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t Well

「獨自料理其實更像是一種微型創作」專訪LOUU創辦人——陳小曼

03 Aug, 2021
「獨自料理其實更像是一種微型創作」專訪LOUU創辦人——陳小曼 Photo Credit:LOUU

「獨自料理其實更像是一種微型創作,不管是簡單還是繁複,在從煮到吃的過程中,你會完全感受到每個步驟帶給你的回饋,可以百分之百跟食物對話。」食物設計師陳小曼說。

烏雲在天邊厚厚堆起,空氣中瀰漫著風雨欲來的氣味,颱風來的前一個晚上,我特地提早下班,趁沒雨的空檔趕往超市一趟,可惜,比起勤奮的主婦,我終究還是晚了一步。看著眼前早已被掃購一空的貨架,我來來回回晃了兩圈,還是只能嘆口氣,認命走向堆滿罐頭的走道。

茄汁鯖魚、水煮鮪魚、紅燒鰻魚,翻來找去,實在是提不起胃口與興趣——說難吃是不難吃,一個人料理起來也都還算方便,但怎麼不管大的小的、圓的方的,裝的都是差不多的東西?幸好,這樣的無奈不只出現在我心裡,也出現在LOUU創辦人——食物設計師陳小曼的腦海裡。

品牌主視覺1
Photo Credit:LOUU

比起在餐廳為客人準備熱騰騰料理的廚師,食物設計師的工作更像是藝術家與社會觀察家,他們以各式各樣的食物做為創作工具,對人們的生活提出問題、並嘗試從中尋求解答。而LOUU,就是一個集結了小曼所學所想的「保存食品牌」。

「在很久很久以前,保存食物是一種必要的生存手段,你一定要懂得保存,才能撐過一個又一個可能沒東西吃的冬天。但到了現在,因爲農業和食品工業的發展,食物變得太多、太容易浪費了,而地球上的資源還是一樣分配不均,有食物的人不斷浪費、沒有食物的人還是一樣沒東西吃,如果能好好保存這些過剩的資源,或許就能解決這些問題。」

聊起創辦品牌的初衷,小曼先談起了當今越來越受到重視的「剩食問題」,她表示,這些議題雖然聽起來很嚴肅,但它終究還是會影響到我們的生活,「所以在做這個品牌的時候,我希望它的表現法是很有趣的、俏皮的,但在這些外在形象的背後,其實還是有希望可以達到的目標與社會責任。」

一個人也能做出有變化的風味料理
義大利麵
Photo Credit:LOUU

打開LOUU的官方網站,映入眼簾的是以活潑色塊拼貼而成的食物形象,而架上的每樣商品也都相當萬用,像是「油漬牛肝箘綜合菇」不僅可以直接吃、亦可用來炒蛋、配牛排,而經過輕油炸後泡在芥花油中的「油漬酸豆小卷」有著厚實鮮甜的海味,用來拌炒義大利麵是夏天的絕配,如果今天懶得煮,直接夾在麵包、饅頭中也一樣風味十足。

問到是否有特別集中火力開發這種「多功能」的產品,小曼提起了她的獨居生活:「我平常是一個人住,要煮一個人吃的東西其實是挺困難的,常常一不小心就煮成4份,雖然我可以連續好幾餐吃一樣的東西沒問題,但總是會覺得有點心理壓力。」她舉例,前陣子趁著好天氣,她獨自開車到基隆崁仔頂買了自己最愛的章魚,「第一天我切沙西米、第二天用烤的、第三天用燉的,等到第四天我已經沒招了,可是章魚還沒吃完啊......」

這樣的經歷讓我想起了我不堪的自煮回憶......每次想煮咖哩時,懶得早起上市場的我總會購入超市的袋裝馬鈴薯與紅蘿蔔,但一個人的食量有限,在努力用掉大半份量、連吃3天咖哩後,還是只能看著剩下的食材在冰箱裡悄悄發芽,在感到可惜的同時也對料理產生了疲憊之心。

容易一點的方式
截圖_2021-07-30_下午3_06_43
Photo Credit:LOUU

延續特地開車到基隆買章魚的話題,小曼也提到,她覺得台灣的市場環境有一個有趣的現象,「以一般人的家來說,你好像很難走到轉角就有新鮮的章魚可以買,而在超市能買到的食材,其實也就是那固定幾種,那像是章魚這類的東西到底都跑去哪了呢?為什麼小超市都不賣呢?」

這個疑惑其實反映了整個供應鏈上環環相扣的問題,「通常來說,你買不到那些東西你就不知道該怎麼料理,而你不會煮的東西通常就不會買,超市、市場這類的地方也會因為買的人少就乾脆不進貨,然後它就慢慢形成一個循環,不只選擇變少,也間接限制了大家對於廚房的想像跟能力。」

說到這裡,小曼想起了她旅居國外的回憶:「我家的旁邊有一個很小很小的魚販,我沒事就會去晃一下看最近有什麼海鮮,可能今天買龍蝦爽吃、明天買海膽、後天再買一小塊魚,我不用特地遠遠跑一趟囤貨,每天出門走下去買就好了。」

她接著說,「我一直在想我要怎麼把這樣的生活濃縮成一件距離沒這麼遙遠的事?總不可能在每個人家巷口擺攤賣海鮮吧?但是,我覺得我至少可以先幫大家做好基本的處理,就算這不見得是最好的選項,但至少在你變成小當家之前,能有一些稍微容易一點的方式,就算一個人住也能輕鬆拿這些保存食材來變化,不用因為怕壞掉或不熟悉這些食材而只能放棄。」

把台灣風味裝進小鐵盒之中
11
Photo Credit:LOUU

除了各式各樣的油漬食品外,LOUU的另一項商品「風味奶油」也讓人印象深刻,紅、綠、白三色的可愛鐵盒中盛裝的分別是微辣奶油、昆布鹽奶油、以及發酵豆腐奶油三種口味,「以前比較厚工的時候我會自己做香料奶油,把迷迭香啊、百里香啊,跟奶油一起溶掉之後再結成塊,就像做冰塊一樣,但做的時候也突然開始覺得,既然國外有那麼多不同口味的香料奶油,那我們台灣有沒有屬於自己的風味?如果有的話那會是什麼?」

於是,小曼把大家從小吃到大的記憶滋味溶進了奶油之中,「我希望去抓出這幾代人共同的味道,像是我們平常吃稀飯會配海苔醬、豆腐乳,這些風味跟奶油混在一起之後變得柔軟,卻又保留了食材本身的Umami(鮮味),不管是自己在家用來料理、抹吐司,還是送給外國朋友,讓他們透過奶油這個介質認識本土風味,都很適合。」

至於微辣奶油,由於小曼本身並不擅長吃辣的關係,她刻意在挑選材料時選用了如西班牙煙燻紅椒粉這類有著豐富香氣,卻不至於過度刺激的原料,讓無法承受過高辣度的人也能在餐點中享受到辣椒的香氣,卻不至於要狂喝冰開水。

Food is about contacting people
品牌主視覺3
Photo Credit:LOUU

對於獨自生活的人來說,無論是能長時間保存鮮物、不怕自己吃不完的油漬罐頭,還是能輕鬆增添料理滋味的風味奶油,都是廚房裡不可多得的好幫手,但說到「獨食」這種越來越常見的用餐型態,它究竟與多人共食有何差別?

關於這樣的提問,小曼回憶起了在英國生活時的聖誕節。「對歐洲人來說,聖誕節是一年一度的大節日,大部分的外國人都會趁著連假回家跟家人團聚,而我們這些在當地工作的亞洲人就會聚在一起,有一年,我很慎重地開了菜單,想邀請大家到我家聚餐。」

她拿著長長一列的採買清單走到平常常去的店家,一邊跟老闆討論各種食材的料理方式,一邊尋找著缺貨食材的替代品,「老闆看了我寫的清單,跟我說這看起來是一頓大餐,問我是不是要做菜招待朋友?我說對,我很緊張,很久沒煮這麼多食物了......沒想到那個阿伯說,不用擔心,大家是為了妳才來的,不是為了食物,Food is about contacting people。」

獨自料理的趣味
白醬義大義麵(番茄、綜合菇)
Photo Credit:LOUU

的確,雖然食物美味與否也很重要,但多人共餐時,更講究的是團聚的氣氛,餐點只是串連起大家的一種介質,「但獨自料理其實更像是一種微型創作,不管是簡單還是繁複,在從煮到吃的過程中,你會完全感受到每個步驟帶給你的回饋,可以百分之百跟食物對話。」小曼說。

仔細想想,從清洗蔬果、小心切片、到熱油鍋、翻炒與調味,做菜時的每個動作都會直接影響食物最終的形貌,而這些步驟雖然看似繁瑣,卻是我們在一天裡難得可以專心只做一件事的時刻,這麼一想,便覺得備料簡直是廚房專屬的冥想儀式。只要專注地對待料理,料理便會為生活帶來截然不同的感受——至少會變得好吃。

而關於對獨食的看法,小曼也補充道,「我覺得像是我們這一代人,家庭的規模普遍都很小,甚至沒有家庭,獨食或是少人共食的機會其實是越來越多的,不過相對的,選擇也越來越多。」傳統臺菜往往是十個人圍成一桌,一口飯一口菜地邊夾邊吃,但隨著不同的飲食文化進入台灣,人們也開始習慣獨自用餐,「雖然現在一個人跑去驥園喝雞湯看起來仍然是蠻瘋的,但至少吃吃定食、拉麵還蠻合理的吧!」

沒事就在冰箱囤兩罐的常備佐料
品牌主視覺2
Photo Credit:LOUU

眼看採訪來到了尾聲,我跟小曼也閒話家常起平常獨自料理時都會煮些什麼東西,「我其實蠻隨性的欸,通常是看冰箱有什麼就煮什麼,大部分是一塊魚加一點配菜,這樣有菜有肉又不用準備澱粉,吃起來也沒那麼負擔。」

而要輕鬆煮出餐廳等級的風味,調味品自然相當重要,趁著這個機會,不管煮什麼味道都差不多的我也向她打聽了平常會在冰箱中囤兩罐的常備佐料,其中包括有九鬼純正黑白麻油、橋邊商號的黃金鵝油蔥酥、伊莉莎白辣醬、巴薩米克醋、還有多達16種不同的風味鹽,「我對鹽有一種莫名的狂熱,只要看到有趣的就會直接買回家,例如說像帶有煙燻甜味的鹽或是松露鹽,只要撒一點在沙拉、肉品或是烤蔬菜上,就會有另一個層次的味道,真的非常好用。」

同場加映

核稿編輯:楊士範

古家萱

寫字的菜鳥

更多此作者文章