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Titanic

大概是為了報復卡麥隆,有位憤怒的員工在《鐵達尼號》片場的員工餐中加入了毒品

25 Aug, 2021
大概是為了報復卡麥隆,有位憤怒的員工在《鐵達尼號》片場的員工餐中加入了毒品 Photo Credit:《鐵達尼號》,來源:IMDb

李奧納多狄卡皮歐與凱特溫絲蕾,成為了一生的好友。但他們並不情願再看一次《鐵達尼號》,當然當時的他們,演技不像現在那麼成熟,但也許另一個他們沒說出口的原因,是因為他們不想再回想那段痛苦的製片時光。

文字:龍貓大王通信

《鐵達尼號》最醜陋的片場事故,是某位憤怒到極點的員工,可能為了報復,在公司餐摻入了毒品天使塵,使詹姆斯卡麥隆  與其他片場同仁喝下了這鍋毒蛤蠣湯,導致了包括比爾派斯頓 (Bill Paxton) 等50名演員與工作人員緊急送醫。

而究竟是誰做了這件事,事後一直查不出來(片場人士來來去去很難追查),但是所有人都很清楚,他們都是因為卡麥隆而中毒的……說「中毒」有點不精準,正確地說,所有人都在片場嗨到了高潮。

李奧納多狄卡皮歐在電影裡飾演畫家,而負責填滿他的素描本的人,是畫家瑪麗蓮麥艾佛 (Marilyn McAvoy)。她回憶那「被迫嗑藥」的晚上時表示:「這鍋巧達蛤蠣湯實在太神了,每個人都拼命再來一碗,連我也想再喝一碗,因為就是那麼讚,我猜這是事情會變得那麼嚴重的另一個原因,因為湯實在煮得太好喝了。」

「30分鐘後,事情開始不對勁了,所有人看起來都很困惑,他們開始沒法完成手上的工作,我那時需要樓上的同仁幫我把道具搬下樓,但我只記得自己到處轉來轉去,一切都開始變得混亂,而卡麥隆那時似乎發現了巧達湯有問題,他衝進辦公室,強迫自己把所有東西吐出來。」

沒人追查,是因為這時已經是拍攝階段的末期了,這頓晚餐其實是他們在加拿大新蘇格蘭片場的最後一餐,隔日他們就要飛往墨西哥班加片廠拍攝最後的沈船片段。而嗨翻天是一回事,但更重要的是,他們已經沒剩多少時間了:更何況《鐵達尼號》已經嚴重延期了。

工程師性格、即知即行的行動力、與不顧現實夢想差距的完美主義,使卡麥隆在片場產生了分裂人格,一個是想出好點子會手舞足蹈的天真工程師卡麥隆,一個是在拍攝時不停喊卡的暴君導演卡麥隆。

當然,卡麥隆沒有罹患人格解離症,不過片場人員仍然為吉姆卡麥隆(吉姆是詹姆斯的簡易稱呼)不同的人格,取了另一個名字「姆吉」(Mij) ——很明顯地就是吉姆倒過來念。他們喜愛與吉姆一起工作,同時又被姆吉無情虐待,這產生了一種難以解釋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而在依舊水深火熱的這一天,《鐵達尼號》原訂138天的拍攝時程,已經延遲到了160天,整整又延了一個月。1997年4月,卡麥隆終於向福斯與派拉蒙影業表示,因為技術……等等等50個理由(應該真的有那麼多),因此《鐵達尼號》必須延期,無法成為1997年暑假的強檔電影。

延期也許看來理所當然,但對電影公司來說,是絕對不想真的聽到的悲劇:某些他們原本寄予厚望的夏季強檔電影,已經因為《鐵達尼號》被移到其他檔期了,現在《鐵達尼號》來不及幫他們大賺一票,讓這個暑假檔期成為派拉蒙與福斯完美的真空。

而這嚴重傷害了另一個年輕的導演,那年他才32歲,是恐怖與動作電影界的新星,他沒想到臭名昭彰的《鐵達尼號》會臭到自己,而那是另一個故事了。

福斯電影娛樂總裁比爾麥康尼克 (Bill Mechanic) 受不了了,這部電影不但延期、超支、更糟的是,卡麥隆端到他面前的《鐵達尼號》,竟然片長3個小時:保守來說,一個電影廳院,一天能夠放映6場2小時的電影,而只能放映4場片長3小時的電影,對電影院老闆而言,電影最好越短越好,這樣單廳的收益才會上升。

而麥康尼克今天來到片場,敲卡麥隆的休息拖車門,就是為了此事而來:他列出了福斯審核過並希望刪減的片段,希望卡麥隆考慮片長對票房的影響,先自行刪除這些片段。

而對作品抱持著完美主義的卡麥隆,當然無法允許別人對他的作品指指點點,更何況是要求刪除片段,即便對方是福斯電影部門的大老闆也一樣。他告訴麥康尼克自己的想法:「如果你要刪減《鐵達尼號》,你得先開除我;而你如果要開除我,你得先殺了我。」

Over my dead body,卡麥隆表達了非常強硬的態度。但是,說幹話人人會,卡麥隆卻不只是想將怒氣發洩在麥康尼克身上而已(也許有一點),相對的,他既然不能接受讓自己的作品打折以提高收益,那他至少可以作到「節流」。

負責監製、編劇、執導的卡麥隆,在本片還負責了攝影(深海特殊攝影是他負責的)與美術(傑克的畫作有部份是他畫的),而總計卡麥隆在製作期間的薪水為1150萬美金,同時,他可以從福斯自《鐵達尼號》賺到的收益中(扣除成本),獲得15%的分紅。而卡麥隆向福斯承諾,他要放棄自己的薪水。

福斯影業原本預期《鐵達尼號》最好的全球票房成績,應該在3.5億美金左右,扣掉製片成本、發行暨行銷費用、與海外院線分紅,再乘上15%,華爾街日報估計,卡麥隆約略可以拿到2500至3500萬美金的分紅,而他還能領到應得的1150萬美金薪水。

這是一筆不小的酬勞,而對已經鞠躬盡瘁的卡麥隆來說,這會是一筆很大的補償:別忘了他自行研發、並運用在《鐵達尼號》的深海攝影技術,包括潛水艇與攝影鏡頭等,都是他自掏腰包開發與製作的。

但是,卡麥隆可以放棄他應得的薪水,只為了補貼一點兩大影業支付超過2億美金的預算。當然你會說,5千萬與2億似乎有點差距,但這5千萬已經是這個男人工作一整年的薪水了:可以說卡麥隆幾乎是無償拍攝《鐵達尼號》。

卡麥隆唯一沒有捐出去的,只有他身為編劇的薪水150萬美金,這算是他對自己創作的劇本的自豪。除此之外,他還承諾,下一部他在福斯影業執導電影應得的收益,也捐一半給福斯影業。但事實上,就跟上一篇卡麥隆描述《鐵達尼號》製作的困境時所說的:「所有人都覺得他們的投資賠定了。」

其實福斯與派拉蒙並不期望這部電影能夠有很高的票房,甚至質疑自己會不會回本,而如果《鐵達尼號》賠錢,卡麥隆當然也沒辦法拿到分紅,這也就是說,比爾麥康尼克可能未必覺得卡麥隆甘願做白工的心意,有什麼特別之處。

原訂1997年7月出航的《鐵達尼號》,終於確定在1997年聖誕檔期於全球上映。而日本觀眾,是世上第一批見證卡麥隆的犧牲有無價值的人們。這部電影在11月於東京影展首映,而紐約時報影評給了一個非常尷尬的評語:「不溫不火」(tepid)。

這部眾人唱衰、無人看好的電影,獲得了一個中庸的評價,與其說《鐵達尼號》拍得很平庸,但比照過去一年媒體的大量冷嘲熱諷,也許《鐵達尼號》真的沒那麼差?

《沙龍》批評它無視史實,還帶著仇富心態矮化劇中的貴族,順帶用大型災難場面掩飾他不知如何培養男女主角感情的窘態;《娛樂報》則震撼於許多場景的精緻與浩大;而影評天王羅傑伊伯特給了它4星滿分評價,稱讚《鐵達尼號》在技術與情感面都同時說服了他,連沈船時其他眾角色的表現都有精心設計。

這些影評有褒有貶,而對尚未看到電影、並且好奇這部當時被稱為「影史成本最昂貴」、與「比鐵達尼號事故還要災難」電影的美國觀眾來說,更是萬分期待——這種好壞參半的評價,反而成為吸引觀眾的誘因。

不管觀眾是抱著「我要親眼看看他多爛」或是「卡麥隆一生推」心情,當他們在12月中終於觀賞到《鐵達尼號》之後,他們大多成為了這部電影的粉絲。隨後的事情你們都知道了:《鐵達尼號》創下美國連映378天的紀錄、美國票房6億美金、全球票房18億美金,這部影史最貴電影,成為當時影史最賣座電影。

在它於2012年推出3D新版時,全球票房仍然高達3.5億美金。忘了說,《鐵達尼號》最終的片長長達3小時又14分鐘,還超過了當時麥康尼克要求的3小時片長。但是,後來沒有人(包括電影院老闆)想抱怨這件事。

也許你好奇,在片場成為眾人惡夢、被迫嗑藥、被媒體與電影公司追殺、卻真的交出曠世巨作的卡麥隆,難道真的就從《鐵達尼號》賺到了150萬美金而已嗎?不,因為《鐵達尼號》實在太賺錢了,因此卡麥隆可以獲得原有應得的分紅與薪水,這讓他可以獲得將近7500萬至1億1千萬美金的酬勞。

《鐵達尼號》沒法再拍第2集也沒關係,因為卡麥隆已經讓《鐵達尼號》成功到福斯與派拉蒙影業都笑得合不攏嘴的地步。這是卡麥隆的勝利,但是,這也是《鐵達尼號》團隊的勝利,他們不但共同打造了全球觀眾都喜愛的作品,同時克服了技術上的困難。至今24年來,沒有人能拍出比《鐵達尼號》更偉大的海難電影。

擁有史上最大水槽的福斯班加片廠,後來被福斯影業出售,陸續拍攝了《珍珠港》(Pearl Harbor) 與《怒海爭鋒:極地征伐》(Master and Commander: The Far Side of the World) 等電影,但在2007年,被發現這座與海相連的墨西哥片廠,成為當地毒梟爭奪的地盤——它成為走私犯與非法移民進出的門戶。班加片場因此暫時關閉。

李奧納多狄卡皮歐與凱特溫絲蕾,成為了一生的好友。但他們並不情願再看一次《鐵達尼號》,當然當時僅有20歲出頭的他們,演技不像現在那麼成熟,但也許另一個他們沒說出口的原因,是因為他們不想再回想那段痛苦的製片時光。

2012年,卡麥隆製作完《鐵達尼號》3D版時,曾經與狄卡皮歐見面。他表示:「我給他看了18分鐘的3D版成果,當然我們見面時,回想過去那段時光還蠻快樂的,而他看到電影裡自己還是個小屁孩的模樣,就瘋狂大笑。我想他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看這部電影了,而且沒機會在大銀幕上看,我還看到他中途蓋住嘴巴打了大大的呵欠。」

也許我們應該為卡麥隆賺了一大票而開心,但事實上,不只卡麥隆,瑞斯湯普森 (Reece Thompson) 也是,從1997年到現在,湯普森每年都還會收到《鐵達尼號》的支票……這是怎麼回事?

原來當年5歲的湯普森,在電影裡講了一句台詞,而因為演員工會的規定,《鐵達尼號》所有在串流媒體上架、電視台重播、DVD與Blu-ray販賣的利潤,都會分潤給參與製作的人員。而至今湯普森每年都還會收到2、300美金的支票——這說明了《鐵達尼號》仍在世界某個角落被放映著,而它仍然在持續製造利潤。

而詹姆斯卡麥隆繼續深入海底,挑戰更高難度的深海攝影技術,從此以後,再也沒有人敢對他說,「你的電影可以砍掉幾分鐘嗎?」

本文經電影神搜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陳仲廷
核稿編輯:古家萱

電影神搜

累積了眾多探員的支持能量,在電影內容這塊豐富迷人卻又充滿挑戰的環境下繼續往前破關!提供最新電影情報、新聞、影評、影片等,期望影迷們都能在這個網站找到你想瞭解的電影資訊。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