他倆死去而消失。

iStock-1219407053
Photo Credit: iStock

銀行修女是19世紀著名都市奇譚,維多利亞時代的作家們認為她真有其人,指稱他們童年時針線街上的確有一名穿著破舊喪服的老婦人,時常站在銀行門口含糊不清的咒罵。如今,銀行修女的故事被認為是倫敦人對於當時金融制度改變的焦慮體現。

受到拿破崙戰爭影響,19世紀中英國本土黃金逐漸短缺,英格蘭銀行被授與獨家發鈔權,當紙鈔大幅度取代黃金作為通用貨幣這個新舊貨幣交接之時,大量偽鈔和票據湧入市場,為此議會也通過數十個法規,試圖以重至死亡的嚴刑峻法來嚇阻犯罪。

而某種程度上,Sarah的故事也是維多利亞人對當時層出不窮的金融犯罪事件,佐以浪漫主義元素後轉化再製的都市鬼故事。

共謀創作出的鬼屋

伯克利廣場50號(50 Berkeley Square)可說是倫敦最惡名昭彰的鬼屋了。此地曾經是英國首相George Canning的故居,而1859年,Myers先生搬進了市中心梅費爾(Mayfair)的高級住宅,他喜孜孜地整理這個宅邸,期待愛人搬入,殊不知未婚妻悔婚離他而去,傷心之餘他將自己關在閣樓中拒絕出門任憑房子荒廢,直到抑鬱過世為止。

至此之後慢慢傳出Myers從未離開,一名女傭被發現倒在房子中,緊急送醫後宣告不治,死前還喃喃說著「別讓他靠近我。」她不是第一個受難者,陸續有各種膽大包天的鬼屋探險者以各種離奇死因:被鐵欄杆刺穿、倒在地毯中面容抽蓄等原因過世。

然而根據調查,這些命案並沒有真的出現在官方紀錄中,恐怕只是因為這棟在鬧區的豪華房子過於疏忽打理,穿鑿附會出的故事。Myers先生的姪女也在後續出面澄清,Myers本人的確也有點怪、愛日夜顛倒沒錯啦,或許某些宣稱房子的騷靈事件,根本是Myers晚上活動太大聲吵到別人,才不小心跟後來的事情融合編出來的。

伯克利廣場50號目前是古董書商Maggs Brothers的宅邸,可沒聽人家出來抱怨什麼。

對於想追尋恐怖故事的朋友,不妨跟上靈異作家Richard Jones的腳步,跟著他一起來場倫敦鬧鬼散步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楊士範

Elanor Wang

Felix culpa,拉丁文,愉悅的墮落。曾就讀SOAS藝術史碩士班,現為藝術產業從業者,試圖以偏狹的觀點、醉倒的姿態紀錄城市。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